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見難歡!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怎麼了?沒什麼事吧?」李牧羊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沒事。」陸清明的嗓音嘶啞,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塞了一般。 「你是李牧羊?」公孫瑜的情緒更加的激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眼淚大...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見難歡!

「我不是燕相馬。」

李牧羊低頭搓著自己的手,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糾結了一路,一直到了天都陸家才有勇氣說出這樣的事實。

他不是燕相馬,也不能再做燕相馬了。不然的話,他用什麼理由去和自己的父母家人見面啊?

「不是燕相馬?」公孫瑜一臉的疑惑。原本是救命恩人,又不是殺手仇人,為何要用假名呢?

「我就說嘛。」小胖子陸天語又想從地上爬起來。試探了一下,發現父親沒有什麼反應,這才利落的直起了身體,說道:「燕相馬這樣的名字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取的。你不是燕相馬,那你是誰?為什麼給自己取名叫做燕相馬呢?不得不說,這個名字真是難聽死了。」

「我知道。」陸清明眼神溫和,笑著說道。「我知道你不是燕相馬。」

「你知道?」李牧羊大吃一驚。自己隱藏的這麼好,陸叔叔怎麼會早就知道了呢?再說,他知道自己不是燕相馬為何從來沒有提過,而且一路之上不停的說起陸燕兩家的一些舊事,自己為難之極,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燕相馬長年定居江南,我有些年頭沒有見過。但是,他畢竟是出自天都燕家。幾前前他們一家來天都過春節時我見過一面,雖然記憶不太深刻,卻也知道他和你樣貌有些不同」陸清明笑著說道。

「難怪。」李牧羊尷尬的笑著,說道:「我就知道我騙不過你們。原來我一出現就已經被你看穿了。」

「是的,你一出來我就知道你不是燕相馬。不過,你既然報出這個名字,看來是和燕家的這位相馬少爺是相熟悉的。所以,那個時候我也只是以為你是燕家的其它小輩。」

「後來和你閑聊,問你一些燕家舊事的時候,我才發現,你不僅僅不是燕相馬,甚至都不是燕家的人。是否記得我曾問起過燕家老太爺腰間傷勢的事情?「

「記得。」李牧羊點頭說道。

「如果你是燕家人的話,你應該清楚。燕老太爺沒有鎮守過邊關,一直做的是文官,幾乎很少離開天都。還有,燕老太爺也從來沒有和周國的大將元太極拼搏廝殺,腰部也不會有什麼傷勢,更不用喝我用烈酒泡製的龍骨草」

李牧羊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還以為自己瞞天過海,原來人家早就將你給看得清清楚楚的了。之所以不說,是因為想給自己留幾分面子而已。

一路之上,讓人看盡了笑話吧?

也幸好自己選擇了坦白,不然繼續裝下去人家都要憋不住了。

「既然陸叔叔早就知道我是個冒牌貨,為什麼不早些揭穿呢?」李牧羊看著陸清明出聲問道。如果陸清明早些詢問的話,他也可以早些坦白丟掉燕相馬的這一身份。也不用一路走一邊痛苦糾結,思考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和陸清明說清楚自己的身份這件事情。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即使心中有所懷疑,也不好當著恩人的面質疑你的身份想來你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身份而是報了別人的

名字,定然有著難以言說的苦衷。」陸清明倒是很想得開,反而替李牧羊開脫起來。

「確實如此。」別人給了台階,李牧羊就順勢而下,出聲說道:「我的身份比較敏感。所以盡量想著要低調一些。」

「不礙事的。」陸清明笑著安慰。「那公子現在方便以實名相告了嗎?」

「李牧羊。」李牧羊笑著說道。「我是李牧羊。」

氣氛死一般的寧靜。

所有人都眼神詭異的盯著李牧羊。

陸清明眼神微凜,公孫瑜雙手顫抖,陸天語小嘴微張一幅你們不要騙我的模樣。

「你說你是誰?」陸清明強忍著心中的震憾,再一次出聲問道。

他的修為精湛,就是院子里有一隻蚊子嗡嗡他都能夠聽得清楚,知道它一瞬間的翅膀抖知道自己不可能聽錯什麼,但是,他還是擔心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再一次報出自己的名字,看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一幅我很理解你們的模樣,一臉苦笑的說道:「我說過,我的身份比較敏感。因為一些誤會,外界都以為我殺了崔家的那個崔照人所以,崔家的人一直想要殺我報仇。沒辦法,崔家家大業大,權勢滔天,我一個小小的學生哪裡是他們的對手?好幾次都差點兒被他們派出去的人給殺掉。在外面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的身份隱藏起來,免得再一次被崔家的殺手給盯住了。。」

李牧羊一臉感激的看向陸清明,說道:「回家途中,陸叔一直感謝我的救命之恩。其實那個時候我就想公布自己的身份了。要是說感謝的話,那我更有理由向你們道謝了。倘若不是陸家照顧的話,家父家母還有妹妹他們怕是都因牧羊的牽連而被人殺害。那樣的話,我這輩子都會活在愧疚悔恨之中,一輩子都會內心難以安寧。」

李牧羊對著陸清明深深的鞠躬,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儀,說道:「陸叔,謝謝你們把我的父母家人接到天都陸家,謝謝你對他們的活命之恩。」

等了好一陣子,仍然沒有人來攙扶自己。

又等了一陣子,還是沒有人來攙扶自己。

「你們再不扶我我就自己起來了。」李牧羊在心裡想道。這些貴族怎麼都不按照套路出招呢?

還等了一陣子,陸清明仍然沒有來攙扶自己。

李牧羊等不下去了。

他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陸清明的眼眶泛紅,神情激動,一幅跟見到失散多年親生兒子的模樣。

「陸叔,你這是怎麼了?沒什麼事吧?」李牧羊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沒事。」陸清明的嗓音嘶啞,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塞了一般。

「你是李牧羊?」公孫瑜的情緒更加的激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眼淚大顆大顆地順著臉頰滑落。她看起來更像是跟見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兒子似的模樣。

「是埃」李牧羊點頭。然後,他對著公孫瑜認真的鞠躬,說道:「還沒有感謝阿姨呢。我聽契機說過,是阿姨親自趕到江南,將我的父

親雙親以及妹妹李思念給接到了陸府,這份恩情,李牧羊銘記於心,世世代代都不會忘記。」

「牧羊」公孫瑜的身體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就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想要朝著李牧羊衝過去,想要一把把李牧羊給抱在懷裡。

可是,才剛剛挪動步伐,就差點兒沒有一跟頭栽倒在地上。

陸清明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把公孫瑜的身體摟在懷裡,眼神責怪暗含深意的看著妻子,說道:「小瑜,你要做什麼?清醒一些。」

「我」公孫瑜欲言又止,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此時此刻,心亂如麻。

但是卻仍然眼神死死地盯著李牧羊,就像是自己一眨眼他就會消失不見蹤跡了一般。

「原來你就是李牧羊?」陸天語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說道:「你沒死?」

「誰說我死了?」李牧羊出聲問道。

「所有人都說你死了。」陸天語說道。

「天語」公孫瑜出聲呵斥。

「哦,不對,我姐不相信你死了。」陸天語看著李牧羊一臉認真的說道。「大家都說你死了,她偏偏不信。說沒見到你的屍體,誰說都不信。她相信你一定活著,一定會回來見她的。」

李牧羊心生溫暖,沒想到陸契機竟然對自己有如此大的信心,笑著說道:「契機竟然這麼相信我,等她回來我一定得好好謝謝她」

頓了頓,頗為奇怪的說道:「你們不是說契機從學校出去就沒有回來嗎?怎麼又說她相信我一定沒有死呢?」

「我說的是李思念。」陸天語一幅你真是個白痴的模樣。「陸契機是我姐,李思念也是我姐。」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恍然大悟。他看向陸天語,又很是認真的對著陸天語鞠了個躬,說道:「謝謝小少爺對思念的照顧。」

豪門家的小少爺願意認自己的妹妹做姐姐,李牧羊心裡非常的感激。原本還一直擔心父母妹妹到了陸家會有寄人籬下之感。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客氣什麼?我不是說過了嗎?她是我姐。弟弟照顧姐姐不是理所當然的?」陸天語一臉驕傲的說道。

「說的也是。」李牧羊笑著說道。

他轉身看向陸清明,說道:「陸叔叔,我能不能去看望一下父母家人?其實,此行隨你回到天都,主要就是為了看望他們。分別數月,實在是想念之極埃」

陸清明看向公孫瑜,公孫瑜看著李牧羊一身髒亂袍袍頭髮散亂面容臟污的模樣,出聲說道:「牧羊,先洗個澡,換一身乾淨衣服」

李牧羊低頭打量了一番自己,說道:「確實應當如此。雖然沒辦法衣錦還鄉,但是總不能讓他們覺得我在外面的生活太過艱難。」

公孫瑜走過來拉著李牧羊的手,說道:「走,我帶你去沐浴更衣」

「阿姨」李牧羊連忙推託,躬身道謝,說道:「讓一個丫鬟帶我去就成了,怎敢勞你做這種事情?」

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