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六十九章、陸家家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就像是在江南城的時候一般。 遊子出門在外,對家鄉的一草一木都非常思念。就算是以前極不耐煩的母親嘮叨,此時聽起來也猶如天籟。 從溫水裡持起酒壺,給父親李岩倒了一杯梅酒,又給自己也倒了一杯...

? 第三百六十九章、6家家主!

喝了雞湯,吃了肉餅,李牧羊胃裡的飽嗝還沒有來得及打出來呢,羅琦就已經麻利的收拾好了殘羹冷炙,將洗凈的水果和溫好的梅酒放到窗檯邊沿。 網

她推著想要幫忙的李牧羊坐到椅子上,說道:「來,坐下來陪你爸喝上兩杯。你爸之前就一直說,兒子長大了,父子倆還沒來得及喝杯酒就出去讀書了。以後相見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之前盼著你回來過年,結果突然間就傳來那樣的消息」

羅琦的眼眶泛紅,說道:「你說這要是回不來,他連杯酒都沒機會陪你喝。」

李岩皺起眉頭,沉聲說道:「大好的日子,說這些做什麼?兒子現在不是回來了嗎?」

「就是。我哥不是好端端的?說我哥哥回不來的人是別有用心,我哥活蹦亂跳的回來就是打他們的臉」李思念也幫著幫腔。

羅琦狠狠地瞪了這父女兩人一眼,說道:「我這不是感嘆一下嗎?你哥哥好不容易回來,我心裡高興。」

「高興你還哭?」

「你這死妮子,我還不能說話了是怎麼著?」

李牧羊很是享受這溫馨的一幕,李思念和母親羅琦吵吵鬧鬧的就像是在江南城的時候一般。

遊子出門在外,對家鄉的一草一木都非常思念。就算是以前極不耐煩的母親嘮叨,此時聽起來也猶如天籟。

從溫水裡持起酒壺,給父親李岩倒了一杯梅酒,又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酒杯說道:「父親,我敬你一杯。讓你擔憂了。」

「說什麼話?」李岩不善言談,平時只知道默默付出,一句關心的話都說不出來。但是,在李牧羊病重的那些年裡,無數次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都能夠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正在忙碌。他不會哭泣,不會抱怨,甚至連聲音都很少出來,卻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對李牧羊的情感。

看到那個男人在身邊,李牧羊才能夠真正的安心。他知道,父親一定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李岩端起酒杯,父子倆的酒杯重重的碰在一起。

李岩仰頭一飲而盡,李牧羊亦是如此。

相對而笑,心意盡知。

一壺梅酒喝了一半,父子兩人還沒有盡興,外面叩門聲音響起。

羅琦用腳尖踢了李思念一下,李思念翻了個白眼,放下手裡的柑桔朝跑出去開門。

「人家都說女孩子要嬌養,外面風大雪大的,你們就不怕我凍壞了?」李思念跑到門口,轉身對著母親抱怨。

「這麼幾步路就能夠把你給凍壞了?」羅琦就想衝上去撕這丫頭的嘴,說道:「趕緊去開門,別讓人家等久了。」

「哼。這種事情就應該讓我哥哥去。」

「你沒看到他在喝酒嗎?」

「你沒看到我在吃柑桔嗎?」

李思念一邊抱怨,一邊朝著外面走去。

很快的,院子外面傳來說話的聲音。

羅琦側耳聽了聽,趕緊站了起來,對李岩說道:「李岩,快出來迎接是6叔來了。」

6叔也姓6,跟在6行空老爺子身邊多年。以前是6家的大管家,整個6家大小事務都由他來管理。後來年紀大了,選擇了更加年輕力壯的人來處理這些事務,他退居二線,只為6行空老爺子一個人服務。

但是,整個6府前後院的人都對這個老人極其尊重。包括6清明和公孫瑜這兩位少主人在內,見到他時都稱其為叔。

老人家平時都在6老爺子身邊服侍,這個時候主動找上門來,自然不是尋常之事。

李岩大驚,來到6府多時,知道6叔其實很多時候是可以代表著6老爺子的。6叔親至,那就是這6府的一家之主親至。

雖然他們家深受6清明公孫瑜這兩位舊主的照顧,但是6老爺子可從來沒有和他們有過任何接觸。那位傳說中的人物,可不是尋常人可以接茨。

於是,夫妻倆人快步朝著院門外迎了過去。

6叔正在和李思念聊天,老人家看起來非常喜歡李思念的模樣,笑著說道:「思念小姐越長越漂亮了,個頭也高了一些,都說江南的水土養人,看來我們天都的水也不錯嘛」

「6爺爺,天都的水土當然好了。不然的話,怎麼會有契機姐姐這樣的大美人呢?」李思念一臉天真的說道。自從到了天都之後,她對這種迎來送往的場面話真是越說越順溜了,甚至比父親李岩母親羅琦還要更加的遊刃有餘一些。

6叔哈哈大笑,說道:「你叫我6爺爺,叫家主也叫6爺爺我們倆人怎麼分得清喲?」

「那我以後叫你小6爺爺,叫家主大6爺爺?」

「你怎麼就知道家主比我大了?」

李思念的腦袋湊到6叔面前,壓低嗓門說道:「從面相上看出來的。」

6叔再次開懷大笑,百般滿足的滿意。

6行空功力通玄,早已踏入枯榮境,容貌返老還童,一點兒也不顯老。從外貌上看過去,6行空和6清明的年紀都相差不大的模樣。

但是,李思念卻偏偏這般故意歪曲事實,簡直是讓6叔心裡跟喝了蜜一樣的甜滋滋的。

「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6叔伸手撫摸著李思念的腦袋,一臉溺愛的說道。

李岩和羅琦迎了出來,兩人恭敬的向6叔行禮,李岩說道:「6叔,快請進屋喝茶。天寒地凍的,你老人家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事情讓人招呼一聲不就得了?」

「我這是請貴賓來了,自然要做足禮數。」6叔一臉笑意的說道。

「6叔要請的貴賓是?」

「牧羊少爺在吧?」

「李牧羊他在。」羅琦有些緊張的看著6老,說道:「6叔,您找牧羊有什麼事情嗎?」

「不是我找他,是我代家主來請他過去聊聊。」6老笑著說道。

「」羅琦和李岩對視一眼,心裡都有種極其慌張的感覺。

最擔心的事情生了。

李牧羊跟在老人身後,看著他深一腳淺一腳的朝著前院的梅園走去。

大雪紛飛,白雪已經將眼前的飛檐灰瓦全部覆蓋。

整個世界一片瑩白,不用燈籠也可視路。

李牧羊的心裡有些忐忑,因為他將要去見的是整個帝國都極有影響力的人物。

6行空,是這個帝國的最強者之一。他的名字如雷灌耳,就是遠在江南的時候就時常聽人聽起。

「6行空又打跑了大武國人,聽說殺敵十三萬」

「6行空進入了枯榮境,據說可以長生不老」

「6行空架空皇權,是個奸臣」

以前,他覺得自己和那個人遙不可及,對於他的故事也只是當作話本來聽。

卻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夠和其面談。

「他要見自己,要和自己聊什麼呢?」

「因為自己救下了他的獨生女兒,所以他才要親自來感謝自己吧?」

「他知道我是李牧羊,應該不會把我交出去吧?肯定不會,如果他要是把自己交出去的話,就沒必要一直護著自己的家人可是,聽說他現在壓力極大,就連皇帝都在找他的麻煩,萬一扛不妝

李牧羊邊走邊思考,等到前面的老人停下腳步,對著他微笑說道:「牧羊少爺稍等,我進去看看老爺忙完了沒有。」

「謝謝6爺爺。」李牧羊也學著李思念叫他爺爺。賣萌耍寶討老人歡心這件事情,沒有李思念幹得更漂亮了。自己只需要有樣學樣就行了。

6老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後推門走進一間木屋。

李牧羊獃滯當場,難道是自己長得不夠可愛嗎?

很快的,6老就退了出來,笑著說道:「牧羊少爺,快請進去吧。老爺在等著你呢。」

李牧羊推門進屋,一股熱浪迎面撲來。天氣寒冷,屋子裡面正燒著炭火呢。

消瘦的臉頰有幾分堅毅、濃密的眉毛豎起如劍、眼神犀利而具有穿透力,彷彿一眼就能夠看清人的五臟六腑。

這是李牧羊對這個權傾天下的老人的第一印象。

老人身穿一身簡樸灰衣,正坐在窗前的茶台前泡茶。

當李牧羊進屋時,他手裡的動作沒有停頓,一雙如鷹般的眼睛卻朝著李牧羊所站立的位置掃了過來。

凝神靜視,沉默不語。

室內落針可聞,只有茶水潺潺如小溪。

李牧羊開始緊張起來,面前這位可是枯榮境的高手埃

萬一他要是對自己有什麼歹心,怕是揮手就將自己給拿下了。

可是,自己才救過他的兒子他為什麼這般的看著自己啊?

良久。良久。

6行空做了個邀請的手勢,示意李牧羊坐在他的對面,笑著說道:「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我剛才喝過」李牧羊出聲。被這樣一個老人盯著,總覺得呼吸都不順暢走路都不自在了。

說完之後,又覺得自己的這句話有歧義,便解釋著說道:「剛才喝過酒,現在可以陪你喝杯茶。」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