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七十七章、火焰山下!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5-04 22:12  |  字數:3589字

?下一頁

第兩百七十七章、火焰山下!

在水之幻境裡面碰到傳說中神洲十大凶獸之一的蠱雕,這著實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

更糟糕的是,林滄海還被那神出鬼沒的凶獸給抓走了。

李牧羊心裡擔心不已,卻還在出聲安慰著千度,說道:「有些鳥就是喜歡捉弄小動物,它們把小動物抓起來飛到高空,然後再從高空中丟下來。我以前在江南的時候,經常看到荒野里野鷹把抓到的小兔子帶到空中再松嘴,河邊魚鷹把抓到的魚帶起來再丟下----滄海一時不察被它所縛,等到那蠱雕飛到空中把他往下丟的時候,以滄海的修為境界,自然可以安全脫困。」

「它不會丟的。」千度沉聲說道。「蠱雕食人。」

「------」

李牧羊沉默片刻,說道:「無論如何,都要把滄海給找回來。」

話雖如此,但是林海莽莽,又是這奇怪又詭異的地下水世界,他們現在要到哪裡才能夠把他們找回來啊?

「是的,一定要把他找回來。」千度和林滄海的感情最好。也不知道他們之前是否認識,自從入學以來,千度和林滄海都是形影不離。每當千度遇到危險的時候,林滄海都會第一時間擋在她的身前。每當千度受到委屈的時候,林滄海也都會沒有節操沒有立場的激烈反擊。

在李牧羊看來,林滄海就相當於陸契機身邊的那個討厭鬼楚潯。

不過,李牧羊也同樣感覺的到,林滄海對千度並不是愛慕之情,而更像是依戀尊重般的親情。

他們更像是一對極其出色的姐弟,無論是容貌還是修為境界,都堪稱這一屆星空學院的佼佼者。

「想要找到滄海,必須要先找到這蠱雕的老巢----你有什麼線索?」李牧羊出聲問道。

「我在《神洲奇物志》上面看到過一篇有關蠱雕的文章,說此獸來無影去無蹤,而且還能夠改變自己的顏色遁形----甚至和周圍的環境融合為一體。剛才你我合力夾擊的時候,它就讓自己的身體顏色變成了天空的黑色。和水一樣的顏色。所以我們一擊落空,被它帶著滄海安然離開。滄海也定是被它的迷障所惑,不然也不會完全沒有自保能力----」

「按照《神洲奇物志》上面所載,蠱雕喜歡在高山岩洞。我們只要尋找到此地最高的高山,就能夠找到蠱雕救出滄海----」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李牧羊掃視四周,頗為遺憾的說道:「可惜這裡人跡罕至,不然的話,可以找個人詢問一聲,總比漫無目的地胡亂尋找要好上一些。」

李牧羊的身體騰空而起,飛翔到那挺拔茂密的樹梢上面,極目遠視,想要尋找到附近最高大的山峰。

可惜周圍漆黑一片,可視範圍極其有限,除了那密密麻麻的灌木叢林之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山峰的存在。

不過,倒是在正前方發現了偶爾乍現出來的火花,看起來就像是眨著眼睛的星星。

李牧羊落地之後,把自己看到的結果告知千度,千度稍微思索,說道:「以現在的可見度能夠看到那點點火花,證明那火花一定在非常高的地方。我們就朝著那個方向前行就好了-----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

千度的臉色黯然,就連說話聲音都有些虛弱無力。

這是李牧羊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千度。

以前的千度從容鎮定,無論遇到多麼危險的境況都是一臉淡然,好像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現在露出這樣的憂容,看來心裡實在擔心林滄海的安危。

想來也是,兩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林滄海被喜歡食人的蠱雕給抓走了,說不定還沒有飛到自己的岩洞就先咬上一口,那樣的話,林滄海哪裡還有命在?

李牧羊的心裡也很難受,他和林滄海的關係也很好,喜歡這個正直率真的同學。而且林滄海還非常的講義氣,在自己和楚潯陸契機鬧矛盾的時候,他沒少站出來替自己說話出頭。

如果林滄海當真遭遇不幸的話,自己也將會痛失良友。

「不要擔心。」李牧羊拍拍千度的肩膀,說道:「我們一定可以救出滄海。走吧,現在就出發。」

說著,李牧羊就大步朝前躍去。

嚓----

頭頂一道白光閃過,一條數尺長的三步蛇斷成兩截掉在地上。

千度的身體自然的生出一層淡銀色的光輝,一個透明的光罩將她整個人都給包裹其中。

這是琉璃鏡,是《寶器譜》上的神奇法器,主人可用其攀高山渡惡水,風雨難浸,冰雪難入。

千度手握魔音笛,出聲說道:「李牧羊,你跟我來。」

說話的時候,她主動對著李牧羊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手。

李牧羊沒有多想,伸手握緊千度的小手。

滑膩溫潤,如脂如夷。

兩人的手乍一接觸,那原本僅僅是覆蓋千度的琉璃鏡瞬間擴展,透明的光罩把李牧羊也給籠罩其中。

「路途險惡,誰也不知道會遭遇什麼樣的事情-----而且我們時間寶貴,實在耽擱不得-----」千度說話的時候,那透明的光罩已經騰空而起,帶著千度和李牧羊朝著那閃著火星的地方飛速而去。

透明的光罩在原始森林裡面穿梭如風,各種奇異怪獸和絢麗風景闖進眼帘。

當他們的速度越來越快,所能夠看到的就只有一片黑色的光影了。

李牧羊完全不用使力,完全是被千度和那透明的光罩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