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一十七章、焦急等待!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後來修玉沙幾乎是和整個神洲武者為敵,圍攻者人多勢多的時候,他就避而不戰想方設法逃跑。凡是參與過圍攻他的,他在後來都不擇手段的去滅其家族甚至門派。 因為修玉沙修為精深,而且又心狠手辣,凡是落入其...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一十七章、焦急等待!

「放下。放下。稍安勿躁,切莫衝動。」羊小虎夾在中間連連勸阻。夏侯淺白再不放手的話,鐵木心這個大塊頭就要被他給掐死了。

夏侯淺白這才發現自己把鐵木心的身體給提在半空中,鐵木心呼呼不暢,面紅耳赤。就是有心想要解釋也說不出話來。

他的手掌虎口一松,鐵木心的身體立即跌倒在地。

鐵木心捂著咽喉咳嗽出聲,眼眶裡面有大顆大顆的眼淚滑落,聲音哽咽的說道:「幻境崩了。整個幻境都崩潰了。只要我和蔡葩逃出來了,他們都不知道去了哪裡」

「什麼?幻境崩了?」羊小虎大為吃驚。

「幻境怎麼會崩呢?」夏侯淺白一臉冷笑,說道:「幻境存在萬年,我們送進去了多少屆的學生。別的學生都能夠安全出入,怎麼輪到你們進去幻境就崩了?」

「就是。哪有這樣的事情?幻境是上古荒地,比星空學院的歷史還要悠久,不可能那麼容易就崩掉的。」

「只不過進去幾個新生而已,能有毀滅幻境的能力?你們也太高估自己了。」

星空導師們紛紛指責,顯然不相信鐵木心所說的幻境崩塌的話。

「是真的。我親眼年見。」鐵木心嘶聲喊道。

「是崩塌了。」蔡葩也在旁邊補充佐證。「如果不是我們之前就被衝擊到很遠的地方,怕是根本就逃不出來。」

「問問其它的學生不就知道了?」羊小虎提議說道。

於是,孔離隨手拉住一個剛剛出來的學生,問道:「同學,幻境崩塌了嗎?

「我不知道。」那個同學一臉驚恐的模樣,說道。「我們還在幻境的時候,感覺到水元素波動太大,朝著一個方向瘋狂涌去。我們所在的位置水元素消失,花草枯萎,鳥獸死色。我們擔心幻境會有大的變動,然後就趕緊浮出弱水。」

顯然,這位同學是在冰山屹立起來時逃跑的。

孔離面露疑惑,說道:「以前也聽說過水元素暴動的情景,但那是多少年以前了?」

「三百六十七年前。」羊小虎博覽群書,對各種史料如數家珍。「三百六十七年前,書院學生入山引起水元素暴動。」

「我記起此事。」夏侯淺白點頭。

「一千六百二十一年前,書院學生入鏡也引發生水元素暴動。那一次是學院建校史上損失學生最多的一次,一共有十一名學生在那次入境時死亡,九人重傷,二十四人輕傷。當時引起學院轟動,學校還派人入境去調查此事。」

「找出什麼規律嗎?」夏侯淺白出聲問道。

羊小虎壓底聲音,小聲說道:「三百六十七年前,是一代人傑白露禪入境。白露禪三歲入空谷,十一歲爬高山,後來連番破境,二十七歲入星空境。是數百年來破境速度最快的強者,被時人稱之為『武神』。直到現在,學院的星空牆上面還有其輝煌戰績的記載。」

「一千六百年前那次呢?」

「那次進去的是『魔王』修玉沙。」羊小虎說道。

「修玉沙是哪一年入境?」孔離大驚。

「確是那年。」羊小虎無比堅定的說道。他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信心。

魔王修玉沙是比武神白露禪更加恐怖的存在,無門無派,家境普通的布衣少年。先入鬼域,后入星空。後來因為愛上世家之女被拒而凶性大發,將此家族滅門。包括他喜歡的那個女人以及那個女人喜弧

此事鬧得太大,引發整個修行界人士的不滿。大家群起而攻,屢次圍殲修玉沙而失敗。

後來修玉沙幾乎是和整個神洲武者為敵,圍攻者人多勢多的時候,他就避而不戰想方設法逃跑。凡是參與過圍攻他的,他在後來都不擇手段的去滅其家族甚至門派。

因為修玉沙修為精深,而且又心狠手辣,凡是落入其手者幾無活路。當時神洲大地因此人一片腥風血雨。最後被當時的『人王』贏憐月設計誅殺於斷龍台。神洲由此平靜。但是修玉沙的惡名卻人盡皆知,有止小兒啼哭的作用。被人稱之為『魔王』。

當然,其它年份也出現過響譽神洲的星空強者。只是這兩年恰好有星空強者進入的時候,水元素暴動的比較厲害而已。

「今年又是何原因?」夏侯淺白一臉深思的模樣,說道:「何人竟然能夠使幻境崩塌?那以後是萬民之福還是星空之恥?」

「現在誰能知道呢?」羊小虎搖頭嘆息,說道:「當年的修玉沙是學院極為看重的學生。因為他平民出身,無門無派,學院想以此來抗衡權貴壟斷優秀學子的野心」

羊小虎話音未落,夏侯淺白和孔離已經殺氣騰騰的盯了過去。

此兩人都出身高貴,又各有佛門道家的背#景,是龍虎山和天音寺大力培養的棟樑之才。

要論起對優秀人才的壟斷,除了各國皇室之外,那就是像龍虎山天音寺以及長白劍派這樣的傲世存在了。星空強者重出不窮,還有哪一家比它們底蘊更加深厚的?

羊小虎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尷尬的笑笑,說道:「修玉沙平時是眾生表率,誰知道過不了情字一關,結果就成了殺人魔王?」

「人性本惡。上古大賢早就說過的話。」夏侯淺白冷笑出聲,說道:「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都是星空學子,都以出自星空為榮譽。星空本身不需要積蓄勢力,一直是神洲中立的存在。它要抗衡權貴何用?」

「就是。書獃子居心叵測。竟然想要搞內部矛盾。」孔離附和著說道。在這一方面,兩人倒是有了共同語言。

羊小虎苦澀微笑,說道:「現在不是爭論那個的時候。學生大多都回來了,為何李牧羊他們直到現在還沒有出來?實在不行的話,我想進去看看。」

「再等等看。」夏侯淺白說道。「如果他們所言屬實的話,現在的幻境已經不復存在。你到了鳳麟之洲,說不得會驚動那隻萬年怪物。你有能力逃脫,他們呢?這對李牧羊他們反而是一樁壞事。」

「可是」羊小虎擔憂不已。他只有那麼幾名學生,現在出來的卻只有鐵木心和蔡葩兩人。要是其它人當真全部葬身於幻境,他哪裡還有臉繼續執教下去?趕緊打包行囊出去屠龍吧。

水鏡再次蕩漾開來,羊小虎趕緊奔過去迎接。

孔離夏侯淺白等人也是滿臉期待,希望此番就是李牧羊他們一起出來。

撲通!

一個白衣身影從裡面栽了出來,他連續向前沖了幾步,這才站穩住了身體。

對著圍攏而來的幾位星空導師作揖,聲音疲憊的說道:「楚潯見過幾位先生。」

「楚潯,李牧羊他們呢?」羊小虎上前抓著楚潯的手臂,急忙問道。

楚潯眼裡的怒意一閃而逝,面容仍然平靜,出聲說道:「羊師,我是單獨入境。幻境之內,沒有見過李牧羊。」

「那陸契機林滄海他們呢?」羊小虎再問。

「也不曾見過。」楚潯說道。

「那你去了哪裡?」

楚潯不答。

學生可以拒絕回答導師提出來的這種問題,更無需嚮導師彙報入境所得。那是各人隱私,是不需要與其它人分享的。

要是哪一位學生得了什麼秘寶或者修行珍本,說出去反而是給自己招惹災難。

這是星空學院的規矩。

羊小虎也知道自己問得太過,解釋著說道:「楚潯,屠龍系危矣。現在只有你和蔡葩鐵木心三位同學回來。其它人都不見蹤跡。所以為師才如此的擔心。」

楚潯眉頭緊皺,急忙問道:「陸契機也沒有出來?」

「不曾出來。」

「我要進去。」楚潯說話的時候,轉身就要重新入境。

羊小虎一把將其拖住,說道:「你真氣耗盡,體力不支。現在進去只是送死。而且,聽其它學生所言,幻境塌陷,你又到哪裡去找回他們?」

楚潯的臉色鐵青,眼睛赤紅,說道:「那我們就坐視不理任由他們埋骨荒地?」

「如果他們當真出不來」夏侯淺白擺起了星空名師的架子,冷聲說道:「就是如此。哪一年沒有學子埋葬荒野,不就是這麼一年年過來的?我們也曾入境幻境,也曾遭遇過兇險,都是拿命拼出來的。拼出來了,那是幸運。拼不出來,那就得認命。」

楚潯握劍的手微微顫抖,卻不敢反駁夏侯淺白的話。

夏侯淺白所說的確實是學院規定,有人死於幻境,還有人主動留了下來。

如果親友死了就要重新入境報仇,同窗留下就要進去陪伴,這星空學院也就不再是星空學院了。

所有的後果都需要自己承擔,所有的選擇都需要坦然接受。

「再等等。」羊小虎明白楚潯對陸契機的感情,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著說道:「再等等。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

楚潯無奈,只得跟著這幾位星空導師站在一起等待那水鏡的再次蕩漾扭曲。

過了好一會兒,正當大家的情緒越來越低落,不連孔離也嚷嚷著要入境去尋人的時候,水鏡才再一次蕩漾開來。

羊小虎臉上的肌肉抽搐,激潰骸盎乩戳恕V沼諞回來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