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六十章、捨不得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羨慕我,以後我崔猛可以在後院橫著走路」 李牧羊一邊聽著崔猛在自己耳朵邊嘮叨,一邊四處打量,出聲說道:「晚上在哪裡洗澡呢?」 「洗澡?」崔猛一愣,說道:「這麼冷的天你還要洗澡?...

第三百六十章、捨不得死!

「爺爺」宋洮一臉的吃驚。難道爺爺已經猜出了自己的來歷?

是了,如果不是看到菩薩預警的話,自己定然是不會在當天趕到千佛寺又當天趕回來的。

而且,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到鹿園這裡報道。

這個老人活了近一百年,他的眼睛看了一百年,他的耳朵也聽了一百年。又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曾見過的或者聽到的呢?

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自己的那一點點小隱瞞小心機,怕是在他的眼睛里清如明鏡無所遁形。

「說說吧,菩薩給了你什麼提示?」老人一臉的雲淡風清,起身朝著院子里的那棵臘梅走去。

風淡了,雪卻大了。絨毛般的雪片紛紛揚揚的落下,就像是和那剛剛綻放的臘梅爭芳鬥豔似的。

「菩薩流血。」宋洮不敢隱瞞,坦白說道。

「嗯,菩薩流血,國失棟樑倒是把我這把老骨頭給捧得很高嘛。」宋孤獨一臉的笑意。他站在梅林中間,在亂雪紛飛之中,看起來就要和那風雪融合為一體。

「爺爺,外面風大雪疾,還是回屋說話吧?」宋洮在旁邊勸道。

「糊塗。」宋孤獨輕聲呵斥。「這風,這雪,這寒意,可能傷我分毫?」

「可是」

老人仰臉看天,輕輕嘆息,說道:「傷我的是這天意埃天意不可違。」

「爺爺」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四季尚且需要更替,生死自然無常。又有什麼好悲傷的呢?」

「爺爺,你不會有事的。你是星空境的強者,是我們西風帝國的武道第一人,就是整個神洲也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你一定可以扛過這一關的,只要你過了這一關,你就可以永生不死」宋洮情緒激動的說道。

「傻孩子。哪有永生不死的人呢?」宋孤獨輕輕搖頭。「只有神佛才能夠永生不死。凡夫俗子,也想壽與天齊?再說,浩瀚神洲,強者如雲,你爺爺又怎麼會沒有敵手呢?三兒啊,可千萬不要小看天下英雄。」

「是,爺爺」

「好了。收拾起你那番小女兒的作態吧。你看到的,我早就算到了。又有什麼好隱瞞的呢?百花會折,百草會枯,你們都長大了,難道我還死不得嗎?」

「我們捨不得爺爺死。」宋洮一臉悲戚的說道

「是埃你們捨不得我死,我也捨不得自己死。」宋孤獨伸手撫摸著剛剛綻放開來的花苞,嗅聞著那沁涼入骨的芬芳,輕聲說道:「在這個世界活得久了,對所熟悉的一切就有了感情。越是到了要死的時候,就越是捨不得。坐過的椅子,用過的劍。手植的花樹,馴養的麋鹿我想聽聽這花開時的聲音,是因為我擔心來年花開的時候,我就已經聽不到了。」

「爺爺」宋洮眼眶泛紅,仰起臉讓眼淚不要流敞出來。

「能夠熬過這一關,自然極好。就是熬不過,我也能走得坦然。只是這家國之事,終究還是有些不放心「

「爺爺是擔心他們動搖國本?」

「大家皆以為,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可是,只知道關注虎,卻不關注虎在爭什麼,終究是不智之事。」

「爺爺,那你的意思是?」

「有些事情,也是需要做個了斷了。吵吵嚷嚷的,哪裡還有大國之風度啊?」宋孤獨輕輕的嘆息,視線再次轉移到了手心裡摩擦著的那朵臘梅花。

冰層覆蓋,殷紅似血。

李牧羊和崔猛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崔猛還是一幅魂魄沒有完全收回來的模樣。

「李目,我們和小姐一起吃飯了,我們和小姐一起吃飯了」

「這是我們家祖墳上冒青煙啊,不然怎麼就會有這麼天大的福份?」

「我要是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我們崔家管事房裡面的所有人都得羨慕我,以後我崔猛可以在後院橫著走路」

李牧羊一邊聽著崔猛在自己耳朵邊嘮叨,一邊四處打量,出聲說道:「晚上在哪裡洗澡呢?」

「洗澡?」崔猛一愣,說道:「這麼冷的天你還要洗澡?怕是再過幾日就要下雪了吧?冬天的話,一個月洗上一回也不礙事。我以前都是一個冬天洗一回的。」

「今日趕了一天路,身體都是灰塵。洗過澡睡覺更舒服一些。」李牧羊笑著說道。在幻境之中,他也有好多日沒有洗澡。不過,那是條件艱苦,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要條件允許,他都希望每日能夠洗個熱水澡再睡。

李牧羊想到今日所見,出聲說道:「你先睡吧,我出去找找。」

「成。那我睡了。」崔猛說道。他也不洗臉,拉開被子就鑽了進去。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嘴裡還在呵呵傻笑。

李牧羊走出院子,穿過拱門,朝著後山走去。

今日出門的時候,他看到山壁深處有一處潭水。潭水在冬天的時候尚且冒著熱氣,遠遠就能夠聞到一股子硫磺味道。

李牧羊知道,那是極難尋覓的溫泉。用這樣的泉水泡身,即能夠緩解疲勞,又能夠治療各種疾玻

李牧羊摸黑而行,果然找到了那處石壁和樹叢遮掩的潭水。

他掃視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人影。

然後迅速的脫掉身上的衣服,摺疊起來放進石頭下面壓著。這才輕輕入水,將整個身體浸泡進那溫熱的水流之中。

「嗯。」李牧羊忍不住呻吟出聲。溫泉水環繞全身,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

以前每到夜晚,李牧羊都要背誦一番《降龍伏虎咒》或者將自己泡在水桶裡面,修行一段時間的《行雲布雨決》。

此時身在佛門聖地,李牧羊不敢冒險,怕被那些老和尚們發現異樣。

所以,現在的泡澡就是純粹的洗凈身體了。

李牧羊將整個身體浸泡在溫泉里,閉著眼睛想今天發生的事情。

想崔小心的變化,想李思念的變化,又想到自己的變化。

想得入神時,遠處傳來細碎又雜亂的小聲。

「天黑路滑,小姐注意腳下。」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