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二十三章、哥哥沒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手抬起來時,手掌中間抓著一條白色還在拚命掙扎扭動的物體。 白蛇! 一條通身雪白長相極其醜陋的白蛇! 嚓! 那白蛇突然間掙脫開李牧羊的手掌,張開長滿利齒的牙齒兇狠地朝著李...

? 第三百二十三章、哥哥沒死!

黑色的荊棘樹,鴰鴰叫著的夜魈鳥。

李牧羊深一腳淺一腳的跋涉在這片沼澤地裡面,抬頭遠望,一眼看不到那黑暗詭魅的盡頭。

樹影森森,河水腥臭。

李牧羊的下半身早已經濕透了,靴子踩在那渾水裡面發出嚓嚓的響聲。

他的臉上身上都是泥,身上破衣爛衫,臉上也髒兮兮的,看起來好長時間都沒有洗澡。

鴰鴰鴰——

一群夜蛸鳥從他的頭頂嘩啦啦的飛過,掉落片片飛泥。

正在這時,李牧羊突然間停下了腳步。

他的表情變得詭異無比,眉毛也重重的擰起。

扭胯,右腿微微的轉動。

然後,他的臉上帶著疑惑的表情彎下腰來,伸手摸進了那漆黑冰冷的河水裡面。

當他的手抬起來時,手掌中間抓著一條白色還在拚命掙扎扭動的物體。

白蛇!

一條通身雪白長相極其醜陋的白蛇!

嚓!

那白蛇突然間掙脫開李牧羊的手掌,張開長滿利齒的牙齒兇狠地朝著李牧羊的臉上咬了過來。

「藹—」

李思念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

當她看到頭頂的紗帳時,才知道剛才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噩夢。

聽到這邊的動靜,羅琦掌燈走了進來,看著靠在牆角發獃的李思念,一臉關心的問道:「思念,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母親,我夢到哥哥了。」李思念一臉認真的看著母親,說道:「我夢見他一個人走在樹林裡面,河水淹到他的膝蓋。他伸手進水裡摸出來一條白蛇,那條白蛇突然間張嘴去咬他的腦袋——」

「那只是一個夢。」羅琦安慰著說道。

「那條白蛇好大好大,不,那條蛇的嘴巴好大好大,竟然把哥哥的整個腦袋都吞下來了——」

羅琦也跟著揪心起來,但還是出聲勸導著說道:「傻孩子。那只是一個夢。夢裡面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以前你還經常做夢夢到自己成了身手高強的大俠,可以在屋檐之上飛來飛去呢——你哥哥不會有事的。」

「如果沒有事的話,他為什麼不回來?」李思念出聲問道。

「那是因為學校還沒有放假。」

「總應該帶信回來。我聽天語說過,陸家的那位小姐也在星空學院。她就經常往家裡帶信回來。」李思念反駁著母親那脆弱的論點,說道:「哥哥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我上次去找了陸爺爺,請他幫我給哥哥帶一份信。他笑著答應了,還收了我的信。可是,為什麼哥哥直到現在還沒有信回?」

「什麼?」羅琦大驚,說道:「你去找了陸——老爺去送信?」

「是的。我想如果他願意幫忙的話,就一定可以做到。畢竟,他是那麼厲害的人物。」

「思念——」

「母親。」李思念一臉執著的盯著母親,說道:「我只是想知道哥哥他現在怎麼樣了,過得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他埃」

羅琦嘴唇微張,卻終究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丈夫李岩在外面聽說過一些可怕的傳言,他們倆現在正努力的向李思念隱瞞。

可是,這種事情又怎麼能夠隱瞞得下去呢?

她每天都要去讀書,她每天都要去學校。學校裡面不乏一些官宦子弟,要是他們去詢問李思念這件事情——思念她又將如何應對?猝不及防,思念能不能承受的住這種打擊?

「思念——」羅琦輕聲喚道。「你在家休息幾天,陪陪母親好不好?」

「母親——」李思念注視著羅琦欲言又止的表情,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如果沒事的話,你從來都不許我荒廢課業。」

「你哥哥——可能回不來了。」羅琦眼眶泛紅,聲音哽咽著說道。

李思念一愣,然後笑著搖頭,說道:「不可能。這不可能——母親,你不要蒙我。哥哥那麼厲害,他一定可以回來的。」

「思念,我也希望這是假的。我也不願意相信。可是現在天都都在傳,說是牧羊去了一個回不來的地方——」羅琦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臟有種被撕裂般的抽痛。

雖然李牧羊不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卻是他傾注了太多時間精力和感情的孩子。

他視為已出,完全把他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子。

自從他離開江南前去學校之後,羅琦心裡就一直的忐忑不安。

後來各種各樣的消息傳來,卻都是對李牧羊不利的。等到小姐遠赴江南要把他們接到天都時,她才意識到李牧羊可能得罪了很恐怖的人物——

不管最壞的消息是什麼,她的心裡都有一個期待,每一天都會為此向天神祈禱。

現在,終於有人對他說不用等了,不用盼了,也不用再祈禱了。

李牧羊再也不會回來了。

李思念的眼眶紅了,臉頰上面有淚水滑落。

卻又悄無聲息的用袖子把淚水擦掉,把母親顫抖的肩膀摟在懷裡,輕聲說道:「母親,你先不要悲傷。沒事的,我相信哥哥不會有事的。你和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哥哥他現在怎麼樣了?」

羅琦知道女兒懂事緊張,現在她問起哥哥的事情,她也不再隱瞞,把這兩日天都內發生的事情全部都給李思念講述了一遍。

李思念聽完之後,笑著說道:「哥哥沒死。」

「思念——」羅琦擔心女兒出事。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能再失去這一個女兒。不然的話,她也沒辦法再活下去了。

「有人見到哥哥被殺嗎?」李思念出聲問道。

羅琦搖頭,說道:「應該沒有。」

「有人見過哥哥的屍體嗎?」

「——沒聽說過。」

「所以,哥哥沒死。」李思念無比堅定的說道。她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說道:「母親,我感覺的到,哥哥他還活著。我能夠嗅聞到她的呼吸,我能夠感覺到他的心跳。他答應我的事情都還沒有做到,所以他一定不會死的。」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