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兩百六十二章、好自為之!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回到天都,等待你的是什麼?或許就給你許了一樁婚事,然後早早的就讓你嫁人生子——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楚寧沉默了。 她知道,大哥的話不是危言聳聽。如果自己這個時候被召回天都的話,...

第兩百六十二章、好自為之!

原本以為這個彼此對對方的第一印象都不太好的西風公主是要找自己商量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想到她一張嘴就讓李牧羊呆若傻羊。

「李牧羊,你還有衣服要洗嗎?」

要是普通人說出這樣的話,李牧羊也不會如此的驚訝。

可是,當這句話是從西風公主楚寧嘴裡說出來,那就實在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詭異之極。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室公主啊,是西風帝國至高無上的存在。

李牧羊一臉警惕的盯著楚寧,問道:「你想做什麼?

「噗嗤——」

楚寧嬌笑出聲,看著李牧羊小心謹慎的表情,說道:「李牧羊,你怕什麼?我還能吃了你不成?」

「你別想騙我。」李牧羊退後兩步,距離楚寧更遠一些。「我在書上看過,有些女人故意扯破自己的衣服喊非禮,為的就是讓男人對她負責——我媽說了,我還小,不讓我在讀書的時候談戀愛。」

楚寧就一腳踢了過去,怒聲喝道:「李牧羊,你把本公主想成什麼人了?我堂堂西風公主——豈是那種沒臉沒皮的淫賤女人?」

李牧羊連連退開躲避楚寧的襲擊,說道:「倒不是說做出那種事情的女人就淫賤,有時候男人也挺希望自己喜歡的女人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我就是覺得咱們倆不適合,我配不上你——」

「李牧羊,你這個混蛋。」楚寧瞪著李牧羊看了好一陣子,然後氣呼呼的跑開了。

李牧羊看著她遠去的背影發獃,然後輕輕嘆息,說道:「還是喜歡以前的自己,黑得安全——」

李牧羊推開院門,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又多了一個師父。」李牧羊喃喃自語。「希望他們以後不要因為自己而爭風吃醋,祈禱他們能夠和平相處——」

少年李牧羊有著常人難以體會的煩惱。

或許是學畫太累的緣故,李牧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就連他每天晚上必看的《降龍伏虎咒》都忘記翻開了。

皇室成員所住的區域是獨立的,和學校的普通學生相隔開。這也是很多學生時常見不到皇室成員的原因。

任何地方都有特權優待,就連星空學院也不例外。

楚寧的心情有些煩躁,才剛剛在桃花塢裡面見過,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又跑到李牧羊的院子門口去等他——自己可是西風的公主啊,這種事情要是被父皇知道了,怕是又要寫信來訓斥了。

以前的信都是直接寄到大哥那裡,其它幾個兄弟包括她自己也不過是在信里點上一點提上兩句。上次和李牧羊賭輸了之後,父皇卻單獨給自己寫了一封信,雖然全篇都是在指責自己,威脅要把自己召喚回去。但是終究是單獨給自己的信——

想到這點,楚寧竟然有種莫名的快感。

推開院門,卻發現大哥楚開,三哥楚拓、堂弟楚潯以及一眾西風貴族子弟正在院子里等候著自己。

看到自己回來,也仍然沒有人說話,一個個的臉色陰沉的有些可怕。

楚寧愣了一下,強作笑顏說道:「大哥、三哥,你們怎麼到我這裡來了?也不提前打聲招呼——」

楚開眼神犀利的掃了過來,出聲問道:「你去哪了?」

「去畫院了埃」楚寧說道。「今天是顧荒蕪老師的課——」

「顧荒蕪的課早就結束,停雲已經回來多時——你一個人又去了哪裡?」楚開的態度更加惡劣,出聲質問。

楚寧這才看到,在院子的角落裡面,宋停雲正一臉平靜的站在那裡。

平時溫文爾雅的大哥用這樣的態度和自己說話,楚寧有種難以適應的感覺。

她強忍著心中的不快和委屈,冷笑著說道:「怎麼?我連一點人身自由都沒有了嗎?身為星空學院的學生,我隨意在學院裡面走走散散步,難道這也是不允許的嗎?」

楚開盯著自己的這個妹妹看了一陣子,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溫聲說道:「楚寧,我們也都是為了你好。你想過沒有,父皇剛剛給你寫信呵斥,甚至說要將你召回天都——你何必非要和父皇擰著干呢?」

「要是你這個時候回到天都,等待你的是什麼?或許就給你許了一樁婚事,然後早早的就讓你嫁人生子——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楚寧沉默了。

她知道,大哥的話不是危言聳聽。如果自己這個時候被召回天都的話,或許那個冷酷又多疑的父親當真草草給自己定下一門親事,天都的豪門巨賈甚至遠嫁到其它的國度——

看到楚寧的臉色,楚開知道她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說道:「你明白我們的意思,你也明白父親的意思。不要和李牧羊有任何接觸——」

「大哥——」楚寧想要替李牧羊解釋幾句,改變一下他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出聲說道。「李牧羊他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討厭——「

「沒有那麼討厭?」楚拓手搖摺扇走了過來,說道:「他殺了崔家的崔照人,又打傷了楚潯——這樣的人還不夠討厭?不說其它的,如果你和李牧羊走得太近的話,崔家的人怎麼看我們?他們會不會認為,崔照人的死是和皇室也有關係」

楚寧的刁蠻脾氣上來了,嘲諷的說道:「我們乃楚氏皇族,說什麼做什麼,難道還要看一個臣子的臉色?」

聽到楚寧這句話,在場數人臉色大變。

楚開眼神冷洌的盯著楚寧,說道:「今天這件事情,我們就假裝沒有發生過。倘若你執迷不悟的話,我會親自寫信給父皇,讓他把你召回天都——」

「皇兄,你——」

「好自為之。」楚開丟下一句狠話,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大皇子離開了,其它人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一瞬間,院子里的人走了個乾乾淨淨。

楚寧看著空蕩蕩的院落,看著那沒有人幫忙帶上的院門,心裡百感交集。

人生第一次,她發現公主的身份不是榮耀,而是束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