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六十一章、湯池偶遇!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嘆息,說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以前在江南的時候,雖然生活過得簡單一些,但是輕鬆愜意,每日看書賞景,吃各色美食,心裡沒有任何壓力。回到天都,各種各樣的煩惱自然而然的就來了。很多話不能說,很多人不能見...

第三百六十一章、湯池偶遇!

「小姐,我日前記得那處泉眼就在這裡。」這是桃紅的聲音。

「對,我還看到它冒熱氣了呢。」這是柳綠的聲音。柳綠的聲音比桃紅的聲音更加溫柔一些,聽起來細聲細氣的,有一點點娃娃音的感覺。所以李牧羊很容易就將她們倆人給區別開來。

「泉眼?冒著熱氣?」

李牧羊瞪大眼睛,一臉震驚的模樣。

「難道她們所要尋找的地方也是這裡?那可怎麼辦啊?就這麼一處溫泉已經被自己給捷足先登了,現在衣服都脫了,爬起來都來不及——她們要是突然間看到從湯泉裡面爬起來一個裸男,怕是直接要喊流氓非禮了吧?到時候整個千佛寺都要被驚動起來。」

「如果自己發出提醒聲音的話,她們定然會落慌而逃。這件事情大抵也就不了了之。可是,如果不提醒的話,難道任由崔小心也脫光衣服進入這溫泉池裡面?這樣的畫面想起來倒是很期待,但是如果被發現就後患無窮,至少自己的身份怕是要揭穿了——」

李牧羊愁腸百轉,腦海里迅速的在盤算著各種各樣的打算。

猶豫之間,那細碎的腳步聲音已經靠近石壁。

「你們倆個丫頭說話小聲一些,倘若被人聽見可就糟糕了。」崔小心果然是小心謹慎的性子,即便是這個時候仍然不敢稍微張揚。

「小姐,這天寒地凍的,怕是其它人早就睡去了,哪裡會有人知道咱們出來啊?」

「就是,其它人可沒有小姐這種清凈整潔的習慣,一個晚上不洗澡就碾轉難眠——小姐放心吧,我們都一直注意著呢。這個時候不會有人來打擾小姐泡泉的。」

「那也要小心一些。萬一驚動巡寺僧人呢?」崔小心笑著說道。

「是是。小姐讓我們小聲我們就小聲,小姐讓我們噤聲我們就噤聲。」桃紅笑著說道。

主僕三人走到亂石和雜樹圍攏的池子邊沿,看著被煙霧籠罩的湯泉池水,桃紅心細,說道:「小姐,我先替你探探水溫。」

說話的時候,就已經蹲下身體伸手朝池子摸了過去。

感受了一番,出聲說道:「小姐,湯水稍熱。不過現在外面的天氣越來越寒,可以幫忙禦寒。」

「嗯,寒夜泡湯泉,也是人間一大勝景。」崔小心顯然對此情此景非常的滿意。「要是能夠再下一場雪可就更美了。」

兩個丫鬟立即忙活起來,柳綠負責在石徑路口警戒四周,桃紅則走過來幫助小姐解除身上的衣衫。

最後只剩下一身白色底衣時,崔小心阻止了桃紅的動作。

「小姐,索性沒人,不若把內衣也脫掉,泡個舒暢。」桃紅笑著說道。「我泡澡的時候就喜歡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無拘無束,可痛快了。」

崔小心搖頭,說道:「終究是荒郊野外。萬一有事,怕來不及。」

桃紅知道小姐的性格,也就不再多勸,自己先脫掉長裙入水,探了湯水深淺之後,站在池子里將崔小心小心翼翼的給扶了下去。

崔小心身體窈窕,即使有輕衫裹身,仍然難以遮掩那豐滿翹挺之所在。

露出來的脖頸和手臂白如初雪,讓人有種衝上去咬上一口的衝動。

崔小心將整個身體給浸泡在熱湯之中,忍不住的輕微呻吟出聲。

「哼——」

全身的寒意盡去,身上被一池湯水包裹。懶散濕潤,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小姐,舒服嗎?」桃紅笑著問道。

「嗯。」崔小心輕輕應了一聲。這個時候,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舒服就好。」桃紅笑著說道。「可惜沒有帶胰子和花瓣,不然還可以為小姐香身。」

崔小心輕笑出聲,說道:「湯泉是葯泉,本身就有驅除寒疾濕氣之功效。多泡幾次,就連膚色都會變好呢。這樣的好湯,用了花瓣和胰子那不是暴殄天物?」

「小姐懂得真多。」

「多看書就什麼都知道了。」崔小心說道。「所以我才讓你們多多看書。」

「我們也有看書。可是婢子的腦袋笨。看過之後就忘記了。」

「那就多看幾遍,其義自見。」

「小姐,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那麼聰明。」桃紅蹲守在崔小心身邊,說道:「小姐,要不要洗髮?」

「不用了。外面天氣太寒,如果不能夠及時把頭髮晾乾很容易生玻」

「說得也是。不能讓小姐染了風寒,不然可就是我們的不是了。」桃紅說道。想了想,小聲問道:「小姐,今天為何問起那馬夫是不是李牧羊?難道他和那李牧羊有什麼關係嗎?」

小紅小綠都是崔小心的貼身丫鬟,知道小姐和思念小姐交好的緣由,也知道小姐對李牧羊與眾不同的態度。無人之時,崔小心也會和她們說一些私已話。

畢竟,這些話是家裡的長輩雙親都不可以說出來的。

池子角落,湯泉底下,蹲著一個漆黑的人影。

李牧羊猶豫不決,正在思考應當如何決斷時,崔小心主僕三人的身影已經靠近。

來不及多想,只能一頭扎進了這湯泉谷底。將整個身體都埋進了泉水裡面。

剛剛進去時,李牧羊差點兒沒有被那池底上涌的熱浪和濃重的硫磺味給嗆得暈倒過去。

閉上眼睛趕緊在心裡默念《老子清心咒》,好一陣子才舒服一些。

池子不大,為了儘可能的給崔小心提供泡澡空間,盡量不要讓兩人的身體有任何的接觸和碰撞,李牧羊盡量的將身體壓縮,抱成一個球狀蹲在池底。

李牧羊屏聲靜氣,默默的感受著岸上的動靜。

他聽到了崔小心和桃紅柳綠的對話,聽到崔小心脫衣服的悉嗦聲音,聽到崔小心入水的聲音——

因為黑龍入體,李牧羊和龍王的眼淚融合,致使他有了強大的水下生活能力。

只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他就已經適應了這水底的幻境。

呼吸正常,心跳正常,睜開眼睛都能夠閨怨整個池子裡面的輪廓看得個清清楚楚。

當然,看得清清楚楚的還有崔小心的身體輪廓。

小腿細長,腰身柔軟。身體庸懶的躺倒在那裡,就像是一隻懶洋洋的小貓。

湯水將衣服撐開,所以就有大片的春光泄露到眼前。

崔小心怎麼也不可能想到,她避開了水上面的眼睛,卻還有一雙眼睛在水底下面盯著自己。

「非禮勿視。」李牧羊急忙轉過視線,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了。

血性男兒,哪能受得住這樣的濕身誘惑啊?

可是,如果不看的話,李牧羊的內心又有一些糾結,就像是地面上有一百塊金幣自己卻只是眼睜睜的從它上面跨過——

「就看一眼。」李牧羊這樣告誡自己。「對,只看一眼。看完這一眼就不看了。」

看過了一眼之後,李牧羊又有些糾結了。

「要不再看一眼吧,反正之前已經看過一眼了——」——

聽到桃紅問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李牧羊立即收斂起心神,認真地——看著崔小心的大腿。

崔小心的雙手在水下無意識的攪拌水流時,大腿處的衣衫被水流給衝起,恰好露出了一大截的白皙粉嫩。

李牧羊趕緊捂住鼻子,他怕有熱血噴涌而出。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看到那車夫,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崔小心輕聲嘆息。「好象以前認識過一般。」

「小姐以前可曾見過?」

「不曾見過。」

「那可就是怪事了。」桃紅出聲調笑。「或許是李家的人都有一些相同的特徵?又或者小姐對李家的人情有獨衷,所以看到李家的人就覺得親切?」

「死丫頭,連你也敢出言戲弄。」崔小心出聲罵道。

「小姐——婢子是小姐的婢子,婢子希望一生能夠伺候小姐,希望小姐每日都開開心心的。小姐回到天都后,婢子發現小姐並不是真正的快樂。好像心裡總是有著說不盡的煩惱似的。」

崔小心輕輕嘆息,說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以前在江南的時候,雖然生活過得簡單一些,但是輕鬆愜意,每日看書賞景,吃各色美食,心裡沒有任何壓力。回到天都,各種各樣的煩惱自然而然的就來了。很多話不能說,很多人不能見。還有———」

崔小心沒有說下去了。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崔家和宋家玉樹在謀求婚約。那個時候她遠在江南,可以假裝這件事情不存在。

但是,當她回到天都之後,這件事情就被瞬間拉到了眼前。

躲不掉,避不開,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一步步的將事情推到那一步。

家族榮辱、個人情感、還有與各色人等的交往或者交鋒——

這不是她喜歡的生活。

她愛江南的安逸,不愛天都的嘈雜。

「還有什麼?」柳綠問道。

柳綠坐在入口處的石頭上面,說話的時候,手指無意間摸向屁股下面的石頭。

「小姐,有人把衣服壓在這石頭下面去了——你說那人笨不笨?泡過澡竟然把自己的衣服給忘記了。」柳綠一臉笑意的說道。

說完之後,主僕三人的臉色都變得僵硬恐懼起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