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百五十三章、國殤將至!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翼的說道:「我聽說聽說」 「聽說什麼?」 「聽說小姐身邊的丫鬟以後都是要跟著小姐一起嫁人的。小姐嫁給誰,丫鬟也也要嫁給誰。」李牧羊拚命的搖頭,一幅我沒有亂想,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的老...

?

第三百五十三章、國殤將至!

有人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好馬配好鞍,好船配好帆,王八對綠豆,傻逼配腦癱。

李牧羊心想,在宋洮的眼裡,自己是王八還是腦癱?

他問自己喜歡桃紅還是柳綠,潛意識裡還是在警告自己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個馬夫,你以後的伴侶只能是桃紅或者柳綠這樣的丫鬟當然,這還是你非常的勤懇認真,能夠讓小心小姐滿意的情況下,她才會把身邊的丫鬟許配給你。

至於崔小心那樣的女子,你連想都不用想的。

李牧羊連連搖頭,一臉驚慌的說道:「沒有,我都不喜歡。」

「怎麼?你覺得她們不夠漂亮,配不上你?」宋洮笑容玩味,看著李牧羊的模樣倒也覺得有趣。

「不是不是。她們都很漂亮。也配得上我。」李牧羊表現出一幅嬌憨木訥的模樣,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聽說聽說」

「聽說什麼?」

「聽說小姐身邊的丫鬟以後都是要跟著小姐一起嫁人的。小姐嫁給誰,丫鬟也也要嫁給誰。」李牧羊拚命的搖頭,一幅我沒有亂想,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的老實模樣。「你把丫鬟給了我,那小姐怎麼辦?」

「你」宋洮看著李牧羊那張小心翼翼的臉,恨不得一拳打過去。

不錯,天都是有這樣的風俗。小姐身邊的貼身丫鬟一般都會跟著小姐一起嫁到夫家,如果小姐和郎君都滿意的話,那些丫鬟也將會成為夫君的陪床丫頭。為夫君生兒育女,免去了郎君再行納妾的念頭。

當然,那樣的陪床丫頭一般是沒有什麼身份地位的。

也有一些小姐心地善良或者夫君不願意多娶的情況下,這才會把那些貼身丫鬟找一忠良人士給嫁出去。包括李牧羊的母親羅琦便是如此。

也就是說,你買一顆明珠,可能還送幾對魚目哪有買一對魚目,還想著要讓人家討一顆夜明珠的?

在宋洮看來,李牧羊說自己娶了丫鬟小姐咋辦,就屬於買了魚目惦記人家明珠的想法。

但是,這樣的話他又難以言明。而且這小子一幅誠惶誠恐的拒絕模樣,看起來確實是擔心別人把小姐也讓他給娶了這樣的人怎麼沒被人活活打死還能活到現在?

「我真的配不上小心小姐。」李牧羊說道。

宋洮愣了片刻,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他伸手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笑著說道:「有意思。還真是有意思。沒想到一趟白雲山之行倒是遇到了一個妙人你不用擔心,小心小姐自然會有人娶。不過不會易貨貿易。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了。」

「是。我會努力的。」李牧羊出聲說道。

說笑之間,眾人就已經上了千佛寺。

因為提前有人上山通稟,千佛寺的一名喚作法正的執事已經率領數名小僧在門口迎接。

千佛寺在天都地界,雖然說他們可以兩耳不聞山外事一心只奉彌勒佛,但是天都的宋家和崔家後人齊至禮佛,他們理應給予足夠的尊重和重視。

再說,有這樣的大客戶前來祈福許願,想必會捐一大筆的香油錢吧?

法正向宋洮和崔小心行禮,得知李思念是崔小心的知交好友,又向李思念行禮。

法正領著崔小心李思念和宋洮幾人去祈福,又讓幾名小僧將李牧羊等一幫護衛給引到後院安頓歇息。因為宋洮剛才對法正說了,他們要在千佛寺吃素齋佛腳抄寫經文,所以今天自然是沒辦法下山的。

李牧羊身份低微,自然是沒資格跟著去祈福的。

李思念走了過來,看著李牧羊交代道:「你把我的行李放到房間。記得照顧好我的雪球。」

又壓低嗓門以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道:「我把雪球放在籠子里了。你把它帶出來透透氣。如果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就抱著雪球去說它不舒服了」

「」

李思念匆匆交代幾句,便隨著崔小心宋洮他們去前院祈福。

崔猛走了過來,用胳膊捅捅李牧羊的手臂,賊笑著說道:「兄弟,這次發財了吧?回去了可得請老哥喝酒。」

李牧羊點頭,說道:「好。」

「夠意思。」崔猛沒想到李牧羊這麼講義氣,這真是應了那句『苟富貴不相忘』了。於是,他激動的摟著李牧羊的肩膀,說道:「走,兄弟,咱們倆好好的去嘮嘮。我告訴你啊,我們家小姐是最好的主子了。而且她說話算話,她說有困難去找她,那就一定會幫你不,你讓她把小桃紅許配給你?你看小桃紅那腰多細啊,一捏就要斷了似的」

李牧羊看了崔猛一眼,說道:「你要是讓我安靜一會兒,我就請你喝兩頓酒。」

「」

千佛寺香火旺盛,平時也多有香客留宿。所以,寺院在後山特意給香客們提供了不少靜室禪房。

禪房又分前後院,主人住在前院,傭人護衛自然是住在最後面。

管事和尚看到崔猛和李牧羊親近,便好心的把兩人給分到了一間屋。

不過,李牧羊以美酒作誘餌,崔猛終於不再在李牧羊面前喋喋不休的說話。

李牧羊把行放在桌子上,然後打開上面的油布,從裡面的一個藤條小籠子裡面把雪球抱了出來。

雪球一臉委屈的模樣,對著李牧羊『噗』的吐出一個泡泡。

李牧羊抹了抹臉,它又『噗』的吐出一個泡泡。

李牧羊乾脆不抹了,任由它噗噗噗個不停,那些水元素很快就把李牧羊的臉給塗滿了。

崔猛終於憋不住了,一臉好奇的看著雪球,說道:「這是什麼寵物?以前從來都沒有見過。」

「是只兔子。」李牧羊說道。

「噗」

雪球顯然對這個介紹不太滿意。

李牧羊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漬,苦笑著說道:「是一種飛兔。很罕見。」

「難怪。」崔猛嘿嘿傻樂。「我說怎麼就長得那麼喜人呢?」

「見多了就好。」李牧羊說道。伸手摸摸雪球的腦袋,說道:「第一眼見到也覺得很可愛,現在看多了也覺得就是那麼回事兒,我們家小姐還經常打它」

「思念小姐這麼兇悍?」

「打是親罵是愛,因為它不好好吃青菜」

「原來如此。那是該打。」

「噗噗噗」雪球狂吐口水。

珈藍殿內,崔小心李思念和宋洮三人分別跪在蒲團之上向菩薩磕頭許願。

崔小心雙手合什,闔上的眼睛睫毛猶如小刀輕剪。

她一臉專註認真的模樣,雖然嘴上無聲,但是卻在心裡默默的做祈福。

因為哥哥平安歸來,李思念反而沒什麼好祈求的了。說了請菩薩保佑他們一家平平安安,又請菩薩保佑她越長越漂亮,還請菩薩保佑她吃什麼都不胖之後,便睜開眼睛打量著崔小心。看著崔小心許願時的神情一臉的傻樂。

等到崔小心睜開眼睛,李思念小聲問道:「小心姐姐,你許什麼願望了?」

「自然是祈求心想事成。」崔小心低聲說道。

「那你想的是什麼事情呢?」李思念戲謔的問道。

崔小心瞥了李思念一眼,沒有說話。倒是雙手撐地對著菩薩磕拜。

李思念也跟著參拜,然後跟著崔小心一起起身。

宋洮還跪在原地,嘴裡念念有詞。

李思念聽不真切他在念些什麼,不過應當是《菩薩本願經》或者《藥師佛經》這一類的祈求病人安康的佛門經典吧。

兩人走出大殿,法正執事侯在門口,說道:「兩位女施主,千佛寺因千佛而著名,山石峭壁之間藏著九百九十九尊佛,每一尊都栩栩如生,令人嘆為觀止。還有一尊佛隱於山林,有慧根者方能得見。現在天色尚早,如果兩位有意的話,我可引兩位去參加一番。」

崔小心和李思念對視一眼,兩人都有些心動。

崔小心看著法正執事,說道:「多謝大師。不過,我早就聽聞那九百九十九尊佛象都是妙趣天成,需要有緣者方能夠從那山林石壁之中將其尋找出來。如若大師陪伴身側一一指點,反而失去了探訪的雅緻。不然讓我們姐妹自已去尋找吧。」

法正滿臉稱讚,說道:「此言大讚。那法正就告辭了。」

崔小心牽著李思念的手,笑著說道:「我們自已去將那千佛給尋找出來。」

「好的。」李思念眼珠轉動,心想,怎麼樣去把哥哥李牧羊給找過來陪伴啊?

大殿之內,正在誦經的宋洮突有所感,睜開眼睛向上看去。

只見菩薩緊閉的右眼圓睜,血流成河。

撲通!

宋洮的身體踉蹌後退,一屁股坐倒在了仆團之外的石板之上。

他的臉色慘白,身體如若遭遇雷擊。

神佛流血,國殤將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