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二十七章、生死一線!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砰 槍主霸道,劍主陰柔。 兩件神兵再次碰撞在一起,兩股發力方式完全相反的力道也再次碰撞在一起。 轟 勁氣激蕩。 他們的身體再一次被推開。 人...

?

第三百二十七章、生死一線!

沒有人說話。

百名黑騎屏聲靜氣,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以此來達到最好的休息效果。他們的眼神凌厲,手裡的西風刀刀刃處嗡嗡作響,那是因為有內家真氣灌注,隨時都有可能砍出致命的一刀。

岳飛龍身受重傷,胸口被那利劍給劃了一下,皮肉綻開,胸腔骨頭幾乎斷裂,卻仍然守護在隊伍的第一線。

李平安的身體被竹葉劍刺穿,血流汩汩,卻擔憂岳飛龍一人遇險,打馬守在了岳飛龍的身邊。

他們是阻擋這不死無常的第一道防線,後面才是那百名兄弟組成的滾刀陣。

亂刀翻滾,將來犯之敵碾成肉泥。

原本這是用於行軍作戰時的戰陣,卻沒想到此時要用來保護自己的主將將軍。

百名黑衣人同穿褐袍、同披雨披。頭上戴著竹子紡織而成的雨笠,帽沿壓得很低,看不清楚每個人的面孔。

當然,就算是能夠看清楚面孔,從上百人中間清晰的找到狙殺目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死無常等待片刻,見到那滾刀陣仍然勢容嚴整,攻勢十足,心裡不由得讚歎,早知道陸家軍精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不死無常咯咯嬌笑起來,笑容陰柔嫵媚,手裡的軟劍也跟著不停的抖動,就像是一條沒有骨頭的銀蛇。

「陸清明,這就是你們世家的風範?這就是你們將門之後的鐵骨?」

「世人皆言,有陸氏在,西風不滅。看來此言實在是太過荒謬。陸行空倒是有一點兒骨氣,但是他的兒子嘛,實在是不值一提」

「我要是你,就立即打馬轉身返回雲剩在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好好窩著就行了,就不要跑到那群英聚集的天都去丟人現眼。要是陸行空知道你膽小如鼠,怕是一怒之下把你這個唯一的兒子給趕了出去」

岳飛龍怒聲喝道:「我們將軍身負重責,一省總督,豈能被你這種小人的三言兩語蠱惑行此險招?」

「就是。明珠為什麼要碰爛石頭?就算碰贏了,明珠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欲殺我們將軍,先從我等的屍體上面踏過去」

不死無常手裡的軟劍指著那滾刀陣哈哈大笑,說道:「真是天大的笑話。死亡面前,哪裡有什麼明珠和石頭?既然你們將軍不願意出來和我單打獨鬥,那就索性認輸好了。這樣也落得一個光明磊落。任由你們這些狗奴才婆婆媽媽的反擊幾句,反而被人看輕不屑。」

他眼神陰狠的盯著岳飛龍被鮮血染紅的胸膛,笑著說道:「剛才是誰喊著欲殺你們的將軍就從你們的身上踏過去來著?既然你有此請,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飛龍平安,速速入陣。」滾刀陣裡面,一個沉穩的男人聲音急促響起。

岳飛龍和李平安聽到將軍口令,身體脫離馬背倒飛而去。

「晚了。」不死無常臉上綻放出迷人的笑容,身體在原地消失不見。

等到他再次現身之時,手裡的長劍已經化作點點蓮花將岳飛龍和李平安的身影給完全的籠罩其中。

岳飛龍和李平安的身體一滯,感覺到前後左右都被重力所縛,身體僵硬難以動彈。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現在的倆人只能夠任人宰割。

數朵蓮花朝著岳飛龍和李平安的脖頸落去,瞬間就要將他們的腦袋給割飛揚起。

《蓮花劍法》!

以劍氣化蓮花,以蓮花凈萬物。

對於他們而言,死才是最徹底的凈化。

「將軍」

岳飛龍和李平安心知必死,竟然不退反進。

他們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脖頸迎向那蓮花,身體蠻橫的向前衝去,手裡的西風刀化作一輪火焰,使盡了全部的力氣朝著那不死無常暴露出來的身體砍去。

他們不惜死。

倘若戰死之前能夠砍下不死無常身上的一塊肉,或者只是能夠擋他一擋,他們也死的其所。

「哼」

不死無常顯然被岳飛龍和李平安悍不畏死的態度給激怒了,手腕再抖,更多的蓮花朝著他們倆人的身體聚集。

他要用這些蓮花把他們的身體絞碎成肉泥,讓他們死無全屍。連一根完整的骨頭都找不到。

千鈞一髮!

一道火龍從天而降。

火龍衝到了那重重疊疊的蓮花之間,被那感覺到危險洶湧而至的蓮花所包圍擠壓。

火龍在空中爆炸開來。

狂風席捲,火星飛濺。

方圓數里的青竹被那爆炸后的勁氣波所摧,霹靂啪啦的碎倒了一大片。

蓮花消失了,那火龍也同樣消失不見了。

空中出現了一個手持銀槍的中年男人,袍角無風而動,面容不怒而威,猶如天神下凡。

陸清明!

他便是陸氏長子云省總督陸清明,在他的兩名下屬必死之時,是他及時的用家傳《天龍槍法》的《一槍擎天》擋下了不死無常的攻擊,將他們倆人同時給救了下來。

眨眼功夫,他已經手持長槍和不死無常戰了數十個回合。直到雙方一次大力的撞擊,這才被勁氣所推拉開距離。

岳飛龍和李平安被他擋在身後,兩人死裡逃生剛剛從鬼門關門口走了一遭。

看到身體騰空的陸清明,岳飛龍滿臉大急,出聲吼道:「將軍,君子不立危牆。請將軍立即返回刀陣,自有我等兄弟以死相護。」

「請將軍返回刀陣,我等願以死相護。」百名黑騎同聲喝道。

聲勢震天!

不死無常的腳尖踩在一根竹枝上面,看著那些急紅了眼的黑騎,笑呵呵的說道:「好一幅主僕情深埃有這麼多願意為你溶,陸清明倒真是死也不冤了」

「將軍,你快回去吧。」李平安衝上去想要勸下陸清明,出聲喊道:「我等乃是兵卒,為護將軍安危而存在。蒙將軍看得起,一直視我等為手足兄弟。今日我們不能護將軍周全,卻讓將軍以身涉險出手相救。平安愧疚至死。如果將軍有個三長兩短,我等百死難辭其咎。」

「無需多言。」陸清明眼神清冷的盯著對面的不死無常,說道:「你們已經儘力了。立即退回刀陣。」

岳飛龍和李平安不走。

哪有主將和人拚命,小兵躲回刀陣裡面自保的道理?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各持長刀,身體高高的躍起,身先士卒的朝著那竹葉之上的不死無常沖了過去。

「找死。」

不死無常羞惱之極。

他的目標是陸清明,他的對手也是陸清明。

這百人之中,除了陸清明被他看在眼裡,其它人都賤如草芥。

可是,這些被他認為是土雞瓦狗的傢伙一次又一次的擋住他的去路,讓他的心裡非常的生氣。

他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怒而出劍,劍氣縱橫。

他的身體在竹葉之上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兩朵含苞待放的蓮花。

當岳飛龍和李平安的身體剛剛衝過去,那兩朵蓮花便盛情的綻放開來,然後『轟』的一聲巨響傳來。

兩朵蓮花分裂出無數朵紅蓮,無數朵紅蓮將岳飛龍和李平安包裹然後再分開。

等到蓮花再次散盡,岳飛龍和李平安的身體已經被甩飛了出去。

撲通!

雙雙落地,再不動彈。

「殺。」

已方兄弟受傷,刀陣之中的百名黑騎憤怒之極,怒聲喝道。

他們打馬向前,一幅要和不死無常拚命的架勢。

不死無常的身體再次顯現,一臉冷傲的盯著面前的陸清明,說道:「你應該清楚,他們和我不是同一個境界的對手。這些人上來都是自尋死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倒是願意多耗費一點點時間把他們全都解決了,最後再來領教你陸家的天龍槍法。」

「不用了。」陸清明說話的時候,手裡的長槍已經化作一道閃電朝著不死無常劈了過去。

不死無常嬌笑連連,說道:「這才對嘛,讓我好好地欣賞一下陸家兒郎的風采。」

說話之時,手裡的軟劍已經纏上了陸清明手裡的長劍。

槍主霸道,劍主陰柔。

兩件神兵再次碰撞在一起,兩股發力方式完全相反的力道也再次碰撞在一起。

勁氣激蕩。

他們的身體再一次被推開。

人在空中倒飛的同時,陸清明的身體已經逆轉方向朝著不死無常撲了過去。

不死無常手裡的軟劍揮舞出朵朵蓮花,也同樣的朝著陸清明撲了過去。

不死無常的身體被陸清明的長槍給挑飛了出去。

陸清明的手臂被不死無常那令人防不勝防的軟劍給削去了一塊皮肉。

兩人的身體再一次的對撞,刀槍相擊,拳來腳往,瞬間就戰滿了數百個回合。

涼風吹拂,竹花飛舞。

不死無常一劍劈開陸清明的長槍,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冷冷注視著陸清明說道:「天龍槍,果然名不虛傳。今日就讓世人知道,到底是你們陸家的《天龍長槍》更強一分,還是我玉面書生的《蓮花劍法》更勝一籌。」

說話之時,他身上的華袍擺動,身體在原地消失,然後空中出現了一朵金色蓮花。

金光耀眼,梵音陣陣。

這《蓮花劍法》竟然是佛家神技,難道會有如此強悍的戰鬥力。

陸清明手裡的天龍槍被他手掌一推,竟然沖著九天而去。就像是一條真正的神龍一般,翱翔於九天之外,隨時都有可能俯衝而下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金色蓮花的花瓣突然間綻放開來,一道金色的光柱從那花蕊之中噴射出去,將陸清明的身體給籠罩其中。

陸清明一拳轟出,想要將那金光給推出去。

蓮花金光大作,稍退即近,反而更加兇猛的朝著陸清明蔓延。

數朵花瓣就像是張開的巨嘴,一口就陸清明的身體給吞噬下去。花瓣一合,陸清明的身體便被蓮花給包裹其中。

天空之上,有驚雷嘶吼。

天龍槍從九天之上落下,槍頭如龍頭般沖向那金色蓮花。

長槍衝擊一次又一次。

可是那金色蓮花不僅沒有被破開,反而越縮越小,就像是要把陸清明給積壓成肉渣一般。

「吼」

銀色長槍再次嘶吼,再一次倒飛升空。

當它再一次落下時,變成了一道燃燒著的火焰。

紅色火球重重的砸在那七瓣金蓮之上,金色蓮花難以承受這次的重擊。

蓮花破裂,七片花瓣四分五裂,化作一縷縷金光消失於無形。

「砰」

陸清明一拳轟出,將頭頂的一片蓮瓣砸開,伸手一招,那翱翔於天的火龍再一次變成銀色長槍落於其手心面。

不死無常的身體再一次出現,披散的長發凌亂,身上華麗的衣衫破爛不堪。

手裡的軟劍輕抖,嘴角滲出大片的血絲。

他眼睛血紅的盯著陸清明,說道:「你竟然已入枯榮境」

陸清明一臉冷笑,沉聲說道:「是不是和你所知道的資料不太一致?他們給你的資料一定是我還停留在閑雲上品難以破境吧?」

「陸氏兩枯榮,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氨不死無常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漬,出聲說道:「這消息傳到天都,怕是你們陸家聲勢更盛了吧?可惜啊,你到不了天都。」

「天都我必去,你人我必殺。」陸清明手提長槍,指著不死無常說道。

咽喉咸甜,一股瘀血被他強行壓了進去。

手臂酸脹無比,長槍的槍身也在輕微的顫抖。

剛才和不死無常拚命,幾乎耗盡了他的精力。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面對不死無常這等絕世高手,想要全身而退幾乎是不可能的。

現在,陸清明也無太多戰力。

「你殺不了我。」不死無常獰笑著說道。

「那我倒是要試試。」陸清明的身體前沖,手裡的長槍狠狠地刺向不死無常的胸口。

陸清明的身體被打飛了出去。

嚓嚓嚓

他一連撞斷了數根青竹,身體這才艱難的停了下來。

黑騎席捲,朝著陸清明沖了過去,將他的身體給圍攏在刀陣中間。

不死無常旁邊,出現一個身穿道袍斜戴道冠的邋遢老道。

他手提拂塵,口誦道號,看著陸清明說道:「無量天尊,老道觀戰已久,見陸家兒朗修為精湛,忍不住手癢下來活動一下筋骨。陸家兒郎不會怪罪吧?」

「你是」陸清明口噴鮮血,眼神模糊的盯著老道士,喝道:「你是怪道人?」

「正是老道。」怪道人哈哈大笑,說道:「沒想到能夠被陸家兒郎惦記,老道榮幸之至埃」

「竟然是你」陸清明心臟微沉。他知道,今日怕是難以善終了。

好不容易將那個神洲排名前三的殺手不死無常給解決掉了,沒想到現在又來一個比不死無常成名更久的怪道人。

不死無常冷冷掃了怪道人一眼,說道:「你再不出來,我怕是要遭遇不測了。」

「早就聽聞不死無常殺人時不喜人助拳,老道豈會自討無趣?」

「哼,原本共同接下來的任務,卻讓本人給你做先鋒,老道想要討這個便宜?」

「老道可不和人合夥欺人。這任務是你失敗了,老道來將他完成而已。」

「老道欺人太甚。」

「那又如何?」

爭執幾句,不死無常終究沒辦法現在和怪道人動手。他現在儘力已失,受傷嚴重,可沒有把握能夠把這老道士給做掉。

就是全盛狀態下也沒有把握,誰知道這成名數十年的怪道人的修為深淺?

老道人盯著那密密麻麻擋在陸清明身前的黑騎,輕輕搖頭嘆息,說道:「出家人慈悲為懷,實在不願多行殺戮之事。不若陸家兒朗自行了斷,我也就放了這群忠勇悍卒,如何?」

「我等願為將軍戰死。」有黑衣人出聲喊道。

「我等願為將軍戰死。」所有的黑衣人應合。

「愚蠢。」怪道人話音剛落,手裡的拂塵便飛了出去。

那細細細絲變成了根根銀針,從那些黑騎的脖頸間穿過。

十數名黑騎手裡的西風刀才剛剛舉起,就已經被那怪道人給收割了生命。

「將軍快跑。」

前面一排黑騎涌了過來,打馬揚刀主動朝著那怪道人衝去。

又有十幾名黑騎瞬間倒地,戰馬帶著尚未死透的屍體向前狂奔。

「將軍快逃。」

更多的黑騎涌了過來,要和這怪道人同歸於荊

「回來。」陸清明眼眶血紅,嘶聲吼道。

他知道這些兄弟不是那怪道人的對手,他們衝過去只有死路一條。

他的身體再一次騰空,手裡的長槍挾裹著紅色的火焰,狠狠地朝著那怪道人的胸口刺去。

人槍合一!

他要和這怪道人同歸於荊

「陸清明,你連槍都拿不穩了,又怎麼能夠人槍合一?看在你父親的份上,我就留你全屍」

怪道人的身體騰空,雙腳踏風而行。

每走一步,人便朝前跨了一大截。

空中版的縮地成寸!

怪道人的身體出現在了陸清明的身後,然後一掌拍向他的頭頂天靈蓋。

「死矣。」陸清明回救不及,腦海里浮現這兩個讓人絕望的字眼。

天罡掌!

掌影綽綽,無數掌影排山倒海而來。

砰!

一聲皮實的重響傳來。

怪道人的手臂被另外一隻大手給握住了。

「你是何人?」怪道人眨了眨眼睛,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竟然有人能夠跟上自己的速度?竟然有人能夠抓住自己的手臂?

「燕相馬。」那個俊俏的少年人認真答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