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七十二章、三個響頭!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做個表率,在場的諸位師兄弟也都會承你這個人情,你說是不是?」 眾人聽到楚潯的話,紛紛出聲附和。這樣的傻叉不用白不用,總要有人先跳下去開條道才行。 「是埃這位同學既然有渡水之法,可不能藏...

?

第兩百七十二章、三個響頭!

還沒遇到什麼凶洞猛獸,就有一個同學命隕當場,讓在場的氣氛有些沉重。

「白痴。」有人冷笑出聲。「這裡是弱水,鴻毛不浮,神仙難渡,豈是凡人隨便就可以過去的?」

「既然你早知道這裡是弱水,為什麼不早些提醒吳愁?大家同為星空學子,你怎能眼睜睜看著同學落水慘死?」

「自尋死路,怪得誰來?」那人不屑的說道:「在那之前,我也不知道此為弱水。不過,有人願意率先嘗試,我也沒理由攔著不是?難道你們心裡不是這麼想的?」

「我們可沒有這般的惡毒心腸」

「就是,總是要出聲示警才不負同學一潮

幻境之中,人心顯現。

是善是惡,一念之間。

每個人都想出人頭地,每個人都想勇爭人先。幹掉別人,保護自己,這是最好的上位方式。

倘若有大利益的分岐,或者說是神器絕技的出現,兄弟閹牆,同門相殘,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

楚潯站在人群後面,無視眾人的爭吵矛盾,看著眼前的蒼茫水面皺起眉頭。

剛才那個吳愁說的是對的,既然此次進入的是水之幻境,那就證明面前的這汪洋海水才是這次考核的真正核心。

不入水,怎麼能夠得其水中魁寶或者幻境之中的神器?

不入水,這次的試煉又有什麼意義?

楚潯走到水邊,把自己的一隻手伸入水源。

水浸手指,然後是手掌,一直到手臂。

看起來和普通的水頭沒有任何的區別,只是更加冰涼一些。當然,這種程度的寒冷對他們這些習武之人來說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即便如此,楚潯也不敢輕易嘗試。

萬一像那吳愁一般,入水之後直接就消失不見蹤跡,這樣的損失是任何人都不願意承擔的。

而且楚潯看得很清楚,吳愁入水之時表情是驚恐的,身體是失衡的,就是他們九宵劍派的《九霄分水訣》都難以控制水勢,保護自己的身體

人們對未知總是充滿了畏懼。

誰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各位師兄弟,既然我們來到此幻境,總要有所收穫才行。」一個濃眉大眼的男人高聲喊話。「不管面前這是什麼水,我們都必須要進去之行。不然此行虛度,就此折返的話,我等都會淪為星空學院的笑柄」

「說得輕鬆。不想要被人笑話,就要拿自己的命去拼嗎?剛才有吳愁師兄的先例在前,誰還敢下這弱水?要不,這位兄弟先下水一探?」

「我張松自然是要下去的。可有朋友願意和我同行?」

「張松師兄,我願意和你同去只是你可有渡水之法?弱水兇險,鴻毛不浮,咱們進去就沉入河底,永生永世難以冒頭總不能當真拿命去填這無底深淵吧?」

「自然是有的」張松嘴上說自己有避水之法,卻並不說出自己有什麼樣的辦法。畢竟,他沒辦法相信面前的這些人,甚至沒辦法相信其中的任何一個人。他只不過是想要找些人一起陪伴入水而已。遇到危險,大家也好彼此有個照應至少可以把同伴丟在後面擋災為自己的逃跑爭取一些時間嘛。

「天意弄人,好不容易等來這一年一度的水之幻境,卻沒想到被一池水給困在了孤島」

「這次試煉怕是要成為星空史上最糟糕的成績記錄了」

「你敢下去嗎?」一個聲音突然間在身後響起。

楚潯轉身頭去,發現班級裡面的鐵木心和蔡葩正站在自己的身後。

「與你何干?」楚潯和鐵木心關係不睦,兩人好幾次差點兒動手打架。而且,這個鐵木心和李牧羊關係頗為親密,更是讓楚潯比較嫉恨的地方。

敵人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敵人,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鐵木心自然而然就被歸納在敵人的朋友這個行列裡面。

這次自己獨自入境,又被他們這些人好生笑話了一回。楚潯對班級裡面的每個人都充滿了恨意。

「我就隨便問問。」鐵木心嘿嘿笑著說道。「入不了水,這次試煉就一無所獲了。」

「鐵木心同學信心滿滿,看來是準備好了入水之法?」楚潯冷笑著說道。他指著面前的江面,故意高聲說道:「不如你先給大家做個表率,在場的諸位師兄弟也都會承你這個人情,你說是不是?」

眾人聽到楚潯的話,紛紛出聲附和。這樣的傻叉不用白不用,總要有人先跳下去開條道才行。

「是埃這位同學既然有渡水之法,可不能藏私。先下去給我們做個表率吧?」

「兄弟如何稱呼?我等一定銘記大恩」

「我願以三顆護心丹相贈」

「我自然是沒有入水之法的。」鐵木心笑呵呵的說道。「不過,看到楚潯兄也入不得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是看著心裡高興」

楚潯冷笑,說道:「我入不得,別人也都入不得。你有何高興的?和你交好的李牧羊就有入水之道?他入不得水,你是不是也要去替他慶祝一番?」

其實這件事情原本和李牧羊沒有關係,但是李牧羊是楚潯心中的一根毒刺,時時刻刻都梗得他生不如死難受異常。

只要能夠貶低打擊他,楚潯都不願意放過機會。

「李牧羊自然是可以入水的。他和你不一樣。」鐵木心看起來對李牧羊很有信心。

「你可敢和我打賭?」

「賭什麼?」

「我賭李牧羊入不得水。」楚潯說道:「如果我贏了,你就下跪道歉給我磕三個響頭。」

「如果李牧羊入水了呢?」

「那我就下跪道歉給你磕三個響頭。」

鐵木心看了看這江水,有些猶豫不絕。

他也知道這弱水的兇險之處,這麼多星空精英都難以入水,李牧羊就可以成功嗎?他剛才說的那些話也不過是為了和楚潯慪氣故意氣他而已。

「怎麼?不敢?」楚潯將鐵木心的表情收在眼底,冷聲哼道:「還是對你的那位朋友沒有信心?」

「有什麼不敢的?」鐵木心臉紅脖子粗的說道。「不就是三個響頭嘛,我鐵木心就跟你賭了如何反正我是相信李牧羊可以入水的。」

「此話當真?」

「君子一諾千金,我們草原上的漢子絕對不會言而無信。」鐵木心拍著自己強壯的胸膛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