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二十四章、靜水凝露!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今日是宋君和的孫子宋洮發起的雅集,名為聚會,實為喝茶品抿共商天下大事。 這樣的雅集已經召開多期,每一期都會選擇一個議題,或為風月,或為國事,甚至還涉及到軍事農桑等領域。這些最優秀的年...

第三百二十四章、靜水凝露!

西風大學。靜水凝露。

靜水凝露是一個茶室,是西風大學校長宋君和招待賓客聚友暢飲的地方。

宋君和乃當世大儒,有多篇名章傳世,又被帝國委以為國選才、為國育才之重任。聲名顯赫,貴不可言。

最重要的是,宋君和是宋家人。宋家被稱之為『帝國文庫』,出將入相,人才濟濟。而且宋家又多和王室結親,數位西風王后都是宋家出來的女子,與楚氏王族同氣連枝,互為一體。

甚至私下裡有這樣的說法:宋與楚,共天下。

宋家都要被排在王族楚氏的前面,由此可見宋家是多麼的根深蒂固實力強悍。

現在掌控西風權事的右相顧清林是宋家女婿,陸家崔家以及其它幾家想要爭奪的也只是一個左相之位而已。鐵打的相位流水的宋家人,其它人休想染指那等重要位置。

而楚氏也對宋家極其信任,有宋家在,楚氏的血統就能夠延續,楚氏的帝位便能夠永固。

西風大學是西風帝國最好的學校,不少權貴閥門甚至王室都會將子女送到此校讀書。

甚至有人言,西風大學乃西風之未來。

此言一點兒也不虛。

但觀朝堂之上,身居高位者皆有西風大學的教育背景。包括現在的右相顧清林以及數位國公各部主事,皆是從西風大學結業然後被朝廷選拔進入中樞。

所以,西風大學有全國最優秀的學生,也有背景最深厚的學生。

今日是宋君和的孫子宋洮發起的雅集,名為聚會,實為喝茶品抿共商天下大事。

這樣的雅集已經召開多期,每一期都會選擇一個議題,或為風月,或為國事,甚至還涉及到軍事農桑等領域。這些最優秀的年輕人各執一言,互相爭辯。

理越辯越明,事越辯越清。最終結果,便是智慧的結晶,甚至會有專人將其收集整理呈送到各位大佬面前,還有可能上達天聽,帝王御覽。

可以說,這是最好也是最快的成名方式。

誰不願意自己的才能或者思想被上位者所知?

所以,每次雅集都是應者雲集。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進入。豪門子弟需要到達一定的身份地位才能夠進入,而寒門子弟更加艱難。必須要數名豪門子弟力薦而其它人皆認可方可進入。

又有幾人能夠讓每一個人都喜歡呢?

當然,這對崔小心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她原本就是崔家嫡系,出身高貴。而本身又被人稱之為『帝國三明月』之一,名滿京城。

她之所以入會,是因為宋洮親自邀請所至。即使是崔家的兒女,也不好直接就抹了宋家的面子。所以,每次雅集的時候崔小心都會出現。

大多數時候的崔小心沉默少言,保持著自己『小心謹慎』的性子。

不過,漂亮的女孩子總是容易受到別人的關注。即便是藏於屋角一言不發,也仍然會被人念起記起。

當有人將某一句詩詞或者某一個觀點丟到她的面前時,她總是能夠給予別人一個滿意的答案:才驚四座。

這樣的崔小心即讓人愛之憐之,卻又讓人難以靠近之。

今日雅集的主題是只談風月,所以在場諸人都輕鬆愜意,把酒言歡。有人吟詩,有人作賦,有人在玩成語接龍。一個人在前面說一個成語,後來者便得說一個意思相當的成語。說不出來的罰酒。

宋洮臨窗作畫,畫得是未名湖畔的夜景。

湖水鱗鱗,圓月初升。

林間有隱藏的燈火,岸邊有放酒狂歌的學子人群。

更遠處有雲煙裊裊,山勢連綿不絕,看起來就像是一條潛伏在黑夜裡面的巨龍。

宋洮虛化了湖水和校園風情,而是重點畫那鐵骨山脊。

濃墨重筆,巍峨之氣迎面撲來。

細看之下,又似那山脊是活的一般。蜿蜒騰空,轟隆之聲入耳。

「那不是山,那是龍脊。」有人輕聲說道。

「似山脊,似龍脊,皆在各人的眼裡,在心裡,此畫大妙——」

「宋少丹青妙筆,實在是讓人嘆為觀止——」——

宋洮最後一筆落盡,在連綿不絕的山脈前面又畫了一座陡峭的山峰。那山峰嶙峋鬼魅,就像是一顆昂起腦袋的龍頭。

可是,細看之下,卻又是山峰。

宋洮乃大儒之後,丹青之道著實有其可取之處。

宋洮對此畫極其滿意,接受了眾人的稱讚之後,看著檐下賞月的崔小心,出聲問道:「小心,此畫如何?」

崔小心不喜飲酒,端著一杯清茶走了過來,認真端詳了宋洮的畫作之後,輕聲說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恭喜宋家哥哥,此畫有國手風範。」

宋洮搖頭,俊郎的臉上有一些嘲諷,說道:「小心,你也和哥哥說好聽的謊話了嗎?」

崔小心莞爾,說道:「我是誠心之言,奈何你自己卻不敢接受。」

宋洮認真的看了看自己的畫作,也覺得相當的滿意,出聲問道:「小心覺得此畫以何字為題最佳?」

崔小心想了想,說道:「不若就叫《月照龍脊圖》吧?」

宋洮想了想,說道:「大妙。原本就有將山脊畫作龍脊的構思。遮遮掩掩反而不美。欲擒故縱,難得大雅。不若就將其意點出,然後觀者自查。何為山脊?何為龍脊?」

宋洮看向崔小心,說道:「既然此名為小心所取,那就由小心代為題名如何?」

崔不心也不推辭,接過宋洮接過來的毛筆,稍一沉思,懸腕潑墨。

崔小心原本字體清秀,內有筋骨。

但是為了和此畫相得益彰,刻意用的是狂放不羈的草書。

須臾,筆落。

《月照龍脊圖》,五個大字在燈光下張牙舞爪,力透紙背。

「字畫相得,天作之和。」有人出聲稱讚。

「畫好,字也好。宋少和崔小姐之才華可耀日月埃」

「小心,沒想到你還能寫一手這麼漂亮的草書,下回也送勒哥哥一幅字——」——

宋洮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崔小心的欣賞,郎聲說道:「小心確實是女中巾幗,西風最美的一輪明月。」

有人調侃,說道:「宋三少,你這麼說,怕是你家裡那位不同意吧?」

宋洮的妹妹宋晨曦也是帝國三明月之一,宋洮這般當眾稱讚其它的女子,宋晨曦自然有其不高興的理由。

宋洮大笑,說道:「小心雖然名為小心,卻神思似海,才可驚仙。晨曦古典婉約,書香襲人。兩女都是我們天都的驕傲。誰能得其一,乃是世間最幸運的男人。」

「三少,你怎麼改口了?」有人笑言。

「沒辦法。小妹性子溫婉,不爭不辯,就那麼看你一眼,你就得投手繳械,哪裡還有絲毫戰力?知道此事必會被她知曉,不若我先將此場圓過。免得回去被家法伺候。」宋洮一臉笑意的說道。任何人都能夠看出來,宋洮對其妹有著深沉的愛意。

眾人皆笑,不少女孩子看向宋洮的眼神猶如火炭,觸之灼人。

宋洮接過乾淨毛巾凈手,接過李循送過來的酒杯,飲了一口后出聲說道:「若論起丹青之道,我對星空學院的那個李牧羊倒是極其好奇。據說他生而知之,以前從來都沒有摸過畫筆,卻能夠盡展畫者十境,將一院桃花給點活——你們說,世間當真有生而知之的人嗎?」

室內氣氛為之一滯。

李牧羊何許人也?

崔家死敵,據說皇室也對其極度的不喜。

這次雅集裡面,有崔家的嫡系,也有楚氏成員。西風帝國的二皇子楚疆也在此雅集之中,正靜聽兩位寒門子弟談論著什麼。

要是別人,是萬萬不會提起這個名字的。也沒有膽子提起這個名字。

可是,偏偏宋洮就是那有資格說起這個名字的人。之一。

宋洮看到眾人沉默不言,也知他們在擔心些什麼,朗聲說道:「說過了,今日只談風月,其它諸事與雅集無關。我們喝酒賞月,談詩論畫。暢所欲言,這才為年輕人本性。」

「對對,其它諸事與雅集無關。」有人附和著說道。

「雖然那個李牧羊的畫技我沒有見過,但是我想定不如三少多矣——三少名家之門,日日熏陶,筆力可是那等小人可及?」

「洮哥,一個已死之人,提他作甚?晦氣。管他什麼生而知之還是畫者十境的,反正他現在就是一個死人——」

「就是,一個無德無福之人,也不知道怎麼就入了顧荒蕪的法眼,成了讓人談論的人物——」

「我在想,是不是星空現在無人了啊?不然的話,我們西風大學送幾個過去?隨意把李兄王兄送過去,怕是也能夠在星空獨戰螯頭了吧?」——

「宋家哥哥說了,只談風月,只談畫技——」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說道:「何故攻擊起他人人品來了?」

氣氛再凝,全場再靜。

誰也沒有想到,站出來替那李牧羊說話的是此人。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