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章、無恥小人!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人向前。 那群圍攏過來的星空學子視線都看向黃璜,等待著他做出最後的決定。 黃璜的臉色難堪之極。 手握劍柄,一臉兇狠的盯著那大笑不已的張安安。 「都這麼狂妄了,還沒有...

第三百章、無恥小人!

「是你救了他。」黃璜出聲喊道。

「——」這個回答讓李牧羊啞口無言。

確實如此,如果剛才不是李牧羊救下張安安的話,恐怕他現在已經被黃璜給一劍劈死了。張安安為什麼還活著這個問題,歸根結底,責任竟然在自己身上。

「我就隨便問問。要你回答了?」李牧羊沒好氣的說道。最討厭廢話了。

「放開我。」張安安拚命的掙扎著,握起的拳頭剛要掄起砸在李牧羊的小腿上面,李牧羊就突然間的使力,他身體上的勁道瞬間被泄,拳頭無力的癱倒下去。「放開我。你和他們是一夥的,你們都想搶我的照龍壁——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放開我——」

隨著張安安的掙扎,李牧羊的腳尖也在不停的用力。

他眼神冰冷的盯著張安安,說道:「如果不是我拉你一把,你早就被他們給一劍砍死了。這就是你報答救命恩人的方式?」

「狗屁的救命恩人。你和他們一樣,都是貪圖我寶物的奸詐小人。你救我也只是為了想從我手裡搶走我的照龍壁——你和他們沒有什麼兩樣,死在他們的手裡和死在你的手裡有什麼區別,反正都是個死——」

「蒼蠅的眼睛看什麼都是狗屎。」李牧羊傷心之極,他覺得這個世界對他有著諸多的誤解。「如果我想要你的照龍壁的話,直接伸手搶奪就成了。哪裡用得著和你說這麼多的廢話?再說,如果我想要你的照龍壁,我會讓你把它摔碎嗎?」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李牧羊更想把那個什麼照龍壁給毀掉了。

萬一哪個不長眼的拿著照龍壁對著他一照,那事情可不就大條了嗎?

「真相大白。」千度滿臉厭惡的看著躺倒在地上的張安安,對李牧羊說道:「為了一件武器,竟然持劍殺死自己的同窗知已。實在是可恨之極,死不足惜。」

要知道,這次進入水之幻境的學生都是自由組隊。也就是說,只有關係好的人才會互相組成一團。

這個張安安和李密能夠組隊一起進入幻境,證明他們倆人平時的關係不錯,是彼此信任的。

結果呢?

照龍壁一出,他們倆就各懷歹心,刀劍相向。讓人聽聞覺得即荒謬,又悲憤。

李牧羊把腳從張安安的身上挪開,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不管了。」

黃璜一臉得意的模樣,說道:「這種小人就讓我們一劍殺了吧。免得回到學校繼續禍害別人。」

李牧羊冷冷地看著他,說道:「他為了搶奪照龍壁殺害同窗,你們為了搶奪照龍壁同樣在殺害同窗,有什麼不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了。」黃璜一臉不悅的說道。「我們這是替天行道。」

黃璜對李牧羊極度的不滿意,說道:「小子,如果你想橫插一腳,也打起了這照龍壁的主意。咱們就真刀真#槍的打上一常贏了的有理,輸了的就永遠留在這裡。如果你要是不想招惹是非,不想摻和進這件事情裡面,那我勸你趕緊帶著自己身邊的小美女離開。畢竟,我要是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同學,我才不會做這種危險的事情。活著多好,你說是不是?」

「就是,要打就打,別婆婆媽媽的耽擱我們時間——」

「連這樣的小人都要保護,看來這小子也不是什麼好鳥——」

「別和他廢話了,咱們動手吧——」——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言之有理。」

李牧羊拉著千度的手,兩人轉身朝著那山峰走去。

「聰明的選擇。」黃璜笑著說道。

張安安抓起剛才被千度踢落的長劍,迅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向黃璜等人滿眼的決絕之色,從懷裡摸出一塊潔白如玉的玉壁,劍刃橫架其上,對著黃吼道:「你們不是想要這照龍壁嗎?來啊,你們來藹—只要你們敢向前一步,我就一劍把這照龍壁給劈成兩半。我得不到,你們也休想得到。」

黃璜冷笑不已,說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護住自己的那條賤命?今日就算是毀了這照龍壁不要,我們也要替天行道,替星空學院除了你這邪惡之徒。」

「是嗎?」張安安狂笑不已,咬牙說道:「那就來埃你們不是要替天行道嗎?那就來殺我埃你們為什麼還不動手?還是想要這照龍壁吧?這照龍壁是龍族練功時的石壁,裡面藏著一套龍族功法。只要我在這石壁上面劃上一劍削掉一角,這功法就會消失不見——你們不是要殺我嗎?來埃來埃」

沒有人向前。

那群圍攏過來的星空學子視線都看向黃璜,等待著他做出最後的決定。

黃璜的臉色難堪之極。

手握劍柄,一臉兇狠的盯著那大笑不已的張安安。

「都這麼狂妄了,還沒有人上去『替天行道』。」李牧羊牽著千度的手,小聲說道:「他們還是想要那照龍壁。」

「我們為什麼要走?」千度疑惑的看著李牧羊,說道:「如果那照龍壁當真名符其實的話,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把它奪過來或者毀掉才是。為什麼就這麼走了?」

「不好聽。」李牧羊說道。

「什麼?」

「名聲上不好聽。」李牧羊說道:「雖然張安安混蛋之極,死不足惜。但是,如果我們出手把它殺了,在別人眼裡那就是殺人奪寶,我們和黃璜有什麼區別?我們和我們鄙視的那些人有什麼區別?」

「——」

「不要回頭。」李牧羊出聲說道。「要做出我們對照龍壁一點兒興趣都沒有的樣子。」

「——」

黃璜還是找到了機會。

在張安安抱著照龍壁一步步的後退之時,一塊石頭將他給跘了一下。

在他的身體后傾之時,一個白衣男人從左側攻了過去。一劍斬向他抓著照龍壁的手臂。

張安安急忙轉身躲閃,然後只覺得咽喉一涼,脖頸上面就出現了一道細密的紅線。

張安安瞳孔睜大,一臉難以置信的瞪著黃璜。

「自尋死路。」黃璜冷笑出聲。

收劍入鞘,正想要伸手去取張安安手裡的照龍壁時,面前卻出現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黃璜愣了一下,出聲問道:「你又回來做什麼?」

李牧羊一臉怒意的站在他的面前,冷聲說道:「你們這些無恥小人,不顧同窗情誼,不顧律法院規,隨意獵殺自己的同校同學,殺人奪寶,這種惡劣行徑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還這世間朗朗乾坤——」

「你這雜碎——」氣憤之下,黃璜都想不到合適的詞語來辱罵李牧羊。世間竟然有如此混蛋賤格邪惡不要臉之人?

「媽的,這小子是來找茬的,他想要搶我們的寶貝——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大家操傢伙上,把這小子也給做了——」

「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

話音未落,又一道白影出現在李牧羊的身邊。

這下他們得殺三個了。

千度正在陪著李牧羊上山呢,沒想到眨眼的功夫李牧羊卻突然間消失不見了。

等到她反應過來,李牧羊已經沒臉沒皮的又重新回到了戰常

看到李牧羊理直氣壯的指責黃璜,千度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雖然覺得很丟臉,但千度還是展開了琉璃鏡,把自己和李牧羊同時給保護起來。這樣避免李牧羊被其它幾人突然襲擊。

千度看得出來,這幾個人實力都相當的不弱,而且出手刁鑽詭異。如果李牧羊不加防備的話,可能在他們手裡吃虧。

「出口成臟。這樣的人竟然也是星空學子,真是恥於和你們為伍——」李牧羊生氣的說道。

「——」

黃璜他們委屈的都快要哭了。

這明明是他們的台詞好不好?他們才恥於和這種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傢伙為伍好不好?

嗆——

黃璜再次拔出長劍。

長劍劍刃指著李牧羊的胸口,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不管你說些什麼。立即給我滾開,把照龍壁還給我——不然的話,你的下場和那混蛋一樣。」

「我寧願把它摔碎了也不會交到你的手上。」李牧羊說話的時候,轉身想要去取走那照龍壁。

那照龍壁卻突然間消失不見了。

李牧羊再次眨了眨眼睛,發現它確實消失不見了。

原本被張安安給抓在手裡,即使張安安死亡倒地,也一直沒有鬆手。

「這是怎麼回事兒?」李牧羊出聲問道。

黃璜更加急了。

他們耗費心機,一路追殺,好不容易把張安安給做掉了。現在正是要收穫戰果的時刻,卻發現照龍壁消失不見了。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寶貝已經被李牧羊和千度給偷偷拿走,長劍一揮,大聲喊道:「兄弟們,把這兩個人給圍起來。不把照龍壁給交出來,今日就是他們的死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