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八十一章、地獄之門!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正在這時,突然間從你的身體裡面傳出來一股神力。琉璃鏡再次被啟動起來,光芒大熾,銀光耀眼,琉璃鏡變得前所未有的強韌。不然的話,以我當時的體力和心態,又怎麼能夠支撐的住那岩漿從高空之上墜落的威壓和熱度呢...

?

第兩百八十一章、地獄之門!

岩漿澆灌而來時,明明是千度撲過來抱著自己一路翻滾,怎麼就變成了自己救了她的命呢?

李牧羊同學覺得,自己雖然智商不高,但是自己的眼睛不瞎。

什麼事情都看在眼裡的好不好?

「剛才是你救了我。」李牧羊出聲說道。「如果不是琉璃鏡護體的話,恐怕我們現在已經被那高溫岩漿吞噬,現在連骨頭渣子都不剩餘了。」

「當時我確實想要保護你,想要把你拉到琉璃鏡的光罩之下。只是沒想到我撲向你的時候,發現你的身體已經開始化龍,眼睛血紅,手臂之上竟然長滿鱗片」

想到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千度有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當我發現你的身體出現問題時,已經將你推倒帶著你朝山腳下滾落而去。當時我精力已竭,而且又因為過於緊張,不明白你為何會變成這樣,所以導致琉璃鏡根本就沒辦法施展開來」

千度講述的同時,腦海里再一次浮現剛才那危險之極又詭異之極的一幕。

「正在這時,突然間從你的身體裡面傳出來一股神力。琉璃鏡再次被啟動起來,光芒大熾,銀光耀眼,琉璃鏡變得前所未有的強韌。不然的話,以我當時的體力和心態,又怎麼能夠支撐的住那岩漿從高空之上墜落的威壓和熱度呢?」千度反問著說道。「所以,是你救了我。」

李牧羊認真的思考了一番,也沒辦法理清當時的頭緒。

那個時候的李牧羊身體已經開始化龍,心裡充滿戾氣,眼睛血紅,手臂上面生出鱗片,而且鱗片正在向全身蔓延李牧羊又沒辦法一邊化龍的時候一邊照鏡子,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生鱗到何種地步。

那個時候的自己已經不再是李牧羊,更像是那頭已經消失的老龍。李牧羊也不能保證,在那樣的狀態下,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瘋狂的事情。

「我出力氣,你出神器。咱們倆扯平了。」李牧羊出聲說道。

千度的嘴角終於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心裡對李牧羊的防備和警備瞬間消失大半,心想,他還是自己熟悉的李牧羊,還是自己視為知已的朋友。他並沒有什麼變化。

在這荒蕪之地裡面,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慶幸的事情。

「好吧。我們扯平了。」千度出聲說道。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李牧羊手臂上的那幾片鱗片仍然沒有脫落,就像是要永遠的停留在上面一般。

這在李牧羊看來極度的刺眼,就像是在最顯眼的位置上面長了一大塊難看的牛皮癬。

李牧羊下意識的想要用衣袍把它們遮掩住,千度輕聲說道:「沒關係的終歸會好的。」

「不好看。」李牧羊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過,不能讓其它人看到」千度一臉凝重的囑咐著說道。

自己可以替李牧羊保守秘密,但是不能夠保證其它人也願意這麼做。

倘若被其它的星空學子看到李牧羊的身體上面生出龍鱗,怕是就會對他的身份產生懷疑。

一旦有人對此事有了懷疑,那麼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李牧羊身份曝光是早晚的事情了。

「我明白。」李牧羊沉重的點頭,說道:「雖然我很不願意,但是,倘若有人知道的話,我只能」

李牧羊沒有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但是他知道千度會明白的。

這種事情過於殘忍,也顯得自己是個壞人。

可是,他也想活著埃

嬰兒慘叫的聲音再次傳來。

只見在那火焰山的山巔之上,煙氣火星之中,那頭龐大無比卻又模樣醜陋的蠱雕再次出現了。

它血紅色的眼睛就像是兩盞紅燈籠似的向下探照,嘴裡發出如泣如訴的慘叫聲音。

當它發現自己剛才襲擊的目標,那兩個渺小的牲口竟然還活著在禽獸的眼裡,人類才是真正的牲口吧?

蠱雕怒不可竭,覺得那兩個傢伙還活著是對自己神通的侮辱以及對自己拖出來的那一一道岩漿彩虹的糟糕。

我殺你,你就死。

這才是好牲口嘛。

蠱雕的尖嘴嘎嘎出聲,巨大的雙翼舉了起來,然後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揮動著翅膀。

每揮動一次翅膀,便有無數只小雕從它的羽翼下飛了出來。

嘎嘎嘎

它們的身形要比蠱雕小上十幾倍,看起來和一隻雄鷹差不多。但是它們和蠱雕一樣,似鳥飛鳥,頭上長角,脊背之上生長著倒刺。

它們瘋狂的、歡悅的、兇狠的朝著山腰之間的李牧羊和千度撲了過來。

鋪天蓋地!

「這些是什麼鬼東西?」李牧羊出聲問道。這些鳥真不要臉,打不贏就搬救兵,還一搬就是成百上千。還要不要臉了?還要不要神洲十大凶獸的尊嚴了?

「飛蠱幻影。」千度表情凝重。

飛蠱是蠱術的一種,和上古傳下來的那些金蠶蠱、癲蠱、疳蠱、石頭蠱等蠱術齊名,是用蠱雕自己身體上面的毛髮做為藥引,然後用修為真氣將它們變幻成為自己的模樣,萬鳥齊飛,以此來傷害和埂

如果這些小號的蠱雕能夠將目標人物撕碎吞噬,反而能夠修補它的修為境界,對蠱雕的身體大有補益。

蠱雕飛行速度極快,瞬間就從高空之上飛到眼前。

「李牧羊,快到我身邊來」千度已經勉強支撐起琉璃鏡,雖然光芒微弱,光罩也極其狹校

琉璃鏡為《寶器》譜上的神器,威力極大,頗為神奇。據說當年的人皇贏雪鷹使用時,光罩能夠護住自己的一支數萬人的核心部隊不受雪崩之害。

它所能夠發揮的威力,和使用者的修為境界有極其密切的關係。

所以當林滄海在寒潭裡面看到千度從琉璃鏡裡面走出來時,大為驚詫的模樣。沒想到那個男人竟然把這樣的神器就隨意交付給自己的女兒。

李牧羊搖頭,說道:「這樣太浪費時間了。滄海生死未知,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李牧羊說話的時候,身體騰空而起,主動朝著那些小號的蠱雕飛了過去。

白衣變黑,長衫破爛。但是他氣質卓越,眼神溫和卻又帶著一股子悲憤的憐憫之意。

他的嘴裡念念有詞,《降龍伏虎咒》的咒語便如流水般的傳了出來。

金色的波紋在空中蕩漾,一頭虛幻的金色羅漢橫空出世。

羅漢怒目而視,手裡的錫杖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他每一杖揮過去,都有大量的飛雕被擊落掉地。

火焰山山腰,李牧羊的身體下方,不停的傳來飛雕垂死之前的慘叫聲音。

蠱雕看到那巨大的降魔羅漢,以及那羅漢身上刺眼的金光,眼神里明顯的浮現出畏懼之色。

但是,這樣的想法也只不過是一閃而逝,既而是百倍千倍的憤怒。

那些渺小的人類,那些討厭的傢伙,他們竟然敢反抗自己,竟然搞出這麼一個幫手來擊殺自己的『幻影』而且那個幫手身上穿著自己最不喜歡的金色。

蠱雕這麼一生氣,揮動著翅膀的頻率就更加的快速了。

密密麻麻的飛雕從它的羽翼之下飛舞過來,嘎嘎慘叫著向山腰間撲來。想要穿過那羅漢的攔截,去吞噬空中和地上的兩團小鮮肉。

可惜,那羅漢的威能實在強大,每一杖揮出去,都有大片的飛鳥掉落。

金色代表著光明正義、代表著莊嚴巍峨,而蠱雕是黑色生物,是終年生長在這火焰山的暗黑凶獸。雙方戰鬥之時,蠱雕有著天生的劣勢。

李牧羊的咒語越念越急,額頭上出現了大片的汗珠。

千度的身體騰空而起,用琉璃罩罩住李牧羊的身體,擔心有漏網之鳥飛過來傷害正在念咒的李牧羊。

因為那些蠱雕的數量越來越多,攻擊又實在太猛,每一隻都是悍不畏死,幾乎是自殺似的襲擊。

李牧羊的壓力越來越大,畢竟,這《降龍伏虎咒》他也修行不是太長的時間,能夠掌握到這種程度,已經是自己天資聰穎加上那頭老龍的幫助了。

李牧羊看著那頭頂之上密密麻麻的飛鳥,以及羅漢揮杖時越來越吃力的動作、逐漸變得淡化的光影,心裡不由得有些著急。

如果金身羅漢被那些飛鳥給衝撞碎掉,它們能夠瞬間衝過來把自己和千度給吞噬掉。

琉璃鏡確實有護體神效,可是,那需要強大的精力來支撐。以人們倆人此時的行為境界,又能夠支撐得了幾時?

李牧羊的瞳孔里出現一抹血色,眼裡的殺意也越來越濃烈。

他的手捏法訣,嘴裡的咒語也變得更加晦澀急驟起來。

「善因積善,誓救眾生。手中金錫,振開地獄之門。」

隨著李牧羊一聲大喝,那空中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大洞。

黑煙裊裊,鬼氣森森。

一道黑色龍捲風從那鬼洞之中竄了出來,挾裹著呼嘯之聲卷著那些飛鳥朝著黑洞鑽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