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九十六章、星空棄子!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再遭遇什麼危險。 倒是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巨大禽類看到這透明的光罩飛撲而來,結果狠狠地撞擊在光罩上面栽倒在地。後來它們對這光罩望而生懼,大多數都飛遠不再騷擾。 不知道是休息得當還是喝了龍血...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兩百九十六章、星空棄子!

你的鳥咬了我卻說那是你們的事情和我無關,哪有這樣的道理?

要是自己的鳥讓別的女孩子懷孕了也說那是你們的事情和我無關,肯定會被全世界的女人罵渣男吧?

林滄海自己長得好看,所以他也是典型的顏控代表。

顏即一切,顏即正義。

他看到這個野人的長相,其實根本就沒有看清楚他的長相,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什麼好人——因為他養了一隻不是什麼好鳥的大雕。

打狗看主人,被鳥打也同樣要看主人。鳥仗人勢都知道出來為非作歹胡作非為,主人還能夠是什麼良民?

行走江湖,如果打不過別人的時候就盡量的和人講講道理。萬一對方傻逼了呢?

林滄海決定和野人講道理,他指著那隻虎視耽耽的盯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把自己撕成碎片吃掉的蠱雕,說道:「它是不是你養的鳥?」

野人看了蠱雕一眼,說道:「我們是朋友。」

「朋友?」林滄海冷笑連連,說道:「你的朋友把我抓到這裡來,差點兒把我吃掉——你竟然說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係?」

「有什麼關係嗎?」野人眼神獃獃的看著林滄海,反問著說道。

「肯定是你指使它乾的。」

「指使它去把你抓來,然後任由你在我的褥子上舒服的睡飽醒來給你吃烤好的鹿肉?」

「——」林滄海竟然被這野人給反駁的無話可說了。最重要的是,他發現這野人說話越來越流利了。剛才那種奇怪的發音在逐漸的消失,吐字也越來越快。他的學習能力倒是很強,或許是因為久不說話,遇到自己這個人之後才開始迅速恢復語言能力。

野人指著蠱雕抹滿火山岩漿的脊背,說道:「按照你的理解,它被人傷成這樣,作為它的朋友,我是不是也要下去把那些人全部都給砍殺了?」

「那是它自己作惡,怪得了別人?」

野人輕輕搖頭,說道:「萬事萬物,皆有宿命。我在這裡是宿命,你被蠱雕抓來也是宿命。自由自在的捕獵是它的宿命,被人所傷或者被更加厲害的禽獸給殺掉吃掉是它的宿命——我不影響它,它也不影響我。只是荒野之地的互相依偎而已。」

野人拍拍蠱雕的腦袋,說道:「它來,我歡迎。它走,我不送。它消失不見,我也不會想念。我想它對我也是如此。」

那被譽為神洲十大凶獸之一的蠱雕竟然在他面前溫順如羊,腦袋低垂著任由其撫摸,還不停的用自己的身體去蹭野人的大腿。

野人與野獸,這畫面卻很和諧。

林滄海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但是這個時候還是逃命要緊。

他眼神警惕的盯著野人,說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關係。既然你說它把我抓來是它自己的主意,證明你並沒有傷害我的意思——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當然。」野人出聲說道。「我不吃人。人肉味一點兒也不好吃。」

林滄海心中微驚,這個野人云淡風輕的說人肉味一點兒也不好吃,證明他吃過人肉——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停留在這水之幻境的無名山洞裡面?

看這個山洞的裝扮擺設,看起來這野人在幻境裡面生存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為什麼不出去?

帶著諸多的疑惑,林滄海小心翼翼的朝著洞口走去。

他可不敢提以輕心,他怕那個野人和那個野人養的野鳥會給自己一個致命的攻擊,那樣他可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野人也不說話,只是一臉沉默的看著林滄海朝著洞口挪動。

蠱雕看到自己捕來的獵物竟然想走,它的翅膀『嘩啦』一聲張開,嘴巴裡面再次發出『嘎嘎嘎』的難聽叫聲。

「安靜。」野人出聲說道。

那蠱雕便收起了翅膀,停止了喊叫,收起了攻擊之勢,乖巧聽話的站立在野人的身邊。

林滄海跑到了洞口,發現這山洞在一座山峰上面,山峰海拔極高,腳下冷風呼嘯,雲霧繚繞,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無底深淵。

林滄海不知道這山到底有多高,也不知道下面是什麼,一時間竟然有些猶豫,不是知道自己是不是就這麼跳下去。

好不容易逃跑了,跳下去卻摔死了,這種事情林滄海可不願意干。

像是看到了林滄海的猶豫,野人出聲說道:「能夠將蠱雕傷成這樣,而且一刀又一刀的刺其脊背,證明此人是騎坐在蠱雕的身上出手——此人實力不凡,這一屆的星空學子倒是很讓人期待。」

林滄海一臉吃驚的盯著野人,出聲問道:「你知道星空學院?」

「名滿神洲,自然知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林滄海還是忍不住問出這個問題。

野人轉身朝著火堆走去,聲音裡面有無限惆悵,說道:「星空棄子。」——

有了琉璃鏡的保護,李牧羊和千度一路上沒有再遭遇什麼危險。

倒是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巨大禽類看到這透明的光罩飛撲而來,結果狠狠地撞擊在光罩上面栽倒在地。後來它們對這光罩望而生懼,大多數都飛遠不再騷擾。

不知道是休息得當還是喝了龍血的緣故,千度的精神狀態極佳,體內真氣不絕,琉璃鏡也能夠發揮出巨大的保護領域,千度自己也沒有絲毫疲態。

李牧羊就更加省事了,完全是被千度給拖著走,一絲一毫的力氣都不用耗費。

不過李牧羊也不敢鬆懈,他抓緊時間恢復體力,用《破體術》的內功心法來運行真氣,讓它們快速的在體內奔走十八大周天十八小周天。幻境之中,步步殺機。誰也不知道他們即將要遭遇什麼樣的危險和對手。

不過,一路行來,李牧羊和千度都沒有說話。

偶爾眼神對視,兩人都是快速的將目光挪開。

李牧羊清晰的感受到,兩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了一些變化。

以前的千度從容大度,做什麼事情都泰然自若,好像一切都盡在掌控之中。

現在的她——很明顯掌握不了自己的感情。

李牧羊也覺得自己有一點點尷尬,畢竟,他們可是坦誠相對過的人,而且自己還把從鍾雨身上扒下來的衣服洗乾淨給她換上——除了李思念,他還從來沒有和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如此接近過。

李牧羊只能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當然,千度那樣聰明的女孩子,一定是什麼事情都能夠想象的到。想要隱瞞談何容易?

撲——

光罩之上,有著輕微的響動聲音。

李牧羊抬頭看去,見到一隻通體雪白的小獸爬在那光罩之上。

紅鼻大眼,粉嫩可愛。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巴掌大小的小狗。

因為光罩太過光滑,小狗的身體不停的下滑。那隻小狗顯然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於是它拚命的撲動著四隻小爪子向光罩的上面爬。

李牧羊被它的憨態給逗樂了,忍不住笑出聲音。

那小獸瞪大眼睛看到李牧羊的笑,竟然也學著李牧羊微笑的樣子『咯咯咯』的笑出聲音。

簡直把人的心都給萌化了。

李牧羊激動不已,看著千度問道:「能不能讓它進來?」

千度雖然也很喜歡這小獸,但是卻面露警惕之色,說道:「琉璃鏡是世間神器,風雨不能浸,刀槍不能入。萬物不可靠近,就是一片鵝毛落上來也會被彈開——剛才那些大鳥衝上來都被琉璃鏡的反衝之力給撞暈。外力越大,琉璃鏡的反彈之力就越強。可是為什麼這隻小獸卻安然無恙看起來什麼異狀都沒有?」

李牧羊也心生疑惑,說道:「對埃為什麼它一點兒反應也沒有?按道理講,只要它的身體落在上面時,就會對琉璃鏡產生壓力。這些壓力足夠把它的身體彈飛出去——它不僅僅沒有被彈飛出去,還能夠順著琉璃鏡向上攀爬。實在奇怪之極。」

李牧羊抬頭看向那隻雪白小獸,出聲問道:「你是什麼怪物?跑過來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企圖?」

小獸眨著湛藍無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看到對方也正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然後再次咧開嘴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李牧羊苦笑,對千度說道:「它會賣萌。根本就沒辦法審訊它。」

千度看著小獸,說道:「那就暫且不用理會。它應該是被琉璃鏡的光輝吸引而來,等到我們到了那山腳下面收起琉璃鏡時,它就自已會離開了。」

李牧羊嘆息,說道:「可惜不能帶回去養著,思念一定很喜歡。她一直想養一條寵物狗。」

千度不說話,心想,李牧羊真是在意自己的妹妹,總是會情不自禁的提起她來。

琉璃鏡疾速前行,在光罩裡面的李牧羊和千度看不到的地方,一條條水流尾隨在它們的身後,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窺探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