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百五十四章、思念見佛!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紅,不知道如何來回答李思念的這個問題。 「這是歡喜佛。」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間從身後傳了過來。 崔小心李思念轉身,看到李思念的馬夫李目和崔家的馬夫崔猛正朝著她們走過來。 李目面無...

第三百五十四章、思念見佛!

高山流水,雲厚風疾。

千佛寺因千佛聞名於世,九百九十九尊佛像隱匿於山林峭壁之間。有的是一塊奇石雕琢而成,有的就是一塊凸起的山峰,有的甚至就是一棵千年老樹——有的形似,有的神似。因人而異。

遊山玩水,尋找佛緣。是香客們在正殿祈求心中所念后最喜歡做的事情。

而且,尋找佛像也極其考驗智商眼力。有人費盡心思只能夠尋找到幾十座,有人耗時數月能夠尋找到幾百座,著名的大和尚支度寒據說一夕訪遍九百九十九尊佛像,轟動天都。可是,又在白雲山修行多年,也沒能找到那第一千佛像。

有人說那第一千尊佛像是幌子,是千佛寺的那些大和尚故弄玄虛,為的就是吸引人過來實踐獵奇。

可是,又數百年之後,佛門翹楚法印和尚前來訪佛,只用了半日功夫就訪遍九百九十九尊佛像,又用了半日功夫找到了第一千尊佛像,當即捨去肉軀,飛仙而去。在無數人的見證下升入仙班,成為神洲奇。

直到這個時候,世人才相信千佛寺的那些大和尚沒有騙人,白雲山上面確實有一千尊佛像。

「小心姐姐,你看那塊大石頭一定是彌勒佛——你看那圓滾滾的大肚子,還有那一塊小石頭就是他的腦袋——」

「小心姐姐,你看這棵樹是不是像一尊佛?像是什麼佛呢?看起來有點兒眼熟——」

「小心姐姐,那是降龍羅漢,好兇悍藹—」——

李思念和崔小心相約看佛,她們帶著柳綠和桃紅走向後山,一邊向上攀登,一邊對著那若現若現的佛跡指指點點。

李思念性子活潑,如脫疆小馬駒,不時的指著自己的發現對著崔小心嚷嚷。

崔小心剛剛開始跟著淺笑,時不時應和出聲。

但是很快的,她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李思念太聰明了,而且太有悟性了。

要知道,在這山上,一樹一石、一瀑一湖皆有可能是佛。有些佛像相當的明顯,任誰都能夠一眼可辨。有些佛像隱藏的極深,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找到的。

可是,這對李思念而言根本就沒有任何障礙。她一邊走路一邊驚呼,將自己所看到的佛像一一指出,竟然無一出錯,也無一遺漏。

崔小心自小就博覽群書,熟讀佛道兩家的經典,知識的儲備量要遠勝於李思念。

而且,這千佛寺她也不是頭一遭過來,也不是頭一回來尋找佛緣——即便如此,很多時候都是在李思念的提醒下才知道原來那裡還隱藏著一尊佛像。

崔小心是個細心睿智的女孩子,雖然她還沒辦法確定這意味著什麼。但是她心裡清楚,李思念表現出來的這種才能非同尋常。

「這個是什麼佛呢?好像在壁畫中看到過,可是卻記不住名字了——」

「韋馱菩薩。」崔小心回答著說道。

「對對對。就是他。還有你看那面石壁,石壁和下面的寒潭相連,像不像是文殊菩薩?」

「就是文殊菩薩。」崔小心回答著說道。心裡卻在暗暗的計算著李思念尋找到佛像的數量,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找到了一百六十七座。

這還是因已自己行走太慢,拖了她後腿的緣故。倘若讓她獨自前行,不用陪伴自己向上攀趴,恐怕這個數字就更加的可觀。

名流千古的法印大師半日訪盡九百九十九尊佛像,那是因為他學佛修佛,日日伴佛。對漫天神佛了如指掌。

可是,李思念呢?

她怕是連那些佛像的名字都說不出來,卻能夠一眼就將它們給找出來。

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佛緣?

因緣而生天眼,所以能夠一眼將它們指點出來。

「小心姐姐,你快看,這兩尊是什麼佛啊?感覺好奇怪藹—」李思念指著糾纏在一起的兩棵千年老樹的樹根,一臉疑惑的問道。

崔小心看了一眼,臉色微紅,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世間神佛太多,總有我們不知名字的。」

「既然能夠成佛,怎麼會沒有名字呢?」李思念仍然不肯放過崔小心。「小心姐姐,你的知識那麼淵博,就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再想想。我覺得這兩尊佛像真的很奇怪埃你看它們摟抱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夫妻——可是神佛裡面也有夫妻嗎?」

「思念——」崔小心俏臉更紅,不知道如何來回答李思念的這個問題。

「這是歡喜佛。」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間從身後傳了過來。

崔小心李思念轉身,看到李思念的馬夫李目和崔家的馬夫崔猛正朝著她們走過來。

李目面無表情,昂首挺胸一臉的淡然。比他塊頭大上一圈的李猛卻是畏畏縮縮,躲躲閃閃,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給用一塊樹葉給遮起來。

「李目——李目——別過去了。不要打擾兩位小主子的雅興——」崔猛跟在李牧羊的身後,嘴裡不停的勸說著。

他們在禪室裡面放下行,想著反正也沒有什麼事干。既然千佛寺如此出名,李牧羊便提議去後山尋佛。崔猛雖然對尋佛不感興趣,但是對李牧羊這個被自家小姐看重的『新貴』很感興趣。

於是,李牧羊抱著雪球,帶著崔猛一路尋佛而來。

他們一邊遊覽山水一邊尋找佛像,當他們看到崔小心和李思念也在尋佛時,便不再靠近,只是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後。

崔猛不停的拉著李牧羊返回,免得被主子發現不喜。李牧羊卻是一臉無懼的表情,在聽到崔小心被李思念的問題給難住之後,竟然主動出聲答話,還抱著雪球拖著自己朝兩位小姐走去。

「小姐們要是誤會他們故意跟蹤怎麼辦啊?

小姐們要是覺得他們這兩個粗人擾亂了尋佛的心境怎麼辦啊?」

主子們只需要說一句話,他們倆人就要被打得皮開肉綻十天半月下不了床。那個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崔猛心急如焚,卻又影響不了李牧羊的決定。

李牧羊走到崔小心和李思念面前,看著李思念說道:「小姐,這佛名為歡喜佛。即佛教中的「欲天」、「愛神」。其中男身代表法,女身代表智慧,男體與女體相互緊擁,表示#法與智慧雙成,相合為一人,喻示法界智慧無窮。」

聽了李牧羊的解釋,李思念粉嫩的臉頰也染上了緋紅。

雖然李牧羊沒有說得過於清楚,但是『歡喜』兩字已經足夠代表了許多東西。

偷看了崔小心一眼,發現她也同樣的臉色微紅,只是一雙妙目卻在哥哥的身上打量。

李思念便明白了,小心姐姐一定是早就知道這兩尊佛像的名稱典故,只是不好意思向自己言明而已。

於是,李思念故意裝作一幅憤怒刁蠻的模樣,指著李牧羊呵斥著罵道:」胡編亂造,粗俗不堪。哪有這樣的佛啊?一定是你這車夫自己編排出來的對不對?你竟然敢如此玷污神佛美名,看我怎麼懲罰你。」

「思念——」崔小心出聲勸道。「他說得沒有錯。」

「什麼沒有錯?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神佛呢?」

「佛法包容萬千,因心見佛,沒有界限。」

李思念故意裝作茫然不解的模樣的打量著崔小心,說道:「小心姐姐,你剛才不是說自己不知道那是什麼佛嗎?怎麼現在就知道了?」

「我也是——」崔小心知道這個鬼靈精怪的朋友是在作弄自己,紅著臉說道:「聽了李目先生的提醒后才想起來的。」

「哦。原來是這樣。」李思念一幅我相信了的模樣。指著李牧羊說道:「看來你和這個李目先生還真是有緣。上山的時候救過你一命,現在又幫你解答了迷題。古人有一字之師的典故,小心姐姐——你說你們倆現在這是什麼關係啊?」

「思念——」小心臉色嚴峻,看著李思念說道:「休得胡言。」

李思念知道崔小心心性清冷,和任何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吐了吐舌頭,笑著說道:「小心姐姐,我開個玩笑呢。你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只是有些話還需慎言。」崔小心是極其喜歡李思念的,臉色緩和了下來,溫聲說道。

「嗯。我記下了。」李思念乖巧的點頭。心裡卻是暗自著急,她能夠確定,崔小心是對哥哥存有好感的。

只是哥哥的身份太過敏感,是不可能在此時的天都揭露的。不然怕是有殺身之禍。

如果他不揭穿自己的身份讓崔小心知道的話,恐怕他們此番是沒有機會將感情更近一步了。

「太心急了。」李思念在心裡想道。

崔小心看了李目一眼,說道:「謝謝李目先生指點迷津,小心受教了。」

因為李目是崔小心的救命恩人,所以崔小心才如此的禮遇客氣。

不然的話,她有何必要和一個馬夫道謝?

李牧羊渾不在意,看著她的如花美顏,沉聲說道:「恰逢其會而已。小姐不用客氣。」

崔小心認真的打量著李牧羊,說道:「李目先生了解佛門經典?」

「算不得了解,只是粗讀過一些而已。」李牧羊出聲說道。

他拜了孔離為師,也算是半個佛門子弟。佛門子弟哪能對自己門派的來歷典故一竅不通?為此,李牧羊可是跑到星空圖書館泡了好長一段時間。

「李目先生過謙了。」崔小心說道。她看得出來,這個馬夫腹有詩書,只不過因為身份低微沒辦法展示出來而已。

「這樣的人,這個世界可還少嗎?」

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崔小心忍不住發出輕輕嘆息聲音。

李思念的眼睛眨了眨,看著崔小心說道:「小心姐姐,要不,咱們就讓他跟在我們身後,倘若我們有認不出來的佛像,就讓他幫忙講解典故出處,你覺得這樣如何?」

崔小心想了想,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不然李思念這個調皮鬼再問到一些讓她難以回答的難堪問題,也有人能夠幫忙應付。

於是,崔小心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李目先生了。」

李牧羊欣喜若狂,強忍著即將外露的笑意,沉聲說道:「能為兩位小姐效勞,這是李目的榮幸。」

李思念走到李牧羊面前,對著李牧羊眨了眨眼睛,聲音卻極其冷淡的說道:「可要跟好了。像剛才上山時一般,隨時都要保護好我和小心姐姐。知道嗎?」

李牧羊點了點頭,認真說道:「知道了。」

李思念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我知道你一定會知道的。」

她轉過身去,挽著崔小心的胳膊說道:「小心姐姐,我們繼續尋找佛像去。剛才尋了多少尊來著?」

「一百七十五尊。」崔小心出聲說道。她一直在幫著李思念記著數字呢。

「小心姐姐,原來你都記著呢。」李思念大喜,說道:「那咱們今日就把一千尊佛一次性全都找出來。好不好?」

「好。」崔小心點頭。「別人在此山住上三年五載,都沒辦法將一千尊佛找全。倒是有那麼一個人做到了,卻當即羽化升仙了。

崔小心的心裡隱隱有些期待,心想,倘若當真被李思念給做到了呢?

李牧羊心裡也是大驚。

他和崔猛也為尋佛而來,知道想要將那些佛像從山林間找出來是多麼艱難的一樁事情。

李思念出來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找到了一百七十五尊?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家的這個妹妹是天才少女,但是,也沒想到她能夠天才到這種程度啊?

更重要的是,從小到大,她一直修得都是道家的《破體術》,從來都沒有涉獵過佛法經文,怎麼會對佛門的東西那麼了解呢?

李牧羊心中疑惑不解,礙於身份又沒辦法當即上前詢問。只得跟在崔小心和李思念的身後,看著李思念不停的創造奇。

「啊,你快看,我們頭頂上面有一尊佛——」

「那一尊佛好可愛哦,竟然是一個樹瘤——」

「咦,你看那大峽谷像不像是一尊大佛——」——

「兩百四十座——」

「三百二十一座——」

「三百九十七座——」——

李牧羊和崔小心跟在李思念的身後,看著她一聲又一聲的驚呼,心裡的那個數字也在不停的攀升。

這已經到達一個驚人的數字。

倘若讓千佛寺的老和尚們知道李思念短暫功夫已經尋到四百尊佛像,怕是主持親自出來要引其為貴賓。

「百年以來,怕是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她這個程度吧?」崔小心在心裡想道。「李思念,你真是喜歡給人驚喜埃」

李牧羊也是越看越驚,自己這個妹妹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這簡直是——妖孽埃

李思念還在繼續尋佛。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是,現在的李思念已經進入了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

剛剛開始的時候,她是憑著遊戲的心態去尋找佛像。

有則見佛,無則賞景。

現在的李思念的所有心神都在尋找佛像之上,她進入了一個痴嗔入迷的狀態。不見山水,不見親友。

眼前的山不見了,樹不見了,雲不見了,風也不見了。

在她眼裡,漫天遍野的都是佛像。

那些佛像閃閃發光,就像是無盡蒼穹上的點點星辰。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