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八十五章、突然襲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位導師也一再告誡我們日落而入日出而歸——在日出之前,我們每個人都要退出這水之幻境。時間寶貴,機緣難尋,我們當真要把寶貴的時間和機遇浪費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面嗎?」 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笑,說道:「...

?下一頁

第兩百八十五章、突然襲擊!

不得不說,鍾雷這個大嘴巴的話戳中了李牧羊和千度的死穴。

林滄海被蠱雕所捉,直到現在生死未卜。李牧羊和千度心急如焚,正想方設法的要把林滄海給尋回來。鍾雷卻一言中的,讓李牧羊和千度的臉色都變得極度難堪起來。

「哈哈哈——」鍾雷看到了李牧羊和千度的表情之後狂笑出聲,對自己身邊的幾個兄弟說道:「不會是被我說中了吧?那個林滄海當真死掉了?感情我還有預言別人生死的能力——」

「如果你有這樣的能力,那就最好先好好給自己預言一下。」千度的眼神如刀鋒般凜冽,聲音冰冷的說道:「先看清楚自己的生死,才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喲,這個小娘皮,還挺夠味道——」老二鍾雨最是好色。上一次在星空學院圖書館裡面看到千度就驚為天人,只是那個時候他沒辦法做一些無法無天的事情。而且千度提到自己長白劍派鯊魚長老的肋骨受傷,讓他們長白七子方寸大亂。他們兄弟七人倉促逃走。

卻沒想到此番能夠在這幻境裡面相遇,這裡面發生的一切不受律法保護,沒有道德約束,而且還不為外人所知。

想到此處,鍾雨看向千度的眼神就更加的炙熱。

他舔著自己的嘴唇,笑嘿嘿的說道:「兄弟們,這是威脅,**祼的威脅。」

「就憑你們倆個?」鍾雷臉色不善的盯著李牧羊和千度,說道:「要是在星空學院,我們兄弟有所顧忌。還當真不能夠把你們給怎麼著。但這裡是荒蕪之境,我們就是把你們給全都殺了,又有誰能夠看到?誰會替你們出頭?」

「那你們不妨試試。」千度的眼睛微眯,沉聲說道。以李牧羊對她的了解,這個女孩子的心中怕是已經動了殺機。千度是一個大度沉穩很能夠沉得住氣的人。越是危險時刻,她也就越發的冷靜。這和李牧羊動不動就炸毛眼睛血紅形成鮮明的對比。「只要我有任何意外,你們長白七子全部都要給我抵命,你們長白劍派也永無寧日。」

鍾風眼神冷洌,手握劍柄說道:「沒有人可以威脅我們兄弟,更沒有人可以威脅長白劍派。」

老大鐘風發話了,其它兄弟六人也都同時手握劍柄,做出群起而固。

乍一眼看去,他們兄弟七人站得分散,而且極度的沒有條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其實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在搶位。每一個人都像是一顆星星般的落子。

李牧羊看得眉頭微皺,暗自擔憂。

剛才惡戰蠱雕,他和千度都已經呈現精疲力盡之態。即使吃了幾顆火岩果補充了一些體力,也沒辦法支持他們倆人能夠同時對付這長白七子。

想要戰勝他們,唯一的機會就是自己化龍。

但是,那樣的話,自己的身份就會暴露在這長白七子的面前。

如果能夠將他們全部殺掉,這還算是乾淨利落一了百了。就怕戰鬥之中被他們給跑了一位,那到時候自己的處境堪憂。他們跑回去說李牧羊是條龍,就算大部份人不願意相信,也會有小撮有心人開始對自己進行關注和試探。

一旦被他們發現任何的破綻,等待自己的就只有全民屠殺,死路一條。

化龍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做法,李牧羊不想輕易嘗試。

更要命的是,李牧羊擔心自己化龍的時候,還會被其它的人看見。

長白七子能夠進入弱水,難道就沒有其它人跟著進入弱水?

這荒野之中,那深林深處,難道就沒有其它隱藏的眼睛?

歸根結底,李牧羊不想打這場仗。

假如能夠避免的話。

再說,打架是需要時間的。

李牧羊不想浪費時間,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救林滄海。

要是那頭蠱雕把在自己身上吃虧的怒火都發泄在林滄海的身上,林滄海哪裡還有活路可走?

李牧羊知道千度和林滄海的感情,也知道她因為林滄海的事情而對這長白七子心生恨意,怕是一言不合就要出手砍人了。

他走到千度的前面,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她,看著長白七子的老大鐘山說道:「同為星空學院的學子,大家都應該知道此行為何而來?幻境是最好的歷練之地,每一年才只有這麼一次寶貴的機會。而且進入幻境之前,各位導師也一再告誡我們日落而入日出而歸——在日出之前,我們每個人都要退出這水之幻境。時間寶貴,機緣難尋,我們當真要把寶貴的時間和機遇浪費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面嗎?」

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笑,說道:「再說,大家原本就沒有什麼生死大仇。不過就是為了在圖書館爭一本書的那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們就要在這種時間這種場合打打殺殺?」

鐘山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發現這傢伙說的話倒是很有道理。

他們雖然嫉恨林滄海,但那件事情和此次入境歷練相比實在不值一提。只要大家還在星空學院修行學習,以後就有的是找回場子的機會。

鐘山和其它幾個兄弟的眼神對視,說道:「他說的很有道理。我們還要去找那樣東西呢。時間寶貴,不得耽擱。」

鍾雷想起師門交代的命令,他們此行來到水之幻境,主要是為了尋找那件不出世的神器,說道:「我聽大哥的。」

鍾雨一臉無奈的模樣,說道:「既然你們都決定了,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他看了眼李牧羊鼓的懷抱,說道:「懷裡揣著什麼東西呢?看起來你們在上面收穫不少啊?」

李牧羊就掏出幾個火岩果出來,笑呵呵的說道:「別的也沒有找到。如果各位師兄不嫌棄的話,不妨吃個果子解解渴,這火岩果的味道還真不錯——」

「給我一個。」鍾雨一臉笑意的朝著李牧羊走過去。

他伸出右手去接李牧羊遞過來的果子,果子入手,在李牧羊準備鬆手的剎那間,一道銀色的光輝朝著李牧羊的腹部捅了過去。

嚓——

皮肉被割開的響聲傳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