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五章、它太幼稚!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雪球身上。 這一狼一球打得不可開交,戰況堪稱慘烈。 狼王失去了狼珠,很多大招都施展不出來,甚至都沒辦法吸納紅月之光為自己所用。 而雪球雖然身體軟綿綿的,但是無論是被狼王打扁還是...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二百一十五章、它太幼稚!

「你當我傻啊?」

雖然雪球沒辦法說話。但是李牧羊知道,它大概想要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李牧羊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對雪球說道:「你隨便將就一下。如果當真不喜歡,你再想辦法逃回來。反正它也抓不住你。」

「噗噗噗」

雪球不停的『噗』著,拒絕的很激烈。

李牧羊無奈的看著狼王,說道:「你看,它不願意,我也沒有辦法。」

狼王神情亢奮的盯著雪球,說道:「吞了我的狼珠,哪裡還有任它逃跑的道理?它必須要留下來。狼珠丟了,就以此物來作賠償。」

李牧羊點頭,說道:「言之有理。那你們倆好好溝通溝通,我有點事先走一步。」

「站祝」狼王出聲喝止,說道:「弱水之心沒有入手,你休想離開。」

「你看,你這就是欺龍太甚了。」李牧羊生氣說道。無論如何,他都要將龍族的身份掛在嘴邊。要讓這頭惡狼認識到殺死龍族後果的嚴重性。如果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類的話,它分分鐘都能夠滅自己好幾十次。但是面對龍族時,它會慎重許多。畢竟,它已經連續在龍族身上吃了兩次大虧。

李牧羊停下了腳步,看著狼王說道:「你想怎麼樣?」

狼王眼睛血紅的盯著雪球,巨大的身形突然間朝著雪球撲了過去。

泰山壓頂,火焰紛飛。

「唧唧唧」

雪球感覺到了危險,立即閃電般的逃離開來。

雪球在前面跑,狼王在後面追。

一個體大如牛,不,比牛還要更大一些。

一個弱水如兔,不,比兔子還要更小一些。

一個全身赤紅,渾身上下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一個通體雪白,整個身體就像是握成拳頭的一小團雪。

狼王前撲,后跳。

張嘴咬,拿爪拍。

噴火燒,用尾巴抽。

可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碰著那雪球的皮毛。

雪球實在是太靈敏了,它就像是那狼王身上的一隻小跳蚤,圍繞著狼王左衝右突,上竄下跳。直把狼王給折騰的氣急敗壞,暴跳如雷。

「該死的東西。」狼王氣喘吁吁,盯著雪球的眼神都快要噴出火來。

「噗噗噗」雪球的身體飄蕩在空中,不停的對著狼王吐著泡泡。

它覺得這裡實在太幹了,所以想吐點口水濕潤一下生存環境。

雪球的這種無意識形為無疑是打臉,狼王的表情就更加的暴戾兇殘。

李牧羊一臉的難過,出聲安慰著說道:「你別著急。弱水之心是神洲有名的神器,天下人皆有奪取之心。如果能夠被你收為私寵,對你的修行破境是有巨大幫助的。倘若很容易就能夠得手,那也就辜負了神器之名。你說是不是?」

「言之有理。」狼王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

「慢慢來,不著急。」李牧羊笑著說道。心想,你們打你們的,我就在旁觀看一場好戲。雪球是弱水之靈,是由無數的水母組成。他才不信這個智商不高的大塊頭狼王能夠將其擒拿呢。李牧羊心裡一點兒也不替雪球擔心。

再說,就算雪球被狼王擒拿,它也是有辦法自己逃脫出去的。

要知道,它可是水埃

水至柔又至剛,即有型又無形。你能奈我何?

李牧羊想要拖延時間,那樣他的身體就能夠恢復一些,自己也有一些逃跑或者和狼王戰鬥的本錢。

「吼」

狼王一聲怒吼,龐大的身體突然間朝著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

它在察覺自己很難把弱水之靈打敗的時候,終於更換了襲擊目標。

弱水之心剛才不是變身護主嗎?倘若它攻擊李牧羊的話

「唧唧」

果然,正在吐泡泡玩的雪球看到李牧羊遭遇危險,身體瞬間脹大,就像是一個透明的巨型兔子似的主動衝撞向狼王。

狼王奸計得逞,很是兇猛的和變身後的雪球撕打在一起。

李牧羊暗自鬆了口氣,心想,患難見真情。

雪球關鍵時刻再次救下自己,證明它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好雪球。

以後自己也要好好待它,不能讓它被人欺負了。

當然,一般人估計也欺負不了它。

轟!

雪球被狼王給大力撞飛出去。

砰!

狼王被雪球給舉起來丟出去好遠。

撲通

雪球壓在了狼王身上。

狼王又壓在了雪球身上。

這一狼一球打得不可開交,戰況堪稱慘烈。

狼王失去了狼珠,很多大招都施展不出來,甚至都沒辦法吸納紅月之光為自己所用。

而雪球雖然身體軟綿綿的,但是無論是被狼王打扁還是搓圓都能夠很快復原,身上還不會留下任何的痕。

撲通

狼王把壓在自己身上的雪球狠狠的頂了出去。

它喘著粗氣,狼狽不堪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我要和你談判。」

「談判?」李牧羊一愣,然後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說道:「好埃不過你也看到了,弱水之心不聽我的使喚,如果你是想要讓我命令它聽從你的召喚的話,恐怕我幫不了你。」

狼王看了恢復成原型的雪球一樣,說道:「讓它吐出我的狼珠,我可以護送你們離開幻境。」

「沒問題。」李牧羊爽快的答應了,他對雪球說道:「雪球,把它的珠子還給它,然後我帶你出去找好吃的好玩的,好不好?」

「噗」雪球一臉茫然的看了李牧羊一眼,然後吐出了一個泡泡。

「就是那個大太陽,那個紅色的蛋蛋」李牧羊一邊和雪球溝通,一邊用雙手比劃出狼珠變大時的模樣。

「噗」雪球再次吐出了一個泡泡。

李牧羊一臉的無奈,攤開雙手對著狼王說道:「你也看到了。它太幼稚,沒辦法溝通不,你和它說一說?」

狼王很糾結。

打又打不過雪球,讓它吐出自己的狼珠它又表現出一幅聽不懂的傻白甜模樣。

這可如何是好?

「要不這樣。」李牧羊出聲說道。「不管怎麼說,狼珠是我從你這裡借出來的,咱們倆之間有著君子協議。我答應過你,獲得弱水之心之後供你使用三年。我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只要你願意接受,我的承諾直到現在仍然有效。」

「你也看到了,因為一些特殊的淵源,弱水之心和極其親近。我回去,它自然也是會跟我回腮以,這弱水之心等於是我私人的財產。」

「你想說什麼?」

「跟我回去。」李牧羊一臉誠摯的說道。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