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七十四章、無禮要求!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是可以想象出來的。 李牧羊的心中柔情百轉,無限憐惜的看著妹妹,說道:「李思念是全帝國最好的李思念,李思念也是整個神洲最好的妹妹。你不是什麼帝國四明月,你是我心中的太陽。唯一的太陽。」 ...

第三百七十四章、無禮要求!

聽了李思念的解釋,李牧羊才明白靜水凝露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李牧羊看著面露愁容的李思念,說道:「既然人家給你送來了請柬,你就過去看看嘛。以後要長期生活在天都,那就多去結識一些朋友。這樣的話,等到我去了星空學院,你一個人也不會無聊。」

「可是他們怎麼會邀請我呢?」李思念一臉疑惑的表情,說道:「他們邀請的都是王公貴族家的公子少爺或者公主名媛——聽說就連帝國的二皇子楚疆都會參加這個雅集呢。他們請我去幹什麼?我又什麼都不懂。」

李牧羊接過請柬檢查了一番,笑著說道:「送來請柬的人是宋洮,或許是因為上次的千佛寺之行對你印象不錯,所以才邀請你參加這個雅集。」

李思念眨了眨眼睛,說道:「還有一種可能性。」

「什麼?」

「他為了討好小心姐姐,所以順便將她的閨蜜也給一起邀請了。據說小心姐姐是雅集的常客呢。我要是在小心姐姐面前幫他說幾句好話,他定然會心生感激吧?」李思念笑嘻嘻的說道。

「你當然不會那麼做的,對不對?」李牧羊出聲說道。他對自己這個妹妹有無窮的信心。就是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她也會站在自己這邊。

「哼,那可不一定。要看某人的表現了。」李思念傲嬌的說道。她伸出自己的白嫩手,說道:「來,扶本小姐賞梅。」

「是。小姐。」李牧羊走上前去,攙扶著李思念的小手,兄妹兩人朝著梅園走去。

又過了一陣子,崔小心的貼身丫鬟柳綠來了。柳綠說得知思念小姐受邀參加靜水凝露的雅集,所以小姐會在酉時來接思念小姐一起過去。

李思念道了謝,親自送柳綠走出陸府後門。

「小綠姐姐,我才剛剛收到請柬,小心姐姐怎麼就知道這件事情了?」李思念拉著柳綠的手,笑嘻嘻的問道。

「三少派人給小姐送名刺時提了一嘴,說是思念小姐也會參加今晚的雅集。還請我們小姐務必不要缺席。」柳綠不疑有它,又對李思念極有好感,老實答道。

「原來是這樣。」李思念點頭說道。「有勞小綠姐姐了。」

「思念小姐太客氣了。」柳綠笑著說道,福了一禮。「我們小姐酉時來接思念小姐,莫要忘記。」

「不會的。我在家等著小心姐姐。」李思念點頭說道。

等到柳綠乘坐的馬車走遠,李思念才眉頭緊鎖的走回院子。

「怎麼了?」李牧羊放下手裡的畫筆,出聲問道。李思念早就聽說了李牧羊在星空學院時一筆寫出滿院桃花的傳奇故事,所以剛才兩人在院子里賞梅的時候,非要顧牧羊畫一幅雪中賞梅圖。李牧羊總是不懂得如何拒絕自己這個寶貝妹妹的要求,只得在她的擺布下開始作起畫來。

「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李思念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李牧羊笑著說道:「如果當真心有憂慮的話,那就推辭了吧?」

李思念苦笑,說道:「哥,你信不信?倘若我推辭了宋家三少靜水凝露的雅集邀請,明天整個天都的公子少爺都會視我為敵寇——他們得不到的東西,卻被我一言拒絕。他們不會怨恨為什麼宋三少沒有邀請自己,卻會痛恨辱罵我這個傭人的女兒不識抬舉。」

李牧羊輕輕嘆息。

從李思念的話中,他聽出了一些家人不曾告訴過他的事情。

李思念以丫鬟女兒的身份而揚名天都,定然受到了無數的嘲諷和責難吧?

傭人的女兒——這句話不是李思念的性格能說出來的。定然是平時被罵得多了,罵得慘了,所以順口就喊出來了。

雖然在自己的心中,李思念聰慧靈秀,乖巧懂事,而且又才貌雙全,但是,出身終究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帝國,在這個王公貴族巨閥豪門多如牛毛的帝都,李思念以布衣之身卻獲得帝國『第四明月』的美譽,她所遭受的攻擊詆毀是可以想象出來的。

李牧羊的心中柔情百轉,無限憐惜的看著妹妹,說道:「李思念是全帝國最好的李思念,李思念也是整個神洲最好的妹妹。你不是什麼帝國四明月,你是我心中的太陽。唯一的太陽。」

李思念滿臉驚訝的看著李牧羊,說道:「哥,你的情話怎麼說這麼溜了?星空學院還教這個啊?」

「——」

李思念上前摟著李牧羊的手臂,將自己的小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輕聲說道:「哥,我沒事的。這點兒委屈算什麼啊?他們當面罵我,我就當面反擊。我才不怕他們呢。他們背地裡罵我,我又聽不進耳朵里——只要父親母親身體健康,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來,我們一家人還能夠像在江南的時候那樣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就沒有什麼磨難是不可以戰勝的。污言穢語,如風拂面,又割不下我一塊肉來,是不是?」

李牧羊認真的點頭,說道:「對。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我不要越來越好。」李思念搖頭,說道:「我就要這樣——剛剛好的好。」

「好。」李牧羊笑著點頭,說道:「那我們就要剛剛好的好。」

李思念看著雪地里的畫架上面李牧羊畫的《寒梅傲雪圖》,說道:「畫得真好。我要把這幅畫收起來送給小心姐姐。」

「這樣不好吧?」李牧羊有些擔心的說道。他的畫技已經入境,倘若被崔小心看出端倪,不是讓她懷疑自己的身份嗎?

「哥,你就放心吧。」李思念笑著說道。「我有分寸。」

李牧羊笑著搖頭,說道:「知道你最聰明。」——

吃過晚飯後,李牧羊和李思念各自沐浴更衣。

李思念穿上華服,將公孫瑜今晨贈送的火狐狸披風也給披上了。白色的襦服配上紅色的披風,嬌艷如盛開的海棠。

李牧羊就比較凄慘一些,穿上了陸府的馬夫行裝,將紅袖幫忙製作的面具給戴上,又偽裝成了上次出行時的那個病殃子車夫。

李思念去參加靜水凝露,李牧羊這個做哥哥的自然要陪同前往。

當然,是以車夫的身份。

酉時未至,崔小心的豪華馬車便準時到了陸府後門。

崔小心輕車簡從,不過為其擔任車夫的人卻是心佛寧心海。

自從千佛寺遇襲之後,崔家再次重視起崔小心的安全問題,又把寧心佛這個頂級高手放在崔小心的身邊貼身守護。

李牧羊有些害怕寧心海,因為之前有過接觸,總擔心這個人能識破自己的身份。

好在他看到李牧羊時面無表情,只是冷冷的掃了一眼便將視線轉移開來。

崔小心掀開布簾,對著李思念招手喊道:「思念,來坐我的車。」

李思念笑著拒絕,說道:「小心姐姐,我還是自己乘車過去吧。免得一會兒回來的時候還要麻煩你送我。」

說話的時候,李牧羊已經很盡職的將陸府的馬夫趕了出來。

李思念跳上自己家的馬車,笑著對崔小心說道:「小心姐姐,我的車夫不識路,還要麻煩你們在前面引路了。」

崔小心點了點頭,說道:「好,雅集再敘。」

崔小心放下布簾,寧心海便驅趕馬車朝著靜水凝露的舉辦地西風大學駛去。

李牧羊一聲不吭,趕車跟上。

馬車行駛了小半個時辰,在一座石碑前停了下來。

石碑上面鐫刻著四個古典大字:西風大學。

李牧羊仰臉看著石碑,看著那四個古樸厚重的大字,心裡有著難以言狀的情緒。

這是他很長一段時間夢寐以求的學府,是他和崔小心相約攜手看夕陽的美好未來。

可惜,事與違反,他沒能來到西風大學,也失去了和崔小心的聯繫。

沒想到的是,後面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將他和整個崔家給推至對立面,也將他和崔小心給推到那樣一個尷尬的境地。

崔小心也同樣在看著西風大學的石碑,每次走到這裡的時候,她都會停留片刻抬頭張望。

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或許只是心裡那一抹淡淡的酸酸的極其隱蔽卻又難以排除的情愫。

「走吧。」崔小心輕聲說道。

寧心海一抖馬韁,馬車便轆轆轆的碾壓著石板路朝著校內駛去。

李牧羊也趕車跟上,滿臉好奇的打量著這個陌生又讓他覺得無比熟悉的學府。就好像是從此校畢業的學子十年之後舊地重遊。

車子在湖邊一幢小樓門口停下,寧心海將馬車趕至林蔭道邊,自有下人過來牽馬照顧。

李牧羊也將馬車趕了過去,卻沒有人過來接他手裡的韁繩。

李牧羊環顧四周,對著遠處的幾個下人喊道:「兄台,麻煩照顧一下我們的馬車。」

那幾個下人朝著李牧羊看了一眼,然後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這人是不是犯了痴病啊?竟然讓我們去幫他照顧馬車——」

「一定是有痴病,不然的話怎麼會提出這種無禮要求?」

「自己就是個馬夫,卻偏生讓我們幫他看管馬車,這是何道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