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六十五章、紅獸狂潮!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片跟著樹葉應和起來。 要知道,在那之前,李牧羊從來都沒有吹奏過這樣的曲子埃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只是知道他是神州三大名曲之一。 這一次更加奇妙,李牧羊看到千度吹奏出來的音符化作片片霜刀,...

?下一頁

第兩百六十五章、紅獸狂潮!

林滄海拔出長劍,一臉戒備的擋在了千度的身前。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

李牧羊握緊了千度的手,說道:「不用擔心。我們會保護你。」

千度對著李牧羊輕笑點頭,說道:「謝謝。」

林滄海很不滿意,視線一眨不眨的盯著那迅速接近的黑影,冷聲說道:「你說要保護千度——腳步幹嘛一直往後退?再退就要回到星空學院了吧?」

&nbs。在林滄海的身後,李牧羊已經拖著千度的手後退了好幾米,和站在最前面的林滄海拉開了距離。

「我就是怕千度同學有危險,所以才帶著她脫離戰團——不要擔心,等到你搞不定的時候,我會上前去幫你。」李牧羊安慰著說道。

「誰說我搞不定了?」林滄海手持長劍,傲然屹立在這輪紅月之下。白衣瀟洒,飄逸若仙。那柔和的紅光照耀揮灑在他的身上,只是給這俊美少年披上了一層神秘的光輝。

他的身體繃緊,手裡的長劍因為灌注了勁氣而散發出紫色的火焰,少年豪氣干雲,朗聲說道:「神擋殺神,魔擋誅魔。」

李牧羊轉身看向千度,說道:「我就喜歡這樣的熱血少年。」

千度嗔怪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就你狡猾。」

「我不是狡猾,我是能力不夠擔心拖他的後腿——」李牧羊出聲說道。

「楚潯都不是你的對手,還有什麼人能夠和你抗衡?若是你發揮全部的實力,或許滄海也打不過你——」

在兩人小聲談論的時候,那數道黑影已經靠近。

李牧羊他們已經能夠看到他們的五官輪廓,那是一群身穿白衣的少年人。和他們一樣,是星空學院的學生。

只不過不是屠龍專業的,李牧羊他們並不認識。

林滄海凝神靜氣,隨時準備出手殺敵。

心有升起一股強烈的悲哀,都說這裡是荒蕪之地,沒有律法,不講道德,每個進入的人都只能夠憑藉人性來約束自己。

這才剛剛入境呢,同院兄弟就已經要互相殘殺了嗎?

「快跑。」為首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學子對著林滄海出聲喊道。

話音未落,他們就已經從林滄海李牧羊他們面前沖了過去。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停留。

「不是針對我們的?」林滄海一臉的茫然。

李牧羊看著他們來時的方向臉色大變,拖著千度的手就大步跑起來,大聲喊道:「快跑。」

林滄海也反應過來,提劍朝著李牧羊千度奔跑的方向追去。

在他們的身後,大片的紅色光影朝著這邊狂奔而來。

一頭頭猶如牛木藪蠛焐怪獸緊追其後,張牙舞爪,騰越起伏。

身上的紅色毛髮被獵風吹拂,看起來就像是一朵朵燃燒著的紅雲。

那些怪獸數量極多,密密麻麻,形成紅色浪潮,一眼望不到邊際。

「呼哧呼哧——」

那是身後怪獸們的喘息聲音。

那並不巨大的聲音連成一片,就形成了沉甸甸的壓迫感。

李牧羊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人,剛剛開始是他拖著千度跑,跑著跑著就成了千度拖著李牧羊跑。林滄海一個人單槍匹馬,又不知道用了什麼飛行功法,身體如光如電,嗖嗖嗖的就衝到了最前邊。

最後反而是千度和李牧羊落在了後邊。

很快的,李牧羊他們三人就追上了跑在前面的白衣學子。

大家來不及打聲招呼,仍然一個個的埋頭向前衝去。

「藹—」

正在這時,李牧羊突然間聽到了身後傳來一聲慘呼。

他轉過身去,發現那些紅色的怪獸已經將那幾個跑得慢的白袍同學給圍攏住了,數頭怪獸合夥攻擊一名星空學子,一名學生猝不及防之下被紅獸偷襲,硬是從身上撕下了一塊肉來。

李牧羊正要開口說話,卻發現跑在最前面的林滄海已經化身光點,返身前去救人去了。

唰——

劍上的光芒大熾,一劍就斬斷了一頭正在撕咬的紅獸頭顱。

可是,同伴的死亡沒有讓那大群的紅獸害怕,反而激發了它們的骨子裡的獸性,它們更加瘋狂,也更加拚命的朝著林滄海所在的位置廝咬過去。

千度奔跑的步伐也停了下來,她鬆開了李牧羊的手,說道:「滄海一個人應付不來,我要回去救他——你要注意安全。」

之前是李牧羊緊緊的抓著千度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千度主動抓著李牧羊的手。

話未說完,她就已經從懷裡摸出了一把碧色的短笛。

那是李牧羊曾經見過的魔音笛,千度還用它和自己配合演奏了一曲失傳百年的《鳳求凰》。

當然,也正是因為那次的遭遇,致使李牧羊吹出來的曲子帶有異火,讓千度和林滄海開始懷疑他的身份——

千度的身體在空中飛翔,白衣勝雪,猶如翱翔在天際的天女下凡。

她將魔音笛放在嘴邊輕輕的吹奏起來,發出猶如刀劍相擊的冷洌肅殺聲音。

於是,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那些流動的音符幻化成萬千霜刀,無數的霜刀朝著那些瘋狂的朝著林滄海等人撲過去的紅獸斬去。

嚓嚓嚓——

霜刀所過之處,頭頭巨大的紅獸被斬斷分解。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隨著千度的吹奏,那飄蕩出去的音符越來越多,化作的霜刀也越來越密集。

無數的霜刀斬向那無數頭紅獸,一片片的獸屍倒下,更多的紅色巨獸朝著林滄海他們涌了過來。

千度便朝著林滄海他們的頭頂上飄過去,更加近距離的吹奏出音符,那些霜刀也能夠斬殺更多侵犯而來的紅獸。

「天音殺。」李牧羊的腦海里浮現這三個字。

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功夫,也不曾聽說過這種音樂幻化成霜刀的殺人辦法。

但是,他卻偏偏知道這種神奇的功法。而且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就好像以前曾經聽過千百次一般。

李牧羊有一種很強烈的衝動,他也想跟著這音樂去演奏,去吹奏出和千度同樣的魔音曲子。

可是,四處張望,卻找不到一片可用來吹奏的樹葉。

於是,李牧羊的雙手交#合捧在一起,放在嘴邊輕輕的吹奏起來。

嗚——

聲音沉重,如戰鬥的號角。

那飄蕩出來的音符幻化成一隻巨大的戰斧,朝著那繞過林滄海等人朝著他撲過來的怪獸橫斬而去。

嚓——

幾頭沖在最前面的巨大紅獸攔腰被斬成兩截,獸頭仍然保持著前沖的姿態,獸尾卻停留在原地,然後轟然倒在地上。

這一斧子的威力實在太大,就連李牧羊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他都忘記了吹奏,瞪大眼睛看著那倒在腳下的紅獸屍體,以及流敞到鞋底的腥臭血液,有種非常荒謬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李牧羊在心裡詢問自己。

上一次同游斷山之時,因為千度吹奏起《鳳求凰》,致使他來了興緻,摘了一片跟著樹葉應和起來。

要知道,在那之前,李牧羊從來都沒有吹奏過這樣的曲子埃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只是知道他是神州三大名曲之一。

這一次更加奇妙,李牧羊看到千度吹奏出來的音符化作片片霜刀,也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就像是千度曾經無數次的在他面前展示過一般。

可是李牧羊記得非常清楚,千度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展示過自己的實力。她從來沒有跟誰動過手。

在條件簡陋沒有道具的情況下,李牧羊用雙手吹奏,那單調厚重的音符竟然也能夠幻化成為巨斧,一斧子斬斷了數頭撲向他的巨大怪獸。

「生而知之?」

因為融合了龍王眼淚的緣故,李牧羊現在對自己能夠會施展出那些奇怪的技巧一點兒也不覺得意外了。

他覺得驚奇的是,他到底和千度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他們能夠同樣的演奏出傳自上古時期的神曲《鳳求凰》,為什麼他們能夠同樣的吹奏出音符化作戰鬥的刀兵?

「難道說,我和千度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妹?」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戰斧的威力太大,一斧子斬斷了數頭紅獸。

那些跟在後面的紅色怪獸終於感覺到了害怕,它們一步步的向後退去,眼神兇狠的盯著李牧羊,長滿尖利牙齒的嘴巴里流敞出大量的黃色液體。

其它的獸群也感覺到了危險,它們發現這群獵物並不是那麼好下嘴。

「嗷——」

為首的一頭巨獸嘶吼一聲,它們朝著李牧羊所站的位置聚攏過來。

沒有靠近,卻將包圍圈無限放大,里三層外三層的將他們給包裹起來。

林滄海攙扶著那個受傷的同學跑過來和李牧羊集合,千度人在高空之上飛翔,提防著獸群突然間發動攻擊,護送著其它幾名同學向李牧羊這邊跑來。

幾人背靠著背,圍成一個小小的圈圈,以這樣的辦法來對抗那來自四面八方的威脅。

「李牧羊,剛才是怎麼回事?」林滄海低聲詢問站在旁邊的李牧羊。「你怎麼也會天音殺?」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