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九章、星空院長!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臨時起意,內心深處卻又覺得堅定無比。 她本是為了李牧羊而來,星空種種與她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 現在既然李牧羊不在,她也就跟著離開。此地沒有她存在的理由。 甚至這神洲又與其...

?

第三百一十九章、星空院長!

薄霧如紗,紅海沸騰。

陸契機站在後院竹叢,看著遠處那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紅色海潮而久久沉默不語。

怒江不怒,卻自有一股難言的悲壯。

陸契機心想,正如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

水之幻境徹底崩塌,在他們那一行人出來之後,羊師曾經想要入境尋人,可惜幻境之門關閉,再次開啟不知是何年何期。

李牧羊死了!

她還沒來得及動手呢,李牧羊就死了。

在她的心裡,李牧羊也不是不可以死的。可是,那一定是會死在自己的手裡。

倘若他當真繼承那黑龍遺志,想要毀滅人族。那麼自己肯定是要與其有一場生死之戰。

可是,李牧羊怎麼就那麼容易死了呢?

陸契機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

神洲浩大,山河壯美,一切都和自己沒有關係了。

前塵往事一場空,萬般皆休。

「唉。」

陸契機輕輕嘆息,然後轉身朝著屋外走去。

嘎吱!

院門被人推開。

一身黑色勁裝的楚潯站在門口,看著陸契機出聲問道:「契機,你要出門?」

「回家。」陸契機面無表情的說道。

臨時起意,內心深處卻又覺得堅定無比。

她本是為了李牧羊而來,星空種種與她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

現在既然李牧羊不在,她也就跟著離開。此地沒有她存在的理由。

甚至這神洲又與其何干?

「回家?」楚潯眉毛微挑,出聲問道:「回哪個家?」

「天都。」

楚潯大急,說道:「你要放棄學業放棄星空?」

「放棄」陸契機若有所思的看著楚潯,說道:「不曾擁有,何談放棄?」

「不曾擁有?」楚潯的臉色陰睛不定,出言質問:「你和我們一樣,同為星空學子,同在星空讀書,說什麼不曾擁有?星空願意招你入校,納你之才,你便已經是星空之人。你和星空原為一體,現在又輕言將其剝離?星空可曾虧待於你?」

陸契機若有所思的看向楚潯,輕聲問道:「你想說什麼?」

「你是因為李牧羊而走?」楚潯知道陸契機的性子,婆婆媽媽反而被其所厭,不如直說。「因為李牧羊死了,所以你對星空不再有任何的留戀,寧願退學歸家,是不是如此?」

陸契機想了想,點頭說道:「是。」

她確實是因為李牧羊而退學,這種事情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她也不喜歡隱瞞。

楚潯的臉色更加的難堪,俊逸雪白的膚色抹上了一層濃烈的火焰色。

雖然他知道自己想的便是事實,但是當陸契機親口說出之時,仍然如利箭穿心,讓人悲傷之極。

原本以為李牧羊死了,自己和她的關係會更加和睦一些。沒有了李牧羊這個『第三者』的存在,他們又可以恢復未來星空之時的狀態。

他實在想不明白,好好一個姑娘,為何見過了李牧羊一眼就變成了這般模樣?

說是愛吧,卻又盡然。因為楚潯好幾次見到陸契機對李牧羊殺機乍現。以他對陸契機的了解,他知道她對李牧羊是有著敵意的。

說是恨吧,也不全對。她屢次護著李牧羊,現在李牧羊死了,她竟然因此而傷心欲絕,放棄眼前的一切回到天都。

「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楚潯眼神灼烈的看著陸契機,聲音低沉而哀傷,出聲說道:「你說要去西風,我便想著要去西風。你說要來星空,我便想方設法的來到星空。我們為你而來,結果你卻你卻棄我們而去?我們相識多年,相知多年。感情自當非比尋常,為何你卻到了星空之後就如變了一個人一般?」

陸契機注視著楚潯受傷的表情,沉吟良久沒有說話。

「李牧羊已經死了。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接受,都要面對這個現實。幻境塌陷,李牧羊死了,他不可能再回來了。我們必須要繼續勇敢的走下去。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理想沒有完成。神洲大荒,九國風情,我們說好了要一一體驗。難道你現在就要半途而廢嗎?」

陸契機秀眉微挑,眼眸微寒,出聲說道:「我來是我的事情,你來是你自己的事情。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而不是讓別人來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頓了頓,雙接著說道:「我知道李牧羊已死,我也不曾想過他還能回來。我只是覺得星空無趣,想要離開而已。」

她抬頭看了楚潯一眼,說道:「祝君學有所成。」

說完,輕抬腳步,身上的白衫獵獵,從楚潯的身邊跨了過去。

楚潯面寒如冰,臉色幾多變化,怒聲喝道:「陸契機」

陸契機止步,卻沒有轉過身來。

「你為何如此殘忍?」

「殘忍?」陸契機嘴裡咀嚼著這個字眼,輕聲說道:「我沒感覺。」

「」

香風漸遠,佳人遠去。

懸崖之巔,雲海之心。

一灰袍老者坐在巨石之上,手裡提著一根細小的竹竿。

竹竿小拇指粗細,數尺之長,竹竿之上還有細葉,看起來是老者隨手從竹林裡面折下來的。

竹竿稍微向前伸出,灰袍老者閉目養神。

竹竿下面是萬丈懸崖,懸崖底下是紅色怒江。

竹竿上沒有魚線,更沒有魚鉤魚餌。

老翁卻是一幅悠然自得的模樣,靜等魚兒上鉤。

羊小虎奔行至此,看到老翁的模樣就是一陣氣結,砸灰荊出聲說道:「院長」

「噓。」老者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小聲說道:「別嚇走了我的魚兒。」

「院長。」羊小虎朝著那怒江下面看了一眼,氣道:「你就是坐在這裡一百年一千年,也休想釣得一條魚來。上古大賢姜尚雖然以直鉤釣魚,但也無非是炫技取巧而已,他釣得不是魚,而是人心。院長也要釣人心不成?」

老者搖頭,說道:「不,我來釣魚。」

「你就一小竹枝,魚線魚鉤魚餌一樣沒有,如何有魚咬鉤?」羊小虎很是無賴的跑到老者身邊坐下,一臉憂慮的說道:「院長,你就幫幫我吧。」

「這個問題我們不是談過了嗎?」院長的視線一直盯著魚竿,彷彿隨時都會有魚兒上鉤一般,說道:「各有都有各人的造化,正如孔離所言,那李牧羊不似早夭之相,定然還活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你且安心,看我釣魚。」

「那孔離妖言惑眾,說起話來神神啕說李牧羊不似早夭之相,我要和他打賭他怎麼不肯?他說李牧羊還活著,卻又不知道李牧羊到底去了哪裡幻境塌陷,大門緊閉。能不能開都是未知。」羊小虎越講越急,眼眶裡面含著淚水,說道:「院長,李牧羊是我屠龍系最優秀的學生」

「最優秀的不是那陸契機和千度嗎?」

「我是說男生裡面。」羊小虎解釋著說道。「他的悟性極高,而且又極其勤奮好學。雖然暫時實力還不夠強悍,但是假以時日,定是我星空學院的翹楚領袖。院長,這樣的弟子出事,你心中就不覺得遺憾嗎?」

「遺憾?」灰袍老者點了點頭,說道:「確實非常的遺憾。不過,這樣的事情每年都有之。學院有學院的規矩,幻境也有幻境的法則。如果這次破戒,以後又當如何處之?再說,現在幻境大門關閉。你不是已經試過了嗎?你沒辦法進去,難道星空堂里的那幾位就能夠進去?」

「院長,我的意思是說讓你老親自走一趟」羊小虎一臉尷尬的說道。「幻境之門關閉,別人或許沒有辦法進去。但是院長可以埃世間險地,哪裡又能夠困得住院長呢?」

「你這書獃子。」灰袍老者怒聲喝道:「你沒看到我在忙著嘛。」

「院長」羊小虎咬了咬牙,撲通一聲跪倒在老者的身邊,表情激動的說道:「為了我星空學子,你老人家就走一趟吧。你要是不答應我的請求,我今天就跪在此地不起來了。」

灰袍老者看了羊小虎一眼,說道:「你喜歡跪?」

「我只是」

「那就跪著吧。」老者說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有個白痴在旁邊逗逗樂也是件好事。」

「」

羊小虎看到院長當真不為所動,難過之極,說道:「院長,在你的心中,是不是每一個學生只是代表一個數字?從一百零七人減至一百零六人,或者從一百零六人減到一百人,或者更少僅此而已。」

灰袍老者臉上的笑容斂去,看著竹竿上的一片綠葉,輕聲說道:「我心裡不是這麼想的。」

羊小虎大喜,說道:「那院長何不」

「可事實正是如此。」

「」

「死一個,那是生命。死的人多了,那便是數字。古以來,何曾有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