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四十五章、收買兒子!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們就什麼事情就依著我。哥哥才回來,你都已經訓了我好幾回了,還要動手打人——」 羅琦指了指桌子上的面碗,說道:「趕緊坐下吃飯。吃不完看我怎麼收拾你。」 「——」 一家人剛剛把飯碗...

第三百四十五章、收買兒子!

面勁湯酸,再將熬好的老母雞澆一大勺上去,配上一把辣子,簡直是人間美味。比李牧羊在星空學院跟著師父夏侯淺白吃的那什麼名貴的宮山五彩雞要好吃一百倍一千倍。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李牧羊離開了江南多久,就離開了母親多久,離開了這面片湯多久。

一口咬上去,李牧羊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在外面的時候發現自己長大了不少,成熟了不少。但是一旦回到了父母家人身邊,又瞬間變成了一個永遠都對他們心存依戀的孩子。

「牧羊,多吃點。」羅琦一臉慈愛的看著李牧羊大口喝麵湯的模樣,不停的催促他要多吃,自己的麵湯卻沒來得及動上一口。

「嗯。」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真好吃。母親,你也吃一些。」

「好。我也吃。」羅琦笑得合不攏嘴。前一天還病得床不起,得知兒子回來瞬間就變得精神抖擻起來。兒子就是母親最大的身心支柱。

李岩漫不經心的把自己買回來的烤肉餅推了過來,低聲說道:「這是西城王二胖子家的烤肉餅,據說是天都的百年老字號,我去的時候還排著長隊呢。」

羅琦瞪了李岩一眼,把那烤肉餅給推走,說道:「兒子碗里的麵湯還沒吃完呢,你怎麼讓他吃這些外面買來的吃食?那些東西健康嗎?有我做的麵湯有油水嗎?」

「這個——」李岩喏喏,說道:「不是你讓我去買的嗎?」

「先放著。等兒子吃兩碗面片湯后再吃你的烤肉餅。我做了一大鍋面片湯,他不吃你吃?」

「——」

李岩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妻子的眼神,也就知趣的閉嘴了。

李牧羊無比同情的看著父親,父子兩人眼神對視,都有種相對難言的苦笑。

李思念洗漱之後出來,抓起一個烤肉餅就往嘴裡塞,兩側腮幫高高的鼓起,一邊咀嚼一邊對著父親李岩說道:「我就最喜歡吃烤肉餅了。而且王二胖子家的烤肉餅與其它家可是不同的,可不容易買到——父親,這烤肉餅真好吃。」

李岩心情大悅,看著女兒憐惜的說道:「喜歡就多吃些。最近都瘦了。」

「瘦些好看。」李思念把嘴裡的肉餅吞咽下去,做出一個賣萌的表情,說道:「好不好看?」

李岩連連點頭,說道:「好看。好看。我女兒怎麼樣都好看。」

羅琦把一碗熱氣騰騰的面片湯放到李思念面前,說道:「再好看也要把這面片湯都給我吃了。」

「我吃不下。」李思念一臉的苦楚。「再說,小心姐姐一會兒就要來接我,我們還要去千佛寺給哥哥祈福呢。她可不知道哥哥已經平安回來,」

「千佛寺?」李牧羊抬頭看向李思念,說道:「你們要去千佛寺?」

「是埃」李思念點頭說道。「昨天才定下來的,為了某個沒良心的。不過說起來也真是奇怪,我們正準備去求菩薩保佑你平安歸來呢,沒想到你當天晚上就平安的回來了。這樣的話,這千佛寺還要不要去呢?這菩薩是靈驗還是不靈驗呢?」

啪!

李思念的腦門上挨了一記。

羅琦慌張的給菩薩解釋,說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小孩子胡言亂語,菩薩勿怪。」

又轉身生氣的盯著李思念,說道:「思念,怎麼能胡亂說話呢?菩薩當然是靈驗的,她一定是聽到了我們的心聲,所以才把你哥哥平安的送回來了。千佛寺還是要去的,都已經向菩薩發下誠心許下誓言,怎麼可以欺騙菩薩呢?」

李思念捂著被筷子敲打過的腦袋,很是不滿的白了一眼在旁邊幸災樂禍偷笑個不停的某個傢伙,委屈的說道:「人家又沒有說不去。人家只是覺得有一點好奇嘛——」

李思念的眼珠轉了轉,說道:「再說,既然哥哥回來了,那就證明一定是菩薩顯靈了。所以,他這個當事人是不是需要跟著我們一起去千佛寺向菩薩說聲謝謝啊?」

羅琦一下子為難了,說道:「是這麼個理。牧羊平安歸來,是應該去千佛寺上一柱香還個願。要不,牧羊跟著你妹妹去一趟千佛寺?」

「不方便。」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岩出聲阻攔,說道:「牧羊的身份太敏感,而且又和崔家那邊有死仇。思念是要和崔家的小姐一起去千佛寺,身邊自然有人跟隨保護。倘若被崔家的人知道牧羊安然回歸,那麼,他們定會痛下殺手。那個時候,牧羊不又危險了嗎?」

「說得也是。」羅琦驚了,說道:「那還是不要去了。我們誠心在心裡感激感激就好了,菩薩無所不知,他會體諒我們的難處。再說,思念過去好好幫你哥哥解釋解釋,讓菩薩感念到我們的心意。」

李思念撇了撇嘴,說道:「菩薩要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哥哥去還願,菩薩一定會保佑哥哥平平安安的。」

「哎,你這小丫頭——」羅琦提起筷子又要敲打。

李思念連忙逃開,喊道:「你們厚此薄彼。哥哥沒回來的時候,我就是全天下最乖巧懂事的女兒,你們就什麼事情就依著我。哥哥才回來,你都已經訓了我好幾回了,還要動手打人——」

羅琦指了指桌子上的面碗,說道:「趕緊坐下吃飯。吃不完看我怎麼收拾你。」

「——」

一家人剛剛把飯碗放下,外面就傳來大門被叩響的聲音。

李思念跑過去開門,看著站在門口的陸清明,很是恭敬的行禮,說道:「陸叔叔早,陸叔叔吃了嗎?」

陸清明上次回來就見過李思念,很是喜歡這個漂亮聰慧的小姑娘。又因為一些特殊的關係,他們陸府上下沒有人把她當作丫鬟的女兒看,地位幾乎等同於陸家的小姐。

「吃過了。」陸清明笑呵呵的說道。「思念今天怎麼起床這麼早啊?以前不是都賴到太陽升了好高才起床嗎?」

「陸叔叔取笑我。」李思念臉紅說道。她確實有賴床的習慣,哪個漂亮的女孩子沒有賴床的習慣啊?可是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傳到陸清明的耳朵里。

「哈哈哈——」陸清明的心情非常好,說道:「賴床又不是什麼壞事。我們家那兩個傢伙也都喜歡賴床。早晨叫都叫不醒。」

聽到外面的動靜,李岩羅琦還有李牧羊都已經被驚動了。

陸家的當家人雖然是陸老爺子陸行空,但是陸清明也是位高權重,正值壯年已經是一省的總督,再這麼升下去,位置也不一定就比自己的父親低上多少。

再說,不管他們心裡承認不承認,陸清明終究是李牧羊的親生父親。這一點兒才是讓李岩和羅琦最痛苦糾結的地方。

李岩現在在陸府做事,屬於大管家下面的一個小管事,也負責著一大攤子事務。

大少爺到來,他趕緊躬身行禮,說道:「大少爺有什麼事吩咐一聲就好,怎麼親自來了?」

李岩以前就是公孫瑜的馬夫,羅琦是公孫瑜的傭人。他們那個時候稱呼陸清明和公孫瑜為少爺小姐。此趟回來,也仍然沿用以前的稱呼。

陸清明趕緊把李岩攙扶起來,語帶責怪的說道:「李岩,你怎麼越來越客氣了?咱們也算是相交幾十年的老朋友了。以後就朋友相稱,這些虛禮能免則免。」

李岩木訥的傻笑,不知道如何應對陸清明的這番主動示好。

而且,他心裡極其疑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作為一省總督的陸家大少爺大清早的跑到自己小院門口來叩門?

「他就是個木頭人,大少爺不要和他一般見識。」羅琦笑著說道。「大少爺快請進。家裡還有做好的面片湯,大少爺要不要吃一碗?」

「面片湯?」陸清明好奇問了一句。

「是的,我哥哥最喜歡吃了。」李思念笑著接道。「他從小就喜歡吃面片湯,昨天晚上剛回來,我媽就一大早起床給他做了。」

「那就來一碗。」陸清明笑著說道。「聽起來新鮮,吃起來應該不錯。」

「——」

李岩和羅琦對視一眼,心裡的那種忐忑不安就更加的濃重了。

雖然說陸家對他們不薄,但是陸家的幾位主子什麼時候到他們家裡吃過飯啊?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了,怕是他們就要一下子成為無數人羨慕和拉攏的對象了。

他們有種預感,陸清明是奔著李牧羊而來,奔著他們的兒子而來。

難道他們準備攤牌了嗎?

「我去把面片湯熱一熱。」羅琦強忍著心中的不安,笑著說道。

李岩也想下去和妻子商量一番,但是陸清明在旁邊,他這一家之主只能留下來接待。

陸清明進屋坐下,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吧?」

「睡得很好。」李牧羊笑著說道。「躺床上就睡了,起床之後神清氣爽。還是家裡的床睡得踏實。」

「那就好。」陸清明笑著說道。「一會兒帶你去看樣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李牧羊連忙拒絕,說道:「陸叔,雖然說長者賜,不敢辭,但是你們已經送了太多東西了——」

李岩坐立難安,覺得自己的兒子快要被人給收買了。

和陸清明搶兒子,自己也得有這個膽量和——財力啊?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