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八章、為仆之道!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6-27 14:37  |  字數:3615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四十八章、為仆之道!

都說近鄉情更怯。

李牧羊離家越近,越是想要儘快的見到自己的父母妹妹。他一點兒也沒有覺得『怯』。

有什麼好怯的?那可都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啊。

可是,當他要面對崔小心的時候,卻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幾個字眼的力量。

近鄉情更怯,和近不近鄉沒有關係,唯情而已。

崔小心!

這是一個即讓他期待,又讓她畏懼。即讓他歡喜,又讓他憂傷的女孩子。

因為那無疾而終的戀情,因為那一場莫名其妙的仇殺。把李牧羊和崔小心的關係推到了一個極其尷尬的境地。

李牧羊需要一個答案,崔小心需要一個道歉。

這是他們倆人都不應該給的。

李牧羊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和崔小心的再次相見,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以這樣的姿態,以這樣的一張臉。

李思念的力氣不大,李牧羊要是願意的話,她是無論如何也拉不動他的。

可是,李牧羊的雙腳還是聽話的跟著她向外面走去。

那不是李思念的力量,是崔小心的力量。

崔小心在門口召喚著他。

到了院子後,李思念就已經鬆開了李牧羊的手臂,將一個收拾好的大布饢丟到他的懷裡。

她給李牧羊打了一個眼色,然後快步朝著侯在門口的崔小心走去。

崔小心穿著一套白色長衫,白玉無暇,乾淨靈動,一如往常。

「小心。」李思念上前拉著崔小心的手,一臉笑意的和她打招呼。「這麼早就來了呢?」

「路途遙遠,早些出發,我們今日到達還能夠逛一逛千佛寺。」崔小心握緊李思念的手,拉著她準備登車,說道:「千佛寺以千佛著稱,據說每一尊佛像後面都有一幅《天龍八部》群像圖,我們可以好好欣賞。」

「太好了。我不懂畫畫,卻喜歡看別人作的畫。」李思念笑呵呵的說道。轉身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還不過去讓人把馬車趕出來。」

崔小心看著李思念,說道:「小心,你也要帶馬車嗎?我們同乘一輛馬車,路上還可以說話解悶。」

李思念點了點頭,說道:「也好。」

然後又對李牧羊說道:「不用趕車了。你提著我的行囊到後面去。」

「是。」李牧羊低低的應了一聲,卻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崔小心的身上,和以前一樣的清瘦,但是臉色卻紅潤了一些。也有可能是天都的冬天太過寒冷的緣故。

身材長高了一些,也豐滿了一些。現在正是這個女孩子抽長身條的時候,就連李思念的胸口都要飽滿許多。害得他這趟回來眼睛都不敢亂看,手也不敢亂放。

說話細聲細氣,舉手投足間也仍然是那麼的熟悉。

近在咫尺,卻不知道應當說些什麼。

「是不是很漂亮?」李思念看著李牧羊獃滯的模樣,故意出聲問道。

「是。」李牧羊點頭。

「你喜不喜歡?」李思念接

著問道。

「思念」崔小心眉毛微挑,責怪的說道。

「哎。」李思念應了一聲,笑著說道:「看到他傻乎乎的,所以故意逗逗他還愣著幹什麼呢?快去給我投行李。」

「是。」李牧羊這才清醒過來,轉身朝著後面的車隊走去。

看到李牧羊剛才一直入神的打量著自己,崔小心略覺奇怪,問道:「他是誰?」

「陸府給派來的一個馬夫。」李思念笑著說道。「既然不用趕車,那就讓他跟在後面做做雜役。」

「哦。」崔小心便不再多問。一個馬夫而已,實在不值得她再多說些什麼。

「快上車吧。外面冷。」崔小心說道。

「好。」李思念悄悄朝著李牧羊的背影看了一眼,跟著崔小心一起進簾,說道:「天氣真冷。這種天氣去千佛寺燒香祈福也算是心誠。」

崔小心輕輕嘆息,說道:「和牧羊承受的相比,我們做得這些實在算不得什麼。只要人能夠平安回來就好。」

李思念認真點頭,看著崔小心的眼睛,說道:「是啊。真希望我哥哥親耳聽到你說的這些話,那樣他一定會高興壞了不可。」

崔小心笑笑,並沒有接話。

她知道這個朋友一直在努力的想要促成自己和她哥哥在一起,但是有些事情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崔家的大小姐要去千佛寺燒香祈福,安全問題可是頭等大事。

除了一輛崔小心單獨使用的豪華馬車之外,身後還有一輛馬車載著兩名貼身丫鬟,另有一輛馬車載著一些衣食住行所需要的雜物。身後又有十幾騎在兩側守護,一看就是身手不凡的護衛。

李牧羊說明了身份來歷,那個叫做小紅的丫鬟便把他給支使到了裝雜物的那輛馬車上去了。他自己又沒有馬,又沒有車,只能乘坐他們的馬車了。

這還是看在李思念和她們家小姐關係好的份上,不然的話,李牧羊就只有步行的資格。

前面的馬夫一揚鞭,馬車便轤轤轤的轉動起來,朝著天都城西馳過去。

李牧羊正在想著心事時,駕車的馬夫突然間出聲喊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李目。」李牧羊出聲說道。之前只顧著把臉給遮住,倒是忘記給自己取一個名字了。

「李目?那你一定是李家小姐的遠房親戚吧?」

李牧羊驚訝的看著他,說道:「你怎麼知道?」

「嘿嘿,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