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九十四章、撐爆燒著!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後遺症,還需要你的配合——」李牧羊看到千度眼神迷離的模樣,輕輕的嘆了口氣。現在再和她商量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來替她作決定,反正自己也是一心為了她好,絕對不會害她。 李牧羊寧...

第兩百九十四章、撐爆燒著!

神洲有句古諺語叫做:言多必失。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當你說話過多的時候,很有可能就會失去自己心愛的女人。

李牧羊這個時候才真正的了解了這句話的真諦。

他只要晚上那麼一點點,晚上那麼一瞬間,有可能他就要面對一個讓人難以拒絕也不願意拒絕的誘惑。

當千度對她說『我願意』的時候,你只需要紅著臉點了點頭『我願意為你奉獻我的身體』。於是,乾柴遭遇了烈火,一下子就會燃燒出讓比這火焰山的溫度還要更高的激情火焰。

李牧羊也不是一個不懂得變通的男人。

和他一起入境的小夥伴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刻,別說是奉獻自己一次的身體,就是奉獻出自己一年的身體,他也絕對不會退縮躲避。

「好男人不會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

絕不會像陣風東飄西盪在溫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會讓等待的情人心越來越慌

孤單單看不見幸福往來的方向

好男人不會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

為相愛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西風帝國著名的流浪歌手張鎬哲也曾經這麼唱道。他的歌聲為無聲迷茫無助的男人指明了努力打拚的方向。

李牧羊願意奉獻。

當然,長白七恥也想奉獻,都被他給噴死了。

他的內心有一絲的焦慮,臉上卻異常的溫柔平靜,一幅我尊重你任何決定的模樣,說道:「你先說。」

千度羞澀之極,身體裡面那如洪水般洶湧如浪花般蕩漾的**也沒能讓她失去思考的能力。

她拚命的咬著自己的舌頭,舌頭再一次被他咬出血來,聲音虛弱的說道:「你不是說——你有辦法了嗎?」

你看看,這就是『言多必失』。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金剛不堅是一種很獨特霸道的毒藥,一時半會兒我也找不到解毒之法。而且,就算想到了,怕是在這荒野之地也找不到與其相剋的藥材來配藥——」

「到底——」千度的眼波流轉,臉頰如盛開的桃花一般妖艷。她真得有些承受不住了。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她感覺到李牧羊的身體對她有著瘋狂的吸引力。如果不是她從小就受到最好的王族教育,如果不是她有著常人難比的堅持和驕傲,怕是早就被這春藥給征服了。「是什麼辦法?」

「以毒攻毒。」李牧羊說道。

「好。」千度立即應道。這個時候她也顧及不上到底是什麼辦法了,只要能夠幫她解了身體裡面的毒素,任何辦法她都願意去嘗試。

「會有一些後遺症,還需要你的配合——」李牧羊看到千度眼神迷離的模樣,輕輕的嘆了口氣。現在再和她商量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來替她作決定,反正自己也是一心為了她好,絕對不會害她。

李牧羊寧願傷害自己。

他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劃開一道口子,大股紅色的血水滲了出來。

李牧羊把手臂傷口的位置送到了千度的嘴邊,說道:「喝吧。多喝一些。」

千度拚命的想要睜開眼睛,卻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做到。

她還在拚命的拒絕,說道:「為什麼——」

「龍血本熱,而且對普通人來說是巨毒之物。喝了龍血的人會導致本身的氣血沸騰,甚至有可能直接燒毀全身的血管經脈五臟六腑——你體內的春藥也是大熱大毒之物,用龍血之毒去克那金剛不堅的毒,應該會有奇效。」李牧羊出聲說道。「快喝吧。我不會有事的。我也不希望你有事。」

千度不再猶豫,張開嘴巴拚命的去吸食李牧羊手臂上滲出來的大量鮮血。

龍血入喉,就像是一注滾燙的開水或者說是那火焰山谷底的岩漿一般進入體內。

它燙得人身體發抖,感覺自己的喉嚨都會被那氣血給毀掉。

當它進入身體,和身體裡面的氣血進行衝突,然後拚命的吞噬和融合,千度的身體就燒得更加厲害了,全身濃煙滾滾,就像是江南城的小巷子裡面在烤肉串一般。

「李牧羊——」千度的身體拚命的掙扎和扭動,不停的呼喊著李牧羊的名字,說道:「李牧羊——李牧羊——」

李牧羊的另外一隻手伸了過去,抓住她的右手給予她足夠的信心和力量。

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李牧羊緊緊的抱著她,在她耳朵邊一聲又一聲的安慰著說道——

那似血的月盤變淡了一些,由以前的深紅變成了現在的淡紅。月光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耀眼奪目,而是以更加溫潤的姿態照耀著大地。

紅月距離人們越來越遠,看起來很快就要消失在人們的眼帘。黑暗即將來臨,而紅月消失的時候卻是白晝到來之時。

那是一天的開始。

「天要亮了。」千度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那越來越遠的紅月,低聲說道。

「你醒了?」李牧羊走到千度面前,將火上烤著的半隻紅嘴鳥遞了過來,說道:「吃一點東西吧。味道還不錯。」

千度沒有伸手去接鳥肉,一眼就看進李牧羊的眼睛裡面去,說道:「我不餓。感覺全身都很溫暖,也很有力量——謝謝你。」

「你不吃我就吃了?在這裡面可不能浪費。」李牧羊出聲說道,撕了一條鳥腿就開始咀嚼起來,漫不經心的說道:「謝我什麼?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去遊覽學院嗎?當時我落到了寒潭裡面,是你一次又一次的跳進寒潭裡面去打撈我。那個時候情況那麼危險,你也沒有放棄不是?滄海可都告訴我了。」

提起林滄海,李牧羊的心情就變得沉重起來。

林滄海被蠱雕抓走,生死未卜。

蠱雕受傷逃走,也不知道會不會把心中的怒火報復到林滄海身上。

原本他們應該及時迅速的去把林滄海給找回來,卻沒想到遇到了長白七恥,一番惡戰把他們全部噴死之後,千度卻又中毒了——

李牧羊用龍血餵養千度,結果千度又暈倒了過去。李牧羊又不能丟下她獨自去尋找,就一直耽擱到了現在。

「都怪我。」千度滿臉愧疚的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中毒的話,我們就可以早些把滄海找回來。」

她從躺倒的石頭上面起身,說道:「走吧。我們去找滄海。不把滄海找回來,我是不會離開這幻境的。」

水之幻境每一年才會開啟一次,如果等到天亮之時沒能出去,那就只能等到一年之後再出去。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你要時時刻刻的浸泡在這無處不在的活水裡。你要承受紅月的陰冷,你要走過像是火焰山一樣的險地。隨時都有蠱雕或者其它的什麼神洲凶獸來將你視為獵物,你將和那無處不在的月光之狼作伴,因為他們才是這塊領土的主宰。

你將永遠看不到天日,你將永墜黑暗和深淵難以自拔。

以前也有人想著留下來,但是他們都死了。

就連星空學院的老師們也說,很難有人能夠在這幻境裡面呆上一年。

當然,能夠呆上一年的都能夠成為星空強者或者——瘋子。

李牧羊一點兒也不懷疑千度對這水之幻境的了解,說實話,論起知識淵博,她可以在星空學院的學子之中排前幾名。

當然,除了陸契機那樣的變態和自己這樣的天才。

可是,她明明知道幻境的兇險,仍然毫不猶豫的願意留下來尋找林滄海,這豈止是普通的同學關係?

李牧羊把最後一塊小鳥屁股也塞進嘴巴里,說道:「你不出去,我也不會出去。我們三個人組隊一起入境,就我一個人回到學院——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把你們給毒害了呢。」

「牧羊——」

「就這麼決定了。」李牧羊環視四周,說道:「在你睡著的這段時間,我已經打探過周圍的地形。往那個方向還有一座高山,雖然沒有火焰山那麼高,但是應該也屬於蠱雕喜歡居住的環境——而且距離此地又不是太遠。蠱雕受傷不會遠走,或許它把滄海給放到了那裡。」

「這就出發。」千度出聲說道。

她打量著李牧羊身上破爛臟污的單衫,出聲問道:「你的衣服呢?」

他們進來的時候,每個人都穿著星空學院特製的星雲袍。現在李牧羊身上的星雲袍不見了,只有一件血跡斑斑還有多處破洞的衣服。看起來和乞丐無疑。

「撐爆了。」李牧羊不好意思的說道。當他的身體化龍的時候,沒來得及脫掉身上的長衫以及裡面的衣服,然後全都消失不見了。「還是在長白七恥的鐘雨身上脫下來一套衣服出來給我們倆換上,其它幾個人都被噴沒了——」

「我們?」千度低頭看過去,發現自己身上的星雲袍極其寬大,很明顯不屬於學院為自己特製的那一套。更要命的是,自己裡面空空如也,除了這套星雲袍之外,沒有其它的衣服打底。

「你被燒著了。」李牧羊趕緊解釋著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