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九十三章、讓你先說!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然有剎那的清涼,但是這對她而言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 她的雙腿夾緊又鬆開,身體不停的扭動著。藥效還在不停的加強,以她的定力和抵抗能力都快要堅持不住了。 「沒用的。」千度搖頭說道。「這樣沒...

?

第兩百九十三章、讓你先說!

格老子的,開什麼玩笑?

好好的龍王不做,龍息不噴,跑出去和你拿把破劍打來打去還有可能被你一劍給砍了—你當我的龍腦有問題啊?

我他媽也是高智商族群好不好?我一個龍息弄死你。

黑龍簡直都要被那個白痴給氣壞了。

雖然他覺得鐘山是長白七恥之中唯一一個有血性有骨氣的傢伙,但是智商太低。

現在,其它六人都已經解決了,現在只有一個鍾白還趴倒在地上不肯起來,哭得聲嘶力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起來凄慘無比可憐兮兮的。

讓人有種噴他一記龍息的強烈衝動。

這麼想著的時候,李牧羊就這麼幹了。

他的喉嚨呼哧呼哧作響,然後猛地朝著那鍾白噴了一口。

鍾白不見了。

剛才他趴倒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

火焰燒著石頭,空氣里瀰漫著一股烤肉的香氣。

痛快淋漓,簡直都要爽翻了。

李牧羊張大嘴巴還想噴,可是已經沒有目標了。

太讓人失望了。

於是,李牧羊又朝著那大坑噴了一記。

大坑就更大了。

直到這個時候,黑龍巨大的身體才緩緩的朝著火焰山山頂降落下來。

當他落在地上之時,已經恢復成人形。

千度躺倒在地上,李牧羊同樣也躺倒在地上。

李牧羊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千度奔了過去,抓住千度的手,著急的問道:「千度,你怎麼樣?」

「我沒事。」千度咧嘴淺笑。她的身體溫度越來越高,衣服上都開始冒出白煙。她的嘴巴鮮血淋漓,那是因為乾裂而滲出來的血絲。血水才剛剛流出來就乾枯了,所以在嘴唇上面結茄成疤。

李牧羊摸了摸千度的額頭,驚呼說道:「好燙。快要燒著了。」

千度想笑,卻笑不出來了,雙眼朦朧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沒有死在他們的手裡,真好。」

「白痴。」李牧羊把千度扶了起來,讓她躺倒在自己的懷裡,說道:「死什麼?我們都要好好的活著。」

千度伸出手來,輕輕的撫摸李牧羊的俊臉,輕聲說道:「還是這樣看著順眼。」

「你不要再說話了。」李牧羊的眼睛四處張望,說道:「我來給你想辦法。」

火焰山上,原本溫度就高。千度的身體比火焰山的溫度還要高。

水之幻境裡面到處都是水,可是,當李牧羊想要抓一把水給千度使用時,卻又觸摸不到它們。

李牧羊攤開自己的手掌,掌心出現一個藍色的光球。

大量肉眼可見的水源朝著那光球聚攏,然後凝結成一塊晶瑩剔透的冰塊。

李牧羊把那化水凝結而成的冰塊放到千度的嘴邊,說道:「咬一口,快咬一口降降溫。」

千度的嘴巴輕輕的舔著那冰塊,雖然有剎那的清涼,但是這對她而言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

她的雙腿夾緊又鬆開,身體不停的扭動著。藥效還在不停的加強,以她的定力和抵抗能力都快要堅持不住了。

「沒用的。」千度搖頭說道。「這樣沒用的。」

李牧羊心急如焚,又面紅耳赤的看著千度,說道:「我也不是不願意,捨不得犧牲自己的身體就是覺得這樣不太好,有種趁人之危的感覺。」

「你說什麼?」千度聲音虛弱的問道。

「鐘鳴的話我都聽見了。」李牧羊說道。「他說你中了那個什麼金剛不堅,必須要和男人什麼才行」

說到後來,李牧羊的視線轉移到它處不敢和千度的眼神對視,聲音如蚊子哼哼,說道:「為了救你,我是什麼都願意做的。」

「」

千度覺得自己還不如早早就死了的好。

幹嘛還要活到現在啊?

「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再想想其它的辦法。」李牧羊急忙說道。他絞盡腦汁,想要在記憶海里尋找可以治療這種金剛不堅春藥的方法。

倒是找到了很多種其它的春藥解毒辦法,譬如什麼『我愛一條柴』,『王后還想要』、『猛女再回頭』之類狂放不羈又極其低賤下流的藥名和解毒辦法。卻始終沒有找到『金剛不堅』這種春藥名,更不用說什麼解毒辦法了。

顯然,這是近萬年來才出現的春藥,就連那頭老龍自己都沒有涉獵。

隨著無數代男人的刻苦鑽研,春藥的製作水準不斷的提高,取名的水準也大幅度上漲。

不過,有一個信息倒是讓李牧羊的眼前一亮,覺得很有參考價值。

那是一本《春藥集注》裡面的介紹,說春藥是至熱至烈之物相組合,以此來驅動人體的慾望讓人情難自禁迷失自我。萬事萬物大多相生相剋,無論是任何類型的春藥,只要找到和其相剋的藥物就迎刃而解。

當然,如果實在找不到其它的辦法,也可以以毒攻毒。用至烈至毒之物來攻克毒性,這樣那微弱的毒藥就被更加激烈的毒性給吞噬溶解。

當然,新的問題又出現了:你得再想辦法解開那更加兇猛的毒物。

一些中了劇毒的人都會選擇這樣的解法,用更兇猛的毒藥來克制之前的毒藥藥性。吃下去的毒藥越來越多,身體堆積的毒素也越來越強。當那些毒性爆發之時,患者大多數都會爆體慘亡。

那樣的行為也不過只是為了多續命而已,想要斷根是難如登天。為常人所不齲

當然,李牧羊現在也是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千度都已經病成這樣了,再不施救怕是要一命嗚呼。他好不容易把千度給救了回來,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慘死在自己的懷裡呢?

於是,李牧羊轉身看著千度,說道:「我有辦法」

「我願意。」千度也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猛地轉過頭來看著李牧羊說道。

面若桃花,眼睛帶著一團霧氣。看起來嬌艷性感,讓人一不小心就出現中毒之徵兆。

千。

李牧羊也愣住了。

良久,李牧羊緩和了一下內心的悸動,聲音溫柔平穩的說道:「你先說。」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