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二十章、星空之災!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虎又不甘心,而且孔離也說李牧羊不是早夭之相。羊小虎雖然覺得孔離是個神棍,內心深處還是願意相信他這一次的。 院長不願意出手,羊小虎自己沒辦法破境而入。李牧羊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們屠龍系...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二十章、星空之災!

「死者身份尊貴,是人。死者身份卑微,就是字數。死者與你關係親近,是人。死者素不相識,是字數。」灰袍老者那清亮的眼睛里有光芒閃爍,沉聲說道:「我也想說萬物有靈,眾生平等。可是,靈有高下,生有階級。這是難以辯駁的事實。此番入境,死傷人數不少,堪稱歷年之最。長白七子全部消失。為何不見你為他們鳴怨?為何不見你為他們奔走?」

不待羊小虎說話,灰袍老者就已經接著說道:「是因為在你的心裡,他們沒有李牧羊那麼重要。他們也只是一個字數。是每次入境可以犧牲的那一部份。」

「」羊小虎一臉愕然的看著眼前那個老頭。

皮膚紅潤,臉上少見皺紋。瞳孔清澈乾淨,但是微微眯起時便有雷霆翻滾。唯有那滿頭長白暴露了他的年齡。

老人家很老很老了,羊小虎初入星空時是這個模樣,羊小虎成為星空導師之後他仍然還是這個模樣。那麼多年了,他的容顏沒有任何的變化。

沒有人知道老人家的年紀,怕是他自己都已經忘記了。

「在你的眼裡,長白七子等人是字數。在我眼裡,何人不可是字數?我們終日都在尋道破境,但是倘若不能夠戳穿虛妄,直指本心。道何在?境何在?你以讀書破境,星空罕見。但是你可知道,書讀得越多,迷障也就越多。著書人皆有私心,讀書人也有思心。兩者一結合,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如何分解辨別?」

「院長」

「讀書是為了明理。」老頭子說道。

羊小虎點頭,說道:「院長所言甚是。」

「書中看到的道理太多了,就失去了自我的思考能力。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盡信書不如不讀書。」

羊小虎深受觸動,知道院長這是在給自己講述人生至理。

自己最近在讀書修行之時感覺到心有滯礙,定是所思所想太多,反而不利於擺脫束縛,乘風而起。

院長是神仙人物,自己的狀況定是被他一眼看穿。所以藉此機會來提點自己,讓自己在修行路上大步前行,踏碎星空。

羊小虎滿心滿肺的都是感激。

院長一直對他極好,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就百般照顧提攜。修行路上數次點撥,才使自己破境起來勢如破竹。

後來又將自己留在星空,委以重任在世人皆不相信神洲有龍的情況下,仍然尊重自己的決定把自己放在屠龍系,並且在學生近乎絕跡的情況下仍然不肯撤系,給予自己各方面的優待和特權。

如此種種,又有幾個師長能夠做到呢?

羊小虎張嘴欲言,想要說一些感激的話。

「所以,其實咱們倆都是同一類人。你沒有資格指責我?」灰袍老者冷聲說道。

「」

羊小虎面紅耳赤,剛才顯然是自己想多了,出聲說道:「院長」

「難道我說得沒有道理嗎?」

老頭子說完這番話之後,視線再次轉移到了手頭上的竹竿之上。好像隨時都會有大魚從那怒江之上沖至九宵,然後一口咬上自己的魚竿似的。

羊小虎是為救李牧羊而來,幻境崩塌,按道理講李牧羊肯定是已經死了。

可是羊小虎又不甘心,而且孔離也說李牧羊不是早夭之相。羊小虎雖然覺得孔離是個神棍,內心深處還是願意相信他這一次的。

院長不願意出手,羊小虎自己沒辦法破境而入。李牧羊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們屠龍系只有千度、陸契機、蔡葩、林滄海、楚潯、鐵木心以及李牧羊這七名學生。。

李牧羊生死未卜,陸契機不知所蹤。他們屠龍系一下子失去了兩名優秀學子七去其二。簡直是難以接受的巨大損失。

看到羊小虎面色晦暗,院長嘴角帶著一抹輕笑,說道:「世間萬物,皆有因果。你熟讀經典,怎麼還不知道這個道理呢?」

「困是什麼?果又是什麼?」

「天機不可泄露。」

「」羊小虎越來越不喜歡和年紀大的人講話了。說話總是模模糊糊的,一點兒也不爽利。

羊小虎心想,自己老了之後千萬不要成為這樣一個人。

既然院長這邊也沒有結果,羊小虎只得爬起身告辭。

灰袍老者看著眼前紅色大江,出聲說道:「幻境塌陷,弱水之心即將出世。隱蔽萬年不見其形,卻在此時現出蹤跡。當真要變天了不成?」

若是正常人看來,灰袍老者這般釣法就是一萬年也釣不起一條魚兒。

可是,竹竿上面的細葉卻細不可聞的輕輕躍動,猶如風吹葉片。

老者睜開眼睛,一臉笑意的盯著那美倫美幻的景色。

怒江之中,突然間竄起一道黑色的巨型水怪。

水怪長及百丈,龍頭龍身,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騰空而起的巨龍。

水怪的身體呈現虛幻狀態,身體如驚電閃電般朝著那老者所在的位置沖了過來,張開巨大的嘴巴,想要一口將他給吞入那黑色的假體之中。

呼呼呼

水怪兇猛,疾飛的同時,身上還有紅色的江水向下流敞,為其更增添了幾分巍峨姿態。。

灰袍老者不驚不慌,手持竹竿而端坐不動。

等到那頭黑色的長龍沖至眼前,腥臭腐朽的氣息撲面而來,無邊巨口想要一口將老者吞噬時。

灰袍老者終於動了。

他手裡的細小竹竿高高的掄起,一鞭子抽在了高高昂起的龍頭之上。

啪!

黑色怪物的腦袋上挨了一記,半截龍身向下掉落。

怪物受痛,張大嘴巴嘶吼出聲。

可是,它終究只是一縷冤魂,即便竭盡全力,也仍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這一鞭子不僅沒有把它打跑,反而激發出了怪物的凶性。

它的身體在半空騰挪翻滾,然後以更加兇猛的勢頭朝著那老叟撞擊而去。

「近來真是越來越不安份了。」老者郎聲喝道,手裡的竹竿再次揚起。

一鞭子下去,正好擊在那黑色怪物的脊樑之上。

那疾沖而來仿若有移山倒海之神力的黑色怪物竟然就被它給打得斷成兩截,嘴裡嗷嗷出聲,首尾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朝著那怒江下面墜落而去。

撲通

江水飛濺,瞬間又恢復了寧靜。

老者看了一眼滾滾向前的紅色怒江,輕輕嘆了口氣,將竹竿擱在肩膀就像是一個蒼老魚翁似的朝著遠處走去。

星空學院每一次的入境修鍊結果,都牽動著神洲各大勢力的心情。

一為星空學院是一個讓世人矚目的存在,其學校裡面出來的優秀人才都是各國王室或者豪門巨閥爭相搶奪的人物。其二,各國王室或者名山大派也都會派優秀人才進入星空,與其它眾生同時入境。他們入境后是否安危歸來是否有所收穫也是一樁非常值得關注的事情。

這一次的學生死傷情況堪稱千年之最,更是吸引了無數人將眼神轉移至此。

西風。天都。

西風君主楚先達平時最是討厭陸行空前來面聖,因為這個老傢伙總是和自己對著干。每一句話說出來都是在為自己好,可是當你仔細一琢磨就會發現他是為了維護自己那一窩子的驕兵悍將。

西風王室一直忌諱陸家的實力,屢次出手為的就是想要將軍權回收,削弱陸家在軍部的影響力。

為此,西風王室用了不少手段下了不少功夫。

先是將陸行空給調離軍部,委之以國尉空職,卻在其下面安插三位大將軍節制天下兵馬。

又將忠誠於陸家的高級將領給調到平和之地或者帝都中樞,以閑職供養。

最後一步,等到陸家有職無權徹底被架空的時候,再出以辣手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陸行空在軍部影響力太甚,即使他從來不插手軍部事務,可是軍部的所有人仍然感覺到陰影籠罩。很多重要事項如果沒有和陸行空溝通妥當,在很多部隊裡面根本就難以推行。

譬如『精兵法』,再譬如『雙搶法』。

而軍隊之中更是如此,他們換了一茬又一茬的將領,發現那些中高層將領全都是忠誠於陸行空的。最後將帝國豪門子弟派遣過去,結果那些人根本就沒辦法指揮得動自己的下屬。

也幸好陸行空自己這一脈人丁稀薄,沒有太多的優秀人才冒出頭。不然的話,簡直就是王室的心腹大患。

當然,現在也是。

帝王最看重的就是軍權,結果軍權卻在別人之手。作為西風皇室的楚先達心裡怎麼不氣不恨?

楚先達正帶著眾多妃子在花園裡賞冬菊時,內侍李福來報,說是陸行空來見。

楚先達第一反應就是拒絕,這個老不死的每次來都不是什麼好事。

可是話到嘴邊,他又改變了主意,對李福說道:「帶國尉大人到太極殿等候。」

「是。陛下。」李福深深躬背,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楚先達到了太極殿,不待陸行空行參拜大禮,就主動出聲問道:「國尉大人,可曾聽說此次星空之災?」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