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6-13 15:26  |  字數:3566字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少年玉面染霜塵,長發如亂草。

身上只有一條白色單衣,衣服破破爛爛,還有被燒焦的痕迹,看起來連自己剛剛長成的身體都沒辦法完全遮掩。

這樣一個看起來極度窮酸的少年郎卻不給人一點兒落魄的感覺,他說話的表情是那麼的認真,他對敵的姿態是那般的從容。他的眼神清澈明亮,嘴角微微上揚,就像是在做著一件自己覺得相當有趣的事情。

「他是在覺得自己有趣嗎?」怪道人心中不由得浮現起這樣的想法。

「燕相馬?」怪道人打量著少年人,說道:「你是燕相馬?」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少年人一臉張揚驕傲的模樣,說道。「你是什麼人?為何竹海行兇?」

他掃了一眼地上被拂塵所殺橫七豎八倒地的黑騎以及被劈成兩半的死屍,眼裡有寒光閃爍,說道:「出家人慈悲為懷。你們出手如此狠辣,不給人留任何活路-------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怪道人掃了不死無常一眼,說道:「人是他殺的,和老道沒有關係。」

不死無常冷笑連連,說道:「是的,人是我劈的。怪道人殺人怎麼會用刀劍呢?他只是會風輕雲淡的將人給一針穿喉------除了那些被劍劈死的,其它黑騎皆是死於你手。這樣才能夠體驗出家人的慈悲為懷。」

不死無常的視線一直注視在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人身上,心裡有著隱隱的擔憂和畏懼感。

他和怪道人同時接下此任務,為的就是力保能夠將陸家長子陸清明的腦袋給摘了。不要出現第二種可能性。

雖然他們彼此不對付,但是在自己和陸清明戰鬥的時候,怪道人是在一旁為自己掠陣的。

等到怪道人和陸清明激斗的時候,就輪到自己為怪道人掠陣了。

天地良心,雖然剛才他一直在留意著戰場上的局勢,以及陸清明和怪道人出招的精妙,可是,他的六識卻有耳識和神識外放,一直在留意著周圍的動靜。倘若有外敵襲來,他會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可是,那個傢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不死無常想不明白。

他突然而至,一出場就聲勢駭人,竟然擋下了全力施為想要迅速做掉陸清明的怪道人------神洲浩大,能夠這般瞬間拿住怪道人手臂的又有幾人?

就憑這一點,此少年就可以揚名與世,被世人仰慕。

這是誰家的少年郎?

他說他叫燕相馬-----燕家竟然有如此少年英才?

不死無常看不清楚少年人的來歷,便出聲蠱惑怪道人出手殺人,說道:「你和一個小屁孩兒囉嗦什麼?一掌劈了便是。」

「老道行事,用得著他人言語?」怪道人冷笑出聲。

怪道人對不死無常相當的不滿。

不死無常和人戰鬥的時候,自己在旁邊給他打下手。他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跳出來出手相救。

等到自己和人打鬥時,不死無常卻任由別人闖進來破了自己的殺招。倘若不是這少年人出來攪局的話,他已經順利摘走了陸清明的腦袋完成了此行的任務。

在他看來,不死無常心存私心,為的就是不讓自己專美於僱主,也為保全他永遠不敗的名聲。

他敗了,自己卻得手了,他『不死無常』的臉面往哪裡擱?

他敗了,自己也敗了,兩人都對此事緘默不提。那麼,他們倆人不仍然是世人眼裡的『無敵』存在?

絕世威名是怎麼練成的?也需要有效的抹白和包裝好不好?

不死無常知道怪道人心生怨隙,卻也並不在意。他們為名利而來,此番事了,自然就是各行各道各走各路。它日相見,刀戈相見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不死無常陰笑出聲,說道:「我也是為了你好。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傢伙給攔下了,傳出來也對怪道人名聲不利,你說是不是?」

怪道人眼露殺機,盯著被少年人抓住的手臂,出聲說道:「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實在難以可貴。看在修行破境不易的份上,我可以留下你一條小命-----只要你願意自斷一臂,我就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怪道人名字裡面有個『怪』字,自然要將這個稱號給發揚光大。

他能夠一言不合就殺人,也能夠因為看得順眼就放人。

他覺得自己看這個少年人挺順眼的,所以如果對方願意留下一條胳膊並且向自己道歉的話,自己也願意放其一條生路------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好玩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殺一個少一個。

人生無趣啊!

對怪道人來說,這是仁慈

對少年人來說,這是侮辱。

少年人瞪大眼睛看著怪道人,反擊說道:「你這麼大年紀了才有如今這樣的實力,修行破境更是艱難。不若這樣,你把自己的腦袋砍掉,今天我也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覺得如何?」

「自尋死路。」怪道人說話之時,那隻被李牧羊握住的手臂突然間青色大熾,就像是有一團團青色的火焰在上面燃燒一般。

天罡真火!

以體內天罡之氣,燃至純之火。

這火可以融化山石堅鐵,更不用說人類的血肉之軀。

沒想到的是,這個少年人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他的臉上不見有痛苦之色,他的手上也沒有被燒著焚化的痕迹。

他一臉好奇的打量著那團青火,就像是在打量著一顆顆美味的青果。

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