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三十二章、同返天都!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確實不曾見過。」陸清明再次打量了雪球一眼,看著李牧羊問道:「相馬公子,你是從花語平原而來?」 「是埃」李牧羊笑著點頭。 幻境塌陷,出入幻境的大門永久關閉。 李牧羊...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三十二章、同返天都!

「殺手也是有骨氣的。」李牧羊站在不死無常躺倒的位置前面,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他的表情,笑著說道。

不死無常慘笑出聲,看著李牧羊說道:「沒想到最理解我的人卻是你這小子。不愧是我看重的男人埃人生得一知已足矣。」

「別客氣。」李牧羊擺了擺手,視線轉移到了陸清明的身上,說道:「陸叔叔,要不試試把他身上的骨頭全部都打斷踩碎,骨頭沒了,氣應該也就沒有了吧?」

不死無常大驚失色,瞪大眼睛盯著李牧羊,狠聲說道:「混蛋,小小年紀竟然敢行如此惡毒殘忍之事,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我不信報應,我信實力。」李牧羊把怪道人的話給丟了出來反擊,說道:「再說,我這是替天行道。既然人們說善有善報,惡就要有惡報。不然的話,就連上天都會恥笑。」

「殺了我。」不死無常暴喝出聲,嘶吼著說道:「燕相馬,你們要是個爺們,就一刀殺了我。婆婆媽媽的算是什麼英雄好漢?」

不死無常不怕死,但是他怕自己被這些人踩斷身體的每一根骨頭卻又死不了。

他傲嘯神洲,縱橫一生,殺人無數,是殺手界大名鼎鼎的人物,是無數殺手追逐的目標,崇拜的偶像。

如果身體的骨頭全部都斷了,卻又像是肉蛆一樣死不了他將會淪為整個殺手界的笑柄,半生積累起來的威名毀滅殆荊

陸清明顯然對李牧羊的建議很感興趣,抬手一招,就有幾名黑騎打馬而來。

他指了指地上的不死無常,說道:「聽到相馬公子的話了嗎?」

「將軍,我們聽到了。」一個刀疤臉大漢一臉獰笑的說道。他們此番一百零七名黑騎兄弟護送將軍返回天都,結果在這竹海遭遇襲擊,現在能夠活著的不足三十。他們心中對這不死無常和怪道人恨之入骨,怪道人已經化作一片血雨,就只有不死無常可以報復了。現在不死無常落在他們的手裡,他們怎能不先好好的折磨他一番?「我們保證完成任務。倘若他的身上有一塊完整的骨頭,將軍就立即砍掉卑職的腦袋治卑職失職之罪。」

刀疤臉咬牙切齒,說到後來眼眶泛紅,眼淚都要流敞出來了。

前一刻鐘還打馬追逐一起吃肉喝酒的兄弟就那麼慘死荒野,他們就算把這不死無常給殺了又能夠救回他們的命嗎?

陸清明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心裡沉沉嘆息。看著李牧羊說道:「相馬公子,我們轉身說話?免得接下來的場面髒了相馬公子的眼睛。」

李牧羊知道陸清明的下屬要對不死無常用刑,哪一個將軍的身體沒有一些擅長干這種臟活的人才?

欣然接受了這番好意,李牧羊跟著陸清明轉身,笑著說道:「我正想要和陸叔叔好好聊聊呢。」

他們才剛剛轉身,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脆物斷裂的聲音。

李牧羊知道,那是黑騎們已經忍耐不住對不死無常動手了。

「噗」

雪球一幅很是害怕這種畫面的模樣,它聽到那聲音時用自己的兩隻肥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等到聲音停歇之後,它又將爪子挪開一個小小的邊角然後從那縫隙間偷瞄過去。蠢萌蠢萌的。

李牧羊一巴掌拍在雪球的腦袋上,沒好氣的說道:「你有什麼好害怕的?你當初」

陸清明在旁邊,他沒辦法說出雪球所做出來的那些豐功偉績。

當初在幻境之時,威力那麼強大的狼珠都被他給吞噬了,一口把自己吞掉不說,還將水之幻境裡面的水元素全都給吸了個乾淨

不然的話,幻境也不會突然崩塌。

那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都幹了,現在人家就是拆了一個人的骨頭,它就怕成這樣?

「噗」

雪球對著李牧羊的臉露出一個泡泡,以此來作為對李牧羊的反擊。

至真至純的水母元素立即開始分裂,迅速的變成幾十上百顆泡泡。

李牧羊趕緊抹掉臉上的水漬,不能讓陸清明懷疑雪球的真實身份,一臉苦笑的說道:「你不要動不動就吐人口水好不好?這樣很不講衛生。」

「咯咯咯」

雪球對自己的惡作劇非常滿意,捂著小嘴笑得花枝亂顫全身肥肉亂抖。

「」李牧羊心想,這傢伙越來越有個人樣了。

弱水之心是由最純粹的水母組成,是萬水之靈。

你很難給它一個精確的定義,它有形,也無形。它有生命,也無生命。它不是動物,不是植物,不是你以前見過的任何物種。

可是,水乃萬物之母。它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也可以變幻成任何的形狀。

而且,在李牧羊的心裡,雪球不僅僅是自己的寵物,而且是自己的朋友家人。

它的模仿能力極強,學習能力迅速,如果長期和人類呆在一起,以後會不會也和人類一樣?有著人類的思維,掌握人類的各種技能?

幾十上百年之後,如果有人罵『你連只狗都不如』,你會不會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陸清明一臉笑意的看著雪球,說道:「如此寵物,實在是嬌憨可愛。不知這是什麼物種?以前從來不曾見過。」

「狗。」李牧羊說道。「據說是一種很罕見的狗種,名為飛狗。我給它取名叫做雪球。是我在花語平原捕捉到的。以前我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動物,這也是頭一回遇到。」

「確實不曾見過。」陸清明再次打量了雪球一眼,看著李牧羊問道:「相馬公子,你是從花語平原而來?」

「是埃」李牧羊笑著點頭。

幻境塌陷,出入幻境的大門永久關閉。

李牧羊騎坐在狼王之上,被它載著一路摸索,也沒找到回去的道路。

有那麼一剎那,李牧羊以為自己要永久的被困守在那幻境之中。

之前聽到那個野人師兄為了得到弱水之心足足等了六十年的時候,李牧羊心裡還對他抱以同情。可是,自己卻要面臨著這無窮盡的牢獄,直至生命的盡頭。

或許是雪球明白了他們想要出境的想法,帶著他們朝著鳳麟洲的極北之地飛去。足足飛了三天三夜,一直到了這鳳麟之洲的盡頭才停歇下來。

也幸好是弱水之靈不知疲憊,而那狼王也非常的擅長遠途跋涉。

那裡是水天一線,是幻境的盡頭。

想要出境,只能夠從這盡頭出去。

可是,出去之後,另外一個世界

是什麼?

而且,那裡也是一個陣眼,是和之前在水之幻境裡面保護雪球一樣的光柱陣眼,任何活的生命進去會被瞬間傳送到未知區域天知道又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

能夠自由進入陣眼的人只有雪球,狼王和自己都是有實之體,進入光柱就會瞬間消失。怕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最後,還是李牧羊想到了辦法。

李牧羊讓狼王和狼珠融合為一體,狼珠是紅月之光華凝結而成的,當年龍族找其藉此狼珠也是為了進入那種陣眼結界。

按道理講,應該是狼王吞噬掉狼珠,然後成為非生命體。

現在讓狼王和狼珠融合為一體,其實就是讓狼珠吞噬狼王,讓狼王放棄自己的本源生命體。看起來更像是本末倒置。

狼王猶豫再三,又在李牧羊的威逼以及利誘主要還是威逼的情況下,只得答應了李牧羊極度無理的要求。

它被雪球吞噬,然後在雪球的肚子里和自己的狼珠融合為一體。

雪球吞掉了這團烈火之後,再一次狂飲了一江秋水后才覺得解渴。

再後來,雪球再次把李牧羊也吞噬,然後雪球帶著肚子里的一人一狼進入陣眼

滿天神佛保佑,當他們出現在花語平原的那一瞬間,李牧羊有種痛哭失聲的喜悅感。

當然,那個時候李牧羊並不知道他們出現的地方是花語平原。

只是,眼前的生存環境並沒有自己之前預想的那麼糟糕。

他們一路狂奔,直至看到了花語平原的地界石碑才能夠確定。

讓人鬱悶的是,星空學院在花語平原的中心,而他們則出現在花語平原的最北邊。他想要回到學校,需要穿越大半個花語平原。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在這竹海之中遇到了被人襲擊的陸清明,救下了陸家長子的性命。

當然,這個時候的李牧羊還不知道今天的出手相救對他而言意味著什麼。

「去那邊辦一點事情。陸叔叔是從雲滇回來?這是要回天都探親吧?」

「正是如此。」陸清明一臉慈愛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急於趕回天都,所以脫離了大部隊帶著近身護衛抄的近道。卻沒想到早已經被有心人盯上,在這竹海之內伏下埋伏。倘若不是相馬公子出手相救的話,我現在怕是已經化作一灘爛泥了。」

「陸叔叔別再客氣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輩義不容辭的事情。」李牧羊一臉豪氣的說道。他看到這陸清明也覺得親切,可能是因為他是陸契機父親的關係吧可是,他看到陸契機的時候一點兒也不覺得親切啊?

陸契機其它都很好,就是沒有遺傳到自己父親這溫文爾雅的性格。

當然,她是鳳凰,鳳凰屬火,所以脾氣那麼暴烈也情有可願。

「英雄出少年。相馬公子這是準備回天都嗎?」陸清明出聲問道。

李牧羊指了指前方,問道:「那是去天都的道路?」

「正是。」陸清明點頭說道。

「一同前往。」李牧羊聲音微顫的說道。

父親,母親,還有妹妹,我回來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