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七十六章、十大凶獸!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5-04 01:18  |  字數:3757字

?下一頁

第兩百七十六章、十大凶獸!

林滄海跳進弱水,千度也跟著跳進弱水。

兩人進入弱水之後就消失不見蹤跡,看起來更像是自尋死路一般。

只有李牧羊還能夠在弱水裡面冒出頭,自由自在的遨遊著,不停的對著岸上的學生招手,喊道:「下來啊下來啊,說不定水裡面就有什麼奇珍異寶或者神仙洞府——」

「白痴。」有人出聲罵道。

「就是,進去就是死路一條——」

「我們才不會上當呢——」——

「既然你們不願意下來,那我就自己去尋寶去了。」李牧羊對著岸上擺了擺手,然後沉進水底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鐵木心看了蔡葩一眼,說道:「我相信他。」

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大步朝著弱水走去。

蔡葩猶豫片刻,快步上前握住鐵木心的手,說道:「我相信你。」

於是,他們倆人手牽著手走進弱水中央,當弱水將他們的頭頂淹沒時,人也瞬間消失不見蹤跡。

岸上的眾多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的迷惑和猶豫不絕。

「這幾個傢伙——就這麼進入弱水了?」

楚潯的眼神陰厲,臉色鐵青,一臉兇狠的盯著那蒼茫的水面發獃。

弱水#很深。

很深很深。

李牧羊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一直的往下沉,一直往下沉,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他的雙眼圓睜,能夠自由視物。

但是四顧之時卻看不到任何景色,就連一條普通的游魚都看不到。彷彿這弱水之中不生魚蝦,連一根水草都沒有。

目光所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牧羊的雙腳落地時,他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他置身在一片森林裡面,而這片森林卻被河水淹沒。

腳下是褐色的肥沃土地,巨大的灌木叢足有數百丈高。就像它們已經在此生活了千年萬年一般。

水波蕩漾之時,綠葉在飄蕩,紅花在綻放,飛鳥在飛翔,可愛的白色小松鼠從這棵樹的樹梢跳到另外一棵樹的樹榦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和李牧羊之前所見過的世界一模一樣,但是,這個世界卻在河水的下面。

就像是有神仙施展無上神通,將神洲之上的一塊土地給搬運到這裡一般。

可是,讓李牧羊疑惑不解的是,為何草木不枯?動物不死?

為何它們能夠自由自在的在這水底世界生活?看起來就和陽光普照的人類世界一模一樣?

「還是說——這只是一場夢?」李牧羊有種分不清夢幻和現實的感覺了。

嚓——

李牧羊手裡的長劍瞬間出鞘,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劍花。

咔啪——

頭頂之上,兩截**掉落在地上。

那是一條長了兩顆腦袋的青花蛇,它從頭頂的密葉之中落下來,想要給李牧羊這個闖入者一個突然襲擊,卻沒想到李牧羊的反應如此迅速,一劍就將其給斬成兩段。

「李牧羊——」有人出聲喊道。

李牧羊收劍入鞘,看到千度和林滄海正從遠處朝著這邊奔來。

他們能夠隨意的行走,他們能夠自由的說話,但是,他們和李牧羊一樣置身在水裡。

「這裡是什麼地方?」李牧羊抬頭望天,天上只有白茫茫的水面。沒有太陽、沒有月亮,連一顆星星都沒有。讓人難以辨別時間和方向。

李牧羊心想,難怪大家都不敢進來,任何正常人到了這樣一個荒謬的地方地,都會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還活著吧?

幸好李牧羊遇到了千度和林滄海。他們彼此的存在,就是活著的最好證明。

「誰知道呢?」林滄海一臉苦笑,打量著四周說道:「說實話,剛剛落地的時候把我給嚇壞了,我還以為我死了。畢竟,這裡可是弱水,說不定我們就已經被弱水給殺死了,留下來的只有靈魂——」

「他還讓我抽他一耳光。」千度在後面補刀。

「你抽了嗎?」

「抽了。」千度說道。

「——」

林滄海尷尬的笑笑,說道:「知道痛才證明我還活著。你怎麼半天才下來?我們等你好久了。」

「我在勸說其它的同學一起下來。」李牧羊笑著說道。

「那群白痴肯定不相信你吧?」林滄海笑著說道。

李牧羊早就從狼王嘴裡得到消息,這弱水便是進入水之幻境的陣眼。

弱水確實有鴻毛不浮神仙難渡的特點,無論任何人或者物體進去都會立即沉溺,難以冒出頭來。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進入弱水的人就已經死亡,或許他們只是被傳送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某個領域而已。

包括最先入水的吳愁,岸上的眾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可是,李牧羊卻認為他是最先進入水之幻境的星空學子。如果他成為這趟歷煉中收穫最大的學生,李牧羊都不會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當然,因為對未知世界的恐懼,致使岸上的這些學生停滯不前,只是一個勁兒的鼓動別人下水去尋找一條安全通道,好做他們的開路先鋒。這樣的人,李牧羊對他們一點兒好感也沒有。

愛惜自己的生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視別人的生命如草芥——骨子裡還有沒有道德的血液?

所以,李牧羊故意在水裡面對著他們招手,讓他們跟著自己一起下水。

他知道,他越是這麼做,那些人就越是心存懷疑,也越是不願意跟著他們一起下水。

這樣的話,李牧羊的目的就達到了。

少一個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