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八章、未雨綢繆!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6-20 10:16  |  字數:3619字

?第三百三十八章、未雨綢繆!

李牧羊覺得6家的人都好奇怪。>≥

每個人都用那種很奇怪的眼神很奇怪的看著自己,就好像自己是一個很奇怪的來歷不明的怪人。

拜託,我只是一個6府傭人的孩子,你們用得著對我這麼好嗎?

就算是為了感謝自己的救命之恩,也沒必要讓6府的夫人親自帶領自己去洗澡更衣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啊?6叔叔還在旁邊站著呢,他沒有一拳把自己轟成肉泥那也算是他胸懷寬廣脾氣好。

6府的夫人是什麼身份地位?用得著像是個小丫鬟一般的去伺候別的男人?

這種事情倘若要是傳了出去,怕是外面的人都以為自己才是6家的親兒子吧?

無論如何,李牧羊也是不敢如此逾越的。

公孫瑜手掌落空,就連心臟也一下子變得空落落的。

面前這個少年是自己的兒子,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可自己卻不能向他坦白,不能告訴他自己是她的母親。不能帶她去沐浴更衣,甚至都不能和他有一些更親近的動作

這是世間最殘酷的酷刑!

幸運的是,兒子終於回來了,李牧羊終於安全的回來了。

星空學院的消息傳來,羅琦李岩一家人墜入地獄,自己又何償不是如此?

她一邊痛心李牧羊的生死未卜,還要擔憂6契機的不告而別。最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脆弱和慌張。因為她是6家的主母,是這座府邸的女主人。

她知道,每時每刻都會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她要篤定、要從容,要掌控一切。

無論如何,他終於回來了。

自己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也跟著落地了。

不管結果如何,只要他還活著,自己也就滿足了。

公孫瑜強忍著心中的難過,強顏歡笑,說道:「你是契機的同學,也就是我的子侄晚輩。再說,你還救了你6叔叔的性命,救了我6府上下我和你母親姐妹相稱,你就等於是我的兒子。我為你做些事情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李牧羊再次道謝,說道:「6姨的好意我心領了。6叔叔剛剛回來,肯定也想和6姨好好說些話」

李牧羊指了指旁邊的道:「你讓睛兒送我過去就成了。」

公孫瑜知道自己不能強求,那樣的話不僅僅沒辦法拉近和李牧羊之間的感情,反而會讓他心中緊張將彼此的關係給搞僵。

於是,她點了點頭,對著睛兒說道:「睛兒,好生伺候少爺沐浴更衣。」

「是。夫人。」睛兒躬身答應著。心想,剛才還稱呼他為公子呢,怎麼轉眼間就成為少爺了?

不過,主人的心思她猜不著,主人的命令她也不敢忤逆。

對著李牧羊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說道:「牧羊少爺,請跟我來。」

「謝謝。」李牧羊作了個揖,和廳內眾人告別,然後跟在丫鬟的身後朝著外面走去。

6天語看到李牧羊走了,也想開溜,說道:「父親長途跋涉,此時定是疲憊不堪,我就不打擾了」

「6天語。」公孫瑜出聲喝道。

「娘,還有什麼事情嗎?」6天語停下腳步,一臉笑意的問道。

「是不是想到後院去報信?」公孫瑜盯著自己的兒子,出聲問道。

「娘,我報什麼信啊?」6天語還要狡辯,但是和母親的眼神一對視,只得無奈說道:「我就是想去和思念姐姐說一聲。她們要是知道李牧羊回來了,一定會非常高興呢。」

「誰讓你直呼其名的?」公孫瑜怒聲喝道。「以後要叫牧羊哥哥。」

「娘,他又不是我的哥哥」

「誰說他不是了?」

「他姓李,我姓6。他怎麼就是我哥了?」

「他是李思念的哥哥。你能夠叫思念姐姐,為什麼不能叫牧羊哥哥?」

「娘,這是兩碼事。各叫各的」

「就這麼決定了。下次再讓我見你直接叫李牧羊,看我不拿竹節抽你。」

「」小胖子6天語一臉的委屈。

自己在這個家裡到底還有沒有地位啊?怎麼隨便在外面撿回來一個阿貓阿狗都比自己金貴啊?

自己的姐姐6契機比自己受寵,這沒辦法,誰讓父母重女輕男,而姐姐又實在太過優秀呢?

李思念受寵,可以說是母親念及和羅琦姨的感情,所以才對他們的孩子特別一些。再說,思念姐姐那麼漂亮那麼可愛,哪有做長輩的不喜歡的呢?

這個李牧羊他算是什麼來路啊?憑什麼也要比自己重要啊?

6天語都想著要離家出走了。

6清明伸了伸手,示意6天語回來。

又將身邊的丫鬟婆子們全都喝退,諾大的客廳就只有他們這一家三口了。

「天語,有件事情你一定要牢記在心。」公孫瑜抓著兒子的胖手,一臉嚴肅認真的說道:「無論如何,都不許向外界說出牧羊回來的事情。知道嗎?」

6天語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說道:「娘,我懂得,是怕崔家的人報復嗎?」

「何止崔家?」6清明表情凝重,轉身看著公孫瑜,說道:「要是早知道是他,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他回來。太危險了。」

「是啊。」公孫瑜深以為然,說道:「現在回來了,我們就只能去考慮回來之後的事情。還好他是混在黑騎之中和你們一起回來的,外界並不知道他的身份。倘若咱們家人自己保守秘密的話,外界是不會知道的。」

「話是這麼說」6清明眉頭緊鎖,說道:「有人把他認出來了怎麼辦?」

「那就戴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