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兩百六十章、神筆馬良!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他在村口畫了只小母雞,村口的上空就成天有老鷹打轉。一回,他在山後畫了只黑毛狼,嚇得牛羊不敢在山後吃草。 後來馬良的名聲越來於大,縣令聞訊而來,派人前去奪其神筆,結果馬良畫鶴騰空,畫帆生風。所...

?

第兩百六十章、神筆馬良!

汪汪汪

那隻土狗蹲在腳下,對著李牧羊狂吠不已。

叫著叫著便身體越來越淡,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終究只是一道幻影,而不是真正的將那條土狗給拖到了現實之中。

李牧羊的視線投向畫卷,發現溪池邊的那條土狗已經消失不見。那一塊顯得空蕩蕩的,就像是畫者拙劣的留白。

即使在桃花塢之時就已經親眼見證顧荒蕪借一縷春風就能夠讓滿塢桃花綻放的奇觀,但是當那條土狗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李牧羊仍然有種目瞪口呆情難自禁的感覺。

這樣的畫面就是看上一百次也會覺得驚奇不已埃

仙人能夠『點石成金』,而高明的畫師則能夠點墨讓畫中的景物復活怎麼說也是後者更加裝逼埃

「顧師,這是」李牧羊滿臉激動的看向顧荒蕪,出聲問道。

「畫中有真意,你畫中的真意為何?」顧荒蕪打斷李牧羊的話,出聲詢問。

李牧羊終於清醒過來,整理了一番心神,卻並沒有出聲說話。

沉吟片刻,說道:「言為心聲,畫為人鏡。」

「妙哉。」顧荒蕪終於對李牧羊的答案給予了肯定,說道:「說出心中所想為言,畫出人之所感為鏡。人心裡想著什麼,畫出來的便是什麼。作不得假。」

李牧羊嘿嘿傻笑,看來自己通過考驗,就要被顧師收為徒弟了。

「說出來吧,不要覺得不好意思,我會認真考慮的」李牧羊在心裡想著。

「意字何解?」

李牧羊一愣,說道:「意?」

這老師怎麼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呢,你的問題太多可能會把徒弟給嚇跑的哦。

「真意的意。」

李牧羊這次想的更久,說道:「意思?畫者所想要表達出來的主題?」

「可以是意思、意義,也可作意氣來解」顧荒蕪將手裡的毛筆擱在碩台之上,出聲說道:「可聽過神筆馬良的故事?」

李牧羊強忍住笑,說道:「顧師,這個故事婦孺皆知。」

上古時期,有畫者名為馬良。父母早逝,靠打柴割草為生。他從小喜歡學畫,可是,卻連一支筆也沒有。一天,他走過一個學館門口,看見衙門裡的縣令,拿著一支筆,正在畫畫。他不自覺地走了進去,對師爺說我很想學畫,借給我一支筆可以嗎?

縣令瞪了他一眼,「呸1一口唾沫啐在他臉上,罵道:「窮娃子想拿筆,還想學畫?做夢。說完,就將他攆出大門來。馬良是個有志氣的孩子,他說:偏不相信,怎麼窮孩子連畫也不能學了。從此,他下決心學畫,每天用心苦練。他到山上打柴時,就折一根樹枝,在沙地上學著描飛鳥。他到河邊割草時,就用草根蘸蘸河水,在岸石上學著描游魚。晚上,回到家裡,拿了一塊木炭,在窯洞的壁上,又把白天描過的東西,一件一件再畫一遍。沒有筆,他照樣學畫畫。

一年一年地過去,馬良學畫從沒有一天間斷過。他的窯洞四壁,畫上疊畫,麻麻花花全是畫了。當然,進步也很快,真是畫起的鳥就差不會叫了,畫起的魚就差不會遊了。一回,他在村口畫了只小母雞,村口的上空就成天有老鷹打轉。一回,他在山後畫了只黑毛狼,嚇得牛羊不敢在山後吃草。

後來馬良的名聲越來於大,縣令聞訊而來,派人前去奪其神筆,結果馬良畫鶴騰空,畫帆生風。所畫一切皆能夠實現,屌絲少年最終逆襲成為人生贏家為世人傳頌。

在李牧羊幼年之時,每當身體疼痛難以入眠之時,母親羅琦和父親李岩就會輪流守夜,然後一個又一個的給他講故事,直到他的身體溫度降下來慢慢睡熟那個時候,父母就會無數次的給他講這個故事。

李牧羊也和其它孩童一樣,總是在故事的結束詢問這樣的一個問題:馬良最後去了哪裡?

父母支支唔唔,難以清晰解答這個。只說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卻給那些有需要的人畫畫。

「真是想念父親母親還有李思念氨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可是,那終究只是神話,是傳說。是不真實的故事。

顧師卻在這個時候詢問他這個問題,到底是何意思?

「你有沒有想過,馬良根本就不是得到了白鬍子爺爺的什麼神筆,而只是因為他夢有所思,以畫入道,以意破境,所以才有那樣點石成金的神通?」

李牧羊滿臉錯愕,說道:「顧師,那個只是傳說。」

「誰告訴你說那是傳說?」

「大家都這麼說。」

顧荒蕪冷笑不已,說道:「世間無知者眾。馬良乃墨道高手,是可以遨遊星空的強者人物。世人只將重點放在他夢見白鬍子爺爺獲贈神筆上面,卻不見其上山打柴以枝枝畫飛鳥、下河割鳥以草根描游魚的勤奮刻苦多年苦修,一夕破道,這樣的天才人物還少嗎?」

「李秋白杜若甫雙雙以詩入道,當他們做出千古傳頌的好詩之時天生異像讀起來讓人唇尺留香方圓百里都有餘韻他們其實和那馬良都是同樣的人物。只不過大家的突破點不同而已。」

李牧羊呆若木雞,雖然他難以相信顧師所說的話,難以相信那民間的故事主人公馬良竟然是丹青高手,能夠以畫入道,最終成為星空強者

可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心裡又隱隱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

再說,李秋白和杜若甫確實是以詩破入道,又以詩破境,一夜堪破九重天,成就讓世人仰望的星空強者。

這可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先例啊!

「你的畫已經具備了真意,當然,這真意僅指意思,意義。」顧荒蕪對李牧羊的表現很是滿意,還以為就壓制不了你這個臭小子呢。「今日,我將傳授你意氣之法。以畫入道,以意破境。成為像馬良李秋白杜若甫那樣的星空強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