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兩百六十八章、你個狼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正在這時,那頭巨大的狼王突然間轉身,血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 李牧羊的身體在空中急停,手裡的長劍也刺不下去了。 他也瞪大眼睛看著狼王,不明白這頭巨狼在想些什麼。 「你...

?下一頁

第兩百六十八章、你個狼渣!

嚓——

那把燃燒著火焰的紫紅色大劍捅進了狼王的身體裡面,如長錐割破了白紙,如尖刀捅進了豆腐。

無堅不摧!

長劍從狼王巨大的身體中間穿了過去,在它的腹部中間穿出了一個大洞。

狼王的整個身體被洞穿,大劍的前端從它的腹部下面透了出來,熾烈的火苗繼續向下延伸,有著難以止住的殺意。

「狼王被殺了——」

「這次死定了——」

「他一劍刺穿了狼王,好厲害——」——

所有人都一臉欣喜的看著仿若殺神降世的林滄海,看著他一劍刺穿狼王,將狼王狂暴的身體在蒼夜之中定格,以一種碾壓式的實力結束這場戰鬥。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被洞穿的大洞裡面沒有流出一滴的血液,眾人期待血灑長空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狼王的腹部彷彿是真空的,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

沒有心、沒有肝、沒有腸子、也沒有血液。

只有萬道光華從它的肚子裡面乍泄而出,就像是這一劍打開了一道神奇的時空之門,打開了一道包裹在皮之內的紅色光球。

紅光耀眼,光芒萬丈。

就連那更高地方的紅月的月色光華都要顯得略為遜色,狼王肚子裡面泄露出來的紅色和月色融合為一體,天空中的紅也變得更加熾烈。

如烈血!

「嗷——」

狼王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聲音。

「嗷——」

萬狼響應。

那些將李牧羊等人圍困的紅狼也仰天長嘯,彷彿對這個世界有著無盡的恨意和不滿。

「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一種帶著滄桑古意的聲音從遙遠的天際傳來,鑽進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那種聲音很詭異,說出來的是人類的語言,但是聽起來卻讓人說不出來的難受。就像是那個說話的人雖然有說話的能力,但是卻已經千百年來沒有再說過話一般。

它的嗓子是撕裂的,受過重傷。

「神龍時期,這裡便是紅狼的聚集之地。你們竟然敢傷害偉大的紅月之子——」那個聲音繼續在耳朵邊響起,就像是有一把破鑼在耳邊重力的敲打,讓人的耳膜一陣陣的鼓起,隨時都有可能被穿破一般。

當這句話響徹耳邊的時候,狼王的身體突然間燃燒起來。

它的紅色毛髮在燃燒,它的腦袋在燃燒,它的四腳也都燃起四個巨大的紅色火團。

它的整個身體浴身火海,但是那紅色的火焰卻並沒有傷害它,而是讓它顯得更加的威猛霸道,殺氣逼人。

在那火團的環繞之下,狼王原本就顯得龐大的體型就更漲了數倍,看起來猶如橫在長空之中的一座大山。就連月色的光華都被它的體型給阻擋了大半似的。

「你們都得死。」

狼王的身體突然間猛地向前頂去。就像是它主動朝著劍刃衝去。

轟——

林滄海的身體被狼王給頂飛了出去。

林滄海沒想到自己一劍足以摧城的『隕落星辰』竟然沒能夠殺死這頭巨狼,反而激發出了它骨子裡的凶性,讓它在半空中再次產生變異。

這個時候的狼王是極其可怕的,讓他有種無從下手的無力感。

他的長劍捅在狼王的身體裡面,也一直在觀察著狼王的動作。

當他看到狼王突然間向上頂起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出了反應,拔劍朝著高空騰越。

可惜,狼王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變異之後的狼王較之以前強大了很多。

即使有所防備,林滄海的身體還是被撞了個正著。

「噗——」

他噴出一口鮮血,雙腳踩在狼王的頭頂朝著左側疾飛。這才避開了狼王的上升沖勢。

他踢上狼王頭頂的雙腳被狼王身上的火苗點燃,以迅雷之勢朝著上半身燃燒。

林滄海趕緊把腳下的登雲靴給踢掉,靴子還在掉落的半空就化作了灰燼。

如果不是及時解除的話,怕是要把整個人都全燒化了。

這種紅火實在是太過厲害。

林滄海顧不得去查看內腑是否受傷,再一次提劍迎向那橫衝直來的狼王。

「糟糕。」李牧羊的眉毛擰起,沉聲說道:「滄海可能要吃虧。我去幫幫他。」

說完,李牧羊就要凌空而起。

「李牧羊——」千度出聲喊道。「這是紅月之火。《異形記》裡面有過記載,變異過的紅狼能夠吸食紅月之光,化作自己身體的能量以此來維持生存,也是自身修鍊最好的靈氣養料。狼王是紅月之子,可以直接和紅月溝通。它們不食不飲,只吸食紅月的月華——那些月華藏在肚子里,就是它們的能量常而且,它們還能夠將月色轉化成為異火,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紅月之火——紅月之火和弱水之水並稱雙離。無弱水之水不可溺,無紅月之火不可焚。你要小心一些,千萬不可和它的紅月之火相抗衡。」

「我知道了。」李牧羊掃了一眼四周蠢蠢欲動的那些紅狼,說道:「你也要小心一些,這些紅狼——實在數量太多了一些。」

李牧羊說完,便朝著高空躍去。

他這次出門,特意帶了那把從崔照人手裡撿來的通天劍。

他提著通天劍疾沖,看到林滄海被狼王嘴裡噴出來的紅月之火壓得狼狽不堪瘋狂逃逸的場面,他溜到了狼王的身後,一劍朝著它的狼臀刺了過去。

正在這時,那頭巨大的狼王突然間轉身,血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

李牧羊的身體在空中急停,手裡的長劍也刺不下去了。

他也瞪大眼睛看著狼王,不明白這頭巨狼在想些什麼。

「你是誰?」狼王出聲問道。那種奇怪之極的聲音再次在耳朵邊響起。

「我是——燕相馬。」李牧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就是——來和你打個招呼。」

「燕相馬——」狼王嘴裡咀嚼著這個名字,在它的記憶里是極度陌生的。「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氣息——」

李牧羊大吃一驚,心想,難道這頭狼知道我是龍的化身?

都說狗鼻子最靈,而狼和狗遠古時期又是一家。所以,狼鼻子也非常靈嘛。

「你當然熟悉。」李牧羊生氣的說道。「因為我是人類,是你吃過無數次的人類——你吃過我們同胞的肉,飲過我們同胞的血,怎麼可能對我們的身體不熟悉?」

「我不吃人類。」狼王怒聲說道。它覺得自己被侮辱了。「人族那種低級種族,又臟又腥,我怎麼可能會吃他們的肉飲他們的血?我是紅月之子,我只需要吸食紅月之髓就可以永生長存,與紅月同輝。」

「看來這貨活得比較久,有可能認識那頭老龍。」李牧羊在心裡想道。老而不死——真是個狼渣。

聽了狼王的辯解,李牧羊這才想起來剛才聽同院的同學講過,狼王不飲不食的典故。自己當真是冤枉它了。

「你一定偷偷吃了。」李牧羊大聲喊道。「這個世界上哪有不飲不食就能夠活著的?你一定是為了神化自己,讓自己顯得與其它狼不同,所以才說自己不飲不食——就像是有些和尚嘴裡口口聲聲說不吃肉,偷偷在袖袍裡面藏燒雞一樣——對了,我還認識一個道士,他說自己不殺生,結果就逼迫著弟子去殺。他說自己不吃葷腥,然後每次都把最肥美的雞湯喝完——」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李牧羊說著說著就開始控訴自己老師的一些不良行為了。可能是因為這股子怨氣憋在心裡太久了,當著他們的面又沒膽子說出來,現在只能講給一頭狼聽。

「你這個愚蠢的人類——」狼王憤怒之極,身上的火焰燃燒的更加熾烈,還嘩啦啦的向下掉落火苗。「我要把你撕碎,讓我的子民啃掉你的每一根骨頭。」

「白痴。」李牧羊怒聲喝道。「你連人話都說不清楚,你還有什麼資格做一頭狼?」

「——」

狼王沉默了好久,很是努力的想通了這句話的邏輯根本就不合邏輯,於是就更加生氣了。

它張開大嘴就朝著李牧羊噴了一口,星星點點的紅月之火就朝著李牧羊撲蓋過去。覆蓋範圍極其廣泛,看起來幾乎都要把李牧羊的身體給淹沒進去。

李牧羊連續幾個翻身,這才避開了那紅月之火的襲擊。

李牧羊一邊逃命,一邊急聲呼叫:「林滄海,你吃藥了沒有?」

李牧羊故意和狼王說話,就是為了給林滄海拖延一些時間,好讓他喂自己吃幾顆藥丸來治癒受傷的身體。

現在狼王再次狂暴,將襲擊目標主要放在李牧羊一個人的身上,李牧羊就覺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來。

再說,剛才千度已經告訴過他紅月之火的厲害,無論如何不可硬接。

李牧羊可不敢被那紅月之火給碰上,不然自己的身體也要被燃燒成為骨渣。

骨渣連狼渣都不如!

「來了。」林滄海清喝一聲,手持著長劍朝著龍王的腦袋橫斬過去。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