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零六章、真愛無敵!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逐了那麼久之後,雪球不僅沒有任何的疲態,反而是越戰越勇。 倒是那隻蠱雕越來越累,飛翔的速度也越來越慢。張大嘴巴喘著熱氣,看起來很快就要體力透支了。 雪球和野人戰鬥的過程,就是李牧羊他們...

第三百零六章、真愛無敵!

水無形,雪球也可以變幻成為任何形態。

在野人一路的追殺和攻擊之下,它時而被拍扁,時而被拉長,一不小心撞在樹榦或者山壁之上,身體就變成一灘散水向下滑落。

等到那灘水在地面之上聚集到一起時,一個新的雪球再次迷迷糊糊懵懵憧憧的跳了起來。甩了甩腦袋上的幾滴晶瑩的水珠,開始了新一輪的逃亡。

噗——

噗——

噗——

雪球一邊逃跑,嘴裡還不停的做出吐口水的動作,吐出一個又一個五彩晶瑩的泡泡。

那些泡泡是水母,是可以迅速的分裂製造出更多水元素的源頭。

在它的努力反擊下,幻境裡面的水元素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大家的呼吸和行動開始受到影響,呼吸越來越困難,奔跑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野人貴為枯榮上品之境,而且又有蠱雕這種速度如電擅長隱匿的座騎來幫助追逐,但是並不如願,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成果。

無數次的觸手可及,還有好幾次他已經把那雪球給抓在手裡抱在懷裡。但是那小東西實在是太調皮也太厲害了,身體掙脫幾下就從手指或者縫隙間溜了出去。

一次次的失敗,野人仍然不依不饒,駕馭著蠱雕緊跟著雪球,一幅不將其擒拿到手誓不罷休的模樣。

雪球嬌小可愛,就像是一隻縮小般的小嬰兒。

蠱雕卻是體大如牛,移動起來就像是一座黑乎乎的大怪獸似的。

小的在前面跑,大的在後面追。任誰看到都覺得雪球實在是太可憐了。

可是,雙方追逐了那麼久之後,雪球不僅沒有任何的疲態,反而是越戰越勇。

倒是那隻蠱雕越來越累,飛翔的速度也越來越慢。張大嘴巴喘著熱氣,看起來很快就要體力透支了。

雪球和野人戰鬥的過程,就是李牧羊他們看戲的過程。

李牧羊林滄海兩人在千度的琉璃鏡保護下,並不受外界那些越來越密集的水元素的影響。他們不遠不近的跟隨在野人的身後,準備趁野人不備的時候衝上去撿個漏。

沒有人希望野人成功,即使是受過野人恩惠的林滄海也不希望野人把弱水之心給搶走。

除了自己,他們不願意任何人搶走弱水之心。

這就是利益。

就是神洲人嘴裡經常念叨的:忠誠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的『籌碼』。

顯然,弱水之心這個大籌碼是足夠了。而且這神洲之上也沒有幾樣比這個籌碼更大的寶貝了。

李牧羊不願意招惹野人,不願意招惹一個枯榮境的強者。假如這個野人放棄了去追捕雪球而是專心致志的來對付他們的話,那樣的後果還是非常可怕的。之前不就已經有十幾名星空學子被他一掌給拍飛了嗎?

畢竟一個人獨居久了,誰知道他有沒有成為一個心理變態?

陸契機並不畏懼枯榮境強者的威勢,她跑在李牧羊等人的前面。看起來幾乎是和野人並駕而驅。野人向左,她便也向左。野人向右,她也向右。野人穿山越林,她也同樣的跟著穿山越林。

她燒腳鄹刪徽潔,上面看不到沾染過任何的塵埃。更不似千度那般只有一件內衣而顯得落魄,李牧羊只有一件外袍裡面完全是真空狀態顯得非常流氓。

行走間白衣飄蕩,勁風將紫發吹拂起來,獵獵作響。容顏絕美,面容冷酷,看起來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女天仙。

林滄海雙眼痴迷,喃喃自語著說道:「沒想到陸契機這麼美。」

回過神來,想起自己的姐姐好像並不喜歡陸契機,李牧羊更是和陸契機有大小衝突無數。趕緊解釋著說道:「當然,不及千度同學萬分之一。」

陸契機撇了林滄海一眼,輕笑著說道:「欲蓋彌彰。」

千度也很美,但是她的美不似陸契機那般會刺痛別人的眼睛。

她的美是幽雅之美、從容之美、大度之美,也是智慧之美。

林滄海嘿嘿傻笑,故意轉移話題,說道:「你們說野人師兄到底能不能抓到那弱水之靈?」

「這要問你了。」李牧羊出聲說道。「你和他相處最久,而且還一起吃過烤肉——」

「你怎麼知道我吃過烤肉?」林滄海大驚,出聲問道。

「你說話的時候帶著一股子烤肉味,我能不知道嗎?」李牧羊很是幽怨的看了千度一眼,說道:「咱們倆為了尋他和人打死打活的,受了多少委屈和折磨,結果呢?這小子躲在山洞裡面和人聊理想吃烤肉。」

「渴不飲盜泉之水。我本來也是不想吃的。」林滄海一臉羞愧的說道。「但是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餓了,而且那烤肉也實在太香。我想著吃完之後才有力氣和人打架,所以就勉強自己吃了一些。」

「行了行了,你就別解釋了。吃了就吃了吧,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你和他聊過,應該對他的了解最深。他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也成了星空學院的學生了?沒聽說這兩年有學生停留在弱水之心不願意出來啊?上次羊師在課上講過,很多年前倒是有學生不願意離開幻境,想要利用這幻境裡面的濃郁靈氣快速提高自己的修為境界。沒想到最終都紛紛遇險,消失不見。後來再也沒有人敢做這樣的事情了。」

頓了頓后,李牧羊若有所思的說道:「是前些年入境的學生?再說,都到了枯榮境這樣的階段了,就算是回到星空學院也會引起轟動,到達任何一個國家都會被受到重用。為什麼還要躲在這荒野山洞裡面受苦?」

「他是為了弱水之心。」林滄海解釋著說道。「他說過,他等待弱水之心多年,一定要把它帶回去才行。還說自己是什麼星空棄子,帶著重要任務才來的幻境,讓人聽的莫名其妙。」

「星空棄子?」李牧羊若有所思的想著。「學校竟然會要求學生進來尋找弱水之心,這倒是一樁奇怪的事情。」

「確實。」林滄海說道。「我也一直想不明白。」

正在這時,前面的野人突然間脫離蠱雕騰空而起。

他的身影在眾人的眼前消失,奔跑在前面的雪球四處搜索,一臉迷惑的模樣:他怎麼不追了?

野人不追了,蠢萌蠢萌的雪球也就不跑了。

它雪白的身影在空中轉來轉去的,四處去尋找野人的身影。

李牧羊千度林滄海停了下來,陸契機以及其後跟過來的鐵木心蔡葩等人全都趕了過來。

所有人都盯著那隻四處轉圈圈的雪球,卻沒有人做出任何的掠奪動作。

因為他們清楚,那野人肯定還會有其它的動作。他一路追捕豈會這麼容易就放棄了?

可是,等待良久,仍然無聲無息。

那野人就跟當真走遠了一般。

倒是那蠱雕停泊在一棵大樹上面,眼神兇惡的盯著李牧羊等人。

它還記著李牧羊拔了它身後的倒刺一刀又一刀戳它後背的仇恨呢。

李牧羊冷笑不已,心想,我還沒找你麻煩呢。你一隻野鳥有什麼好記仇的?要不是有野人護著你,我早就把你變成烤鳥了。

也不知道神洲十大凶獸之一的蠱雕味道怎麼樣。

不過,不管好吃不好吃,說出去也倍有面子不是?

雪球的身體緊繃,突然間感覺到了危險。

它的視線四處掃瞄,卻不知道那危險的源頭在哪裡。

正在這時,空中有一滴水珠滴落。

雪球看到那滴水珠,四腿亂彈,立即唧唧唧的尖叫著想要逃跑。

可惜,它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型的大網。

那銀色的大網鋪滿天地,將雪球所在的區域給完全籠罩。

雪球瘋狂逃竄,那銀色的大網也在快速的收縮。

砰!

雪球的腦袋重重地撞在了銀色的網壁之上。

野人的身體再次出現,手裡托著一個銀色的瓷瓶。

那銀色瓷瓶是以野人體內真元所化,堅不可摧,又滴水難泄。

一氣歸元瓶!

雪球被裝進了那銀色的瓷器瓶子裡面,銀色的瓶子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雪球在裡面上竄下跳,嘴裡還在發出唧唧唧的慘叫聲音。

野人的手指頭一點,又有一顆銀色的光球落在了那瓶口之上。雪球的出路完全被堵死了。

野人一臉喜悅欣慰的盯著瓶子裡面的雪球,柔聲說道:「我等你六十年,你就隨我回星空走一趟吧。從此以後,你我生死為伴。我定不負你。」

所有人都聽得目瞪口呆。

這個野人,他竟然已經在這幻境之中呆足了六十年?

「這才是真愛埃」李牧羊心裡感嘆不已。剛才看到雪球在瓶子裡面掙扎喊叫他還難過不已。沒想到野人為了雪球竟然在這幻境之中等待了六十年,直到今日才將其抓捕到手。

可是,心裡怎麼就那麼難受呢?

天才地寶,有才者得之。自己明明也很有才華的好不好?

嗖!

一道凌厲的氣刀朝著野人手中那白色的一氣歸元瓶襲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