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三百四十二章、真是討厭!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不成聲。 李思念也跑了過來,三個人抱成一團,哭成一片—— 室里,羅琦躺在床上被窩裡面保暖,李思念抱著雪球煨坐在床鋪邊沿。 李牧羊扯了張椅子坐在羅琦身邊,被羅琦給緊緊的抓著雙手...

? 第三百四十二章、真是討厭!

氣沉丹田,力灌雙拳。

《破體術》之破拳隨時轟出。

月色朦朧,白衣少年的臉頰在月光下如天都櫻一樣好看。

「思念——」

李牧羊看著李思念,心底有股強烈的曖流涌過,鼻腔酸澀,有種刺激性的氣體朝著鼻孔衝去,嗆得他眼淚直流。

這就是自己的妹妹李思念!

那個嫌棄自己又珍惜自己,欺負自己又保護自己的妹妹。

幻境之中,他無數次的想象過和李思念相遇的畫面,在幻境崩塌,他四處碰壁找不到出路的時候,想到再也見不到父母雙親以及妹妹李思念的時候,他忍不住的仰天長嘯發泄自己心中的悲憤和委屈。

當他出境之後,看到花語平原的花鳥野獸,他也忍不住的想要大喊出聲。

他回來了,終於有機會見到自己的親人了。

他們是自己的家人,是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最重要的人。

李思念盯著那俊美少年,怒聲喝道:「問你話呢,你聾了?你再不報出自己的名字,我就喊人來抓你了——」

話音剛落,李思念已經大聲喊道:「來人啊,救命啊,有賊闖進來了——」

這就是從來都不按照常理出招的李思念。

不得不說,李牧羊的性格也多少受到了一些李思念的影響。

曾經他也是個單純甚至有些愚鈍的孩子,有了李思念這樣一個妹妹之後,他的性格和人生發生了改變。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出聲說道。

「你當我是白痴啊?我哥哥長什麼樣我還能不知道。他要是長這麼好看,還會被人罵作是豬玀黑炭?」

「你聽我的聲音——」

「你別以為能夠模仿我哥哥的聲音就可以說自己是李牧羊。」李思念生氣的說道。「你到底是誰?來這裡有什麼目的?我已經喊人過來,你再不走的話,就要被抓了——「

「你的腳底有顆痔。」李牧羊出聲說道。

李思念的腳底一出生就帶著一顆紅色的小痔,非常細小,如果不是親近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

「你睡覺磨牙。」

「——」

「你吃花生會打嗝。」

「哥——」李思念眼眶泛紅,低聲喊道:「真的是你嗎?」

「思念,是我——」

「哥——」

李思念朝著李牧羊撲了過來。

李牧羊張開了雙臂。

李思念衝到了李牧羊的面前,李牧羊等待著她乳燕投林。

砰——

李牧羊的腹部重重的挨了一拳。

吃痛之下,捂著肚子就彎腰躬了下去。

「李牧羊,你這個混蛋——」

「你就是個白痴豬玀——」

「你明明什麼事都沒有,為什麼不和家裡聯繫?為什麼不寫封信回來?為什麼要讓別人說你死了,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

「娶了媳婦忘了娘,你這還沒娶媳婦就把你娘和你妹妹全都忘記了——你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突然間冒出來,你讓我把你當人還是當鬼?」——

李思念實在是氣壞了,指著李牧羊破口大罵。

李牧羊抬起頭來,看著李思念生氣的模樣一臉的溺愛微笑。

「自己的妹妹就是好看,就連罵人的時候都是這麼可愛——」

「哥——」罵著罵著,李思念的眼淚珠子大顆大顆的落下,突然間撲進了李牧羊的懷裡。

佳人懷裡,李牧羊緊緊的抱著她,用盡全身的力氣。

「哥,真的是你嗎?我都不敢相信。」

「是我。」

「你是人是鬼?」

「是人。」

「你證明給我看看?」

「——」

「那我自己證明給我看。」李思念摟著李牧羊腰部的右手伸出兩根手指頭,然後那麼用力一擰,李牧羊就痛呼出聲。

「哥,你果然是人。你還活著。我就知道你一定還活著。整個天都的人都說你死了,父親說你死了,母親也說你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我對他們說你一定活著,你一定會回來的——」李思念趴在李牧羊的懷裡嗚嗚痛哭。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李牧羊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有任何意義。只是緊緊的抱著她,像是小時候那般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思念,你在跟誰說話呢?」

聽到外面的動靜,羅琦披著外袍走了出來。

「母親——」李思念淚眼婆姿,輕聲說道:「我哥回來了。」

「牧羊?」羅琦大驚。

「母親——」

李牧羊疾走兩步,跪倒在羅琦面前。

「牧羊——」羅琦蹲下身體,將李牧羊緊緊的摟在懷裡,泣不成聲。

李思念也跑了過來,三個人抱成一團,哭成一片——

室里,羅琦躺在床上被窩裡面保暖,李思念抱著雪球煨坐在床鋪邊沿。

李牧羊扯了張椅子坐在羅琦身邊,被羅琦給緊緊的抓著雙手。

李牧羊從離開江南城的經歷開始講起,一直講到幻境崩塌,自己被囚禁其中難以出來,將他這小半年的生活和修行經歷一一說給母親和妹妹李思念聽。

當然,他沒有將自己被神龍附體融合了龍王眼淚的事情說出來,也沒有把那隻被李思念捧在懷裡時不時吐出一個泡泡模樣嬌憨可愛的雪球是弱水之心的事情說出來。

能說的他全說了,不能說的他一件也沒說。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一個人承擔的結果,他不想給父母家人帶來無妄的災難。

「牧羊實在是太苦了。」羅琦紅著眼眶說道。「這幾個月過得都是什麼日子埃這次回來就不要走了,我好好給你補補。你看看現在瘦的。」

「母親,我在外面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李牧羊出聲安慰著說道。「雖然經歷了很多事情,但是兒子成長的很快。不管是武道上面,還是知識眼界方面,我覺得自己都有很大的收穫。這正是我一直期待的,我很樂意去做這樣的事情。」

「那也要把身體補好才行。」羅琦握緊兒子的手,一臉堅定的說道。

「好好好。」李牧羊只得點頭,說道:「就聽母親的。你說怎麼補就怎麼補,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絕不挑食。」

羅琦就指了指李思念,說道:「看看,你哥哥可比你聽話多了。」

李思念撇了撇嘴,說道:「你們從小就偏愛哥哥,哥哥說什麼都是對的。」

羅琦捏了捏李思念的小鼻子,說道:「思念也很聽話,這些日子多虧了思念在旁邊寬我的心——天都的人都說牧羊不在了,還說那些消息是從宮裡面傳出來的。就連我也相信了那些傳言。但是思念一直不相信,她一直在身邊安慰我,說哥哥一定會平安回來。」

羅琦伸手握緊李牧羊的手,悲聲說道:「要是牧羊真的不在了,母親怕是也活不下去——」

「母親——」李牧羊握緊羅琦乾瘦的手,無比愧疚的說道:「是我的錯。是我讓你們擔心了——我也很想和你們聯繫。但是實在找不到聯繫之法——」

「不礙事。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可千萬別自責。」羅琦反倒來安慰李牧羊了。生怕兒子想不開,又把自己的身體給急壞了。

「哥,小心的哥哥當真是你殺的?」李思念撫摸著雪球身上的白色軟毛,假裝並不在意的說道。眼神餘光卻在偷偷打量著面前的李牧羊。

哥哥的變化實在是太大太大了,以前黑炭一樣的廢物少年,竟然變成了這般翩翩的美男子。

而且進入了神洲最有名氣的星空學院,經歷著那些自己難以想象的事情。

這真的是當初總是被同學欺負的哥哥嗎?這真的是那個遠近聞名的白痴嗎?

「思念,怎麼能這麼說你哥哥呢?」羅琦出聲阻攔,責怪的說道:「你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無怨無仇的,他怎麼會去傷別人家的孩子?這件事情一定不是你哥哥做的,你哥哥做不了這樣的事情。」

「母親,我也是為了哥哥著想。我先問明白事情的經過,明天才好和小心解釋。雖然小心姐姐也不相信哥哥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萬一她當面問起的話,我哥哥總要給一個解釋,是不是?」

李牧羊沉吟不語。

李思念不由得有些慌了,說道:「哥,你不會真的——做了那件事情吧?那可怎麼辦啊?要是小心姐姐問起,你可不要承認藹—」

李牧羊一臉平靜的看著李思念,說道:「你不要為此擔憂。如果小心問起的話,這件事情我會當面給她一個交代。」

「可是,哥——」

李牧羊拍拍妹妹的腦袋,笑著說道:「沒關係。不會有事的。」

李思念小臉微紅,心想,哥哥以前也這般拍自己的腦袋,自己都是一巴掌抽過去。

這次怎麼有特別是種心跳加快的感覺了?

「嗯,一定是因為哥哥變帥了。」李思念在心裡想道。「真是討厭,長那麼好看幹什麼?原本想著等到你回來,一定狠狠地揍你一頓。害我剛才都下不了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