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一十四章、救命雪球!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他對著小雪球招了招手,小雪球便唧唧唧的叫著,朝著李牧羊站立的方向飄蕩過來。 雪球繞著李牧羊轉了一個圈圈,然後停留在李牧羊的肩膀上。 「雪球,看著我的嘴唇:噗」李牧羊對著雪球吐出一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二百一十四章、救命雪球!

李牧羊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自己的身體虛弱無力,身邊又沒有任何一個朋友在旁邊守護,燃燒著的狼王以摧枯拉朽的姿態從高空而來,看起來就像是要碾滅眼前的一切。

狼珠丟失,萬年修為被毀。狼王憤恨不已,對李牧羊可以說是恨之入骨。

不殺不足以平心結,殺之也不足以補損失。

狼王能夠想到的,就是用最霸道殘忍的手段將李牧羊給壓成肉泥再烤成肉餅。

當然,假如那塊肉餅沒有被焚化成氣體還能夠保留下來的話。

「結束了。」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他想到了開頭,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樣的結尾。

他距離成功是那麼的接近,弱水之靈近在咫尺觸手可得。

結果幻境崩塌了,弱水之靈消失了,一起入境的小夥伴們也全都離散了。

自己要死了。

瞳孔裡面是那巨大的身影和紫紅色的火焰,灼熱的光輝幾乎把人身體的毛髮都烤焦掉了。臉上火辣辣的,身體卻是冰涼如水。

這一刻的李牧羊內心反而無比的寧靜,父母雙親以及李思念的臉在腦海里不停的浮現。一幕幕生活的畫面掠光浮影般閃過,卻每一楨都牢牢的定格在他的內心深處。

「真是想念他們呵。」李牧羊喃喃說道,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是思念太深,還是離別太痛,眼角竟然有一顆眼珠順著臉頰滑落。

那顆淚珠飄蕩開來,然後在空中緩緩漲大。

狼王越來越近,烈火越來越熱。

李牧羊感覺到泰山壓頂般向自己砸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在慢慢的融化。

或許已經融化掉了。

狼王挾風帶火。

驚天動地的撞擊聲音。

安靜。

耳邊死一般的安靜。

「死了嗎?」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一定是死了。」李牧羊在心裡確認道。「如果沒有死的話,怎麼會有死一般的安靜呢?」

因為確定自己死了,李牧羊意興瀾珊,都不願意睜開眼睛再瞧上一眼。

對於一縷魂魄而已,哪裡不是漂泊之地?

李牧羊沉溺在與家人親友離別的傷感情緒中難以自拔,或許以後陪伴自己的就只有這些記憶了。

傷心至死!

不,是死了之後還傷心至死!

「唧唧唧」

有什麼動物的叫聲在耳朵邊響起。

李牧羊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唧唧唧」那叫聲再次響起來的時候,李牧羊終於確定,那聲音確實是在自己的耳朵邊響起的。

「這是?」李牧羊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猛地睜開眼睛,驚喜的叫道:「雪球?這是雪球的叫聲?」

果然是雪球。

不,看錯了,是雪球的膨脹版。

原本巴掌般大小的雪球突然間爆漲開來,身高體積看起來和狼王差不多大校長大后的雪球就像是一隻巨型的白猿或者說是一條渾身披雪的大狗。

它那如兩根白色玉柱般的手臂高高的抬起,硬生生的將猶如小山一般的狼王給頂在空中難以落地。

也正是因為它的托舉,李牧羊才免去了被狼王碾滅成渣的悲慘命運。

李牧羊的精神來了。

以疾風閃電般的速度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逃過狼王龐大身體的碾壓覆蓋範圍,避免雪球力氣不濟不小心脫手的人間慘事發生。

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歡躺在狼王的褲襠底下看著他連件底#褲都不穿的沒節操樣子。

李牧羊跑到安全範圍之後,這才對著雪球喊道:「雪球,你怎麼在這裡?」

「咯咯咯」

雪球看到李牧羊安然無恙,咧開嘴巴大笑了起來。

它這麼一笑,體內的那一股子真氣一下子就泄掉了。

嗖!

雪球的身體瞬間縮小,一下子就變成了原來的模樣。

砰!

雪球被狼王給一腳踩進了泥土裡面。

「雪球」李牧羊出聲喊道。這個白痴,打架的時候要嚴肅,你傻樂個什麼勁啊?

狼王實在是氣壞了,它的滿臉凶光,瞳孔血紅,身體四周燃燒著獵獵火焰。

它眼神兇狠的瞪著李牧羊,怒聲說道:「不還我狼珠,今日我必將你撕裂成碎片。」

「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動腳你的蛋蛋快要被你踩碎了。」李牧羊大聲喊道。

狼王一迷惑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你休得騙我。」

「我哪裡騙你?」李牧羊生氣的說道。「我和你說過,你的狼珠不是被我吞掉的。是被弱水之心吞掉的。你不聽,還打我。」

「弱水之心不知所蹤,你這欲加之罪難以對質,我如何信你?」

「誰說弱水之心不知所蹤了?」

「它在何處?」

「在你腳下。」

「你當我是三歲小兒?」

「我怎麼會騙你?你只需要抬起爪子看上一眼不就知道了?」李牧羊生氣的說道。「剛才生死關頭將我救下的就是弱水之心,如果不是弱水之心的話,又怎麼能夠抗衡你那樣的大力一腳?」

狼王知道自己不應該信他,可是弱水之心的誘惑力太大了。它心裡又忍不住的想去驗證一下。

「你在使詐?」狼王眼神警惕的盯著李牧羊。這小子不是什麼好龍,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都讓人覺得充滿了欺騙性。

「你只需要抬一抬腳而已,我使不使詐又能把你怎麼著?」李牧羊相當無語的說道。自己的人品就墮落到如此地步了嗎?連一個牲口都不願意相信自己。

狼王還在猶豫。

「如果你不抬腳的話,那這件事情就和我沒有關係了。」李牧羊轉身欲走。「吞噬你狼珠的是弱水之心,現在狼珠就在它肚子里,你們之間的恩怨我不插手」

「站祝」狼王出聲暴喝。

李牧羊只是說說而已,沒有把這頭紅狼解決掉,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又能走到哪裡去?

「你還想要做什麼?」李牧羊沉聲問道。

「如果我腳下不是弱水之心」

「不是弱水之心我任憑處置。」李牧羊狠聲說道。

狼王看到李牧羊如此的理直氣壯,不由得信了一大半。

它的身體緩緩的升起,地面之上出現四個大大的土坑。

土坑裡面空空蕩蕩,看起來什麼都沒有。

「卑鄙的傢伙,你膽敢再次騙我。」狼王簡直要被氣吐血了,嘴裡噴出一團火焰朝著李牧羊所站的位置撲去。

烈火燃燒,李牧羊慌張的朝著一邊躲閃。

「你再仔細看看。」李牧羊避開狼王的火焰攻擊,大聲對著它喊道。

順著李牧羊手指的方向,只見最左邊的一個大坑裡面,有一個薄如葉片的白色小球緩緩的立了起來。

它的身體搖搖晃晃的,一幅站立不穩的模樣。

突然間,它使勁兒的搖晃著腦袋,然後那紙片一般的身體才慢慢的鼓起。

鼻眼分明,身體圓潤。又變成了那個又蠢又萌的小雪球。

「咯咯咯」小雪球對著李牧羊傻笑個不停。

李牧羊一頭的黑線。

這個白痴傢伙,剛才都被人給踩扁了,你就沒有長一點記性?

狼王瞪大眼睛看著那小不點,出聲問道:「這就是弱水之心?」

「對。這就是弱水之心。」李牧羊一臉篤定的說道。「狼珠就是被它吞掉的。你想要狼珠,就找它討要吧。」

雪球看到李牧羊手指頭指向自己,也有樣學樣的用一隻小爪子指著李牧羊,然後咧嘴咯咯咯的笑著。

「」李牧羊覺得這傢伙還真是缺心眼。

「你又要騙我。」狼王咆哮如雷,身上的火焰一下子爆漲數倍,就像是身上披上了一層紅色的毛髮。「弱水之心明明是神器,為何是這樣的微末小丑?」

「你等著。」李牧羊說道。

他對著小雪球招了招手,小雪球便唧唧唧的叫著,朝著李牧羊站立的方向飄蕩過來。

雪球繞著李牧羊轉了一個圈圈,然後停留在李牧羊的肩膀上。

「雪球,看著我的嘴唇:噗」李牧羊對著雪球吐出一個泡泡。

「咯咯咯」雪球覺得李牧羊的模樣實在是滑稽之極,再一次用爪子掩著小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李牧羊有種把它掐死的衝動。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吐泡泡才是最可愛的一般,笑夠了的雪球也對著李牧羊吐出一個泡泡:「噗」

那個泡泡漂浮在空中,然後一顆顆的分離。一顆分成兩顆,兩顆分成四顆,很快的,李牧羊的周圍就堆滿了那種可以不停複製的水元素泡泡。

「看到了沒有?」李牧羊指著那些泡泡說道。「這是水母。萬水之母。只有弱水之心才可以製造出來的水母。」

狼王信了,眼睛裡面閃發出貪婪的光彩,盯著雪球說道:「弱水之心。果然弱水之心。是它吞噬了我的狼珠,所以它理應屬於我的專用神寵。」

李牧羊點頭,說道:「沒問題。你喜歡你拿去。」

李牧羊對著雪球指了指狼王,說道:「你吃了別人的東西,去給人道個歉。」

雪球看看狼王醜陋的大臉,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然後小腦袋撲通撲通的搖晃。

太丑了,它害怕。

「它看起來很醜」李牧羊認真的安慰著,說道:「但是它很溫柔。」

「噗」

雪球吐了李牧羊一臉的口水。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