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百四十三章、捨不得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奔去。 李思念把它摟緊,不願意讓它就此跑開。 「噗——」 雪球對著李思念吐了一個泡泡,然後攻擊成功咯咯咯的傻笑起來。 啪—— 李思念一巴掌抽在它的腦門上,生氣的...

第三百四十三章、捨不得死!

李牧羊陪著羅琦和李思念聊天到深夜,羅琦將李牧羊離開江南城之後的生活事無巨細的都問了一遍。李牧羊也很有耐心的回答,一點兒也不覺得煩躁。

能夠和父母親人在一起說說話,是他在星空學院求學時最渴望的事情。幻境崩塌,逃生無門時,這種期望更是飆升到了頂點。

別說是像此時此刻這般的說話,就是遠遠的看上一眼也好藹—

羅琦大病未愈,但是精神狀態非常好,在李牧羊和李思念的再三催促下仍然不肯睡覺。

李牧羊就幫她推拿了一番,將她身體裡面的濕氣以及心裡的鬱氣都給排擠出來。

等到李牧羊的真氣在羅琦的體內竄了一個小周天之後,羅琦也終於昏昏欲睡。

李牧羊幫她蓋好被子,熄滅了燈,兄妹倆人鑷手鑷腳的朝著外面走去。

客廳裡面,李思念瞪著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

「哥——」李思念聲音甜膩的喊道。

李牧羊就知道事情不妙,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李思念一臉溺愛的抱著雪球,說道:「把它給我好不好?它好可愛哦,我要把它養著做寵物。」

李牧羊的眉毛跳了跳,小聲說道:「這樣不太合適吧?這個——」

「哥,你不願意啊?」李思念用尖細的牙齒咬著自己的下唇,說道:「它那麼小,那麼白,一看就是給女孩子準備的寵物嘛。難道說,這隻小雪球是你給別的女孩子準備的——譬如——譬如崔家某女子?」

李牧羊一臉苦笑,伸手摸著她的腦袋,說道:「這不是給別人準備的寵物,雪球也不是寵物。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暫時借給你玩。在我回星空學院之前,都可以讓雪球陪著你。不過,等到我回學院的時候,你還得把雪球還給我。因為它不是普通的寵物,在天都可能也生活的不太適應——」

「喲喲喲,李牧羊,你還能找一個更爛的借口嗎?不願意給就算了,還說什麼它不適應天都的生活。拜託,我們從江南城過來的人都能夠適應,它一條狗有什麼不能適應的?」

「它不是狗——」

「誰說它不是狗?它不是狗是什麼?我說是狗就是狗——」

「好好好。你說是狗就是狗。」對於自己這個妹妹,李牧羊無奈之極。以前她就是這麼欺負自己的,現在仍然沒有任何的改變。

可是,你抱得可是弱水之心埃你當著人家的面說萬水之源是一條狗,你讓人家的狗臉往哪兒擱啊?

一直在悠閑的吐著泡泡的雪球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它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看看李思念,再看看李牧羊,然後彈動著四隻小短腿就想要掙脫李思念的懷抱朝著李牧羊奔去。

李思念把它摟緊,不願意讓它就此跑開。

「噗——」

雪球對著李思念吐了一個泡泡,然後攻擊成功咯咯咯的傻笑起來。

啪——

李思念一巴掌抽在它的腦門上,生氣的說道:「我和我哥說話,有你什麼事情?給我閉嘴。」

「——」

李牧羊和雪球同時閉嘴了。

李牧羊充滿同情心的看著雪球,覺得自己實在是對不起它。

《寶器》譜上的神器,世人皆想佔有的寶貝,屢次救下自己性命的恩人,被李思念誤作寵物狗也就罷了,還要承受這種侮辱性的毆打——

雪球眨巴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一臉迷惑的看著李牧羊,意思是說大哥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那個女人不讓我離開還動手打本寶寶?

「你愣。」李牧羊溫聲勸道。「你看它那麼可憐。」

「我當然會摹V灰是我喜歡的,不管是人還是狗,我都會對他很好很好的。」李思念笑嘻嘻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不過,如果它要是敢不聽話,譬如嫌棄我想要逃走——我就把它切了做火鍋吃掉。冬天到了,這個時候吃個狗肉鍋應該還是蠻補的。」

「——」

李牧羊拿李思念也沒辦法,看著雪球說道:「雪球,你忍忍。其實,思念也是很好的一個姑娘——」

「噗——」

雪球吐出一個泡泡,以此來表達對李牧羊這個主人的不滿。

啪!

雪球的腦袋上又被抽了一巴掌。

李思念把雪球小小的身體提到眼前,惡狠狠的盯著它,說道:「不許向我哥哥吐口水。更不許對我吐口水。這是做為你的新主人給你的第一條命令。」

李牧羊擦掉臉上的口水,說道:「你別怪它。這是它的習慣。」

「壞習慣就是要改掉。你小的時候還隨地大小便呢,現在不也知道找茅坑了嗎?」

「——」

平時的李牧羊也算是伶牙利齒,自認為自己口活無敵。

但是在李思念面前的時候,他也只有啞口無言任人欺負的份了。

誰讓自己小時候的那些小黑點全都掌控在她的手裡呢?

「行了行了,你們也別委屈了。」李思念把雪球抱在懷裡,看著李牧羊說道:「我會好好餵養它的,它平時喜歡吃什麼?我明天就去給它準備。」

「它——」李牧羊為難了。

雪球是弱水之心,是水母,是根本不需要進食的。

可是,如果自己告訴李思念它什麼都不吃,那麼李思念肯定會把它給吃掉了——哪有什麼都不吃的寵物?什麼都不吃的寵物哪還是寵物嗎?那是神仙了吧?

於是,李牧羊躲避開雪球的眼神注視,低聲說道:「它吃草。」

「吃草?」李思念愣了愣,說道:「吃什麼草?現在是冬天,草都不新鮮了。這樣吧,明天我多摘一些新鮮的菜葉給它吃。」

「好的。它一定會很喜歡的。辛苦思念了。」李牧羊的聲音帶著哭腔。

「哼,我說過了,只要是我喜歡的,我就會想盡辦法對它好。」李思念一臉驕傲的說道。

李牧羊看著李思念嬌俏的小臉,心裡有著一股股強烈的暖流流敞。

小半年不見,李思念的身條抽高了不少,都要到達自己的下巴。也幸好自己這半年時間修行勤奮,身高長了不少,不然都要被她比比下去了?

十歲以前,李思念一直都比李牧羊高,李思念可拿這一條沒少打擊李牧羊。

臉頰消瘦,之前的嬰兒肥都消失了。大概是最近休息不好的緣故,眼角有很重的黑眼圈。

想起母親剛才說起的種種,李牧羊不由得有些痛心。

這半年時間,自己在外面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這個小丫頭又何償不是如此?

原本在江南那座寧靜富裕之事生活的好好的,有熟悉的老師,有相好的同學,走過的每一條街道都熟悉,每一張面孔都認識。可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他們被迫離開江南來到天都,人生地不熟,一切都要從新開始。

他們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隨時都有可能迎接敵人狂風暴雨般的報復。

最重要的是,壞消息一個接一個。最後傳來的消息是自己死於幻境——這對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小姑娘來說,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

「思念,辛苦你了。」李牧羊柔聲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你們也不用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天都,過著這種憂心重重的生活。而且,我還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想到自己隱藏的那一重身份,李牧羊就擔心不已。

他和龍王的眼淚進行融合,但是汲取的能量仍然有限。等到有一日它們完全的合二為一后,那麼,自己會不會成為那條一心想要毀滅龍族的黑龍?

還有,神洲高手眾多,奇人無數。自己的身份當真可以一直隱瞞下去嗎?

如果自己的身份暴露,那麼等待自己的大概只有死路一條。自己的父母怎麼辦?李思念又怎麼辦?

李牧羊自己死不足惜,可是,他不想讓自己的父母妹妹也跟著捲入那一場又一場的旋渦——

「無論如何,我都會努力。我在星空學院很勤奮,拜了好幾個師父。他們也都對我很好,給了我很多寶貝,也教會我很多東西。思念,我以後會很厲害很厲害,我一定要保護你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哥——」李思念抬頭看著李牧羊,輕聲喚道。

「怎麼了?」

「你知道嗎?在你沒有回來之前,就在今天晚上之前,我還在想著,只要你回來了,讓我做什麼事情我都願意——」李思念輕聲說道。「讓我折壽,讓我得一場大病,就是讓我看你一眼之後死去,我也願意。我還偷偷向觀音菩薩許願過的。」

「李思念——」李牧羊生氣的喝道。

李思念淚眼朦朧,揉了揉眼角后,看著李牧羊說道:「可是,那只是想想而已。」

「——」

「看到你回來了,我就捨不得生病,捨不得折壽,更捨不得去死了。你說,我這麼欺騙菩薩,菩薩會不會生氣?」

「——」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