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波三折!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聽三少的——」 「對,行雅行雅,本是雅集,怎麼就動起刀來?」 「喝酒喝酒,來,楓林兄,咱們倆再喝一杯——」—— 崔玉茫然四顧,發現沒有一個人願意和他的眼神對視。大家各行其...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波三折!

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誰也不曾想到,局勢竟然會發展至此。

一個嬌嫩可愛弱不禁風的女孩子,在掏出一把匕首之後竟然能夠表現出如此的決絕狠辣有去無回的氣勢。

所有人都能夠看得出來,她掏出那把匕首是真的匕首,她要讓人捅自己那也是真的被捅——

她豁出去了。

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過好。

你罵我出身低賤,我讓你名譽掃地。

今夜之後,怕是崔玉好不容易在墨林積蓄起來的美名要轟然倒塌——欺負一個女人是無恥,被一個女人欺負那就是無能了。又無恥又無能的男人,還有何顏面在人群之中吟詩作對賣弄風雅?

這就是李思念骨子裡潑辣的一面,李牧羊性格的一大部份就來自於李思念的影響。

可以說,李思念是李牧羊人生中的半個老師。

那個時候,身邊的所有人都稱讚李思念漂亮,稱讚李思念聰明,稱讚李思念優秀。就連李牧羊自己也這麼認為。

所以,情不自禁的,黑炭李牧羊就去學習妹妹的行事風格說話方式——不然的話,豬玀一樣的傢伙怎麼會有那般的毒舌?

一個丫鬟的女兒,既然將崔家的一位公子哥給逼迫到這種窘迫地步。這是之前任何人都沒有想到過的。

崔玉臉色蒼白,眼睛血紅,身體殘留的酒精早就變成汗水從身體的無數個毛孔釋放了出去。

「你竟然敢——」崔玉伸手指著李思念的臉,怒聲喝道:「你敢——」

「我敢。」李思念正視著崔玉的眼睛,嘴角帶著一抹嘲諷。「你不敢。」

「賤婢。」

說話之時,崔玉突然間一拳朝著李思念的腦袋砸了過去。

拳頭變成紫色,隱帶雷霆之聲。

這一拳竟然包裹著勁氣,倘若擊中,李思念的腦袋怕是要被他給砸成肉泥。

崔玉被李思念連番激怒,心中已經有了殺機。

他是崔家的大少爺,殺了一個丫鬟的女兒,怕是也不會有什麼人當真願意站出來替李思念來討回公道了吧?

他現在就要讓這個賤女人付出代價,為自己哥哥的慘死先收回一點點的利息。

嗖——

崔小心跨前一步,用自己的身體擋在李思念的前面。

崔玉大驚,沒想到崔小心竟然做這種蠢事,用自己的千金之軀來保護這個丫鬟的女兒。

拳勢用盡,想要收回已來不及。

他的瞳孔脹大,有種難以呼吸難以思考的無力感覺。

倘若他這一拳打死的人是崔小心,崔家——崔家不會再容自己,怕是自己也沒有臉面再活在這人世間了吧?

崔小心,她可是家裡的小公主,是每一個崔家男人都竭力保護的女子。

啪——

崔玉的拳頭砸在另外一個拳頭之上,兩個拳頭對轟一次,一白一紫兩道勁氣進行撞擊,崔玉的身體踉蹌後退,然後一屁股坐倒在草地上面。

抬頭看去,只見宋洮臉色冰冷的站在了崔小心身邊。

宋洮盯著崔玉,怒聲喝道:「夠了。」

全場鴉雀無聲。

數息之間,事情竟然已經經歷了如此多的波折。

先是崔玉突發殺招想致李思念於死地,然後是崔小心不惜犯險以身阻擋,再然後是宋洮千鈞一髮時刻出手擊退崔玉——

一波三折!

「小心姐姐——」李思念一臉震驚的看著崔小心。

她相信她和崔小心之間的情誼,也相信崔小心是誠心誠意的對待自己,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樣的生死關頭,崔小心竟然不惜捨命相救——

崔小心眼神溫柔的看向李思念,輕聲說道:「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

江南之時,殺手突至。皮膚漆黑的少年勇敢反抗,倉猝之間以手擋刀,手掌被匕首刺穿——

千佛寺內,溫泉之中。黑手化作蒼鴉襲來,又有俠客挺身而出,三角海神叉再一次刺穿手掌,血流如注——

第一次,那個男生是李牧羊。

第二次,崔小心懷疑是李牧羊。

李思念是李牧羊的妹妹,李牧羊能夠為自己做的,她也願意為李思念做這些。

「小心姐姐——」李思念眼眶泛紅,用力的握緊崔小心的手。

在被所有人貶低身份的時刻,在被所有人攻擊辱罵的時刻,有一個朋友站出來支持自己,保護自己——這不是雪中送炭,這簡直是快要死的時候送一條命。

崔小心伸手握住李思念的手,聲音堅毅的說道:「我把你帶出來,就要再把你送回去。」

宋洮的視線冷冷的掃視一圈,說道:「此事作罷,如何?」

「聽三少的——」

「對,行雅行雅,本是雅集,怎麼就動起刀來?」

「喝酒喝酒,來,楓林兄,咱們倆再喝一杯——」——

崔玉茫然四顧,發現沒有一個人願意和他的眼神對視。大家各行其事,自與身邊的同伴談笑風生,原本是宴會的風雲人物,卻淪落成為一個人人嫌棄的廢物——

崔玉心中刺痛,臉色陰睛不定。

呆坐良久,突然間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

崔玉從地上爬了起來,長發散亂,衣冠不整,揮舞著長袍大袖踏著風雪遠去。

「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將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弦斷有誰聽?哈哈哈——弦斷有誰聽吶?」

眾人目送著崔玉的背影遠去,宋洮轉身看著崔小心,笑著說道:「小心,你七哥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喜飲酒,喝多了就胡言亂語,放浪行邯—說的都是些酒話,行的也都是些酒事。酒醒之後,就什麼都忘記了。你們也不要放在心上。」

崔小心點了點頭,說道:「多謝三哥出手相助。只是發生這樣的事情,想來思念心情不美,我也無心再行雅事——不若就證我先送思念妹妹回去吧。免得她在這裡讓大家為難。」

崔小心說這番話,已經有了埋怨的意味了。

你把客人給邀請過來,卻被人嫌棄至此,再呆下去又有何意?你身邊的朋友不喜歡,那我們索性就回去好了。

宋洮苦笑,說道:「小心,你應該清楚,我確實是一番好意。只是沒想到會有此節——你們倘若就這麼走了,那這次的雅集還怎麼辦得下去?此事要是傳了出去,說我宋洮嫌貧愛富,以身份取人——這樣一來,我的臉面往哪兒擱?我們宋家不也就成了天都民眾的眾矢之的嗎?」

崔小心暗自嘆息,宋洮把宋家的名譽也給拋出來了,此時強行要走,那就是撕破了臉面不給宋家面子了。

無論如何,剛才都是他出手將自己的小命從自己家哥哥手裡給救了下來。

崔小心看向李思念,李思念明白崔小心的難處,笑著說道:「小心姐姐,既然來了,我們就多留一會兒吧?我對靜水凝露雅集仰慕已久,也相親眼見見在場諸位公子和姐姐們的才藝呢。」

崔小心點了點頭,轉身對宋洮說道:「那我們就多叨擾一會。」

「快請進樓。」宋洮大笑著說道。「進了這靜水凝露小樓,就成了我們雅集的一份子。」

在宋洮的邀請下,崔小心和李思念一起進入靜水小樓。

小樓共分三層,有人在喝酒、有人在弈棋、還有人在廊檐下面走來走去尋找靈感準備吟出絕世大作,還有人在寬大的桌案上潑墨作畫。

一個身穿黃衫的女孩子走了過來,很是熟絡的和崔小心打招呼,然後視線轉移到李思念身上,笑著說道:「我們皆知小心擅書、擅畫,擅清淡,不知思念小姐會些什麼啊?都說江南出俊才,不若思念小姐也好讓我們見識一下江南女子的才華。」

李思念搖頭,一臉歉意的說道:「姐姐,對不起,我什麼才藝都不會。」

黃衫女子不信,說道:「思念妹妹這可就太過謙了。早就聽說你是天都第四輪明月,才華和美貌並重——怎麼會什麼都不會呢?不會是故意藏著掖著,怕一出手,讓我們這些姐妹無地自容吧?」

「一定是這樣。帝都的其它三明月,哪一位不是才華出眾之輩?」

「思念妹妹,你就不要和我們客氣了——讓我們也跟著學習一番開開眼——」

「就是,聽說你那個哥哥李牧羊——隨手畫幅畫,就能夠招來一縷春風,春花秋綻呢。」——

李思念知道,無論這些人嘴上說的多麼好聽,暗地裡還是存著想要看到自己獻醜的心思。

如果不拿出一點兒東西的話,怕是她們不會放過自己,丫鬟的女兒也就更加的被人敲不起。

明日整個天都都會流傳這樣的笑話:丫鬟的女兒在靜水凝露變成白痴,任何才藝都沒有展示出來。

李思念從懷裡摸出一張摺疊起來的畫紙,看著黃衫女子說道:「我家倒是有個馬夫畫畫不錯。如果各位姐姐不嫌棄的話,不若一起欣賞一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