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六章、不死無常!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6-12 16:52  |  字數:3663字

第三百二十六章、不死無常!

銀光乍現。

還沒有見到敵蹤,已方這邊便有一名兄弟腦袋揚起身首分離。

要知道,這群黑騎都是雲省總督陸清明的親衛隊,是跟隨他南征北戰可生死相托的兄弟。這些人每一個都可以以一敵百,是陸家特意在軍中為陸清明選拔和培養的鐵血精英。

事發突然,第一個兄弟被人將腦袋割掉,第二個第三個兄弟坐騎的鐵蹄早已經揚起,馬群的沖勢已經形成,即將以摧枯拉朽勢朝著那無頭屍體奔去。

可是,誰也不知道前面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刀坑?箭陣?還是無數高手的伏擊?

「吁-------」

岳飛龍嘴裡清喝出聲,左手挽著韁繩將那衝出去的馬身硬生生的給拽了出來,右手已經拔出了腰間的西風刀。刀身一橫,身體硬生生的擋在了陸清明的馬匹前面。

於此同時,李平安也坐著和岳飛龍同樣的動作。橫刀立馬,以血肉之軀擋在了陸清明的另外一側。

岳飛龍和李平安是守護在陸清明身邊的哼哈二將,平時嘻笑怒罵的沒有個正形。但是當主人遇到危險時,他們不惜以身相殉以死相搏。

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擋刀而來。

其它的鐵騎也沒有因這突然而至的襲殺而心生畏懼,他們按照平時千百次所訓練的那邊,驅動著馬匹迅速的朝著岳飛龍和李平安集結,一重又一重的將他們倆給圍攏在最中心的位置。

一百零七名兄弟,一百零七匹戰馬。

一百零七名兄弟和一百零七匹戰馬結成了一個固若金湯的滾刀陣。

嗆-------

一百零五名騎士同時拔刀。

刀光如烈日,鐵蹄踏春泥。

一番動作之後,陸清明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和其它那一百零六人融合在一起。

有過剎那的糟雜混亂之後,竹海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褐袍。黑氈。

西風刀。北疆馬。

一百零七騎手提西風刀,眼神猶如刀鋒般的瞄向那四面八方有可能來犯的敵人。

竹海里落針可聞,只有那戰馬呼呼呼的沉重喘息聲音。

殺手一擊得手,便隱匿身影不見蹤跡。

「呼------」

一陣冷風吹來,戰馬身上的毛髮飛揚而起,騎士肩披的雨披獵獵作響。

無論是人是馬,身上都感覺到了一陣寒意。

嗖-------

一片竹葉從頭頂飄飄蕩蕩的降落。

眾人抬頭看去,彷彿那殺手就要從天而降給他們一個重擊似的。

「正前方。」岳飛龍一聲暴喝,手裡的西風刀划出一道凌厲的銀光。

刀氣割破空間,將那空氣摧殘的嚓嚓作響。

無數把刀光同時揚起,刀光縱橫交錯,銀色的光華鋪天蓋日,驅散雨霧,將這竹海映照的猶如晝日。

嚓!

一道白色的衣角在空中飄蕩,卻不知衣角的主人又一次藏到了哪裡。

「出來。」岳飛龍一人一騎從那滾刀陣之中出列,注視著前方的竹海雨霧,怒聲喝道:「不是想要殺人嗎?躲躲藏藏的怕是沒辦法完成主子交代的命令吧?」

「陸家的滾刀陣果然名不虛傳。一百零七人同心伐力,共同禦敵。又暗合陸家的《無意心法》和嶙峋步伐------陸家倒也是捨得下血本,不惜對這些下人傳授絕世神功。這時候倒也是收了奇效。」一個陰柔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聲音時遠時近,時左時右。時而從那頭頂之上落下來,時而又像是從他們的人群中間響起。

虛無縹緲,仿若鬼魅。

不過,刀陣之中卻沒有人覺得驚慌和異動。

因為他們清楚,這是殺手的迷音之法,為的就是迷惑他們的心智,讓他們從內部先亂,因此給他們出手破陣的裂痕。

「既然對我們陸家絕學如此清楚,那一定是我們陸家的『老朋友』了。」李平安持刀處在刀陣之中,臉上浮現一抹嘲諷的冷意,說道:「它鄉遇故知,此乃大喜之事。朋友何不出來一見,我們帶著雲省上好的燒肚酒,咱們在這竹海里喝酒暢談一番?倒也不失為一樁雅事。如何?」

「反正都是一群將死之人,見之如何?不見又如何?」那陰柔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不過,這一次所有人都聽出來了,那聲音是從他們的正前方傳出來的。

只見一道青色人影從那遠處的迷霧之中出現,不見他的步伐挪動,身體卻迅速的到了岳飛龍的眼前。

這是一個容貌俊美的年輕男人,長發披散,寬袍飛舞。

嘴唇紅似血,肌膚勝雪白。

雙眼懶洋洋的看著一人一騎站在最前方的岳飛龍,提起手裡的花哨衣袖,說道:「這裡破了一塊。是你所為?」

「正是岳某所為。」岳飛龍眼神淋漓的盯著這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問道:「你是何人?」

「有人叫我不死無常,我卻喜歡稱自己為玉面書生-------」年輕男人聲音尖細如女子,嘎嘎笑著說道:「我喜歡讀書人。」

眾人臉色皆驚。

不死無常,乃是神洲殺手榜排名前三的人物。

殺人過百,從不失手,沒有敗績。

最要命的是,無數次的有其傳言,說是不死無常死於星空某個大人物的手裡。很快的,不死無常就會再一次的出現。再一次的做出更加轟動性的事件。

大武國的國師張玉林死於其手,一劍閣的劍閣閣主穆秋生死於其手,長白劍派的孔雀王朝大長老杜宏死於其手------聲名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