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三百四十六章、紅袖姑娘!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告知他當年發生的那些事情,怕是牧羊更會難以接受——真正擔心的是他們才對埃」 羅琦沉沉嘆息,說道:「可憐的是小姐。我們都是做母親的,我能夠體會她的心情。」 「是埃小姐是個好人。可惜——...

第三百四十六章、紅袖姑娘!

要是像陸清明這種身份地位的人去誰家吃飯,那可是天大的事情。提前準備個十天半月,好好的置辦一桌豐盛的餐食是理所應當。

陸清明突然間過來,羅琦就是有心操持也來不及,只得把早晨一家人沒吃完的面片湯給熱了熱,又澆了一大勺子雞肉壓在碗里。想到邊疆將士的口味都比較重,所以也學著李牧羊那種法子往裡面丟了一把辣子。

陸清明接過面片湯,吃了一塊面片,又喝了一大口湯,滿臉驚喜的模樣,看著李牧羊說道:「不錯。這面片湯好吃。難怪牧羊會喜歡。」

李牧羊也跟著笑,說道:「在星空學院的時候,最想念的就是母親做的這碗面片湯。外面的美食千千萬,都不能和母親親手做的食物相比。」

羅琦聽到李牧羊的話,心裡高興不已。心想,自己在思念兒子的時候,兒子也何償不是在思念自己?

可是,看到陸清明滿臉慈愛看向李牧羊的表情,羅琦又有些受不了了。

「這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我的兒子——」

陸清明看起來確實很喜歡這碗面片湯,明明吃過早餐的人乾淨利落的將一大碗麵湯吃完,對羅琦說道:「確實好吃,有時間也要讓小瑜嘗嘗。」

羅琦陪著笑臉,說道:「好。我晚些做好送過去給小姐嘗嘗。」

陸清明擺了擺手,說道:「別這樣。就讓小瑜到家裡來吃。熱氣騰騰的一大碗,這才吃得舒坦。你也別小姐小姐的叫了,以後姐妹相稱就好,兩家也要時常走動——我聽說天語和思念的關係就很好,這才對嘛。還是小孩子的心思最為單純,喜歡誰就和誰一起玩。思念,你說是不是?」

「陸叔叔,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李思念一臉鬱悶的說道。她才不願意和陸天語放在一起說事呢,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兒。

「好好。思念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陸清明哈哈大笑。

陸清明和李思念笑鬧了幾句,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跟我走。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李牧羊正想拒絕,陸清明已經提前打斷他的話頭,笑著說道:「你先別急著拒絕。見到之後再說也不遲。」

李牧羊想想,點頭說道:「那就麻煩陸叔了。」

「客氣什麼?我這條命都是你救下來的。」陸清明笑著說道。

李岩和羅琦對視一眼,都有種深深的疑惑。李牧羊什麼時候救下了陸清明的命了?

「陸叔叔,聽你這麼一說,我也非常好奇呢。能不能讓我也去看看?」李思念抓著李牧羊的衣袖,一臉討好的看著陸清明問道。

「當然可以。」陸清明爽快的答應了。

「謝謝陸叔。」李思念開心不已。

李岩和羅琦送走了陸清明以及一雙兒女,李岩把院門關上,小聲說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剛才大少爺說牧羊救下了他的命——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埃」羅琦隔著門縫隙看著外面,一臉為難的說道:「牧羊昨天晚上回來的,只是告訴我說他在路上遇到了大少爺,所以就跟著他一起回來了。沒告訴我他救人的事情。」

「能夠傷害到大少爺的人,那得是什麼人?牧羊不願意說,那一定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可是,這陸家——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啊?大少爺一大早的就來敲門,還有那個當年把牧羊送走的老太爺——他又是個什麼態度啊?」

「這些我哪裡知道?」羅琦心中的一股子無名火氣難以發泄,說道:「你可得給我看緊了,我的兒子可不許被別人搶跑了。誰搶我就和誰拚命。大不了這條老命不要了。」

「就算我們拼掉這條老命,也不一定就有機會爭得過別人——」看到妻子臉色不善,李岩沒有說下去了,低聲勸慰著說道:「你也不要擔心。牧羊的性子你還不了解?他是一個非常重感情的人。我們待他的好,難道他都不知道嗎?我覺得我們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倘若陸家要對他言明身份,告知他當年發生的那些事情,怕是牧羊更會難以接受——真正擔心的是他們才對埃」

羅琦沉沉嘆息,說道:「可憐的是小姐。我們都是做母親的,我能夠體會她的心情。」

「是埃小姐是個好人。可惜——」——

李岩一家住在陸府的後院,也就是我們時常所說的『後門』。這裡的大丫鬟和老管家居多,和主人家住的前院是隔著一堵圍牆的。小丫鬟和護衛們另有安排住處,和他們居住的地方又有所不同。

陸清明帶著李牧羊李思念兄妹們朝著前院走去,一路上的丫鬟婆子們看到都紛紛避讓行禮。

他們不認識李牧羊,但是李思念卻是識得的。心想,李家人還真是祖墳上燒了高香,和他們一樣的丫鬟身份,竟然能夠被主家看重,李家的小女兒就跟他們家的陸府的大小姐一樣,一步登天,飛上枝頭做了鳳凰。還真是讓人心生羨慕。

前院的左側有一個攬月園,據說裡面居住的都是陸府從各地招攬來的奇人異士。平時不許外人進入,任由他們在裡面享受著自由天地。

當李思念抬起頭看到拱門之上的『攬月』兩字時,拉了拉李牧羊的衣袖,示意他看上面的文字。

李牧羊抬頭看了看,念道:「攬月——怎麼了?」

「沒事。」李思念沒好氣的瞪了李牧羊一眼,心想,這傢伙果然還是個白痴。以前是個難看的白痴,現在變成了一個好看的白痴。

陸清明嘴角帶著笑意,說道:「沒關係。都是自家人,沒什麼來不得的地方。」

攬月園無人看守,他們抬腳就能而入。

遠處,有一農夫赤著腳在地里種菜。

還有一個中年人拿著掃帚在打掃地上的落葉,剛剛聚攏到一起,一陣風來,那些落葉又四處飛散,他又趕緊揮舞著掃帚去追趕那些落葉。

有人在剪樹,竟然還有人養了一群鹿——

那些人各行其事,互不打擾。

就是陸清明進來了,他們也視而不見,沒有一個人上前給陸清明行禮打招呼。

氛圍融洽,畫面很美。

可是,李牧羊卻感覺到了一股子沉甸甸的壓力。

那種壓力不知道從何而來,卻讓人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李牧羊剛想用力反擊,就見到數雙眼睛突然間朝著自己投了過來。

陸清明感覺到了什麼,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不要緊張,沒事的。」

李牧羊這才放鬆下來,笑著說道:「都是高手。」

陸清明笑笑,說道:「牧羊也是高手。不然的話,你根本就不會感覺到異常。」

李思念一臉的迷茫,奇怪問道:「哥,你們在說什麼?」

李牧羊搖頭,說道:「沒事。」

李思念就很不滿意,撅嘴說道:「小氣鬼。」

「——」

進入一幢院落,一個身穿灰衣的老婆婆拄著拐杖走了進來,下台階的時候顫顫巍巍,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摔倒一般。

李思念趕緊上前一步,攙扶著她的胳膊,說道:「婆婆,你慢些。當心摔著了。」

「好孩子。」老人伸出蒼老的手掌摸摸李思念的腦袋,說道:「真是個好孩子。婆婆很喜歡。」

「謝謝婆婆。」李思念笑著說道。

陸清明一臉笑意的看著老人,說道:「紅袖姑娘,這裡住的還適應吧?」

「紅袖?姑娘?」李思念一臉迷惑的看著身邊的老婆婆。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被稱作姑娘呢?還有,這個名字又是什麼意思啊?

「住得還好。不知道總督大人來找婆婆有什麼事情啊?」老婆婆嘶聲說道。

陸清明指了指身邊的李牧羊,說道:「想請紅袖姑娘為他準備一份禮物。」

老婆婆的視線轉移到了李牧羊的臉上,說道:「倒是一個英俊的小郎君。細皮嫩肉的,遮住多可惜啊?」

「因為身份敏感,不易露出真容。所以還請紅袖姑娘出手相助。」陸清明彎腰對著那個老婆婆拱手。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在這陸府裡面又吃又拿的,總要幫人做點事情才行。」老婆婆慢氣慢氣的說道,好像一句話沒有說完就要死掉了一般。「小郎君怎麼稱呼啊?」

「我叫李牧羊。」李牧羊對著老婆婆鞠躬行禮,說道:「謝謝紅袖姑娘。」

老婆婆混沌的眼神看著李牧羊,說道:「他叫我姑娘,你為何也叫我姑娘?婆婆都這麼大的年紀了,哪裡還當得姑娘這個稱呼啊?」

「婆婆原本就是個姑娘。我自然要稱呼婆婆為姑娘。」李牧羊出聲說道。

老婆婆的眼裡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說道:「那你說說,我哪裡像姑娘了?說出來了的話,這份禮物我就免費送給你了。如若說不出來,就算有陸總督在為你說情,我不好拒絕,那你也得欠我一個人情。這人情可是要還的。」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