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六十六章、《十面埋伏》!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性,林滄海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千度和李牧羊背靠著背,一臉警惕的盯著那些圍攏在前面畏懼不前的紅色怪獸,出聲說道:「沒有。」 「現在不是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李牧羊不想林滄海這好奇寶寶接著...

?

第兩百六十六章、《十面埋伏》!

林滄海詢問李牧羊怎麼會天音殺,其實李牧羊更想去問為什麼千度也會天音殺。

李牧羊的技能來自於那頭老龍,龍王的眼淚相當於那頭老龍在靈體自爆之前將大部份的知識技能和記憶進行打包,然後封存在一滴眼淚裡面,等待著繼承人的挖掘和傳承。

可是,這樣的秘密是不可能告知他人的。

雖然李牧羊和林滄海關係極佳,兩人相處的如親兄弟一般。

但是,李牧羊不敢保證,當林滄海知道自己的身份之時會不會一劍劈來這是一個人人都想屠龍的時代,龍是整個世界的敵人,是邪惡的化身。所有人類都與其不關戴天之仇,他們能夠容忍自己的存在嗎?

和平相處?實在是個笑話。

即便李牧羊心裡這麼想,那些畏懼其神通,妒忌其特殊的人類也會想方設法的將自己殺掉。

不管李牧羊願不願意,在他初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成為這個世界的異類。

他保守著這樣的秘密,不能與任何人分享。

他是孤獨的。

幸好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陸契機的存在。

因為她也同樣孤獨,她和自己是同一類人。

「千度你教過李牧羊天音殺嗎?」林滄海出聲問道。

也難怪他會有這樣的疑問。

因為天音殺是千度所在的那個龐大又恐怖的家族所獨有的技能,也是他們維護無上權勢的重要保障之一。

天音殺練習到極致之時,笛音可幻化成為一道道驚雷閃電,甚至升級成為九重天劫那是神明都難以承受的力量。

這也是千度家族將其視為禁忌的原因,只傳男不傳女,就連自己這個關係極其密切的旁系都沒有機會學上一招半式。

當然,礙於那一位人族強者對千度這個獨女的喜愛,所以才將天音殺給傳授給她。

可是,憑什麼李牧羊也會這一招呢?

除了千度教他這一種可能性,林滄海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千度和李牧羊背靠著背,一臉警惕的盯著那些圍攏在前面畏懼不前的紅色怪獸,出聲說道:「沒有。」

「現在不是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李牧羊不想林滄海這好奇寶寶接著發問,出聲將話題轉移開來,說道:「先把這些怪物打發了才行。不然的話,我們就要命葬在幻境裡面了。它們都是什麼鬼東西?」

「這是紅狼。」那個後背上被撕扯下來一塊肉的星空學子出聲說道:「據說它們原本是狼的後裔,只是因為長期經受紅月的照射,所以才慢慢的異變成為這幅模樣。它們兇殘恐怖,而且又喜歡群居。同吃同住,遇到獵物的時候整個族群都會跟著一哄而上。讓人難以應付。最後的獵物分給紅狼王進行分配。」

「紅狼王在哪裡?」李牧羊出聲問道。他的眼睛四處張望,看著前面為首的一個看起來比普通狼群要高大上很多的紅狼,說道:「是那頭毛髮比較長的嗎?」

「不知道。」那名受傷的星空學子出聲說道,身邊的同伴正在迅速的為他灑上藥粉包裹傷口。「據說沒有人見過真正的紅狼王。」

「你找狼王幹什麼?」林滄海出聲問道:「擒賊先擒王?可是,就算你把狼王給幹掉了,怕是這些紅狼更加不死不休了吧?」

李牧羊看著面前越聚越多,看起來不計其數的龐大狼群,說道:「這麼多的紅狼,我們一頭頭的殺需要多長時間?要知道,我們此趟為了歷練升級而來,就算最後把這些紅狼全都給解決了,怕是時間也要全部都耽擱了」

「那你就用大斧子把它們全部都劈死。」林滄海看起來對這些紅狼深惡痛絕。他是一個極好乾凈的人,剛才為了救人殺狼的時候,狼血飛濺到他最喜歡的星雲袍上面去了。這讓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哪有那麼多的力氣?」李牧羊苦笑出聲。吹奏被他們稱之為『天音殺』的曲子,耗費的可是丹田氣海處的真氣。以氣機來催動音符的發聲,所以才能夠音符化斧,將那些紅狼給大力斬殺。

狼群覬覦著人群,人群也同樣在提防著狼群。

雙方眼神對視,互相仇視。

一時片刻,卻誰也沒辦法奈何的了誰。

李牧羊和千度脊背相依,即使是隔著厚實的衣服,李牧羊仍然能夠感覺到千度身體的柔軟和滑膩。

他能夠感受到千度的心跳,溫和而冷靜,節奏沒有任何的變化。看起來她在面對這樣的困局時有著足夠的承受能力。

李牧羊心想,她應該也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心跳應該也如平常一般沒有任何的變化吧?

沉穩、冷靜、臨危不亂。

這是李牧羊所希望自己能夠傳達給對方的觀感。

「萬一自己的心跳跳得特別快怎麼辦?她會不會以為自己是一個膽小怕事遇到一點兒危險就不知所措的孱弱美男子」

想到這種可能性,李牧羊的心跳就跳得更加劇烈了。

「李牧羊」千度突然間出聲喚道。

「我聽著呢。」李牧羊出聲說道。

「你的真氣能夠支撐你使用多長時間的天音殺?」

「不知道,應該不會太久」李牧羊無比誠實的說道。他前段時間才築基進入空谷境,大海裡面幾乎沒有什麼物體。如果按照剛才消耗體力的方式去使用的話,怕是那隻大斧子劈不了幾次就使不出來了

「這樣」千度沉聲說道。「我會吹奏《十面埋伏》嗎?」

「我會,不過」李牧羊出聲說道。《十面埋伏》雖然不及神州三大名曲《鳳求凰》、《廣陵散》以及《相思引》那麼有名氣,但也是神州非常有名氣的一首曲子。傳頌度極其廣泛,有井水處皆可以聽到《十面埋伏》。

不過,因為它的存在年限極短,而那頭老龍又太多年沒有降落人間好好學習,所以,在李牧羊的記憶里並沒有這首曲子的古調存在。

李牧羊會的只是民間廣人為知的那種曲調,他也沒辦法保證自己吹奏出來的節奏是否正確。

「會就好。不熟我可以帶著你。」千度知道李牧羊在擔心什麼,出聲說道:「以我的笛音為主,你的口哨聲音為輔,你只需要跟著我的節奏應和就成了,這樣可以節省你的體內真氣」

「我明白了。」李牧羊點頭說道。

「那我們就一起演奏《十面埋伏》,將這些紅狼全部都屠殺乾淨。」漂亮的姑娘說出這種殺氣凜凜的話,不會讓人覺得兇狠,反而聽起來讓人覺得安心可愛。有種想要給她一個愛的抱抱的感覺。

「好。」李牧羊爽快的答應了。

他很喜歡和千度一起吹奏音樂,那讓他心曠神怡,有種琴瑟和鳴的幸福感。

當然,他不喜歡演著演著自己就變異或者變態。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呢?」林滄海出聲問道。心裡頗有些不是滋味。以前都是他和王姐配合默契,一起去解決各種各樣的難題。自從李牧羊出現后,他覺得自己在王姐心目中的地位受到了挑戰誰讓自己不會樂曲呢?要是自己也懂得數種樂器的話,想必王姐也願意和自己配合吧?

「你跟在我們身後,負責保護傷員。」千度很有大將風度的安排著說道。

「我沒意見。」林滄海說道。這是最好的安排了,雖然他心裡有些不太願意接受。

「我們開始吧。」千度出聲說道。

她再次將那碧綠如玉的魔音笛放在嘴邊,然後用真氣催動,發出《十面埋伏》曲調那特有的冷洌肅殺聲音。

李牧羊也趕緊將雙手捧在一起,放在嘴邊跟著吹奏起來。

笛音樂清澈嘹亮,口哨音低沉寬光。

兩種不同風格的音符碰撞在一起,然後迅速的進行融合。

在它們融合之後,狂暴的力度從四面八方朝著那些紅狼涌了過來。

嗖嗖嗖

那些音符變幻成漫天的氣箭,朝著那些紅狼橫掃過去。

看到人類這邊有了動靜,紅狼們準備先發咬人。

在頭狼的帶領下,大批的狼群從四面八方朝著李牧羊他們這個小小的圈子撲了過來。

唰唰唰

一批紅狼被最前面落下的箭雨給射穿。

更多的紅狼悍不畏死,以更加拚命的姿態朝著這邊撲來。

唰唰唰

又一次被掃掉了一批。

在那如紅色地圖的狼群之中,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紅狼們終於感覺到了危險,它們轉身朝著遠處逃去。

可是,終究有些紅狼晚了一步,被箭雨包裹,瞬間被射倒在地。

當紅狼倒地之時,那些由音符變幻而成的箭體也瞬間消失,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每一次音符的碰撞,都能夠引發一陣陣的箭雨,掃除掉一大片的紅狼。

錚錚之聲不絕於耳,《十面埋伏》的威能在這一刻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天啊,這就是《十面埋伏》」

「從來沒想過聲音可以這般殺人殺狼」

「哼,這是天音殺」

因為李牧羊和千度的攻擊力太強,將所有的狼群注意力都招惹到自己身上。所以負責保護傷員的林滄海以及其它幾名星空學子閑得都開始聊天打屁了。

在天音殺的強大攻勢之下,那些紅狼根本就難以靠近,還沒有衝到眼前就恰好有一陣箭雨射來,將它們給全部釘死在地上。

狼群終於不再向前,它們開始後退。

「嗷」

退出戰團的紅狼頭狼發出憤怒的吼聲。

「嗷」成千上萬隻紅狼同時發出憤怒的吼聲。

聲動荒野,就連頭頂的紅月也因為這巨大的吼聲而微微的顫抖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