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六十六章、如履薄冰!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佛寺住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而且那些和尚總想讓她皈依佛門,吃飯的時候還有個大和尚試探了一番。李思念現在比崔小心更想著趕緊回去,這千佛寺沒辦法留下去了。 崔小心和李思念商量了一番,兩人決定飯後就回...

?

第三百六十六章、如履薄冰!

「你是不是要娶你們家小姐?」崔猛突然間出聲問道。出語驚人,而且又大逆不道。

「怎麼可能?」李牧羊早就知道他會問出這樣的問題,所以一點兒也不覺得驚訝。「我們家小姐美若天仙,怎麼可能是我這個馬夫可以奢望的?」

「可是我剛才看到」

「我們是親戚。」李牧羊解釋著說道。「我們很小就在一起玩。」

「原來如此。」崔猛突然間就高興起來。自己娶不到自己家的小姐,但是李目也娶不到他們家的小姐。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公平可愛。「我還以為你在和你們家小姐相戀呢。看到你們手牽著手,可把我嚇壞了不過,我們家小姐就不會和其它的男子牽手,就是自己家哥哥都不會如此。」

「那是你們家小姐性子太冷淡了。」

「才不是。是我們家小姐知禮懂禮。」

李牧羊冷笑,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家小姐不知禮不懂禮了?看來我要去問問你們家小姐,她是不是也這麼看待我們家小姐的。」

崔猛大驚,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說道:「李目,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真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們家小姐是大家閨秀,你們家小姐是小家碧玉。大家閨秀有大家閨秀的好,小家碧玉也有小家碧玉的好。我也很喜歡你們家小姐,我覺得她聰明可愛,又和藹可親,我們這些下人都非常喜歡思念小姐呢」

李牧羊看著崔猛,說道:「當真如此?」

「當真如此。」

「那這件事情我暫且記下。倘若你再敢出言不遜,或者說出一些讓我不喜歡的話我就把你剛才說的話告訴兩位小姐,請她們來評評理。」

「不敢不敢,一定不敢了」崔猛嘿嘿傻笑。

李牧羊教訓了一番崔猛,拿住了他的話柄,也就沒有了和他說話的興緻,拉開被子睡在隔壁的小床之上。

聞著身上那濃重的『牛不啃』草汁味道,李牧羊有種想要噁心想吐的感覺。

早知道如此,就不去泡那個溫泉了。這越泡身上越臟,還不如不泡呢。

轉念又想,不泡也不好,倘若不去泡的話,就沒辦法救下崔小心。

倘若崔小心今天晚上被殺手所害,而自己去無能為力,怕是會悔恨終身吧?

這麼一想,李牧羊安然入睡。

崔猛偷偷打量了一眼閉著眼睛熟睡的李牧羊,也閉著眼睛睡了起來。

李牧羊是被強烈的光線給晃醒的,睜開眼睛的時候,滿世界的白光朝著眼睛照來,幾乎把人的眼睛都給刺眼了一般。

昨夜大雪已停,白雲山被白雪覆蓋,猶如冰雕玉徹的神仙地界。

崔猛睡得正香,還在不停的發出響亮的呼嚕聲音。

李牧羊悄聲起床,打了一盆冰水洗臉,然後便在院子里舒展拳腳。

為了隱藏身份,他不能練習《破體術》,不能修行《通玄真經》,更不能寫字畫畫一個馬夫是不可能懂得那麼多技能的。

李牧羊沿著院子走了幾圈,看到遠處有僧人拾著掃把清理積雪。李牧羊便也提了一把掃把過去幫忙。

兩名僧人對著他善意一笑,並不多言,三人一人一塊,很快就把後院裡面的積雪給清理乾淨。

兩個小僧都有一些修為功底,打掃積雪臉不紅氣不喘,光潔的額頭上面連一點汗珠都沒有。

李牧羊為了偽裝的更加逼真一些,刻意在額頭上面抹了一把冰雪化作汗珠,說道:「干點活就累成這樣,看來身體越來越糟糕了。」

一名小僧看著李牧羊臘黃的臉色,說道:「施主臉色不好,可有隱疾?」

「肝不好。」李牧羊捂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那可要戒酒,盡量少飲。而且要注意休息,不可勞累。」

「多謝大師。」李牧羊躬身道謝。

「小僧法號無量。」熱心的和尚笑著說道:「這是我師兄無顏。」

「兩位大師好。」李牧羊又向無顏和尚行禮。

崔小心站在高階之上欣賞這雪后的白雲美景,看了一陣子李牧羊和兩名和尚掃雪的場景。等到李牧羊的眼神看過去時,對著他微微點頭,然後轉身朝著前院走去。

李牧羊心裡鬆了一口氣,他在掃雪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人窺探,只能扮作吃力的模樣繼續下去。

等到崔小心不聲不響的離開,李牧羊又覺得心裡有一些失落。

李思念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此時的心理變化。

他想用真實身份和崔小心相見,卻又礙於現實只能隱瞞。

「只能隱瞞埃」李牧羊沉沉的吐出一口濁氣。自從進入天都開始,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兇險萬分。

原本崔小心和李思念準備在白雲山多住幾日的,但是因為出了殺手襲擊事件,崔家那邊極其緊張,連夜派來了高手守護,崔老爺子崔洗塵親自下達命令,無論如何都要將崔小心給安全帶回天都。

心佛寧心海親自出馬,帶領著崔家一干精英前來接應崔小心回家。

崔小心原本想要多住幾日,這是來的時候就和李思念商量好的。但是倘若自己不回去的話,天都那邊的家人肯定是要擔心的,千佛寺這邊也人心惶惶,需要時刻提防小心翼翼保護好自己的安危。裡外都是麻煩,索性回去讓別人解脫苦難。

李思念是為了哥哥李牧羊祈福而來,現在哥哥前一晚回歸,她在這千佛寺住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而且那些和尚總想讓她皈依佛門,吃飯的時候還有個大和尚試探了一番。李思念現在比崔小心更想著趕緊回去,這千佛寺沒辦法留下去了。

崔小心和李思念商量了一番,兩人決定飯後就回去。

李牧羊吃過飯後,背著雪球和大部隊匯合。

李牧羊之前和心佛寧心海有過接觸,知道他實力強悍,眼力驚人,有可能會被他識破身份。李牧羊刻意低調行事,隱藏在一群車夫傭人之間。

他想低調,但是雪球卻一點兒也不低調。

或許是被籠子困得太久,雪球今天非常的不安份。

它伸了伸懶腰,就從李思念為它準備的籠子裡面鑽了出來。

它雪白的身體飛躍在空中,看到外面冰天雪地的場景以及那濃郁的水元素聚集,雪球張開嘴巴狂吸起來。

「呼」

樹梢、石壁以及地面上的大量積雪朝著雪球所在的位置聚集,瞬間將它給圍攏起來,包裹其中。

雪球變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大雪球。

李牧羊嚇壞了,趕緊衝過去把那些積雪給砸碎,然後把雪球給抱在懷裡。

雪球一臉的委屈,幽怨的看了李牧羊一眼,然後嘴裡『噗噗噗』的不停吐口水。

對於高手而言,周圍的風吹草動都難以逃脫他們的耳目。

雪球鬧出來的動靜還是驚動了心佛等人,他朝著李牧羊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視線停留在了李牧羊懷裡的雪球身上。

李牧羊的心臟砰砰砰的跳得厲害,千萬不要讓他看出來這是弱水之心啊,千萬不能讓他知道雪球的真實身份埃雪球的身份要是暴露的話,估計比自己是李牧羊這件事情暴露要更加的震撼,引起更大的轟動

弱水之心,人人皆想擁有的神器。弱水之心在天都現世,怕是整個神洲的強者都蜂擁而至吧?

越是擔心的事情,就越有可能發生。

心佛寧心海對著李牧羊招了招手,說道:「過來。」

李牧羊不敢忤逆,低頭哈腰抱著雪球走了過去。

心佛寧心海近距離認真的打量著李牧羊懷裡的雪球,良久,出聲問道:「這是何物?怎麼以前從來都不曾見過?」

「這是兔子。飛兔」崔猛在旁邊笑著說道。同為崔家人,自然知道寧心海在崔家的獨特地位。既然寧大管事主動提問,自己站出來回答不也在大管事面前混個眼熟嗎?

寧心海掃了崔猛一眼,冷聲說道:「問你了嗎?沒有規矩。」

崔猛害怕,趕緊躬著腰背退了回去。

李牧羊不敢抬頭,像一個真正的馬夫那樣,低聲下氣的說道:「這是飛兔。一種比較罕見的兔子品種」

「飛兔?」寧心海眉毛微皺,陷入神思之中。過了一會兒,搖頭說道:「從何得來?」

「這個是陸總督穿越花語平原時無意間發現,見其可愛,於是就命人捕捉送給了我們家小姐。」李牧羊心神電轉,將它的來歷出處推到了陸清明的身上。就算心佛寧心海在崔家有些身份地位,也沒有膽子跑去問陸家的陸總督這隻兔子是從何處得來的吧?

果然,寧心海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說道:「原來是花語平原發現的異種。早就聽說花語平原浩瀚神秘,裡面有無數世間罕見的奇珍異獸,得空總要去一探究竟。」

李牧羊低頭不言,這樣的話可就不是自己應該接的了。

「可否借我抱抱?」寧心海伸出手來,笑著問道。

李牧羊不肯給,也不敢給。

要是這個傻雪球不知道輕重,對著寧心海吐出一個泡泡。那些會分裂的泡泡自然會引起寧心海這種高手的注意。

到時候,再說這只是一隻變異的兔子,怕是寧心海就不會再相信了吧?

「它怕生。」李牧羊垂首說道。

「抱抱就熟悉了。」寧心海笑著說道:「怎麼?怕我搶走了不還給你嗎?」

「不敢」

「那就讓我看看。」寧心海固執的伸出手來,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殆荊「我倒是這隻飛兔有什麼稀罕之處,竟然讓你如此的看重不肯撒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