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零一章、想要?想要!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小獸取的名字,因為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它像是一個小雪球。 小獸不去,對著李牧羊咯咯咯的笑。 還舉著照龍壁對著李牧羊照過去,當它看到照龍壁鏡面顯露的情形時,瞳孔睜大,滿臉驚恐,手裡的...

第三百零一章、想要?想要!

李牧羊千度林滄海幾人在前面做了表率,『悍不畏死』的跳進了弱水裡面。

鐵木心對李牧羊有著盲目的信心,李牧羊入水之後,他也拖著蔡葩一起跳進去了。

陸契機因為遭遇了月狼群,過來的時間稍晚。得知李牧羊他們已經先一步進去,沒有任何耽擱的就跳進了湖水裡面。都沒有認真看過周圍的人一眼,這讓圍觀的那些驚艷於她美貌還在想著怎麼樣上前搭訕的男生很是失望。

短暫的沉默后,開始有人跟在後面入水。後來入水的人越來越多,大家的膽子也就越來越大。

之前沒有人進去的時候,大家都不敢第一個下水探險。

等到進去的人多了之後,那些人又擔心被別人搶了先。於是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朝著弱水裡面跳去。

當然,後面的事情陸契機並不知道,知道了也並不在意。

對她這個活了數萬年的老妖怪而言,只有一件事情值得重視:那頭黑龍的轉世。

她的眼裡只有李牧羊。或者說,只有那個融合了龍王眼淚的李牧羊。

她並沒有被這水之幻境的奇妙所征服,也沒有被那時不時飛撲而來的各種毒蛇猛獸而驚嚇。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來什麼殺什麼。不管是大生物還是小生物,她都是一把火給烤了。

反正她對這些也並不在意。

她走過了火焰山,走過了荊棘樹林。走過了萬獸谷,甚至走過了噬人蟻穴。

她的腳步沒有停留,因為沒有什麼值得她停留。

至於那些別人有可能爭搶到頭破血流甚至刀劍相向的什麼荊棘樹叢的不死荊棘鳥,萬獸谷的口水獸的獸膽,蟻王的王冠,還有龍宮的各種寶藏包括她最先發現的照龍壁——

這些對她來說都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如果想要,她都會有更好的。

那些都是世間罕見,無可替代的寶貝。

直到她在一片樹林裡面看到一隻飄蕩在空中的雪白小獸時,她的眼睛才散發出異樣的光彩。

沒想到竟然能夠遇到她。

難道說,這就是天意使然?

陸契機一步步的向那隻雪白小獸靠近,小獸顯然也發現了她,瞪大眼睛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似的打量著她。

陸契機覺得自己應該微笑,因為笑容會讓自己看起來沒有太多的攻擊性。

於是,她的嘴角微扯,臉上露出一抹足夠顛倒眾生的迷人笑容。

雪白小獸像是被陸契機的美艷給迷倒了一般,竟然眨了眨眼睛身體突然間向後仰倒。

霹靂啪啦——

陸契機聽到了冰霜融化的聲音,那顆冷酷的心竟然變得溫暖起來。

只是一眼,她就喜歡上了這隻雪白小獸。

她的腳步更輕了,生怕自己動作過大把它給驚跑。

或許是看到她躡手躡腳走路的樣子太過滑稽,那隻小獸竟然咧開小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聲音清脆甜美,仿若初生的嬰兒。

陸契機不想再等了,一把抓了過去。

抓到它了,觸碰到了它的肌膚。

光滑粉膩,手感極佳。

可是,當陸契機攤開手掌時,手心面卻只有一灘水漬。那隻雪白小獸仍然飛翔在空中,對著陸契機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陸契機知道,手掌是沒辦法捕捉這等級別的神獸的。

於是,它的手心出現一顆紅色的光球。紅色的光球上下起伏,發出滋滋滋的聲響。

陸契機的手指頭一彈,那紅色的光球朝著雪白小獸飛了過去。

光球爆炸開來,變成一道紅色的大網,朝著那隻雪白小獸所在的方向圈了過去。

雪白小獸發現了危險,嗖地一下子就朝著遠處逃跑。

陸契機沒有絲毫停留,立即展開身形朝著那雪獸狂追而去。

數萬年前她便嘗試過,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將其收為已有。

這一世難得遇上,自然不想再次錯過。

「咯咯咯——」

那雪白小獸一路逃還一路笑,模樣實在是蠢萌之極。

陸契機雖然著急想要把它給收入中,但是這樣追逐起來竟然也不生氣。追著追著都快要笑場了。

雪白小獸在空中疾飛,陸契機施展開身形在地上狂追。

這樣的場景太過奇怪,自然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

「奇怪,他們在跑什麼?」

「好像是在追什麼,那個女人就是在弱水邊看到的美女——」

「真是漂亮啊,我們也跟上去看看,說不定她有危險咱們兄弟還能幫上一把拉近點關係。」——

鐵木心和蔡葩正在搜索周圍的環境時,看到一隻白色小獸從自己的身邊跑過。

然後是陸契機從身邊穿過,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張嘴喊叫,就看到數道身影緊追而上。

「我們也去追。「鐵木心說話的時候,已經拔腿狂奔起來。

蔡葩趕緊跟上,說道:「我們去追什麼?」

「不知道。」鐵木心說道。「大家都在追,證明前面一定有什麼寶貝。說不得就被咱們倆給撿個漏呢?」

「——」——

「幼稚。」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我既然敢回來,就沒想過怕你好不好。你們雖然在人數上佔據上風,但是我有千度埃千度千度,一個人就可以渡你們一群。

那些人動作奇快,黃璜話音剛落,他們就已經迅速的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李牧羊和千度被圍攏在中間,李牧羊到是不怕打架,可是,他心裡也非常的鬱悶。

照龍壁呢?

要是被人給搶跑了,隨便往他身上那麼一照,那不就出大事了嗎?

「咯咯咯——」

突然間傳來一陣小孩子的笑聲。

李牧羊轉過身去,就見到那隻之前消失的雪白小獸正飛舞在空中對著他們咯咯咯的傻笑個不停,兩隻小爪子正努力的抱著一塊雪白色的玉壁。正是他們苦苦尋找的照龍壁。

李牧羊原本以為小獸消失了,心裡還難過了好一陣子。

現在看到小獸再次出現,有種失而復得的驚喜感覺。

他對著小獸招手,高興的說道:「雪球,過來,到我這裡來——」

雪球是李牧羊給小獸取的名字,因為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它像是一個小雪球。

小獸不去,對著李牧羊咯咯咯的笑。

還舉著照龍壁對著李牧羊照過去,當它看到照龍壁鏡面顯露的情形時,瞳孔睜大,滿臉驚恐,手裡的玉壁『嗖』地一下子就朝著地面掉落。

陳俊最是靈敏,他在小獸出現時就盯著它。看到照龍壁突然間掉落,他的身體立即在原地消失,閃電般的朝著那塊玉壁抓了過去。

它是距離玉壁最近的人,也是反應速度最快的人。

玉壁觸手可及,它的那根中指已經觸碰到玉壁的一角。

他的手掌張開,將玉壁包裹住,然後五指合攏,將那玉壁緊緊的握緊。

他的臉上出現了狂喜之色。

「是我的了。這塊玉壁終於是我的了。」陳俊滿臉興奮的模樣。

嚓——

一道白色的光輝閃過。

他感覺到身體出現了奇怪的感覺。

他感覺到了自己難以控制自己的手臂,他發現那隻原本想要收回來的手掌竟然距離自己越來越遠。

啪!

那隻手臂落在一隻漂亮的手裡,那隻手白皙滑#嫩,比那玉壁還要更加光潤動人。

那隻漂亮的手將他的手掌打開,然後拿走了原本屬於他的玉壁。

直到這個時候,陳俊才感覺到了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襲來。

他的那隻去搶玉壁的手被斬斷了,從胳膊處齊齊斬斷。

痛感傳入大腦,然後遍布全身。他的身體一陣陣的抽搐。

斷臂處鮮血狂噴,就像是落起了紅色的雨水。

陳俊盯著那個漂亮的女人,怒聲吼道:「你憑什麼——」

接下來的話他卻又說不出來了。

憑什麼?

這幻境之內原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正如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將其它人給殺掉一般,別人為什麼不能如此的對待自己?

當陸契機一劍斬落陳俊的手臂之後,那些緊隨其後的人才陸續到來。

人越來越到,這山腳下倒成了星空學院的眾生聚集之地。

李牧羊看向陸契機,陸契機的視線也同樣向他看來。

「想要?」陸契機舉起那塊玉壁,對著李牧羊說道。

「想要。」李牧羊出聲說道。

於是,陸契機便把那塊玉壁朝著李牧羊丟了過來。

李牧羊一把接住,然後把玉壁藏進了自己的胸懷口袋裡。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紫發女人,為了把照龍壁搶到手,來了二話不說就把人的一條胳膊給斬斷了。

結果那個男人只是說了一句『想要』,她就毫不猶豫的送了出去。

那可是照龍壁啊,上面可是有一套龍族功法的照龍壁埃習得那套功法,說不得就成了響譽星空的人物——那個女人和這小子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陳俊更是欲哭無淚。

砍了自己一條胳膊搶走的東西,就這麼被另外一個男人給一句話,不,兩個字拿走。

要不要這麼秀恩愛啊?

千度看看李牧羊,又看看陸契機。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樣。

她看著李牧羊,輕聲說道:「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個秘密呢。」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