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二章、吞噬狼珠!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飛去。腦袋重重的撞在上面的冰壁上面。 停頓片刻,它又充滿好奇的盯著李牧羊的嘴巴,然後落在李牧羊的脖頸上面,伸出一個小爪子去摳李牧羊的嘴唇。 「別鬧。」李牧羊把它的小爪子給挪開。 ...

?

第三百一十二章、吞噬狼珠!

「這是哪裡?」李牧羊一臉懵逼的模樣。

李牧羊站在光柱外面的時候,看到光柱裡面的雪球和自己只是隔著一層透明的白光。自己只需要伸進手去,幾乎就能夠把它給拉扯出來。

他以為自己只需要跨前一步,就能夠立即進入光柱,和雪球來一個親密接觸。

可是進來之後卻發現,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空間裡面不見一塊石頭,也沒有一根柱子。只有漂浮在空中的泡泡,五彩晶瑩的水元素。

李牧羊往前奔了一截,除了泡泡還是泡泡。往後奔了一截,除了泡泡還是泡泡。

他把四個方向給全跑了一遍,發現都是一眼望不到盡頭也跑不到邊界的泡泡。

李牧羊明白了,這裡屬於一個芥子空間。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

這個光柱看起來不大,但是內里卻有著廣袤無限的天地。

如果找不到應對之法的話,怕是自己就得被困於此地難以出去。

外面有知交好友心憂等候,紅月消失白日來臨,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然不多。

李牧羊必須在最快的時間找到雪球,找到出路。然後帶著他們一起闖出幻境。

不然的話,就得在這幻境之中困上一年,等待下次幻境再次開啟時才能夠出去。

李牧羊可不願意在這裡面呆上一年,一年之後出去,誰知道家裡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自從自己『不小心』殺了崔照人之後,他就一直在擔憂崔家的報復。追星趕月的勤奮學習,也是為了早日出去保護家人。

李牧羊讓自己保持清靜狀態,然後盤腿坐在地上開始思索解決之道。

他自己的人生經歷過於簡單,肯定是沒辦法想出對策的。

所以,他將希望寄托在那頭老龍身上。

既然有龍族找狼王借狼珠,那就證明這狼珠確實是有大作用的。

不僅僅是能夠帶著自己進入這弱水之心的領域屏障,還應該有其它的作用。

只是這作用是什麼,因為記憶的殘缺或者信息的缺失,李牧羊一時半會兒還想不明白。

李牧羊一邊思考,一邊用手指頭敲擊著地面。

地面之上也全都是水元素凝結而成,自己的腳踩在那些水元素之上,如踩在平地之上一樣的結實穩固。

就像是一池清水,自己蕩漾在水流之中。四面八方全都是水源將自己包裹。看不到盡頭,也找不到退路。

李牧羊的手指頭敲著敲著,手上的敲擊動作突然間停止。

他想了想,然後頭下腳上,腦袋狠狠地朝著那地面上的水元素撞擊過去。

李牧羊的身體一直掉落,一直掉落。

撲通!

他的身體砸在什麼堅硬的物體上面。

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聽到『咯咯咯』的笑聲。

抬頭看去,雪球捂著嘴巴指著李牧羊摔倒時的滑稽模樣捧腹大笑。

李牧羊也被雪球的憨態給逗樂了,高興的說道:「雪球,我們又見面了。」

看到李牧羊出現在光柱之中,外面的千度陸契機林滄海等人都鬆了口氣。

林滄海指著李牧羊,喊道:「千度千度,李牧羊出來了」

「知道了。」千度看到了李牧羊,心事放下,又恢復了那種淡定從容的模樣。

陸契機則是一直冷著張臉,好像事不關已高高掛起。

她只和李牧羊相熟,李牧羊不在,她也就沒有和別人說話的興趣。

「李牧羊,李牧羊」林滄海在光柱外面又蹦又跳的,大聲喊道:「你在裡面能看到我嗎?」

沒想到李牧羊當真像是聽到他們說話似的,竟然走到了柱壁邊沿,用口型說出『我看到你們了』這樣的字眼。

林滄海大喜,喊道:「李牧羊看到我們了,李牧羊看到我們了」

「他看不到我們。」千度出聲提醒。「那是一個傳送陣,也是一個芥子空間。李牧羊進去之後耗費那麼長時間才到達這裡,證明他在裡面迷路過。看起來我們只是相隔不過是咫尺之間,其實何止是十萬八千里。」

「不會吧?」林滄海一臉的不可置信。「那我剛才問李牧羊他有沒有看到我們,他給我回復說自己看到了?」

「逗你玩。」千度說道。

「」

雪球也以為李牧羊是在逗自己玩,看到他突然間從天而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就覺得這個遊戲實在是太好玩了。

它笑得一身白毛亂顫,然後咯咯笑著撲進了李牧羊的懷裡。

李牧羊一把把它抱緊,心裡激動的不行。

自己抱著的可是弱水之心啊,是傳說中的弱水之心埃

從今天開始,這萬年難遇的神寵就是自己的私寵之物了。

李牧羊這個名字將會響徹神洲

算了,還是不要響徹神洲了。這種事情自己躲在被窩裡偷著樂就好了,要是讓別人知道自己得到弱水之心這樣的神器,免不得就有人打起了自己的主意。懷壁其罪的道理李牧羊是明白的。

要想活得久,埋頭裝死狗!

「咯咯咯」雪球開心的笑著,小嘴在李牧羊的臉上亂拱。

「呵呵呵」李牧羊也傻乎乎的笑著,心裡實在是幸福的不行。

野人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就像是冰雕一般的立在旁邊。

李牧羊打量四周,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冰窟裡面。

光柱中間是一道由水母凝結而成的冰層,這道冰層將雪球和野人保護住,這也是野人置身在光柱之中卻沒有被傳送到異界的原因。

「野人。」李牧羊出手喊道。

野人沒有任何動靜,臉上身上結了一層薄冰。就像是被鑲進了冰窟的壁面上一般。

「看來是沒救了。」李牧羊在心裡想道。同為星空學子,如果有可能的話,李牧羊還是願意帶著他一起出蠕然這個難度特別大。

出去的話要經過那道光柱,可那道光柱又是一個傳送陣。只要是有生命的物體會瞬間被傳送到其它的結界。

李牧羊有狼珠護體,身體虛幻,所以不用擔心被傳送走。

但是野人沒有狼珠來護體,自己又要怎麼樣帶著他穿過光柱呢?

雪球在李牧羊的臉上身上蹭著蹭著,突然間嗅聞到了什麼東西。

它先是有瞬間的畏懼,掙脫李牧羊的懷抱,身體朝著高空飛去。腦袋重重的撞在上面的冰壁上面。

停頓片刻,它又充滿好奇的盯著李牧羊的嘴巴,然後落在李牧羊的脖頸上面,伸出一個小爪子去摳李牧羊的嘴唇。

「別鬧。」李牧羊把它的小爪子給挪開。

雪球不聽,反而更加起勁的去抓李牧羊的嘴巴。

李牧羊嘴巴緊閉,不讓雪球的爪子伸進去。

「噗」

雪球吐出一個泡泡。

那個泡泡就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朝著李牧羊的嘴巴鑽去。

李牧羊緊抿嘴巴,不讓那個泡泡進去。

嗖!

泡泡突然間轉向,朝著他的鼻孔竄了進去。

泡泡一旦進入李牧羊的身體,然後開始不停的分裂,無數的泡泡朝著它的體內涌了過去。

倉猝之下,李牧羊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充了氣一樣的在快速膨脹,那些水元素持續在自己的體內複製分裂下去的話,自己非要被它給撐爆不可。

這麼一咳嗽,那顆被他含在嘴裡的狼珠就噴了出來。

紅色的小火苗瞬間漲大無數倍,就像是一輪紅日似的在空中燃燒。

冰窟在迅速的融化,融化的冰水轉化成為水元素朝著那紅日撲了過去。

水元素靠近紅日,又瞬間消失不見。更多的水元素如飛蛾撲火般朝著那紅日撲了過去。

紅日不見有任何的衰弱,反而在遇到強大的敵人時有種越燒越旺的架勢。

冰窟融化,野人的身體從冰層裡面解放出來。

它睜開眼睛,一臉迷惑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雪球看到那巨大的火球,身體退後,唧唧唧的叫個不停。

突然,它的眼睛裡面閃現出一抹藍光,身體一竄,猛地朝著那紅日撲了過去。

紅日如血,雪球如雪。

小小的雪球如一頭貪婪的惡狼,有一口將那紅日吞食的野望。

鳳麟洲上,紅月之下。

狼王感覺到了危險,龐大的身軀籠罩在天空之上,嘴裡發出『嗷嗷嗷』的喊叫聲音。

「噢」

地面之上,萬狼跟著應和。

狼王每喊叫一次,紅日的光芒都會爆漲一倍。

可是,在紅日變大的同時,那周圍的水元素也越來越多。

無數的水元素朝著那紅日聚攏,一層又一層的將紅日包裹。雪球也是越戰越勇,身先士卒的朝著那紅日撲去,一口又一口的去撕咬它那灼熱的火焰。

「這是怎麼回事兒?」李牧羊看得目瞪口呆。雪球怎麼會突然間變得如此瘋狂?

「狼珠是至陽之火,雪球是至純之水。自古以來,水火不能相容。」野人出聲說道。「要麼陰盛陽衰,要麼陽盛陰衰,直到一方消失才能夠終結。」

野人話音剛落,只見雪球小小的嘴巴無限的變大。然後一口將那如驕陽烈日一般的狼珠給吞了進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