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八十九章、龍有逆鱗!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鍾雨發現自己距離地面越來越遠,他的身體越飛越高,發現自己被那巨龍給帶到了半空之中。 他仍然豪無知覺,拚命的揮動著手中的長劍朝著那龍頭砍去。 一劍又一劍。 黑龍將他給拖...

?

第兩百八十九章、龍有逆鱗!

黑雲翻滾,大團大團的雲彩朝著這邊堆涌而來。

頭頂電閃雷鳴,一道又一道驚雷閃電在天空爆炸開來,就像是要把整個天際都給撕裂成碎片一般。

巨龍騰空,它龐大的身體一眼讓人看不到盡頭。它從黑暗之中露出猙獰的面孔,又將尾翼延伸進那誰也不知道的黑暗之中去。

通體漆黑的神龍在半空之中飛舞盤旋、生鱗幻爪、身上的每一塊鱗片都散發出黝黑亮的光澤。

它來自於星辰的邊界,來自於遠古的荒野。

它有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霸道。

它有萬族之王半神之體的威嚴。

它有龍之逆鱗觸之必死的嗜血。

它終於停止了騰挪轉動,它的身體橫在長空之中。

它充滿血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鍾雨,那渺小如螻蟻的鐘雨就完全的包裹在血色之中。

呼哧

它只是噴出一口氣而已,眼前便出現大片大片的火星。站在地面上仰頭看去,就像是看到了百年難遇一回的流星雨似的。

鍾雨瞪大眼睛,猶如見鬼般的看著那和自己眼神對視的黑龍,結結巴巴的說道:「龍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龍。怎麼會有龍?」

出身名門大派,見多識廣,各種神通技法也都有所領略。

這輩子都沒有這麼的緊張驚詫過,他覺得自己是不是進入了什麼恐怖的幻境。

又一道閃電從他的頭頂劈過。

他有種脊背生寒的感覺,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響,耳膜不停的晃動,就像是已經被震破了一般。

那種疼痛感襲來,他這才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夢裡,而是活生生的現實。

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那眼神兇殘地盯著自己的巨龍也是真實的。

因為這邊鬧出來的動靜太大,長白七子之中其它六人的視線也全都被吸引了過來。

正準備拖走千度的鐘鳴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滿臉驚恐的看著那天上的巨大龍頭,嘴裡喃喃自語,說道:「這是什麼怪物這是什麼怪物?」

「那是龍那是數萬年都沒有出現過的巨龍」鍾風按住劍柄的右手輕微的顫抖著。因為手掌的抖動,手裡的長劍也跟著不停的發出嗡鳴聲音。「我們遇到了龍那個李牧羊竟然是一條龍。」

「牧羊」千度的身體仍然燥熱,就像是火燒一般的難受。

而且,這還不僅僅是身體溫度的升高,而是身體奇癢無比,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慾望想要發泄。

她拚命的咬著舌根,想要以此來保持清醒。但是這樣的疼痛刺激效果是微弱的,實在難以和那強大的藥效相抗衡。

當李牧羊化身為龍,當天空黑雲翻滾,當那一道又一道驚雷在耳朵邊炸裂時,她的神志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拚命的睜開眼睛,終於看到了那天空之上的巨大龍頭。

她看到的頭顱仍然帶著重影,也就是說一眼看過去有無數個腦袋在自己的眼前晃動。

可是,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越發的顯現出那讓人驚心動魄的威懾和悲憤。

模糊間,她看到了李牧羊的眼睛。

那瞳孔裡面殺意凜然,彷彿對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充滿了仇恨。

「龍之逆鱗,觸之必死。」

千度的心裡突然間想起這句話。這句在神洲億民的嘴裡流傳了萬萬年的諺語。

難道說,自己就是李牧羊的逆鱗?

因為自己身處險境,所以李牧羊不管不顧,寧願身份暴露也要化身為龍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牧羊」千度淚如流下。眼淚珠子大顆大顆的滑落,每一顆淚珠的顏色都仿若鮮血。

年紀最小的鐘山反而最是穩定,他『嗆』地一聲抽出手裡的長劍,神情亢奮,眼裡散發出絢目的異彩,大聲喊道:」各位哥哥,揚名立萬,正在此時。我們齊心協力屠殺此龍,我們的事會被世人傳頌,我們將成為萬年之後新的屠龍英雄。」

他喊話之時用了長白劍派的『音嘯功』,即使是在此電閃雷鳴,火焰山山口不停噴發的惡劣環境之中,他說出來的每一句話仍然能夠清晰的傳到其它兄弟幾個人的腦海裡面,讓他們恢復心神,保持信心,陪著他一起去屠龍。

聲若洪鐘,震得每一個人都瞬間清醒過來。

鍾風滿臉羞愧,他是長白七子的老大,其它幾兄弟一直都是唯其馬首是瞻,卻沒想到突遇巨龍,讓他自己心神失守,沒有承擔起整個團隊的指揮和鼓勵職責,反而需要最小的弟弟來出聲提醒。

鍾風手裡的長劍一揮,大聲喝道:「兄弟們,結北斗大陣,我們合力屠龍。」

嗖嗖嗖

其它幾人的身體瞬間移動,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進行搶位。

只有鍾雨的身體沒有動彈。

他不是不想動彈,而是根本就動彈不了。

他的咽喉想喊,卻喊不出來。

他的雙腳想動,卻動彈不得。

他聽到了鐘山的話,聽到了鍾風的話。可是,他卻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他的身體被那天空的巨龍給鎖定了,就像是遇到了雄鷹的兔子,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撒腿逃跑,而是身體哆嗦著窩在草叢裡不敢動彈。

因為在它們看來,那樣更加的安全,逃跑只是更容易將自己送入雄鷹的嘴巴裡面而已。

「你」鍾雨想要對著那頭頂的巨龍喊些什麼,但是聲音虛弱地怕是連他自己都聽不見。在他意識到這種事實之後,後面的話也就說不出來了。

就連眼球都沒辦法轉動,生怕自己稍微轉身,那頭巨龍就衝過來一口咬斷自己的腦袋。

「鍾雨,你還有何話說?」天空上的黑龍出聲說道。

不是李牧羊的聲音,而是一種很滄桑古老的聲音,就像是一個活了千年萬年的老妖怪的聲音。

隨著黑龍開口說話,鍾雨一下子覺得身體輕鬆了許多。

他知道,這是黑龍對他解除了氣機鎖定。

他朝著其它幾個兄弟看過去,想要讓他們過來救援自己。

但是他們只顧著守護自己的大陣,卻不願意過來和自己共同面對黑龍。

鍾雨的心頭悲憤不已,又仇恨之極。這些名為手足兄弟的傢伙,危難時刻都一個個的現出原形。沒有一個人能夠靠得祝

「不要殺我。」鍾雨對著天空的黑龍出聲喊道。「我什麼都沒有做。不要殺我。」

他咬了咬牙,指著遠處結成大陣的其它兄弟六人,指認道:「是他們全是他們做的。是他們想要殺人奪寶,是他們想要搶奪琉璃鏡,佔有千度的身體。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什麼都沒有做。」

聽到鍾雨的話,其它幾人全都憤怒之極,破口大罵起來。

「鍾雨,你這個膽小的懦夫,以前真是看錯了你」

「老二,你這是吃裡扒外的背叛行為,回去之後我必當稟報宗門,剝皮抽筋」

「大家不要激動,守護內心寧靜」鐘山連續出聲提醒。「這是那頭龍故意想壞我們兄弟感情,讓我們兄弟鬩牆,自亂陣腳只要我們穩住陣型,就是巨龍也可以屠殺。」

「貪婪邪惡,爾等該死。」黑龍的聲音變得冷酷起來。

他的眼睛裡面血霧翻滾,然後身體猛地朝著下界俯衝。

鍾雨害怕極了,手裡的長劍拚命的朝著那巨大的龍頭劈砍過去。

鍾雨發現自己距離地面越來越遠,他的身體越飛越高,發現自己被那巨龍給帶到了半空之中。

他仍然豪無知覺,拚命的揮動著手中的長劍朝著那龍頭砍去。

一劍又一劍。

黑龍將他給拖到高空,然後突然鬆開了抓住他身體的利爪。

鍾雨的身體終於恢復了自由,大喜之下就想使用長白劍派的飛行身法逃逸遠處。

可是,他發現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的嘴裡念念有詞,一次又一次的吟唱起那飛行口訣。但是,他的身體仍然保持著直線下落的狀態。

越落越快,身體越來越沉。

他的身體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吃痛之下,看到身邊不遠處有半截身體正在向上狂噴出鮮血。

那半截身體只有雙腿和一半的腰身,上半截身體被什麼怪物給攔腰斬斷。

鍾雨越看那半截身體越發地覺得眼熟,當他額頭大汗淋漓的看向自己的身體時,這才發現自己的下半身早已經在被那龍爪抓起時就已經掐斷了。

他只有半截身體。

在被那頭惡龍給帶到空中的時候,他就已經身首異處。

只是那個時候自己實在太害怕了,一心忙著想要反抗想要逃跑,竟然一直沒有感覺到身體傳來的疼痛,沒有察覺到自己的雙腿早就沒有了知覺。

「氨

鍾雨發出凄厲的慘叫。

然後眼睛一黑,心口憋著的那一口勁氣消失,強烈的求生慾望消散。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的死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