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馬夫!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6-27 14:37  |  字數:3655字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馬夫!

李牧羊哭笑不得。

沒想到自己無意間的一句話就招惹了一個女人,早知道如此,就跟著李思念一樣學著裝傻扮乖不就好了?

現在想要退縮,怕是已經晚了。

李牧羊看著老婆婆固執的眼神,說道:「紅袖姑娘,其實我並沒有看出你妝容的破綻。只是聽到陸叔稱呼你為姑娘,所以我才跟著一起這麼叫的——我妹妹時常教育我說,猜測女人的年齡時要盡量往小了猜。原本應該叫姨母的,那就要叫姐姐。原本應該叫婆婆的,那就叫姨母。哪個女人不喜歡被人稱讚年輕,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老婆婆咯咯嬌笑起來,笑容清脆,猶如靈鳥啼鳴。

和她灰白的頭髮和布滿皺紋的面孔搭配在一起,有種讓人雞皮疙瘩落了一地的感覺。

紅袖瞳孔裡面的混沌消失不見,眼神明艷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你都說沒有看出我妝容的破綻了,那就證明你知道我這是偽裝——這麼一來,我反而越發的對小公子感興趣了。倘若你不坦誠相告的話,那今天這個忙我就不幫了。」

「你怎麼能言而無信呢?你剛才還說就算我說不出來,但是有陸叔幫我說情,你也不會拒絕——」

「因為我是女人啊。」紅袖一臉坦然的說道:「哪個女人不善變?再說,我的工作就是變來變去的。有什麼不對嗎?」

她轉身看著李思念,說道:「小姑娘,你說是不是?」

「有道理。」李思念認真的點頭。「女人就應該善變。這樣的女人才有魅力。

「真是個好孩子。」紅袖看起來對李思念極其喜愛,再一次伸手去撫摸她的腦袋。

「謝謝婆婆。」李思念一臉甜美的笑著。

陸清明很是享受李牧羊被紅袖為難時的模樣,或許在他眼裡,只要是和李牧羊在一起,無論李牧羊做什麼他都是樂意看到的。

這就是所謂的天倫之樂?

陸清明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既然紅袖姑娘誠心請救,你就說說你的發現吧。也好讓她以後注意,易容技巧精益求精才是。」

李牧羊只得答應,看著紅袖說道:「你再下一次台階。」

「什麼?」

「像你剛剛出來時那般下一次台階。」

「什麼意思?」

「你試一次就知道了。」李牧羊說道。

「我看你要玩什麼把戲。」

雖然心中不耐,但是想要知道李牧羊是如何把她的偽裝術給看穿的,所以紅袖再一次按照剛剛出來的模樣走一遍台階。

她在下樓梯的時候仍然佯裝腳步不穩,身體踉蹌著向前摔倒。

「停。」李牧羊出聲喊道。

紅袖保持停頓的姿勢,抬起頭看向李牧羊,等著他點破迷題。

「你見過真正的老人摔倒時的模樣嗎?」李牧羊出聲問道。

紅袖想了想,生氣的說道:「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以前住在江南城的時候,巷子里有很多老人。小的時候不懂事,經常跟在他們身後學習他們走路。所以,有時候也會跟著學習他們摔倒時的模樣。」

「你裝扮的是老人,想要在下台階的時候表現出自己腿腳不便即將摔倒的模樣。但是,真正的老人在遭遇這樣的台階時,他們會小心試探,小心翼翼的邁走第一步——難道你不覺得自己邁出去的太著急也太迅速了嗎?在面對這種台階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畏懼。這不符合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心性。」

紅袖想了想,說道:「僅憑這個,你就能猜測到我是假扮的?」

「自然不能。那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有多想。只是在你即將摔倒的時候,我發察覺到了一些端倪。我知道這攬月園裡面住的多是奇人異士,如果你也是奇人異士的話,那就不會輕易摔倒。這小小台階,自然不在你的眼下。對不對?可是,如果你只是個普通人的話,為何腳步聲卻如何踉嗆的情況下卻能夠保持身體的極度控制?」

「什麼意思?」

「你的即將摔倒不是真的要摔倒,你的身體不穩也不是真的身體不穩。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中。你對自己的身體有著極致的控制力。所以,那個時候我才開始真正的懷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要做這樣的事情?要設置這樣一個迷障,她的目的是什麼?」

李牧羊看向陸清明,笑著說道:「恰好陸叔叔又稱呼你為紅袖姑娘,我這才明白,這只是姑娘的一個小小障眼法。」

「哈哈哈——」陸清明開懷大笑,看著紅袖說道:「紅袖,看來你的偽裝術還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啊。」

「就你聰明。」紅袖冷哼一聲,狠狠地剜了李牧羊一眼,拉著李思念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李牧羊摸摸鼻子,很是鬱悶的對陸清明說道:「是她讓我說的。說了她又不喜歡。」

「無妨。」陸清明抓起李牧羊的手,說道:「走,我們進去看看你的禮物。」

李牧羊不太適應和一個男人手牽著手,但是被陸清明這麼抓著他又不好甩開,只得說道:「陸叔慢些,小心腳下。」

屋子裡有一間書房,書房一面牆壁中空。書架向兩邊展開,中間有一道黑色的孔洞。

陸清明拉著李牧羊進入石洞,後面的石壁自動向兩邊合攏。

石洞之內,懸掛著數十個大大小小的腦袋。

那些腦袋的表情栩栩如生,就跟被人給一刀斬下似的。

不過,李牧羊知道那是假的。因為腦袋的下面都被石台撐著,也不見有任何的血跡。

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