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六章、狼和鹹魚!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才藏在哪裡啊?你不是把我吞了嗎?怎麼又把我吐出來了?」 「噗——」 「水之幻境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我的那些朋友都逃出來了嗎?」 「噗——」 「你平時都喜歡吃什麼啊?你要...

?〝〞網,無彈窗!

第二百一十六章、狼和鹹魚!

聽到李牧羊的話,狼王第一反應就是我靠你騙走了我的蛋蛋還想騙走我的身體你當老子是傻逼嗎?

不過,看到李牧羊一臉認真的模ng,它又覺得或許這一次他是發自內心的對自己發出邀請呢?

畢竟,誰不想要一個自己這樣威猛彪悍的超級打手呢?

於是,狼王一臉警惕的盯著李牧羊,說道:「我為什麼要跟你回去?」

「我們說個假如。你別激動,我只是說假如。」李牧羊輕聲安撫著狼王的情緒,說道:「假如雪球不願把你的狼珠還給你,你怎麼辦?」

「我會殺了你們。」狼王狠聲說道。「我要和你們不死不休。我得不到狼珠,你們也休想離開幻境。」

「衝動。」李牧羊說道。「太衝動了。這種兩敗俱傷的解決辦法,實在不是一個以美貌與智慧聞名於世的狼王所應該選z的。」

美貌與智慧?聞名於世?

狼王愣了愣,心想,我在外界竟然有如此大的名氣?

對了,一定是進入幻境的那些人類將我的英姿傳播出去,於是引得外界的小民對我頂禮膜拜。

「你有什麼建議?」狼王聲音嘶啞的問道。雖然表情依然兇狠,但是說話的語氣倒是緩和不了。就算李牧羊再說錯一兩句話它也不會立即撲上去撕咬的模ng。

「你想要什麼?」李牧羊問道。

「狼珠。」

「還有呢?」

狼王瞅了瞅在一邊吐泡泡的雪球,不甘心的說道:「弱水之心。」

「對嘛。」李牧羊笑著說道。「咱們倆的目標是一致的。我有弱水之心,我的弱水之心又吞噬了你的狼珠。倘若你跟我一起出境,和這弱水之心朝夕相處,時間久了,你們彼此之間有了感情。你找雪球要回你的狼珠,難道它會說不同意?你剛才也看到了,我在幻境裡面才和它相處了多久?它不僅僅對我生死不離,而且還捨命相護。它是一顆重情重義的好球埃如果不是它救我的話,你已經把我踩成爛泥了。對不對?」

「——」狼王不應。不過內心深處倒是覺得李牧羊說的話還是有一點點道棱弱水之心沒見過什麼世面,很容易被狡猾的人類給欺騙的模ng。如果自己有心討好的話,說不定就能夠獲得它的芳心。到時候本王連著狼珠帶著弱水之心一併拿走。還有這個卑鄙的傢伙什麼事情?

可是,狼王從來都沒有離開過環境一步。生於斯,長於斯。吸食紅月之光華而長大。

要是到了外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

要是出去之後這狡猾的龍族背叛自己,自己又將如何應對?

像是看穿了狼王的心事,李牧羊接著說道:「如果雪球不還你狼珠,你也不願出幻境,你的情況會是怎麼樣?」

狼王沉默不答。

「沒有了狼珠,你就沒辦法吸食紅月光華。甚至就連自己的本命元神都丟失了,沒辦法修行破境,不能發揮出自己強大的戰鬥力。甚至你會慢慢的衰弱,慢慢的變老。那個時候,你會被新的狼王取代。這就是你要的狼生嗎?」

「——」

「失去了狼珠,失去了狼生的理想和追求,你和一條鹹魚有什麼區別?」

「鹹魚是什麼?」狼王問道。

「是一種江南特產的小菜。」李牧羊解釋著說道。「新鮮的河魚晒乾,每天清晨配一碗米粥。很是清爽可口。」

「那做一條鹹魚有什麼不好?」狼王不解。

「——」

李牧羊不想回答那種幼稚的問題,看著狼王說道:「你好好考l考l。如果你不願接受的話也行,咱們各走各路。以後老死不相往來。這個地方我這輩子大概是不會再來了。」

頓了頓,看了跑到自己肩膀上的雪球一樣,說道:「你要打也行。雪球會陪你打。它是弱水之心。只要有水元素在,它就有著綿綿不絕的精力和你戰鬥。失去了狼珠,你沒辦法吸納紅月光華為你所用。怕是最終的結果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累死。」

「——」

李牧羊並不著急,他知道狼王需要一些考l的時間。

畢竟,這裡是生它養它的地方,貿然離開,誰知道結局會是怎麼樣呢?

李牧羊摸摸雪球的爪子,它用自己的小爪子拍了過來。顯然,它不喜歡這樣的親昵動作。

李牧羊被它的憨態逗笑了,又伸手去摸它的鼻子。它連忙後退,嘴巴里還不停的噗噗噗出聲,就跟一隻在池塘裡面吐著泡泡的大眼魚似的。

「雪球,你剛才藏在哪裡啊?你不是把我吞了嗎?怎麼又把我吐出來了?」

「噗——」

「水之幻境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我的那些朋友都逃出來了嗎?」

「噗——」

「你平時都喜歡吃什麼啊?你要是跟我出去,我可不能讓人知道你就是弱水之心,得想辦法把你隱藏起來——」

「噗——」——

李牧羊也覺得和雪球溝通太難。

它太小了,還不懂事。

李牧羊等了好一陣子,狼王仍然沒有做出決定。

於是,李牧羊摸了摸雪球的腦袋,說道:「雪球,我們回去吧。」

說完,帶著雪球就朝著紅月高懸的地方走過去。

等到天亮之時,它就能夠通過陣眼回到學院。這水之幻境裡面發生的一切怕是要就此埋葬了。

「等等。」狼王出聲喝道。

李牧羊轉身,問道:「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還我狼珠。」狼王惡聲惡氣的說道。

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起來,對著狼王招了招手,說道:「走吧。跟我回家。」

於是,狼王走到李牧羊的身邊蹲了下去。

李牧羊帶著雪球爬上狼王的後背,狼王的身體燃燒起火焰,朝著那鳳麟洲最高的山峰飛了過去——

嗖!

佛學課上的張之洞同學出來了。

張之洞身形踉蹌,雖然努力保持著鎮定從容,但是身上的血污以及臉上的傷痕仍然可以看出它此時的狼狽。

他對著水鏡之前的導師們躬身行禮,導師們也並不問他在幻境之內的經l收穫,由雜役攙扶著回去休息治療去了。

道術課上的李顯龍同學被扶出來了。

李顯龍同學傷痕纍纍,破衣爛衫。要不是有同伴相幫,根本就沒辦法出境。現場的名師及時出手給予救治,他這才恢復了一些神智,對著導師們彎腰鞠躬,然hu便被架走了。

戰爭課同學劉啟軍出來了。

屠龍課同學鐵木心和蔡葩出來了。

隨著水波的不斷起伏蕩漾,不停的有星空學子從那水月洞天裡面出來。

鐵木心和蔡葩的情況也不太好,鐵木心看起來也受了不少傷,反而是蔡葩情況更好一些。

他們倆對著導師們彎腰鞠躬,正準備下去時,卻被羊小虎給拉到了一邊。

羊小虎一臉關切的模ng,小聲問道:「其它人呢?」

鐵木心臉色黯然,沉默不語。

羊小虎嚇壞了,說道:「說話埃你快說話埃他們怎麼樣了?」

鐵木心還是不答。

「你啞巴了?」羊小虎生q的說道。「其它人是死是活,你總得給個信吧?」

鐵木心這高大敦實的草原漢子竟然眼眶發紅,『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羊小虎傻了,聲音哆嗦地問道:「哭什麼啊?不會是——其它人都回不來了吧?」

鐵木心這邊的動妓ng太大,自然就落在其它人的眼裡。

夏侯淺白最是冷傲,說道:「書獃子,你怎麼管教學生呢?入境之前話不都說得很清楚明白嗎?生死由命,成敗在天。幻境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誰也難以預料,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才智去解決問題。能夠有所收穫,這自然是幸運。一無所得,也算是入境歷練了一回。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孔離也是對羊小虎極度的不屑,說道:「學生有所傷亡,這是大家都不願看到的事情。但是,如果把所有的學生都護在羽翼之下,那學生們還能夠成長為參天大樹嗎?羊小虎,我知道你的學生少,每一個都是寶貝疙瘩。但是,還是要持平常心對待。你也不是第一次送學生入境了,心放寬些吧。別作小女兒姿態惹人笑話。」

羊小虎沒心思和這兩個老對鬥嘴皮子,他也從來都鬥不過他們。

他的眼眶泛紅,盯著鐵木心說道:「千度呢?陸契機呢?林滄海呢?李牧羊呢?還有楚潯——他們都回不來了?」

「什麼?」夏侯淺白聽到『李牧羊』的名z,臉色不由得為之一變。他寬袍大袖一身白衣的朝著這邊走來,一把抓住了鐵木心的脖子,硬是把這鐵塔大漢的身體給提了起來,怒聲喝道:「幻境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怎麼樣了?他是不是死了?你快給我說話?「

孔離也沒辦法不做『小女兒姿態』了,快步走到羊小虎的身邊,聲音急促的問道:「你這小子,怎麼話都說不利索。幻境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和你們一起入境,他又去什麼地方了?是死是活,你快給我說話——」

~~網,無彈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