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五十九章、畫中真意!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會有此提議。因為那樣是自毀聲譽,誤人子弟。這樣的事情我顧荒蕪是不會幹的。」 「——」 看到李牧羊不再謙虛或者辯解,顧荒蕪這才高興起來,說道:「現在開始上k。我讓你們以桃花為題畫的...

第兩百五十九章、畫中真意!

顧荒蕪並不知道李牧羊心中的擔憂所在,很是用力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笑著說道:「你那幅《春光乍泄》被我收回去之後,這幾日一直在仔細揣摩,越看越是驚心,越是越是歡喜,整幅畫不見桃花,但是卻又讓人覺得處處都是桃花。春光乍泄,畫意盈然。是近年來所見難得佳作。」

李牧羊只得再次鞠躬,說道:「謝顧師謬讚。弟子還需繼續努力,請顧師多多提點。」

顧荒蕪點了點頭,說道:「說也奇怪,原本我覺得是你初次作畫,所以手法生疏。但是我觀你此畫布局構圖,以及一些細節處的處理,儼然是丹青老手——」

顧荒蕪頗為疑惑的看著李牧羊,問道:「你當真是第一次作畫?」

李牧羊暗自心驚,自己學習那頭老龍的畫技果然是有後遺症的,容易被顧荒蕪這種國手級的人物給看出破綻。

當然,李牧羊是打死都不會承認的,說道:「以前愛畫,看畫,但是從來都不曾動手畫過。實在是沒有信心。」

顧荒蕪雖然心有疑慮,但是李牧羊不說,他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緣由的。

「以後還是要勤奮練習,戒驕戒傲,這樣才能夠走得更遠一些。」

「是。」李牧羊恭敬應道。

顧荒蕪掃視眾生,說道:「同學之間互相請益,共同提高。極好。以後我不在的時候,就由李牧羊為你們點評講解。從今日開始,李牧羊同學就是我的輔教。」

所謂輔教,自然就是輔助教學,也就是說是老師的幫手。

星空名師們大多數都忙,更要自己修行破境。所以,他們大多數都請了助理,當他們脫不開身的時候,就由輔教代其授課。

但是,這輔教一職也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夠擔任的。大多數都是一些知識淵博的老師,至少不會和自己所輔助的老師相差太遠。以前羊小虎就是輔教出身,然hu一步步的成為星空名師。

也有在學生之中擇其優秀者成為輔教,但是這學生得是整個學院最頂尖的人才才行。不是說你比其它的同學好上一成好上兩成就行,而是要優秀到三五成甚至更高的水準才能夠擔任他們的老師。

聽到顧荒蕪竟然提議要讓李牧羊擔任他的輔教,在場眾人全都一臉驚詫。

但是想到李牧羊一筆寫盡春意的繪畫水準,以及剛才他耐心解決各位同學提出問題的態度,大家紛紛上前恭喜。

「牧羊兄,恭喜你成為輔教——」

「以後我們是不是要叫你李師了?李師年庚幾何?怕是還沒有我大吧?」

「上了一天課就成了輔教,要是多來幾次,怕是直接被聘為星空講師吧?」——

李牧羊對這輔教身份沒有太過清晰的認識,以為就是一個『課代表』的職責。但是,看到大家都滿臉震驚的樣子,又一個個那麼認真的跑過來說恭喜,看來含金量不校

李牧羊看向顧荒蕪,說道:「顧師,我怕我能力——」

「行了行了。」顧荒蕪痛飲了一口烈酒,很是不耐煩的說道:「你的斤兩,我比你還要清楚。如果我覺得你不行,也不會有此提議。因為那樣是自毀聲譽,誤人子弟。這樣的事情我顧荒蕪是不會幹的。」

「——」

看到李牧羊不再謙虛或者辯解,顧荒蕪這才高興起來,說道:「現在開始上k。我讓你們以桃花為題畫的畫剛才李牧羊已經點評過了,我就不多說什麼了。現在我會指出你們畫中的缺點,然hu你們根據此缺點再作一幅桃花圖交上來。如若我覺得后一幅較前一幅沒有任何精進的作品,我會要求你們畫足一百張桃花圖給我。」

眾人愕然,害怕要害足一百張桃花圖,於是在將自己的作品上交並且由顧荒蕪點評時很是認真的聽講,生怕自己遺漏什麼,等到下次再畫時沒有長進。

李牧羊也專心聽講,顧荒蕪絕對算不得勤奮的老師,大多數時候都是由其它的老師來給學生們上k。李牧羊就是因為打聽到今天是顧荒蕪來上k,所以才特意趕來。

倒是千度和林滄海今天有其它的事情要做,沒有跟李牧羊一起來桃花塢。

李牧羊雖然融合了龍王的眼淚,繼承了那頭老龍的丹青技巧。但是還是要勤奮學習,融會貫通,做一頭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小龍。

顧荒蕪的酒喝完,上午的課也就結束了。

他把酒葫蘆丟給青衫小童,寬袍大袖搖搖晃晃的朝著居所走去。

像是突然間想起了什麼,對著站在人群里送行的李牧羊喊道:「李牧羊,你隨我來,我有一問題要和你探討。」

在眾人的羨慕眼光注視下,李牧羊快走幾步跟隨在顧荒蕪的身邊。

楚寧正欲上前和李牧羊說話,看到李牧羊被顧荒蕪給叫走,有些懊惱的停下了腳步。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這是詩畫雙絕的上古大家唐寅的一首詩作,顧荒蕪顯然是愛極了這首詩,不僅僅將自己授徒畫畫的地方命名為桃花塢,還將自己居住的小院名為桃花庵。

顧荒蕪帶著李牧羊來到自己的畫室,指著桌子上攤開的一幅畫卷,那是李牧羊揚名的《春光乍泄》。

「李牧羊,你為何作畫?」顧荒蕪出聲問道。

李牧羊愣了片刻,說道:「因為喜歡。」

怎麼突然間問人這樣的問題?難道說,顧師也想要收自己做徒弟?

李牧羊很煩惱,他要應付那麼,真怕自己忙不過來。

「詩有詩魂,畫有畫意。」顧荒蕪對李牧羊的回答一點兒也不意外,更沒有半絲的驚喜,追問著說道:「你的畫意何在?」

「——」李牧羊心想,不是你讓我以桃花為題的嗎?現在為什麼又要找我要畫意?

「替我研墨。」顧荒蕪出聲說道。

李牧羊將墨錠研磨面平置硯面,用力均勻,速度均勻,一個方向研磨。這樣研出的墨汁細膩好用。

等到李牧羊把墨研好,顧荒蕪提筆蘸墨,然hu朝著李牧羊《春光乍泄》圖裡面那隻大狗的眼睛上min點去。

只見一陣勁風吹過,那隻土狗竟然就躍出紙面,跳在地上汪汪汪叫出聲。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