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一章、牧羊失蹤!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羊卻消失不見了。 光柱之中只有雪球和野人,可是李牧羊卻沒有和他們在一起。 光柱之中的雪球發現李牧羊消失了,愣了一下,還以為李牧羊在和它捉迷藏呢,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臉好奇的向外面搜索著...

?

第三百一十一章、牧羊失蹤!

千度和陸契機關係不和睦,李牧羊的心裡反而有些竊喜。

要是她們倆親如姐妹,有很多事情倒是不易隱瞞。

女人之間是很難保守秘密的。

像李思念的那些閨蜜一般大家喝個小酒聊得嗨了,陸契機對千度說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千萬千萬不要告訴其它任何人,李牧羊是條龍,他被龍王附體

看到千度和陸契機都不願意回答自己的問題,李牧羊無奈說道:「那我只能冒險一試了。」

李牧羊伸出手來,天空之中的那猶如紅日的巨大狼珠緩緩下落,下落的過程中還在不停的變小,落在李牧羊的手心時再次變成了一顆燃燒著的小火苗。

「你要做什麼?」千度出聲問道。

「我要進去。」李牧羊出聲說道。

「不行。」

千度和陸契機異口同聲說道。

說完之後,兩女彼此對視一眼,便不再說話了。

李牧羊笑笑,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有狼珠在手,不會有事的。」

「狼珠能夠保你不被傳送到另外一個結界裡面去嗎?它能安全無憂的把你送回來嗎?」千度勸阻說道。「狼王雖然說有人曾經向它借過狼珠去取那弱水之心,但是卻並沒有言明那人借狼珠是作何用處。如果當年那人依靠狼珠取得這弱水之心,現在弱水之心也就不會仍然留在這幻境之中。你就算帶著這狼珠進去,又能做些什麼?」

「既然那人當年借了狼珠又還給了狼王,證明是安全離開這幻境的」李牧羊看了看頭頂的天空。在狼珠從天空落下后,天色就越來越暗了。幻境和外界相反,天色越暗,證明天亮即將到來。等到紅月初升之時,反而是黑暗降臨時之時。「那裡面可是弱水之心埃是萬年難得一遇的弱水之心。那個野人等了六十年才有機會和他見上一面,我們是何其幸運?」

「我們辛苦入境,歷經磨難,難道就這樣和那弱水之心擺擺手說再見,就這麼頭也也不回一無所獲的返回學院?你們能做到嗎?我做不到。」

入寶山空手而返,這顯然不符合龍族貪婪的個性。

而且,相比較千度等人,李牧羊對力量有著超乎尋常的渴望。

他的力量強大一些,出去之後才更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家人。

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不需要藉助龍族的力量,也可以讓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幸福安穩。

再說,雪球那麼可愛,帶出去肯定會有很多女孩子搭訕

「那也不能拿生命去冒險。」

「千度。」李牧羊直視著千度漂亮的眼睛,說道:「我知道我在做什麼。讓我試試,好嗎?你放心,我是不會輕易冒險的。我比別人更加的怕死。我還想著安全的跟你們一起回去呢。」

陸契機看著李牧羊手裡的小火苗,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樣。顯然,她比其它人知道的秘莘要更多一些。

林滄海覺得千度的態度很奇怪,以前她倒也會在乎李牧羊的一舉一動,但是他看得出來,那是王姐對李牧羊這個人非常的好奇,有一種強烈的探知欲驅使。

她是一個淡然而獨立的女人,也是一個驕傲又敏感的女人,她不會輕易的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從來沒有強橫的干涉別人的人身自由。

只不過是分別了那麼一段時間,怎麼感覺王姐對李牧羊的態度就有了很大的變化了?

林滄海走到千度面前,輕聲說道:「既然李牧羊決定要做,那就讓他試一試吧。如果他不願意做的話,我都想要進去試試。我們面對的可是弱水之心埃這次失之交臂,怕是以後會悔恨終身,一生抑鬱。李牧羊是一個有大福氣的人,上次在寒潭裡面,我們都以為他會出事,結果呢?不也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出來了?連塊皮都沒有傷著。」

千度心想也是,李牧羊雖然本身實力孱弱,但是變身之後極強。他是一條龍,就算那條龍變傳送到異世界,那也仍然是條龍。生命安全應該會有所保障,只是要想辦法再重新回到這個世界才是難題。

千度終於點頭,說道:「不要勉強。」

說話的時候,她的手心浮現一個龜型的銀色古怪物體。

它將那龜型物體托送到李牧羊的面前,出聲說道:「這是琉璃鏡,你把它帶在身上。危險時刻可以保命。」

「」林滄海瞪大眼睛,有種想死的感覺。

千度送出去的是什麼?

那可是傳說中的琉璃鏡啊,和弱水之心以及龍王的眼淚一般都屬於《寶器》榜上的神器。雖然它不及龍王的眼淚和弱水之心一般排在前三,但是它的排名也相當的靠前。

整個神洲大陸獨此一件,也只有千度那樣的顯赫家族才有資格擁有這樣的東西。要是落在別人手裡,怕是早就屍首異處被人搶跑了。

這是整個神洲大陸的習武者夢寐以求的東西,是無數的星空強者想要搶奪的東西。強者與強者之間的戰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如果琉璃鏡能夠幫你擋下致命一擊,或許這就是你致勝的關鍵。

自己知道琉璃鏡的存在,曾經央求著舅舅給自己看一眼,都被舅舅給無情拒絕。

後來他的寶貝女兒遠赴星空,愛女如命的舅舅擔心千度有危險,這才把這種寶貝交由女兒防身。

可是,他的寶貝女兒就是這樣把它給借與它人了?

林滄海同學的內心世界又不平衡了,臉色陰睛不定的打量著李牧羊,心想,他有什麼好?還沒有自己長得好看呢。

李牧羊拒絕,說道:「你們在外面,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還是你自己留著防身,不然就辜負了那位送你琉璃鏡的親人的一番好意。」

李牧羊指了指自己手裡燃燒著的小火苗,說道:「我有狼珠。」

說話的時候,李牧羊就把狼珠給含進了嘴巴裡面。

那顆小火苗進入李牧羊的嘴巴裡面后,李牧羊的身體立即就向外散發出紅色的光輝。和紅月之光一模一樣的光華。

然後,他的身體開始虛化,五官輪廓消失了,身體越來越淡,很快就變成了一道人形的影子。

一道紅色的幻影,就像是由那紅月的光輝捏造而成的李牧羊。

「李牧羊」林滄海急忙喊道。

「我沒事。」李牧羊的聲音從那幻影之中傳了過來。「狼王不飲不食,只吸納紅月之光就可以生存千萬年。所以,狼王的身體是虛幻的,是由那紅月之光凝結而成。」

李牧羊說話的時候,一步步的朝著那束縛著雪球和野人的光柱走了過去。

「我們剛才實驗過,只要是有生命的物體,就很容易被傳送到另外一個結界。這是水元素為了保護自己的心臟自然生成的防禦法陣。可是,如果我變成和那光柱和水元素一樣的虛幻體的話,應該就不會被傳送走了吧?」

李牧羊紅色的虛幻大手伸進了那光柱之中,紅色的光輝被那光柱給完全吞噬。

李牧羊再把手給抽出來,發現那被壓制的紅光再次閃耀起來。

「沒事。」林滄海驚喜的叫道。「果真沒事。」

「李牧羊,你成功了。」千度也笑著說道。不過,她又很快的提出新的問題,說道:「如果你只是一道幻影的話,就算進入了那光柱之中,你又怎麼能夠把雪球給抓出來呢?」

「總會有辦法的。」李牧羊無比自信的說道。

他對著大家笑笑,然後整個人浸入了那光柱之中。

嘩——————-

光柱表面有光華蕩漾,瞬間又恢復了寧靜。

可是,李牧羊卻消失不見了。

光柱之中只有雪球和野人,可是李牧羊卻沒有和他們在一起。

光柱之中的雪球發現李牧羊消失了,愣了一下,還以為李牧羊在和它捉迷藏呢,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臉好奇的向外面搜索著。

可是,等了一會兒,卻在人群之中沒有發現李牧羊。於是,雪球著急了。揮舞著四隻小爪子朝著光罩飛了過去。

它的身體撞在光罩之上,再一次被彈飛了進去。

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球想出來。

雪球翻滾了幾個圈圈,滿臉的委屈模樣,大眼睛裡面盛滿了淚水。

「啊啊氨

它手腳亂彈,張開嘴巴啊啊啊的大哭出聲。

「這玩意太萌了吧?」林滄海一臉驚詫的模樣。「簡直是個活寶埃」

「它叫雪球。」千度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被雪球給融化了。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小生物啊?如果不是擔心李牧羊安危的話,她都想上前好好的安慰安慰它了。

「雪球。」林滄海笑著說道。「好名字。等到李牧羊把它捉回來,讓他借給我玩幾天。」

「噗」

感覺到了林滄海的不良企圖,雪球停止了哭喊,對著林滄海吐了一口口水。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