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九十七章、弱水之心!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人指了指山洞裡面瀰漫著的流水,問道:「這是什麼?」 「水埃」林滄海說道。「到了這裡之後才發現,這個世界充滿了活水。更奇怪的是,這些水根本就不影響人類的正常生活。可以呼吸說話,可以生火烤肉。甚至...

第兩百九十七章、弱水之心!

「星空棄子?」林滄海一臉愕然,說道:「星空學院?」

「還有哪一所學院敢以星空為名?」

「你竟然也是星空學子?」

林滄海怎麼也難以想象,眼前這個頭髮雜亂如野草,臉色黑暗如鍋盔。除了那一雙溫和迷惑的眼神之外,你幾乎看不清楚他其它五官的男人竟然也是星空學生。

還有,他身上的衣服也早就看不清楚顏色,甚至臀部包裹的部份竟然用獸皮進行修補。哪裡還有一絲星空學院的學子所應有的高傲和體面?

這樣的人,也是星空學院出來的學生?

林滄海瞬間對星空學院的好感大打折扣,學院怎麼什麼人都收呢?

這話說得野人可就不愛聽了,所以他索性就不聽了。大步朝著火堆走去,一屁股坐在火堆旁邊的石條上面,提起那隻棗紅色葫蘆大口的灌起水來。

那隻蠱雕眼神兇狠的盯了林滄海一眼,一幅你千萬別跑老子分分鐘把你抓回來吃掉的冷酷模樣,也挪動著步伐朝著那野人身邊走去,蹲坐在火堆邊吃起野人撕扯過來的烤肉。

林滄海再次朝著那山崖下面看了看,陰風陣陣,黑霧翻滾。天上的紅月月光越來越淡,可視範圍也越來越短。這個時候跳崖逃生實在是有些危險。

不過,野人自稱為星空棄子,倒是讓林滄海對他有了一些親近熟悉的感覺。這就是所謂的『它鄉遇故知』吧?

林滄海朝著火堆走近,這樣可以驅散山洞裡面的寒意。

他站在遠處看著野人的表情,問道:「既然是星空學院的學生,為什麼不回去?」

「回不去。也無顏回去。」野人出聲說道。

「為什麼?」林滄海滿臉好奇,說道:「學院之所以會把學生進送這幻境裡面,本就是為了讓學生歷險破境而來。進來的時候導師還都在叮囑,無論有無收穫,都要天明而返——你在這幻境裡面呆了有些年頭了吧?」

「有些年頭?」野人沉吟良久,搖頭說道:「幻境無日月,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裡面呆了多少年了。或許,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看到一代又一代學生進來,一代又一代學生出去。也有一些學生永遠都出不去了——」

林滄海大驚,努力的想要去辨別野人的年紀,但是因為山洞裡面光線黑暗,野人的臉色更加黑暗,實在是難以查看清楚。

「那你應該是我的師兄——師兄是哪一年入學的?」

「哪一年入學?」野人想了想,搖頭說道:「也不記得了。」

「那師兄還記得什麼?」

「記得應該記得的。」

「譬如呢?」

「我為什麼而來。」野人聲音低沉的說道。這顯然不是他願意提起的話題。

好吧,林滄海徹底地被這野人給吊動起了求知的**。

他也學著野人的模樣坐在一根石條上面,看著火堆對面的野人問道:「你為什麼而來?」

野人抬起頭來,眼神從亂髮叢中射向林滄海,說道:「你們不是為此物而來?」

林滄海想了想,說道:「如果是普通的寶貝,不值得你在這裡苦守那麼多年。那麼,必然是一件不出世的神器在誘惑著你的心神——我猜猜。這水之幻境裡面有沒有其它的神器我不知道,但是,我們進來的時候看到了鳳麟之洲的石碑,孤島被弱水環繞。弱水是陣眼,是進入這水之幻境的天然屏障。所以,你所來尋找的一定是那傳說中的弱水之心,是嗎?」

「不錯。」野人倒是沒有否認,說道:「我們正是為了此物而來。」

林滄海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看著野人說道:「師兄,你應該清楚,弱水之心不是凡物,外界甚至對它都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不知道它是什麼模樣,不知道它有什麼神通。甚至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親自見過它或者說擁有過它——當然,史料上記載屠龍時期的星空第一強者軒轅無量曾經使用過弱水之心來屠龍。但是,那也只是傳說而已。甚至直到現在還有史家在爭辯,說當年軒轅無量使用的並不是真正的弱水之心——」

林滄海覺得這個野人有點兒可憐,勸慰著說道:「為了這樣一個玄之又玄的神器,或許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你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華耗費在這裡,值當嗎?」

野人指了指山洞裡面瀰漫著的流水,問道:「這是什麼?」

「水埃」林滄海說道。「到了這裡之後才發現,這個世界充滿了活水。更奇怪的是,這些水根本就不影響人類的正常生活。可以呼吸說話,可以生火烤肉。甚至不濕衣服不沾頭髮。人就像是生活在水底世界。實在是玄妙之極。」

「為什麼會是這樣?」野人接著問道。

「水之幻境,什麼奇怪的事情不會發生?說實話,我現在甚至都不清楚我到底來的是現實中的空間還是只是一個虛構的空間。正如我們進入星空學院的考核一般,所進入的每一處幻境都是一個個陣法設置出來的。是根據我們心中所思所想而隨機生成的場景,生成的那些人物——或者說,那是一個又一個夢魘。」

野人搖頭,說道:「這是真實的世界。你所看到的每一個人或者動物也都是真實的。我是真實的,蠱雕也是真實的。那些死人也是真實的。倘若你死了,那也是真實的。」

林滄海心有餘悸,眼神不善的盯著蠱雕,說道:「差點兒就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就真的回來不去了。」野人說道。

他用手指頭去觸碰那無處不在的水源,出聲說道:「這不是水。這是水元素。」

「水元素?」

「水之幻境是由無數的水元素支撐而成。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有弱水之心在源源不斷的生產這種水元素。」野人語不驚人誓不休。「弱水之心不是虛幻,它確實存在著。而且,就在我們的周圍。我們每個人都觸手可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