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一旦到了少年人的手裡,就瞬間的消失不見蹤影。 而且,他一直在留心少年人的臉色。他的天罡真火越是洶湧,少年人的臉色也越是愉悅。 他人之砒#霜,少年之佳釀。 就像是這少年...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少年玉面染霜塵,長發如亂草。

身上只有一條白色單衣,衣服破破爛爛,還有被燒焦的痕,看起來連自己剛剛長成的身體都沒辦法完全遮掩。

這樣一個看起來極度窮酸的少年郎卻不給人一點兒落魄的感覺,他說話的表情是那麼的認真,他淖頌是那般的從容。他的眼神清澈明亮,嘴角微微上揚,就像是在做著一件自己覺得相當有趣的事情。

「他是在覺得自己有趣嗎?」怪道人心中不由得浮現起這樣的想法。

「燕相馬?」怪道人打量著少年人,說道:「你是燕相馬?」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少年人一臉張揚驕傲的模樣,說道。「你是什麼人?為何竹海行兇?」

他掃了一眼地上被拂塵所殺橫七豎八倒地的黑騎以及被劈成兩半的死屍,眼裡有寒光閃爍,說道:「出家人慈悲為懷。你們出手如此狠辣,不給人留任何活路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怪道人掃了不死無常一眼,說道:「人是他殺的,和老道沒有關係。」

不死無常冷笑連連,說道:「是的,人是我劈的。怪道人殺人怎麼會用刀劍呢?他只是會風輕雲淡的將人給一針穿喉除了那些被劍劈死的,其它黑騎皆是死於你手。這樣才能夠體驗出家人的慈悲為懷。」

不死無常的視線一直注視在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人身上,心裡有著隱隱的擔憂和畏懼感。

他和怪道人同時接下此任務,為的就是力保能夠將陸家長子陸清明的腦袋給摘了。不要出現第二種可能性。

雖然他們彼此不對付,但是在自己和陸清明戰鬥的時候,怪道人是在一旁為自己掠陣的。

等到怪道人和陸清明激斗的時候,就輪到自己為怪道人掠陣了。

天地良心,雖然剛才他一直在留意著戰場上的局勢,以及陸清明和怪道人出招的精妙,可是,他的六識卻有耳識和神識外放,一直在留意著周圍的動靜。倘若有外敵襲來,他會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可是,那個傢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不死無常想不明白。

他突然而至,一出場就聲勢駭人,竟然擋下了全力施為想要迅速做掉陸清明的怪道人神洲浩大,能夠這般瞬間拿住怪道人手臂的又有幾人?

就憑這一點,此少年就可以揚名與世,被世人仰慕。

這是誰家的少年郎?

他說他叫燕相馬燕家竟然有如此少年英才?

不死無常看不清楚少年人的來歷,便出聲蠱惑怪道人出手殺人,說道:「你和一個小屁孩兒嗦什麼?一掌劈了便是。」

「老道行事,用得著他人言語?」怪道人冷笑出聲。

怪道人對不死無常相當的不滿。

不死無常和人戰鬥的時候,自己在旁邊給他打下手。他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跳出來出手相救。

等到自己和人打鬥時,不死無常卻任由別人闖進來破了自己的殺招。倘若不是這少年人出來攪局的話,他已經順利摘走了陸清明的腦袋完成了此行的任務。

在他看來,不死無常心存私心,為的就是不讓自己專美於僱主,也為保全他永遠不敗的名聲。

他敗了,自己卻得手了,他『不死無常』的臉面往哪裡擱?

他敗了,自己也敗了,兩人都對此事緘默不提。那麼,他們倆人不仍然是世人眼裡的『無敵』存在?

絕世威名是怎麼練成的?也需要有效的抹白和包裝好不好?

不死無常知道怪道人心生怨隙,卻也並不在意。他們為名利而來,此番事了,自然就是各行各道各走各路。它日相見,刀戈相見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不死無常陰笑出聲,說道:「我也是為了你好。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傢伙給攔下了,傳出來也對怪道人名聲不利,你說是不是?」

怪道人眼露殺機,盯著被少年人抓住的手臂,出聲說道:「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實在難以可貴。看在修行破境不易的份上,我可以留下你一條小命只要你願意自斷一臂,我就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怪道人名字裡面有個『怪』字,自然要將這個稱號給發揚光大。

他能夠一言不合就殺人,也能夠因為看得順眼就放人。

他覺得自己看這個少年人挺順眼的,所以如果對方願意留下一條胳膊並且向自己道歉的話,自己也願意放其一條生路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好玩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殺一個少一個。

人生無趣啊!

對怪道人來說,這是仁慈

對少年人來說,這是侮辱。

少年人瞪大眼睛看著怪道人,反擊說道:「你這麼大年紀了才有如今這樣的實力,修行破境更是艱難。不若這樣,你把自己的腦袋砍掉,今天我也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覺得如何?」

「自尋死路。」怪道人說話之時,那隻被李牧羊握住的手臂突然間青色大熾,就像是有一團團青色的火焰在上面燃燒一般。

天罡真火!

以體內天罡之氣,燃至純之火。

這火可以融化山石堅鐵,更不用說人類的血肉之軀。

沒想到的是,這個少年人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他的臉上不見有痛苦之色,他的手上也沒有被燒著焚化的痕。

他一臉好奇的打量著那團青火,就像是在打量著一顆顆美味的青果。

更加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自己釋放出來的天罡真火竟然在消失,它們在接觸到了少年人的手臂之後就自動的減弱,然後很快就不見蹤跡。

怪道人瞬間就明白過來,這是吞噬。

也不知道這少年人的體質有何奇特之處,他竟然能夠吞噬和同化至純至烈的天罡真火。

怪道人咬了咬牙,真氣急轉,釋放出更多的天罡真火。

「呼」

手臂之上火苗爆漲,火焰尾勢有一米多長。怪道人的半邊身體都沐浴在火海。

怪道人的心裡冷笑不已。

你不是喜歡吞噬火焰嘛,這下子我就讓你吞噬個夠。等到你體內氣海難以容納這麼多剛烈之氣時,就是你自食其果的時候。輕則摧毀經脈氣海,重則爆體而亡。

可是,怪道人的打算落空了。

不管他多麼用力,火焰的火苗多麼的熾烈。

一旦到了少年人的手裡,就瞬間的消失不見蹤影。

而且,他一直在留心少年人的臉色。他的天罡真火越是洶湧,少年人的臉色也越是愉悅。

他人之砒#霜,少年之佳釀。

就像是這少年人能夠以此異火為食一般,每一次吞噬都能夠讓他有種吃飽喝足的爽感。

怪道人忍無可忍,左手一掌劈出。

少年人舉手來接,掌意和拳頭對撞,轟的一聲巨響傳來,他們倆人的身體同時的向兩邊疾退。

霹靂啪啦

怪道人的身體撞斷青竹無數,這才艱難的停穩住身體。

少年人的身體在空中翻滾倒退的同時,一隻白色的小獸飛了過去,一口咬住了少年人的衣袖,於是,他倒退的勢態停頓,身體這才能夠在空中穩祝

少年人拍拍雪白小獸的腦袋,笑著說道:「謝謝你,雪球。」

雪球對著少年人吐了一個泡泡,然後揮舞著四隻小爪子咯咯咯的傻笑起來,一幅志得意滿的模樣。

少年人被他的憨態逗樂,伸手捏住它肉乎乎的小臉,說道:「雪球,我真是太喜歡你了。」

雪球顯然不喜歡被人這般蹂躪,四隻小爪子拚命的揮舞掙扎,嘴裡還不停的『噗噗噗』出聲。

等到怪道人再次返回戰場之時,不死無常手提軟劍躍了過去。

「如何?」不死無常出聲問道。

「此子極其古怪。」怪道人臉色陰沉的盯著少年人所在的方向。他不僅僅能夠吞噬和消化自己的天罡真火,而且在硬接自己全力施為的一記天罡掌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他的那一拳隱帶驚雷之聲,揮拳如龍騰虎嘯,勢頭極其威猛。

怪道人走遍名山大川遭遇奇人異士無數,從來都不曾見過如此驚人又如此神秘的拳法。

「驚龍拳?」

他的腦海里出現這樣一個陌生的拳法。

然後又自己將這樣的想法給棄之腦海之外。

驚龍拳失傳已久,怎麼可能出現在這樣一個年輕人的身上?怕是只有幾分相似而已。

不死無常暗地裡竊笑不已,心想,你怪道人一向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今日卻在一個少年人手裡連續吃虧,怕是心裡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是有些古怪。」不死無常點頭附和,說道:「沒想到世間竟然有人能夠吞噬怪道人的天罡真火。」

「哼。」怪道人知道不死無常沒安好心,冷哼一聲后,盯著那少年人說道:「既然他不識好歹,那就休怪我辣手摧花。」

「落在怪道人手裡,那就只有死路一條。可惜了一個玉面小郎君。」不死無常看著少年人俊逸出塵的面孔,輕聲嘆息。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