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一十章、狼珠之烈!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淹沒。 追逐水元素而來的動物們看到頭頂的烈陽,所有的動物都嚇得匍伏在地不敢動彈。 幻境之中,只有紅月之光,它們從來沒有見到一種可以和紅月一樣能夠照耀大地的光芒。 這是神跡!

第三百一十章、狼珠之烈!

「我來試試。」李牧羊出聲說道。

林滄海看著李牧羊,說道:「你能有什麼辦法?剛才陸契機同學不是已經試過了嗎?」

林滄海對陸契機的印象大為改觀,這次入境發現她不僅僅人長得漂亮,而且實力也非常的強悍。因為她漂亮又強大,就連她身上帶著的那些驕傲自負不可一世冷若冰霜的一些壞毛病都順眼了許多。

在他看來,陸契機的火鳥都沒辦法將冰山給撞跨,李牧羊又能有什麼辦法?

難道用劍一劍又一劍的劈上去嗎?

恐怕那個時候冰山沒有被劈開,他們就已經被那瘋狂湧來的水元素給凍成冰山的一部份了。

李牧羊的手掌攤開,一顆鮮紅如血的小珠子出現在掌心上面。

小珠子如燃燒著的小火苗,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的上下跳躍著。

「這是什麼?」林滄海一臉驚奇的問道。

「這是狼珠。」李牧羊出聲解釋。「紅月之子的狼珠。」

「什麼紅月之子?你說的是上面那頭狼王?他怎麼肯把珠子借給你?」

「我們做了一個小小的交易。」李牧羊低聲說道:「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等回去之後我再詳細給你解釋。」

李牧羊看著幻境內越來越狂暴的水元素,以及大面積枯萎的草木樹叢,心裡也開始有些急躁起來。

水元素朝著這邊擁擠堆徹成守護弱水之心的冰山,整個幻境的生態平衡被破壞,那些失去了水元素的草木大面積的枯萎,抽離了水元素的動物也奄奄一息。

還有一些聰明的動物察覺到了水元素的流動方向,跟隨著水元素的步伐快速的朝著這邊狂奔。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冰山所在的位置就會被那些野獸給包圍。

所以,李牧羊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打破冰山,將裡面的那個小雪球給『解救』出來。

要是把它給凍死了怎麼辦?

林滄海的視線盯著那燃燒著的小火球,難以置信的問道:「就靠這個就能夠把冰山給融化了?」

「自然不是。」李牧羊搖頭說道。「但是它能夠帶我入山。」

李牧羊說話的時候,將一股真元之力注入那狼珠裡面。

狼珠突然間火苗大盛,原本像是蠟燭一樣的小火點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燃燒在空中的大磨盤。

李牧羊的手指頭輕輕一彈,那狼珠便朝著天空緩緩上升。

上升的過程中還在不停的漲大,就像是這幻境之中突然間升起了一輪火紅的太陽似的。

狼珠一直升到雪山的山頂,這才停頓下來。

熾烈耀眼的火焰噴發,大量的冰塊被融化,雪水沿著山脊朝著下方流敞,將地面之上那些枯萎的草木和動物的屍體給淹沒。

追逐水元素而來的動物們看到頭頂的烈陽,所有的動物都嚇得匍伏在地不敢動彈。

幻境之中,只有紅月之光,它們從來沒有見到一種可以和紅月一樣能夠照耀大地的光芒。

這是神跡!

面對未知的事物,它們的心裡充滿了畏懼感。

「嗷——」森林狼尖聲喊叫。

「吼——」吊睛虎低聲嘶吼。

「啾啾啾——」不知名的鳥兒即興奮又害怕,不明白生活多年的幻境會變得如此陌生——

鳳麟洲邊,紅月之下。

紅月之子龐大的身軀沐浴在月光之下,明顯的感覺到那弱水之中自己的狼珠正在散發出屬於自己狼王的榮耀和光芒。

這對它而言是無比榮耀的時刻,讓它的內心深處有種征服異土的功勛感覺。

於是,狼王張大嘴巴對著紅月嘶吼:「嗷——」

「噢——」

狼王一吼,萬狼響應。

無數的紅狼也同樣對著紅月張開嘴巴,嘯出它們紅狼一族的威風和霸氣。

「嗷——」

「噢——」——

狼王嚎叫一聲,萬狼也跟著應和一聲。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什麼聯繫似的,狼王每嚎叫一聲,狼珠就會爆漲一倍,釋放出更加熱烈滾燙的紅光。

狼珠越來越大,看起來就像是要把那幻境之中的整個天空都給籠罩一般。

狼珠下面的雪山快速的融化成冰,就連那瘋狂湧來的水元素都難以彌補那大塊掉落的冰塊。

「成功了。」林滄海滿臉驚喜的喊道。「冰山很快就要融化了。沒想到那顆小珠子這麼厲害。「

冰山腳下,融化后的冰水彙集成河。李牧羊他們根本就沒辦法站立了,一個個的身體都漂浮在空中。

那些趴倒在地上的動物沒辦法升空,身體就浸泡在冰水之中。不敢逃也不敢起,很快就被冰水給冰成冰雕。

**之軀,怎麼能夠抵禦得住這極寒之水?

狼珠果然是世間奇物,在它的直照之下,冰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融化。

當李牧羊他們的腳下變成一片汪洋大海時,那冰山已經融化完畢,只剩餘一個白色透明的光罩將雪球和緊跟雪球不放的野人給包裹其中。

很奇怪的事情,狼珠能夠將那萬仞高山都融化掉,卻偏偏沒辦法融化那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光罩。

它有形無實,像霧像紗,也不知道是何物構成,這是保護弱水之心的最後一道屏障。

光罩之中,裡面的雪球和野人栩栩如生。

雪球的嘴巴還噗噗噗不停的吐出泡泡,看到李牧羊出現在光罩外面,竟然一隻爪子捂著小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也不知道在哪裡學會的這種搞怪動作。

李牧羊也不由得被它逗樂了,招了招手,說道:「雪球,你出來。我帶你去找好吃的。」

雪球像是聽明白了李牧羊所說的話似的,高興的手舞足蹈,在光罩之中翻滾打轉,然後身體朝著那光罩衝去。

砰!

雪球被反彈回去。

野人可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先是被冰封在冰山之下,現在又被密封在光罩之中。呼吸艱難,動彈不得。

現在眼睛緊閉,頭髮眉毛都結出冰霜。是死是活都是個未知數。

「弱水之心是我的。」

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間響起。

說話之時,一道白色身影猛地朝著那光罩疾飛而去。

嗖!

白色身影衝進了光罩之中,然後就瞬間消失不見。

那是潛伏在周邊的星空學子,眼見冰山融化,弱水之心即將被人所擒,所以趁人不備的時候衝出來搶奪勝利果實。

雪球還在裡面,野人也仍然在裡面。

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卻消失不見了。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這是怎麼回事兒?」林滄海眨了眨眼睛。「人呢?」

李牧羊也是一臉迷惑,說道:「光罩就那麼大一點地方,明明見到那個傢伙衝進去了。怎麼就消失不見了呢?難道說被這光罩給肢解了?」

「這是另外一個領域。」千度飛到李牧羊身邊,出聲解釋著說道:「這光罩是一個陣眼,進入陣眼就會被傳送到另外一個領域。至於傳送到什麼地方,那就不是我們所能夠知道的了。」

「怎麼會這樣?」李牧羊臉色蒼白,說道:「那就是說,如果雪球躲在裡面不出來,我們就永遠不可能抓到它?只要進去就會被傳送到另外一個空間結界?」

「正是如此。」陸契機也附和著說道。「這就是弱水之心的自我保護屏障,也是最高級的保護屏障。」

李牧羊滿心委屈,也滿心的不甘。

你知道他有多麼的拚命多麼的努力嗎?

結果呢?

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後一步,卻有人告訴他說這弱水之心你拿不到。只要你伸手,你就會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李牧羊伸手招來一塊石頭,把石頭給丟進了光罩之中。

石頭消失不見,都不帶聽到響聲的。

他又招來一截樹權,一截握在自己的手裡,另外一截伸進了光罩。

樹枝還在。

李牧羊大喜,出聲喊道:「我有辦法了。這陣眼不是可以把人給傳送到其它的空間嗎?我進去把雪球抱回來,只要你們握著我的手不放,這樣就不會被陣眼傳送走。因為我和外界還有著聯繫。你看剛才那截樹枝都沒有被傳送走。」

「你看看手裡的樹枝。」陸契機出聲提醒道。

李牧羊仔細查看那半截樹枝,驚奇的發現樹枝已經變得漆黑枯黃。

他輕輕吹了口氣,那伸進去的半截樹枝就破滅成灰,然後四處飛散。

「它已經去過異界?」李牧羊出聲問道。

「是的。」陸契機點頭,說道:「所以才完全失去了生命跡象。可以想象,和此陣眼相連的到底是一個多麼恐怖的空間存在。」

李牧羊不由得替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就一頭扎進去的同院同學默哀,希望他在那邊能夠把自己安好。

李牧羊徹底投降,看向陸契機和千度,說道:「你們倆都比我聰明,有沒有辦法進去把雪球給抱出來?」

陸契機和千度彼此對視一眼,陸契機不回答,千度也不回答。

她們倆之間的關係很奇怪,每個人都願意和李牧羊說話,但是卻不願意互相溝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